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选择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选择

 热门推荐:
    正在一点一点瓦解密涅瓦内心的尤里乌斯接到了奸奇的指示,任务可以继续向下推进了。

    尤里乌斯很享受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他让密涅瓦以第一人称体验了自己记忆中的生活,看着自己高傲的姐姐如何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逐渐臣服于命运。

    尽管尤里乌斯很想继续自己的游戏,但是显然伟大的圣奸奇遇到了挫折,在祂主导的幻境中,那个人类正一次次的肢解自己的同类,仿佛毫无感情的傀儡。

    尤里乌斯很快把自己有些不敬的想法压了下去,伟大的圣奸奇一定在背后另有安排。

    密涅瓦沉迷在幻境中度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施法者,也忘记了自己肩负的任务。

    她一次次被自己的父亲和其他老师训斥,同级的精灵学徒看她的眼神都是戏谑中带着敌视。

    她出身高贵却没有相应的天赋,占据了资源却没有取得任何成果,那些近在咫尺的魔法知识和密涅瓦之间仿佛隔绝了一层雾,让她永远也没法真正看清它们的真正面貌。

    密涅瓦隐约中能感觉到一丝异样,仿佛这不是她该有的人生,但是她无力挣脱,凡人的力量和意志在奸奇面前毫无意义。

    尤里乌斯原本可以轻松绕过高等魔法学院的远程控制室,但是作为奸奇的信徒,他和其他那些信奉奸奇的阴谋家一样,认为结果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享受这个过程。

    而复仇,就是尤里乌斯要享受的过程,他在银月城作为奸奇崇拜者潜伏了十五年,前后腐化了两百多位身居要位的精灵超凡者,唯一的目的就是复仇。

    他把银月城布置成了一个大舞台,他要让那些曾经伤害他,无视他的精灵们站在他设计的位置上,像木偶一样去演绎精彩缤纷的大戏。

    而奸奇显然对尤里乌斯的计划很感兴趣,这是祂漫长生命中最喜欢的戏码,祂完全支持这种行为,并且受到了启发,在其中为徐逸尘加入了一场‘大戏’。

    “凯尔萨斯大人,失去力量的滋味怎么样?”尤里乌斯站在精灵执政官的身边,挥了挥手,魔法能量组成的利刃轻而易举的切断了束缚着凯尔萨斯的绳索:“我必须说,我倒是很享受。”

    凯尔萨斯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似乎是为了让自己能清醒的遭受嘲讽,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不再受到混沌力量的威胁了,只是被剥离魔法天赋造成的伤痛依然让他痛苦无比。

    “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把银月城的利益放在最前面,甚至可以为了它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尤里乌斯玩味的看着凯尔萨斯:“但是这和你的力量相比,是否更重要呢?”

    “你们这些天赋卓绝之人,根本理解不了身为凡人的痛苦,你们一直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哪怕做出一点点牺牲,也觉得自己无比伟大。”尤里乌斯抓住精灵执政官的衣领,把他拎到了自己相同的高度:“然而即使投靠了巫王,你也能因为自己的天赋和力量身居高位吧?”

    凯尔萨斯的脸色骤变,如果‘永恒之井’项目失败,他确实有投靠巫王的打算,但是这个计划只停留在他脑海中,从没和人提起过!

    “别吃惊,执政官大人。”尤里乌斯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凯尔萨斯的额头:“在圣奸奇伟力面前,你的思想就像写在黑板上的文字,毫无秘密可言。”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银月城,叛徒!”凯尔萨斯用力把唾沫吐在了尤里乌斯的脸上,尽管有失优雅,但是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但是你没法否认,我说的也是实话,银月城将会成为你的垫脚石,你依然会是高高在上的法师老爷。”尤里乌斯颇有一副唾面自干的坦荡:“而且借助巫王的回馈,你未必不能冲进传奇不是么?”

    “随你怎么说尤里乌斯,我不会和叛徒解释。”凯尔萨斯闭上了眼睛,脸色有些微红。

    尤里乌斯说的确实是他之前考虑过的问题,以银月城的技术储备,无论什么势力都会奉若上宾,但是他选择了新大陆的巫王,出发点确实是因为传奇之力的钥匙。

    “我想做个有趣的实验,尤里乌斯,我的姐姐正要做出一个选择,她要么选择让永恒之井继续启动,回归现实世界,要么就永远沦落在我童年的处境中度过自己的一生。”尤里乌斯帮精灵执政官整理了一下衣角,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我给她的选择,我也会给你一个机会。”

    尤里乌斯的声音仿佛魔鬼一般传进了精灵执政官的耳朵里:“如果她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让永恒之井没有启动,你可以矫正她的错误,你的力量,你的天赋就会回归,我保证在终焉之时来临之前,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而如果你坐视不理,密涅瓦则会永远沉沦在幻境之中,你也只能永远当一个平凡的精灵了。”

    “你看,我是个公平而宽容的精灵,从来没有人给过我选择的机会,但是我把它给了你们。”尤里乌斯带着笑容说道:“你们往日里所谓的牺牲,不过是牺牲了一些你们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一次,是时候来一次真正的选择了,让我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伟大。”

    空气中出现了剧烈的掌声,仿佛有一万个人在同时鼓掌一般,尤里乌斯像舞台剧的演员一样,冲着空无一人的四周不断鞠躬施礼,仿佛在感谢那些看不见的观众。

    这是奸奇对他的表扬和赞赏。

    而凯尔塞斯则陷入了深思之中,他能感觉到自己坚定的信念在松动,他也许并不像他原本以为的那么崇高。

    “密涅瓦,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假的,银月城就快毁灭了,永恒之井必须被阻止!你还记得么?”在幻境中,之前出现过一次的乌特加德坐在密涅瓦对面:“我能让你从这里离开,密涅瓦,只要你按下这个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