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七十二小时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七十二小时

 热门推荐:
    “银月城的情况怎么样?实在不行交给后续部队解决吧,一座魔法城市,本土那边很感兴趣,打算全盘接收。”杨越凡的话很平淡,但是背后的意思却足够蛮横。

    “拖不了那么久,最新消息,除非本土的援军能在七十二小时之内赶到,要不然永恒之井就归奸奇了。”狩魔猎人找了个相对安全的角落,安置了书马鹤和凯尔萨斯,两个人都被他打晕了:“祂大概是想拿永恒之井放个大烟花。”

    杨越凡的回信延迟了好一会才回复过来:“这种比较关键的消息,下次还是早一点告诉我。”

    “我能解决,如果我失败了,你能在战团状态栏里找到我给你留的口信。”狩魔猎人的回答风格一如既往的硬核。

    战团状态栏中唯一显示的玩家状态就是玩家是否死亡。

    “祝你狩猎愉快,徐逸尘。”杨越凡没有再废话,立刻结束了和徐逸尘的对话,然后火急火燎的下线去了。

    他要把这个消息立刻通知给军方,毕竟在大海上数万名全副武装的玩家正在漂洋过海接近远南。

    科学院根据报应战团提供的情报推算,如果‘永恒之井’真的被引爆,可能会对周边海域造成规模巨大的海啸,而远南大陆本身则大概率会解体,并且会引发相应的地震,火山爆发等等灾难。

    “醒醒,精灵!”狩魔猎人用一桶凉水泼醒了凯尔萨斯,很认真的问道:“你说的那个远程控制室的权限具体是怎么回事,我需要带着你进去,还是只需要带一部分进去就行?”

    在凯尔萨斯从懵逼中清醒之前,徐逸尘就警告道:“考虑好再说,我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但是属于混沌的味道已经浓的快溢出来了,我不保证能把你活着带出来,而且因为你的原因导致我们失败了,你就是银月城的罪人。”

    凯尔萨斯的脸色难看的吓人,体内种种不适反应让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能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必须得我本人亲自进入!远程控制室的终止权限只有我和学院院长有资格启动,我肯定不会拖你后腿的,如果我死在里面,也和你无关!”

    狩魔猎人点了点头,然后又是一桶凉水泼醒了书马鹤:“天才,恐怕我得把你自己留在这了,现在我说你听。”

    书马鹤明智的点了点头,这位已经完成了黑化过程的天才原住民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高智商,知道自己不是狩魔猎人的对手。

    “我猜你一旦离开银月城的范围,应该就会逐渐脱离现在的状态,所以你肯定不会主动离开这里。”徐逸尘把一柄匕首插在了距离书马鹤五米远的地方:“同时我希望你说你有自保能力的话不是大话,因为我会把这把匕首留在这,等我们离开后你可以自己切开绳子,然后去折腾城里的精灵,你同意么?”

    书马鹤略微思索了一下,很快点了点头,凯尔萨斯冷哼了一声,最终没有说什么。

    “别死了,书马鹤,我们的世界很精彩,将来你未必没有机会去看看。”狩魔猎人扛起凯尔萨斯转身离开了藏身处,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他没法带着两个累赘去执行和混沌有关的任务。

    与其把书马鹤交给命运,还不如让他把心中的黑暗面呈现给精灵们,毕竟奸奇的名号中就包括命运编织者,命运肯定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确定狩魔猎人真的离开后,书马鹤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像条毛毛虫一样向匕首的方向蠕动,他在之前短暂的清醒时间里已经计划好了一整套用来谋略银月城的阴谋诡计,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然而一个满身伤痕的精灵猛地从暗处扑出,在翻滚的过程中抢走了那柄匕首,同时警惕的看向了另一个方向,在那里,另一个手持弓箭的精灵已经出现在高处。

    书马鹤相信以狩魔猎人的感知来说,这两个精灵不可能是提前潜伏在附近的,所以眼下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运气不太好,刚好他们俩一路打架路过了这里。

    无妄之灾啊!

    “两位,如果不是很急的话,我们可以聊聊人生,聊聊理想,聊聊你们的野心,我们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书马鹤干涩的扯着淡:“我其实是个很内秀的人。”

    之前挡住了狩魔猎人的斥力法阵这一次没有再阻拦他,凯尔萨斯自带的权限可以被迷锁法阵所识别,大部分防御性魔法都不会对他生效。

    银月城自建立之初就没考虑过执政官有可能被挟持的问题,当年建立这座城市的精灵们很确定,这座魔法奇迹的领导者绝对是传奇强者。

    但是世风日下,安居一隅的银月城精灵在度过了两到三代无比安逸的生活后,质量下滑严重。

    “学院的院长实力和我不相上下,如果他没能守住高等魔法学院的话,我们的处境也很危险。”凯尔萨斯忍受着魔法天赋被剥夺带来的痛苦说道:“别把我们看得太弱小,同等级下人类法师永远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对施法者不太了解,但是我那有个巫王派来的使者,你们以后有机会可以交流交流。”徐逸尘的话让凯尔萨斯顿时闭上了嘴,巫王这种规格外的存在绝对是精灵心中的痛,他们一直无法理解巫王的力量本质。

    哪怕是在精灵王庭最强盛的时代,精灵施法者中也没诞生过类似巫王的存在,他们已经完全超脱了传奇这个概念,连诸神都在他们面前让步。

    “尖耳朵,前面不太对劲。”狩魔猎人在一个拐角处停了下来,把五花大绑的凯尔萨斯扔在地上:“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一个穿着新华夏军装的男人站在那里,几个碗口大的弹孔在不断流血,与之相反的则是他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长官,你终于回来接我了!”

    男人的脸上带着一丝惊愕,头颅飞上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