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引诱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引诱

 热门推荐:
    异常简单干净的一句话。

    陈子云没有说什么豪言壮语,但这句话却代表着坚定不可动摇的意志。

    “我不是沈约,我不会用那么柔和的手段等待着你们的臣服。”

    贺拔岳的面色骤然寒冷了起来,他看着陈子云,冷笑起来,“如果你们让我觉得太过麻烦,我不会只是像他一样,将你们困锁荒园就算了,我不仅会杀死你们,而且还会杀死和你们站在一边的所有人。”

    听着贺拔岳这样的话语,陈子云的嘴角浮现出嘲讽的意味。

    诱降不成便变成恐吓?

    这真的没有什么新意。

    他只是用一种看不起的目光看了一眼贺拔岳,说道“那你追上我再说。”

    贺拔岳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他直接就开始跑。

    无数缕独特的气息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周,他的整个人就像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提了起来,变得毫无分量,然后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线提着一样,直接摆了出去。

    贺拔岳愣了愣。

    然后他开始愤怒。

    他也并不是特别爱说话的人,但在这样的场面,似乎至少也得说上几句?

    而且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对方哪怕明明不是他的对手,和他谈话时,却始终是一种藐视他的态度。

    他开始愤怒,轰的一声,天空之中就响起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一道恐怖的威压,就像是一座真正的巨山砸了下来。

    方圆数百丈的地面直接凹陷了下去,没有任何的尘土飞扬,就连空气里面的水汽都反而被这种力量压入了泥土的深处。

    就如魔宗所说的一样,他已经是进入了真正的神惑领域。

    进入了这种领域的修行者,甚至能够利用自身的元气来引聚自己感知之外的天地元气力量。

    但是他这一击却并没有能够将陈子云留下来。

    他这一击造成的地面凹陷处的边缘,有一双肉眼难见的淡淡脚印,而陈子云的身影,则又在这双淡淡脚印的数十丈之外。

    贺拔岳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陈子云竟然拥有如此的速度。

    他看着陈子云连头都没有回的,在他的眼瞳里更显嘲讽的身影,他感知到陈子云此时的遁法,利用的竟然不是他所熟悉的天地元气,而是一种来自这方天地和诸天星辰之中的独特牵引,或者说他都不能理解的奇妙磁力。

    他可以肯定陈子云连妙真境都并未真正的登堂入室,在元气法则的理解上,和他有着极大的差距,但这样的身法中蕴含着的玄妙之理,却反而在他之上。

    沈约在离开世间之前,特意教了陈子云这样的身法,这对于世间而言,自然是秘密,只有林意等极少数人知晓,但此时,贺拔岳却在一个呼吸间就猜了出来。

    他的怒意瞬间消失。

    他决定要追上此人。

    因为这种身法必定是沈约在离开世间的最后那段世间里所悟,对于他而言,和幽冥神蚕以及九幽冥王剑一样重要。……

    荒野的天空里不断生出异样的云气,伴随着天地元气的突然剧烈波动,雷电、暴雨、冰雹、甚至含着大量水流的水龙卷,都在北魏的春光里不断的出现。

    这些极为怪异的带着巨大破坏力的天地异相之中,一前一后,两道人影不断出现,又不断消失。

    陈子云逃遁的路线上没有任何的村庄和城镇,他甚至连寻常的道路都避免经过,死死追在他身后的贺拔岳必须时不时的用些特殊的真元手段来对他的逃遁造成一些阻碍,否则他的身影很有可能逃出贺拔岳的视线和感知。

    贺拔岳不想给他任何休憩的时间。

    即便在这样的追逐之中,贺拔岳同样会不断消耗真元,但在贺拔岳看来,自己体内的真元数量要比陈子云不知雄厚多少倍,哪怕双方都没有补充真元的机会,这样追逐下去,最先耗尽真元的也应该是陈子云。

    这一场危险的追逐游戏一直持续到了夜晚来临,终于,在月上中天的时候,陈子云停了下来。

    他停在了荒野里的一条小溪畔,他喝了些水,看着再次出现在视线里的贺拔岳,问道“你不累?”

    贺拔岳看着他说道“如果觉得终究能够追上你,连你这样的身法都会属于我,那就不会觉得太累。”

    陈子云道“有些晚了。”

    贺拔岳觉得他很古怪,皱眉道“只要能追上,什么时候都不晚。”

    陈子云摇了摇头,道“这个时候都追不上,你便已经晚了,你已经来不及阻止魔宗和他想见的人见面。”

    贺拔岳也摇了摇头,他的脸上反而出现了嘲弄的神色,“我想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既然我之前可以在修行者时间躲藏很多年,若是出现对我有些不利的局面,我也依旧可以好好的躲藏很多年,我拥有天命血盒,哪怕出现惊天的意外,我无法得到其余的法器,但幽帝的至高功法只有我一个人会,哪怕只有天命血盒在手,我的修为还会不断的增长,我的境界只会越来越高。但你们却迟早会一一死在我的手中。”

    “你很自信,但你有没有想过,沈约一开始应该也是和你一样并不着急,但他后来却一定要和我师尊一起离开世间,这是为什么?”陈子云并没有要贺拔岳回答这个问题,他自己便接着说了下去,“因为他发现他的修为虽然不断增长,境界越来越高,但还是有被我师尊超越的可能,既然如此,拥有沈约功法的你,凭什么觉得你只要隐匿得足够好,就不会被人超越?”

    贺拔岳微微变了脸色。

    “我比你快,我师弟在很多方面也比你强,魔宗在很多方面也比你强,你凭什么觉得你一定会赢?”陈子云缓缓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斩钉截铁的说道“再见!”

    贺拔岳愕然。

    他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这种惊愕的情绪。

    他真的无法适应陈子云的这种说话方式。

    在陈子云缓缓的吸气,认真的和他说话时,在任何人的潜意识里,陈子云似乎都应该还要好好的和他说话,然而谁会想到,陈子云刚刚还在和他辩论着道理,但这接下来的一句话,他却是用这样的语气,直接说了“再见”这两个字?

    他无法理解,但陈子云却是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丝毫的停顿,他的身影已经变成了荒野里的一道流光。

    这道流光的速度,比他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快!

    贺拔岳的双手不知自觉的震颤起来。

    他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他醒悟过来,陈子云真的比他要快很多,之前的追逐里,陈子云只是故意在一直引着他,只是在给临死前的魔宗创造见某人的机会。

    他不知道魔宗到底要想干什么,但他觉得陈子云之前的话语有道理。

    他觉得如果让陈子云离开,自己或许真的会陷入一些莫名的危机之中。

    “你真的觉得你就可以这样戏弄了我然后离开?”

    “你真的觉得,我追了你一天,便只是这样追着,什么都没有做?”

    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两句话的声音是同时响起,一个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从他的气海之中响起。

    他的身体里,就像是有两个人同时在说话。

    陈子云化为流光的身影似乎就要彻底消失,但就在此时,随着他这两道声音在天地间震响,许多道迷离的晶莹光线却突然在陈子云的身周亮起。

    陈子云的身体周围,就好像突然出现了许多看不见的坚冰。

    陈子云浑身的骨骼都发出了异响。

    在他的感知里,就像是有数个庞大的法阵骤然在他身周的天地里形成,然后叠加起来,一齐朝着他的身体挤压过来。

    他也瞬间明白了贺拔岳那些话的意思。

    在之前的追逐里,贺拔岳虽然无法直接感悟出沈约的这种身法蕴含的玄妙法则,但他不断的追逐着陈子云身上流散出的真元的气息的变化,他已经可以牢牢的捕捉陈子云一刹那的身位,已经可以让自己的力量追着那些流散的气息,瞬间在陈子云的身周形成强大的场域。

    陈子云此时很清楚,和这个场域的力量相比,如果说这个场域是一个鸟笼,那自己真的不过是鸟笼之中的麻雀。

    他只有一种机会可以破开这个牢笼。

    在下一刹那,他的身前绽放出一道可怕的剑光。

    这道剑光就像是一道突然出现的魔渊,将他的整个身体也吞没了进去。

    嗤的一声裂响。

    无形的牢笼出现了一道裂口。

    陈子云的身影随着那道剑光一起冲了出去。

    贺拔岳的呼吸沉重起来。

    那是九幽冥王剑。

    九幽冥王剑的气息在他此时的感知里异常清晰,但是距离他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远,那种远离的速度,他真的追不上。

    他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一击之下,陈子云恐怕也遭受了很致命的创伤,但他今夜真的追不上了。

    方才那一击耗费了他太多的真元,在他自己看来,此时已经不够强大,他没有勇气在没有时间补充真元的情形之下,持续不断的追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