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终于乱了

第五百二十四章 终于乱了

 热门推荐:
    “他没有提出什么额外的……诸如让咱们交赎金之类的条件么?”

    “没有!”石井次郎摇摇头:“那位侯爵大人只是让我带着少主返回扶桑,他警告我和少主从此以后不要来大明,否则日后战场相遇,我们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这个杨峰的口气还真不小哇!”郑芝龙嘿了一声后就陷入了沉默。

    看到郑芝龙沉默不语,石井次郎试探着问道:“主公,我一路上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杨峰此前明明是从未见过少主,但他一听说少主的名字后有那么一瞬间神情很是有些怪异,随后便将少主和我给放了回来,这实在是令人想不通啊。”

    “哼!”

    郑芝龙脸上闪过一阵尴尬,若不是他可以肯定郑恩的母亲田川氏从未离开过扶桑,而且郑森的相貌也跟自己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几乎都以为郑森是杨峰失散多年的私生子了,可杨峰为什么会放了郑森呢?要知道以自己跟大明朝廷的仇恨,杨峰抓到自己儿子后即便不将他碎尸万段至少也会将他囚禁起来用来胁迫自己才是啊。

    实在也想不出答案的郑芝龙只得放弃了这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他对石井次郎道:“你明日便带着森儿回扶桑吧,告诉他的母亲要好好抚养森儿成人,明白吗?”

    “主公!”石井次郎不解的问:“为什么您不将夫人和少主接到身边来呢,由您来亲自教导少主不是更好么?”

    郑芝龙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根据大明境内传来的情报,随着福建水师的强大,他们已经表现出了越来越强烈的侵略性。

    他们已经开始渐渐在各个领域对我们展开了围剿,这点从他们开始派出舰队在扶桑境外堵截我们前往扶桑的商船就能看出来,杨峰这是想通过切断我们的商道来断绝我们跟扶桑的联系,若是长此以往,我们将会越来越虚弱,最后终究要被他们吃掉。

    笨港和台湾迟早会成为战场,你想想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又怎么能放心的让阿森在这里呢?”

    “可这里不是还有荷兰人吗?”石井次郎作为一名郑家的武士,早就发誓要为郑芝龙效忠一辈子,看到郑芝龙的处境已经变得如此艰难他自然很是着急:“主公,荷兰人已经在这里经营了几十年,他们怎么会甘心明国人登上台湾呢,上次那个荷兰人的索诺德总督不是跟您保证,若是明国人敢攻打笨港,他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吗?”

    “荷兰人?”郑芝龙嘿嘿了两声,“他们就是一群无利不起早的家伙,若果真要靠他们才能守住笨港,咱们外头挂着的那面大旗也该换成他们的那面狮子旗了。”

    似乎是不想多说什么,郑芝龙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回去后马上准备一下,明日便带着森儿会扶桑。而我……过几日也将率领一支船队跟随在你们后面,我倒想看看,杨峰既然敢派战船封锁我们和扶桑之间的通道,不知道他做好了和我们全面开展的准备了么?”

    “嗨!”

    看到自家主公已经下了决心,石井次郎没有再说话,对着郑芝龙深深鞠了一躬后便出去了。

    看着石井次郎消失在门口的身影,郑芝龙暗自咬了咬牙低声道:“杨峰……你想要断了老子的财路,没那么容易!”

    “来人啊……去把二爷和五爷请来!”

    不久之后,郑芝虎和郑芝豹便来到了院子。

    郑芝虎一进门便大声嚷嚷道:“大哥,到底有啥事,这么急着派人喊我来,我正跟兄弟们一边喝酒一边商议着如何将施大瑄这老小子弄出来呢。”

    郑芝豹没好气的说道:“好了,老施的事情以后我会想办法的。现在杨峰派出了福建水师堵在咱们前往长崎的海域,这些日子已经有两批船被福建水师给扣住了,你们说怎么办吧?”

    郑芝虎毫不犹豫的说:“还能怎么办,若是通往长崎的线真的断了,兄弟们非得喝西北风不可。既然姓杨的要绝了咱们的后路,咱们就跟他拼了,我马上调集人马跟他开往长崎一带海域跟他们拼了!”

    “老五,你说呢?”郑芝龙看向了郑芝豹。

    郑芝豹皱眉道:“大哥、二哥,上次咱们在马尾列岛跟刘香干了一仗,当时咱们的船比她多了三倍,人也比她多了那么多,最后咱们虽然勉强重创了他们,但也只是惨胜而已。原因就是因为咱们的炮比他少,船也比他慢。

    咱们一艘船多的才五六门炮,少的才两三门,可福建水师一条船就有二十多门炮,几乎抵得上咱们四五条船了,试问这样悬殊的火炮数量对比,咱们如何能打赢他们。”

    郑芝虎不耐烦的说:“老五,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火炮就这么多,上次荷兰人给了咱们一百门火炮,根本就不够分的,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炮不够就跟荷兰人买!”郑芝龙说话了,神态坚决的说:“咱们跟杨峰斗了大半年,荷兰人看了那么久的戏也该看够了,我明天就亲自去热遮拦城找索诺德,找他要炮去!”

    郑芝虎问:“若是索诺德这个老小子不给呢?”

    “不给?”郑芝豹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若是索诺德不给老子火炮,老子就直接告诉他,我们就投靠朝廷去!”

    “投靠朝廷?”郑芝虎的眼睛瞪得比灯笼都大,“大哥你疯了!”

    “你才疯了呢!”郑芝豹忍不住骂道:“二哥你能不能用点脑子,咱们跟大明之间的仇恨早就解不开了,怎么可能投靠朝廷?大哥这么说不过是吓吓荷兰人而已,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原来是这样啊!”郑芝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咧嘴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郑芝龙的堂弟郑芝凤的声音:“大哥,福建那边出大乱子了!”

    很快,郑芝凤大步走了进来,面带喜色的大声道:“大哥、二哥、五弟,刚收到探子送来的急报,由于杨峰在福建倒行逆施,三日前福州、厦门、泉州等各地的商家突然集体罢市,眼下整个福建都大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