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完败

第五百三十八章 完败

 热门推荐:
    时间慢慢的过去,但是以洪家为代表的人不停的在集市上扫货,但是令洪安雀和一众掌柜等人感到诧异的是集市上的货却丝毫没有变少的迹象,到了下午的时候,洪安雀和其余五家海商准备的三十多万两银子竟然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洪公子,这不对啊,按理说咱们扫货到现在,他们的存货应该早就枯竭才是,怎么到现在还有存货?”最先察觉到不对劲的是邱掌柜,这个在集市里浸泡了大半辈子的人虽然长得很胖,但警惕性却是最强的,第一个察觉到了不对劲。

    洪安雀脸色变了一下,才缓缓摇头道:“这可说不准,毕竟砸门谁也没亲眼瞧见他们的仓库,所谓存货告诫不过是咱们的推测而已,即便他们依然有存货,那也不过是咱们的推测稍微有些偏差而已,这不足为奇。”

    “嗯,确实如此。”

    周围的掌柜们也频频点头,这种事情是谁也无法预料的,他们也不是杨峰肚子里的蛔虫,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存货,一切都是他们的预计而已,出现偏一些差也是正常的。

    邱掌柜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继续问道:“那明日呢,明日咱们还继续扫货吗?”

    洪安雀的脸立刻就冷了下来,他看着邱掌柜淡淡的问道:“怎么,邱掌柜你什么意思,还是认为本公子不配带着大家继续干下去,或是邱掌柜打算退出啊?”

    “公子您可是冤枉小人了,小人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质疑您啊。”邱掌柜赶紧连连摆手,洪安雀如今代表的可是洪家,他一个小小的店铺掌柜哪敢得罪他啊。

    他低着头苦着脸拱手道:“公子明鉴,小人只是在集市上混饭吃的小人物而已,本小利薄,自然是比不得您老人家,这几日折腾下来却是将小人攒下的一点老本给折腾得差不多了,若是再折腾下去小老儿就只能带着全家老少喝西北风了。”

    听到这里,周围的其他掌柜也心有同感的点点头。他们这些人虽然背后都靠着六大海商,而且这次对付大明皇家商行也是众人一起共同出资,但这几天扫货下来他们每家每户少的也出了两三万两,多的七八万两,饶是他们颇有余财,但也感到有些受不了了。

    看到这些掌柜全都摆出了一副肉疼的模样,洪安雀不禁火从心起,冷笑道:“好哇,既然诸位一个个都说自己受不了了,那诸位便退出好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六家自己干,只是按照咱们当初定下的协议,既然诸位已经退出,那么事后的好处诸位可是没有办法享受到了。”

    按照当初的协议,对大明皇家商行进行扫货时六大海商和集市里的一众商贾是按照比例共同出资,区别只是多少的问题,事后也是按照出资的比例来享受好处。而且协议还规定,若是有人中途退出,事前所用的银子必须要等到事后才能取回,而且只能取回本金,事后的好处是一点也没有的。..

    想到这里,邱掌柜肥胖的脸庞就是一阵颤抖。且不说若是能重新禁海,他们能捞到的好处,就说吃下大明皇家商行的这些货后他们转手赚的银子那就不是一笔小数目,若是全都没有了,邱掌柜连跳河的心都有了。

    邱掌柜扫了眼周围,发现众人也全都是一副嘴角抽搐的模样,他赶紧陪笑道:“洪公子言重了,小人既然决定跟随公子一同对付那大明皇家商行,自然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公子既然这么说了,小人就算是咬牙也要坚持下去,小人待会就回去筹银子,不将将大明皇家商行打垮誓不罢休!”

    “哦……难得邱掌柜有如此决心,却是让本公子有些意外了。”洪安雀心里一边冷笑一半将目光转向了众人:“诸位呢,尔等又是如何想的,还要退出吗?”

    在场的掌柜们看到邱掌柜都认怂了,自己当然不会当出头鸟,赶紧一脸赔笑道:“当然不是,小人等愿与公子共同进退绝不反悔。”

    “但愿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洪安雀冷哼了一声,阴森的眼神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又警告道:“诸位,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件事咱们既然已经做了,那么便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你们也知道若是咱们现在退了,要赔掉大笔的银子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官府会怎么看咱们,日后咱们还怎么跟官府相处,你们想过这个问题吗?”

    听到这里,众人心中不禁一凛,立刻便想到了其中的严重后果。

    在此之前,罢市就是他们和官府相抗衡的一个最重要的手段,只要他们祭出这个大杀器,那些地方官就算是再不情愿也要好好掂量掂量,要是这一次他们败了,那些官场的老油条们立刻就会察觉到罢市已经不能成为威胁他们的条件,这样一来他们这些人以后可真的没有任何制约官府的手段了。

    一想到这个后果,所有人都开始不寒而栗。

    邱掌柜咬着牙道:“公子放心,小人回去后立刻就筹银子,就算是用银子砸也要将大明皇家商行给砸倒!”

    听到众人的表态后,洪安雀哈哈大笑了起来:“好……有了诸位的鼎立支持,想那杨峰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决计不是咱们的对手。”

    当天晚上,洪安雀回到家中后,又被洪福通喊到了房间。

    洪安雀将今天的事情禀报完毕后,洪福通罕见的赞扬道:“安雀你今天做的不错,那些人本来就是一群墙头草,风往哪边吹他们就往哪边倒,若是没有强力的手段压着,这些人指不定就要退缩了。”

    洪安雀一脸的凝重:“父亲说的不错,只是令孩儿感到蹊跷的是按照咱们前些日子的观察,他们留在厦门的货物也就够他们支持三日而已,而今天已经是第四日了,他们这些货到底是从哪来的?若是不弄明白这点,孩儿心里实在是没底啊。”

    “蠢货!”洪福通突然骂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是咱们家还是其余五家,乃至那些和咱们一起罢市的人都已经没有了退路。你信不信,若是这一仗咱们败了的话,不用杨峰动手,夏大言第一个就会扑上来将咱们给撕碎。”

    洪安雀不说话了,前些日子他们可是将夏大言给得罪狠了。自古以来华夏便有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斗的话,他们身为一介商贾,却胆敢公然威胁一省巡抚,但凡是有点脾气的官员都受不了啊,夏大言先前之所以没有动他们不过是因为拿他们没有办法而已,如果这次他们败落的话,罢市这个近百年来商贾么用来威胁官府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失效之后,夏大言若是还能忍得住不动手,那他也枉为一省巡抚了。

    洪安雀期期艾艾的问:“既然父亲早已料到会有如此后果,那为何还要支持孩儿跟杨峰杠上呢?”

    洪福通冷哼道:“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若是禁海不能继续下去,咱们六家海商迟早都会衰落下去,既然如此还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还能搏出未来上百年的前程。这四日以来,咱们六家光是银子就花了一百多万两,还不是为了这个原因,否则你以为其他五家都是傻子,愿意抛出大笔的银两跟咱们发疯。”

    “原来如此!”洪安雀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天不管他怎么跟大明皇家商行的人斗法,只要是银子快用完了,其余六家都会二话不说从自家的库房调出来,让洪安雀始终不用为银子而担心,原来根子是出在这里啊。

    想打这里,洪安雀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既然不拼是死,拼了说不定还能有条活路,那咱们就跟他们拼到底!”

    “对……这才是我洪福通的儿子。”洪福通哈哈笑了起来:“这几日你就放心的做事,有为父和那几个老不死的在后面坐镇,你就不用担心有人给你使绊子。”

    “明白……孩儿多谢父亲!”洪安雀郑重的给洪福通磕了个头。

    这场堪称是大明立国以来最严重的贸易战自从开战以来不仅吸引了整个福建的目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连江南各地和京城都惊动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福建,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厦门府,这个堪称是贸易战最先发起的地方。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

    当贸易战进行道第九天的时候,六家海商们往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里投入的银子已经达到了六百多万,平均下来每家投入的银子都在一百万两以上,即便是六家海商财大气粗也感到手里头的资金链有些吃紧了,其余五家不得不联袂来到了洪府找洪福通商议对策。

    “弘毅公,你给小侄一句准话,咱们还要跟杨峰都多久?”宁家家主宁耀神情凝重的对洪福通道:“这已经是第九天了,咱们每家至少砸出了上百万两银子,如今小侄府里的银库已经空得能跑耗子了。”

    洪福通轻哼了一声,“你们每家都使了银子,难道我们洪家砸出的就是石头不成?”

    听到洪福通语气不善,宁耀苦着脸道:“弘毅公,宁家的家底可不像洪家殷实,这些日子砸出了那么多银子,我们实在是有些撑不住,眼看着手里头的现银就要花光了,您说我么你能不着急么?”

    “是啊弘毅公,原本说好的三五日便可见分晓,如今都已经九天了,可大明皇家商行的货物依旧像是无穷无尽似地,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旁边的几名家主也纷纷抱怨。

    说实话,他们不是没见过银子的主,可这些日子那些银子就象流水般的花了出去,眼看着就要把手里头的现银全都花光,可对方还是摆出一副你买多少我就卖多少的架势,这让他们全都有些着急起来。

    “没银子就去借,甚至可以用家里的产业抵押换银子,总而言之这一定不能中途退缩。”洪福通站了起来,浑浊的眼中露出了摄人的精光:“你们怎么还不明白呢,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若是不能将大明皇家商行击垮让官府知道咱们的厉害,咱们六家将死无葬身之地,你们明白吗?”

    众人都不吭声了,他们能当上各家的家主,自然都是精明能干的人。很清楚,一旦罢市这个被法宝被戳破,那么他们在官府的眼里就会变成一只无害的肥羊,以前对他们客客气气和蔼可亲的官员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一只只饿狼扑过来将他们撕碎。

    “东家……东家……”丘大掌柜兴冲冲的跑到了杨峰的府邸报信:“果然不出您所料,那些人已经开始四处找人借银子甚至变卖产业了,看来果然如您所言,他们已经撑不住了。”

    “那是当然!”杨峰道:“那六家即便是有银子,但手头的现银也不是无限的,这些日子咱们敲了他们那么多银子,他们即便是再富裕也受不了啊,所以拆借是必然的事情。”

    丘大掌柜钦佩的举起了大拇指:“东家……您这一手太厉害了,高……实在是高!”

    “哈哈哈……”杨峰也不禁笑了出来,只是他刚笑了几声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句台词怎么这么熟呢……

    时间又过了五天,集市上依旧充斥着大明皇家商行的货物,而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再笨的人也知道,在这场商战中,那六家海商输了,彻底的输了。

    这半个月以来,他们用比市面上高出三倍的价格买下了近上千万两的货物,也就是说这六家海商上百年来所积累财富全都变成了一堆堆的货物。更要命的是这些货物还是他们用比市面上高出了三倍的价钱买下来的,谁都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完了……在福建盘踞了上百年的六大海商真的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