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热门推荐:
    徐逸尘眼看着那个银色光环变得越来越亮,为了不变成瞎子,他不得不移开视线。

    在他的想象中,银色光环的这一面只是个二维平面,而另一面则在不断延伸,已经联通在了行星和恒星之间,那光芒就是恒星之光。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尤里乌斯张开双手,闭上了眼睛等待迎接毁灭,即使如此他依然被晃的眼泪横流,并且疯狂的呐喊着:“光和热!世间万物的终点!”

    狩魔猎人转身背对着能量池,感觉到周围温度不断攀升,几乎瞬间就超过了一百度,汗水流出体表直接变成了水蒸气,血液迅速被蒸发,只剩下一滩褐色的干涸痕迹。

    靠着【沐浴神血】的加成,他还有足够的时间给杨越凡发条消息,在蛇王里德尔退场后,这里的玩家消息屏蔽就解除了。

    “坏消息,我失败了,永恒之井被提前启动了。”徐逸尘用最快的速度发送着:“好消息是爆炸规模会比预计的小很多。”

    “还有多长时间?”杨越凡刚刚进入游戏接到了坏消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但愿徐逸尘在死亡等待期间没有下线活动活动的要求。

    “很快。”再一次面对死亡,徐逸尘难得的皮了一下。

    “很快是有多快?”杨越凡的嘴角抽了抽,因为他想起了一个笑话......

    “五,四,三......”徐逸尘的倒计时读秒让杨越凡的脑门皱出了一个井字。

    “一!”徐逸尘尴尬的完成了倒计时,发现自己依然站在桑拿房般的地下基地,周围的温度已经稳定在一百二十度左右不再上升。

    尤里乌斯发表了一脸尴尬的中二宣言,张开双臂等待了半天,没有等到属于他的毁灭日,也睁开了眼睛。

    依然运行的魔力护盾让他能得以站在这样的环境中,但是尤里乌斯宁可自己现在已经被上亿度的高温所融化。

    永恒之井,稳定运行了!

    尤里乌斯一双大眼睛差点从眼眶里滚落出来,他的嘴张的能塞进去一个拳头。

    这是什么鬼!

    狩魔猎人回头看着身后散发着明亮光泽的能量池,那光线柔和而不刺眼,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想爆炸的意思。

    这是什么鬼?

    在地上,精灵法师和学者们看着脚下的大地压着裂缝闪过一丝丝蓝光,地面上残缺不断的魔法阵突然被能量灌满,下一秒就因为能量回路不全熄灭。

    在银月城内,正带着强兽人寻找书马鹤的剑客王越突然看见周围的路灯不断闪烁,并且最终趋向于稳定,地面上大量复杂的魔纹线条也逐渐亮了起来。

    整个银月城都重新活了过来!

    武僧封无一在城外清楚的看见一层半透明的薄膜试图重新将银月城笼罩在其中,结果闪烁了几次,最终又熄灭了。

    “别管书马鹤了!控制住那个该死的魔法学院,尤其是迷锁控制室,任何想进去的精灵,你都可以先开枪再警告!”武僧迅速给王越发送了消息:“千万别让任何精灵重新掌握银月城的核心,要不然我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收到。”剑客王越头也不回的带着强兽人开始奔跑,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显然事情发生了某种巨大的转折。

    “银月城!银月城重新获得能量了!”精灵法师指着银月城的方向,仿佛中风了一样。

    “不可能,那个人类之前说能量核心已经被偷走了,迷锁法阵之前也确实熄灭了!”精灵学者颤抖着说道:“我们都知道,哪怕能量核心被找到,重新安装也需要最少七天的时间来固定能量频率,除非......”

    “没有除非,我们连能量回路都没开始铺设,那是下一期工程的目标!”精灵法师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破碎了:“这该死的能量是怎么传送回银月城的?难道是通过充能线路逆向传输?”

    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深坑的方向,永恒之井!

    “这不可能!”尤里乌斯状若疯狗的狂哮:“那些更改的数据都是我随便瞎写的,怎么可能会成功!这不魔法!”

    即使对魔法一窍不通的狩魔猎人也觉得,永恒之井的稳定运行太诡异,太不魔法了。

    但是这很奸奇。

    当所有人都在关注永恒之井的时候,银月城内最高建筑——王庭纪念碑突然裂开,一道开天辟地般威能的光束笔直的射向了天空。

    那是银月城的终极武器,迷锁法阵的最后防线,精灵们当年对魔法极限的试验之物。

    阿瓦隆之枪,这是那个它的名字,但是历代银月城执政官都没有把它当成自己的底牌,因为它是需要永恒之井配套的武器,除了海量的能量需求之外,整个系统简单的连人类都能制造。

    这是凯尔萨斯的原话,因为所谓的阿瓦隆之枪只是一个能将能量压缩并释放的柱形法阵,连瞄准系统的都没有。

    而奸奇在百年前的埋下的法阵显然并不像蛇王说的那样,用来吸收永恒之井的能量,或者说它不止于此,就在刚刚,它确实从永恒之井那里汲取了一些能量,而后它在银月城上空打开了一道传送门,正好纳入了那道阿瓦隆之枪。

    没人知晓奸奇的最终计划,但是显然在地面上博弈的几方最终都处于奸奇的计划中,就像提线木偶一样配合着奸奇完成了整场演出。

    徐逸尘无法窥见奸奇计划的全貌,那不是他的工作,他的工作是先拧断那个疯子精灵的脖子,然后看看该怎么处理银月城。

    现在这里的价值可不能同日而语了,永恒之井计划的设计图哪有一座实际开始运行的永恒之井有价值。

    全面占领,这是徐逸尘目前最直接的任务。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老杨,永恒之井开始稳定运行了。”狩魔猎人的话跨过几千公里,传到了杨越凡那。

    在短暂的宕机几秒钟后,又从杨越凡那传回了黄土区,一支专家团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立刻出发了。

    与此同时,在旧大陆则传出了一个秘闻,晨曦教会在各地教堂树立的光辉之主的雕像,突然断裂了一支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