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炮灰修仙 > 第1048章 赔钱吧,小辣鸡

第1048章 赔钱吧,小辣鸡

 热门推荐:
    第140章

    有两位大乘后期的大能当靠山,云容真人与从容仙子刚走出藏书楼,便找了仙羽门的另一位炼虚境修士华容真人,三人商议着要让一鸿派与赤阳宗怎么赔偿。

    一鸿派的三位炼虚境修士在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赤阳宗的修士都在默默的装死,宗门里只留下一位化神修士,其余那些有修为高的修士都在这里,现在被一窝端了,他们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只能期盼云容真人他们不要太过分。

    小澄子和几个小伙伴们呆在一起。

    秋若水看看仙羽门的人,再看看一脸菜色的赤阳宗修士与一鸿派修士,她压低了声音问:“可要将其他人接过来?我们可以在仙羽门里留一段时日,就不必住客栈了。”

    自从小澄子说了这是仙羽门,是归元大世界的宗门。

    秋若水就自觉的称其仙羽门,不再提到天雨门这三个字。

    慕清泽思索一番,他道:“我们几个总在外面跑,便是回了归元大世界,也没呆多久,对归元大世界的变化也不是那么敏感,还是将他们那几个从未离开过归元大世界的人接过来吧,让他们与仙羽门的前辈交流一下。到时候要准备些什么物资,心里也有个数,也能提前去置办。”

    归元大世界在一天天变好,但两个世界总有许多不同。

    像上次天音门迁回归元大世界,也提前们准备了半年收集物资。

    仙羽门要迁回去,收集物资也是必须要办的事。

    小澄子觉得他们说的挺有道理的,他们对归元大世界的了解再多,也比不上段暄他们那些从未离开过的人,有什么变化都能看在眼里,对物资的需求也更为了解。

    她转头看向澄一,“澄一去客栈接他们可好?”

    澄一像是没听过了,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她点点头,“嗯,你传音给他们,让他们在客栈等我!”

    小澄子应了一声,“好,我现在就传音。你路上小心一些。”

    澄一一走,小澄子立刻传音给段暄和萧西,让他们在客栈等澄一去接。

    这边澄一一走,那边的仙羽门三人还未商量出结果。

    从容仙子前来找小澄子他们,她语气温和,对待秋若水他们这些元婴修士也是一副笑脸,“几位小友,我们在商议着让一鸿派与赤阳宗的人赔偿。可我们对归元大世界的需求不是太了解,不知该让他们赔偿些什么东西更为合适。还请几位小友告知一番,归元大世界缺少什么物资?!”

    他们从始元大世界多带一些归元大世界缺少的,到时候可以卖给别人,也能以物换物,换取别的物资,归元大世界气运衰退了七万年,在物资方面,肯定比始元大世界短缺。

    小澄子和她的小伙伴都在这里,也能给他们指个方向。

    秋若水道:“我们几个时常往外跑,前不久还在上元大世界,回到归元大世界未呆多年又出来了,归元大世界近些年变化极大,我们的也不知现在的情况。前辈不如等等,澄一尊者已去客栈带人,不肖片刻,便会带着另几位一直在归元大世界的道友前来。让他们跟前辈说说吧!”

    秋若水的态度也好得不得了。

    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仙羽门,能帮到的肯定要帮一把。

    只看小澄子对仙羽门的态度,她对仙羽门的印象就不会差。

    从容仙子感激道:“多谢道友,那就再等等吧!”

    小澄子瞄了眼赤阳宗的修士们,“前辈是想让他们赔物资?”

    从容仙子道:“仙羽门是从别处迁来的,赤阳宗与一鸿派却是本土门派,论人脉与渠道,仙羽门远不如他们。既然我们要收集物资,不如借他们的手帮个忙,也能省些事。”

    他们自己去收集物资,未必能买到大批量。

    就算人家愿意卖给他们,估计也得大出血。

    反正赤阳宗与一鸿派该赔偿他们,就让他们赔物资吧!

    按修为与人头来赔,一个炼虚修士要赔多少,一个化神修士就少一点,元婴修士再少一点,当然了,这是针对赤阳宗,一鸿派就不一样了,二流门派家底丰厚,三个炼虚境都要高价赎回。

    在澄小宝坐镇,一鸿派即便不想赔,也只能认命了。

    小澄子赞同地点点头,“我觉得前辈可以再审问一下赤阳宗掌门,这附近不止一个二流门派家族,一鸿派与他们联合一气,其他人就算不愿出手相助,也不至于连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十有八.九他们许诺过别人什么,若是能审问出来,也能找对方要些赔偿。能多要些物资总是好的!”

    秋若水默默地看了她一眼。

    好家伙,这是讹人讹上瘾了吧?

    秦逸笑而不语,看来又有几家要大出血了。

    从容仙子别有深意地望着赤阳宗掌门,果不其然,在小澄子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身子明显的僵硬了一下,动了动嘴角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看他的反应,恐怕被小澄子说中了,心虚了吧?!

    从容仙子笑着点点头,“小友说的是,是该审问一下了!”

    华容真人上前,凑到赤阳宗掌门面前,他挑了挑眉,“道友可曾听到?你也不必替谁隐瞒什么,你许诺了他们好处,他们既然想要这份好处,就该承担应有的后果。道友还是早些认命为好!”

    赤阳宗掌门蠕动着嘴角,支支吾吾了小半会,还是没有说出口。

    华容真人又道:“眼下,道友还有坦白的机会。再晚些,怕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了。你莫以为自己不吭声,或是等大能前辈走后,就能糊弄过去。这位大能前辈与其他道友为了仙羽门而来,如今我们敢自曝身份,便是没打算在始元大世界再呆下去了。道友若执意不说,赤阳宗恐怕也不得善终。”

    仙羽门终究是要走的,临走前搞一次大事还是有可能的。

    反正他们都要走了,也不怕遭到报复,想搞事就去搞事。

    赤阳宗不行,根在这里,能跑去哪里?!

    就连迁宗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至少要准备上三五个月。

    这边有仙羽门的威胁,另一边,若是把另三家供了出来,少不了要报复赤阳宗,日子也不好过,赤阳宗掌门一时间进退两难,不说嘛,怕仙羽门临走前搞事,说了又怕遭到报复。

    他苦笑道:“只是两句口头上的许诺,又何必追究?”

    华容真人不吃这一套,想吞并仙羽门的时候,可没见赤阳宗客气过,如今轮到自己出事,就知道瞻前顾后了,呵,哪有那么便宜的事?该付出代价的,一个也不能少!!

    华容真人道:“便是这两句口头上许诺,让仙羽门求救无门!”

    澄小宝向来没什么耐心,她不耐烦了。

    “你有完没完?让你说你就说!再吞吞吐吐的,魔尊大人就亲自上了,就不在信搜魂术搜不出个因果来。再说了,知情人总还有别人吧?等你死了,也会有别人供出来。魔尊大人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澄小宝的话比华容真人的话效果好多了。

    这不,她一开口,赤阳宗掌门又变了脸色。

    他狠狠地把眼一闭,真是天要亡赤阳宗啊!

    大难临头,他也只能认命了,“许家和碧泉宫,还有南罗门。”

    华容真人面向澄小宝,“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听到这三个名字,云容真人与从容仙子对视一眼。

    只等澄一把另几个归元大世界的修士带过来,再确认一下让他们赔偿多少,这三个门派家族,直接传音告诉他们,他们若是不肯照办,还要请澄一和澄小宝二位前辈出手。

    自从阮家分裂了仙羽门,仙羽门憋屈了二万多年。

    如今借着小澄子的两个分身,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了。

    ………………………………

    段暄与萧西他们被澄一带了过来。

    小澄子在传讯玉简里什么都没说,只让他们在客栈等澄一,澄一又是个沉默的小面瘫,再加上她在中宁域的声望太高,他们几人都下意识的敬着她,半句也不肯问。

    一落地,他们就惊了一下。

    情况看起来不太妙啊!!

    眼前这些前辈们,一看领口的图腾,就是三拨人马。

    小面瘫澄一落地就不吭声了,大面瘫段暄凑过自家师弟。

    “师弟,这是什么情况?”

    “这就是仙羽门,出了点问题。”

    “哦,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段暄觉得仙羽门肯定是没问题的,毕竟有澄一和澄小宝这二位大乘后期坐镇,要出事也是别人啊,可小澄子让澄一匆忙地把他们接了过来,不必问也知道用得着他们。

    “前辈,这是我师兄段暄,任何事都可以问他。”慕清泽把他推到从容仙子面前。

    在归元大世界,总共也才那么几个炼虚境修士。

    此刻面对着一个炼虚境修士,段暄紧张地崩紧了身子。

    “晚辈段暄,拜见前辈!”

    另几人也躬身行礼,“拜见前辈!”

    从容仙子态度友好地对他们点点头,并附上一个微笑。

    “几位小友不必多礼。今日找你们来,是有要事请你们帮忙。仙羽门准备迁回归元大世界,几位小友从归元大世界而来,想必最是清楚归元大世界的物资情况。”

    段暄立刻看向裴玉双。

    这就找对人了,说到物资情况,没有人比裴玉双更了解。裴家在中宁域是个二流家族,裴玉双掌管过家族的执事堂,对物资短缺还有物价什么的,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了。

    裴玉双思索了一番,才回道:“不如这样吧,晚辈列个清单出来。”

    从容仙子道:“那就有劳小友了!”

    裴玉双笑得可开心了,炼虚前辈都来找她帮忙,还如此友善。

    留下裴玉双在这边列清单,另一边,华容真人带着这一行远道而来的贵客安顿在最好的客院里,小澄子与澄小宝还有澄一住同一个院子,三人感觉良好,比住客栈幸福多了,客栈里只有一间不大的洞府,住在仙羽门一开门便是青山环绕,环境好,人的心情也会棒棒哒。

    当天夜里,仙羽门的三位炼虚境修士拿着裴玉双给的清单商量了一夜。

    最后商议好,哪些物资自己去收集,又有哪些要找赤阳宗,哪些分到一鸿派头上,或是另三个门派家族头上,商量了一夜,分到一鸿派头上的最多,其次是另三个门派家族,最后才是赤阳宗。

    倒不是要便宜赤阳宗,只是看在赤阳宗弱势,家底没有另几家丰厚。

    另三个门派家族虽未出面,该负的责任却别想逃避,最开始一鸿派也没有露面啊,若不是赤阳宗去请人,就只有赤阳宗这一个出头鸟了,他们躲在背后当这个坐收鱼翁之利之人。

    有了靠山帮他们出头,仙羽门不打算咽下这口气。

    把人得罪死就得罪死吧,反正他们都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