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九百六十九章 精灵的选择

第九百六十九章 精灵的选择

 热门推荐:
    被俘虏的精灵士兵在忐忑之中依然保持着身为精灵的面子,他们放下了武器却拒绝交出私人财产,并且在军官的组织下拒绝透露任何有关银月城的消息。

    “请尊重我们的个人权利,银月城会开出你们满意的价码赎回我们。”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就是精灵军官们的普遍想法,他们就是这么一遍一遍对士兵重复的:“他们不敢为难我们,我们是银月城的精灵!”

    然后嗓门最大的那个军官被陆战队员扒光了身上的装备,连块遮羞布都没留,倒着挂在树干上当靶子打成了蜂窝。

    剩下的精灵士兵顿时变得十分温顺了起来,当然,在他们心中赛里斯人的形象也从可以交流的文明种族降低到了不可交流的食人妖等级上。

    只不过真正的赛里斯人根本不会在意这种屁事罢了,他们更关心能从这些精灵身上榨出多少情报。

    莱戈拉斯依然处于虚弱状态,自然没有看见这一幕,不然这位精灵小王子恐怕会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

    而艾恩艾尔精灵,则对此行为完全没有异议,在他们眼中这个世界的精灵和他们虽然有些血脉上的关联,但是他们可以不承认啊!

    一个成熟的种族,怎么可能因为双方长相接近就选边站呢?

    杨越凡利用玩家建立的通讯网最先联通的就是交易点到望乡城的线路,这极大的方便了徐逸尘和杨越凡之间的交流,有关银月城以及永恒之井的消息很快就通过杨越凡送到了本土。

    黄土区的科学官几乎炸开了锅,他们强烈要求尽可能完好的保存永恒之井,最好是徐逸尘带人把银月城的精灵赶跑,然后由他们亲自过来考察,最终完成点火程序。

    至于远南人的利益,在那帮科学官的眼中,根本不存在,还有什么比科研行为更重要的事情么?

    当然,科学官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完成,光是从精灵俘虏那里得到的消息中,徐逸尘就知道,银月城和远南大陆上的其他势力不一样,那是一座继承了精灵王庭荣光的魔法堡垒,光凭报应战团的力量,简直像螳臂当车。

    银月城的精灵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永恒之井的建设上,以至于这座可移动的魔法堡垒,精灵们的奇迹之城登陆了远南二十多年,都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痕迹。

    他们使用了超大型迷锁装置,把整个远南的东南角都笼罩在大雾之中,连莱戈拉斯的部落都不知道银月城就在那里。

    如果不是银月城的精灵们多少还讲点同族之间的情意,在永恒之井点火之前专门派人通知了莱戈拉斯的部落,他们恐怕会和远南上的其他种族一样,被蒙在鼓里。

    远在刚泽·阿拉贡带着徐逸尘和莱戈拉斯的族人见面时,精灵们就在撒谎,他们根本不是为了外出躲避混沌以及黑森林中的危险,而是要远离永恒之井。

    只不过包括莱戈拉斯在内的精灵都不知道其中的真相,整个部落中唯一知晓真相的精灵只有两人,一个是莱戈拉斯的父亲,一个是生命女神的祭祀,艾格琳·马萨林恩。

    但是在这之后,远南就开始了风起云涌的变化,层出不穷的混沌崇拜者,混沌邪魔不仅仅是人类的麻烦,也是银月城精灵的麻烦。

    混沌可不会因为精灵的优雅就手下留情,银月城的精灵在独善其身几百年后,第一次领略了混沌的威力,好在银月城的底蕴深厚,相比人类这边以命换命,精灵们更像是以钱砸人。

    大量的魔法卷轴和魔法武器被消耗,以至于连凯尔萨斯王子都在考虑是不是催促一下法师们加快些进度,让永恒之井尽早完成试运行。

    好在身为一名施法者,凯尔萨斯还算理智,他知道银月城现在是在赌国运,不得有半点失误。

    只不过莱戈拉斯的逃脱,还是让凯尔萨斯有些恼火,银月城为了隐蔽自己的存在,掩饰永恒之井的存在,这二十年中付出了不知道多少代价,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功亏一篑。

    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雄才大略之人倒在了成功前的最后一步,凯尔萨斯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艾格琳,莱戈拉斯会成为我们伟大复兴的阻碍么?”凯尔萨斯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袍看着下面的精灵祭祀:“我一直保持着我的仁慈,即使在他明确反对我的计划之后,也没有了解他的性命,但是他让我失望了。”

    “远南没有人是您的对手,您到底在担心什么呢?凯尔萨斯殿下,莱戈拉斯就像风,他是自由的,没有人可以束缚他的自由。”艾格琳·马萨林恩不卑不亢的说:“我们眼看着您试图摧毁我们几百年来栖息的家园而无动于衷,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即使凤凰王的子孙也不应该对我们要求更多了。”

    “但愿你说的是实话,艾格琳,你知道银月城的目的从来不是只为了我们自己。”凯尔萨斯秀气的眉毛皱在了一起,炸毁一座有成百上千万人生活的大陆,即使是对于精灵来说也是一项不可饶恕的罪行,他甚至不敢大声说出自己的计划:“远南是我们千挑万选出来的目标,它是最合适的地方,也是点燃永恒之井后损失最小的地方!”

    “谎言重复一万遍也不会变成真话,但是为了我族的荣光回归,我情愿做一个睁眼瞎。”马萨林恩摇了摇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凯尔萨斯的大厅。

    凯尔萨斯没有追究他的失礼,而是颓废的坐在了自己的宝座上,就像马萨林恩说的,谎言终究是谎言,它可以欺骗别人,但是骗不了自己。

    银月城之所以选择远南是因为永恒之井的基础设置必须分布在足够多的魔力节点上,面积不大的岛屿负荷不了那么大的负载,而其他能承载永恒之井的地盘,都有已经有各自的主人了。

    银月城惹不起旧大陆的诸神,新大陆的巫王,黄土区的赛里斯人,黑土地的惧亡者,更惹不起混沌沦陷区的混沌,只能选择远南这座无主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