顶点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从长计议

第五百二十三章 从长计议

 热门推荐:
    虽然已经对厦门城糟糕的治安情况有了心理准备,但杨峰还是没想到只是一天的功夫竟然抓了这么多人,这可是两千多人啊,而且还当场格杀了三百多人,这是什么概念?要是换做在现代社会,恐怕全国乃至全世界都要沸腾了吧?更要命的是这还仅仅只是厦门一地的情况,福州、泉州、宁德等地的情况还没有统计上来呢。

    “你们当场格杀的三百多人都是什么原因?”

    “回侯爷话,卑职收到各部报告,绝大多数帮会份子在看到大军围剿过去后一般都是四散而逃,但也有些死硬份子眼看着逃走无望后,竟然拒不投降而是负隅顽抗,所以兄弟们才痛下杀手的。当然了,也有一些是兄弟们在追人的时候下手重了点,所以才……才……”

    说到最后,褚茂光的声音变得小了许多,脑袋也有些低垂了下来,显然他也知道被杀的三百多人中肯定有不少混混是被杀红了眼的军士们给顺手宰了的。

    杨峰很显然也清楚这点,不过他并没有怪罪褚茂光的意思,毕竟将士们杀的是那些祸害百姓的青皮混混,这样的人即便是留下来,等待他们的也将是严厉的惩罚。

    “这次就算了吧,回去后告诉将士们下手轻点。”杨峰摆了摆手,“你马上安排一下,将这些人交给陈添,让他们全都给咱们修路修码头去,要不然就将他们打发到各个船厂去干活。”

    “明白!”褚茂光使劲点点头,他知道杨峰为什么会这么说,要知道如今随着海禁的解除,各大沿海的港口和码头愈发繁荣,对于人力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象这些不用要发工钱只需要管饭就能让他们干最苦最累的活的囚徒可是所有工头的最爱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吩咐完后,杨峰挥了挥手便将让褚茂光出去了。虽然杨峰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但褚茂光也知道自家老板在等待福州、泉州等各地的消息,自然没有心情跟自己在这里多说话,是以很快便退了下去……

    “啪……”

    一声清脆的物体破碎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竖子安敢如此放肆!”

    宁家的家主宁耀怒目圆睁,原本在他手里的茶杯已经变成了碎片。他转过身怒气冲冲的对众人道:“诸位,姓杨的已经把刀架到咱们脖子上了,难不成咱们真要在这里等死不成?”

    旁边有人道:“那依宁家主之意咱们要如何是好啊?”

    宁耀不假思索的说:“还能如何,自然是赶紧给京城写信,发动人手弹劾他啊,若是再让他在福建待下去,咱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恐怕全都没好下场。”

    站在洪福通身旁的洪安雀忍不住道:“宁叔,请恕小侄直言,若是弹劾有用的话,杨峰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了,还用得着咱们上书吗,如今谁不知道那杨峰深受皇上的宠信,只要他的宠信一天不识,谁也动不了他。”

    “那就让他失去皇帝的宠信。”宁耀冷笑道:“古人云三人成虎,咱们加派人手道京城四处散播谣言,就说姓杨的在福建倒行逆施且意图谋反,谣言说多了,我就不信皇上还能一直对他这么宠信下去?”

    洪安雀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虽然他的年纪要比宁耀小得多,但他依旧认为这个计策实在不怎么样,若是杨峰这么容易被扳倒的话,以他仇敌遍天下的情况,他早就被仇人一拥而上将他碎尸万段了。

    今天江宁军在厦门城的行动确实打了这些海上们一个措手不及,要知道虽然表面上海上们跟那些帮派的混混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这年头哪家的大商贾和富绅手底下不养着一群专门干湿活的人啊?

    厦门城里那么多帮派行会里就有许多是六大海商豢养的专门干湿活的,其中高中天和他手下的打行就是宁家豢养的打手,辛苦培养了十多年的打行和数百名打手,竟然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被江宁军给一锅端了,只有警觉的高中天和几个打手逃了出来,也难怪宁耀会大发雷霆。

    不过其他人也一样,他们扶持起来的形形色色的行会全都在此次行动中被江宁军收拾得惨兮兮的,大部分都被抓了起来,即便偶尔有几只漏网之鱼也只是大猫小猫两三只,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可以说杨峰突如其来的这一手将洪福通等六家海商视线协商好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最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在了洪福通的身上。别看这个老家伙整天一副昏昏沉沉,好似一副没睡够的样子,但谁也不敢因此而小看他。

    洪福通沉吟了良久,这才道:“此事实在是太过突然,但可以肯定的是咱们先前做出的计划势必要做出改变,老夫提议罢市之事要延迟半个月,如此咱们方可再调派人手过来。”

    “弘毅公说得对,我等附议!”

    众人对洪福通的话也没有什么异议,毕竟如今他们豢养的打手今天被一扫而空,罢市的事情自然要从长计议。

    就在洪福通一行人商议对策的时候,远在台湾的郑芝龙也收到了自己的儿子被福建水师抓住,随后又被释放的消息。

    笨港是汉人最早移民到台湾的地区,在港口的北面是一大片平原,在这里片平原上生活了数万的汉人百姓,都是这些年陆续移民到这里的。

    在平原的西面有一片树林,风景很是优美,这里同时也是郑芝龙一家的住所。

    在一间造型优雅的小院里,虽然如今到了十一月份,在大明的北方早已是冰雪纷飞,但这里的天气依然凉风阵阵,是以郑芝龙只是穿着一件薄衫坐在院子里喝茶,在他的面前则是恭敬的站着一个人,细细一看这个人正是和郑森一同被俘的石井次郎。

    郑芝龙品了口茶,轻声问道:“那个杨峰真的只是释放了森儿么?”

    “是的家主大人!”石井次郎恭敬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