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上门女婿 > 第八百五十一章 致命

第八百五十一章 致命

 热门推荐:
    l市距临安有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韩东在车里坐着。支着额头,视线偏移转向窗口。

    上了高速,是带他去临安。

    也合理,临安发生的案子,调查他当然得去临安。但那么快就下来了抓捕命令,有证据?

    国内律法历史上,证据链不完善,酌情起诉判刑的例子有。

    韩东不吃这一套,定罪,就拿出十足证据来。

    不然他会让这些人知道,监狱大门跟他家大门一样,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带着醉意的思维,会受到点影响。

    韩东忍着不适感提醒开车的警察:“你开慢一点。”

    警察倒客客气气的,主动放慢了车速。

    韩东再无其它表示,靠着座椅进入假寐状态。

    前排警察偷眼看了像是睡着的男人一眼。

    来前其实挺忐忑的,上头给的指令是“请来”协助调查,嫌疑人极度危险,请不来就暂时作罢,不要激怒对方产生冲突。

    还好,这人听他们说来意以后。挺好说话,直接上了警车。

    韩东不清楚来带人的警察想法,半睡眠中,微信传来了视频邀请,还是妻子。

    他瞟了一眼,挂断。她再发视频邀请,再挂断,拉进黑名单。

    不是不敢接她视频,是怕接通以后她当着警察的面来一句:邱玉平的腿,是不是你打断的!

    差点忘了手机这茬,韩东强提精神,开始着手卸载所有的通讯工具。电话记录没删,这个没问题,最重要的是,他这几天就跟樊沧海联系最多。

    要求证,就去找姓樊的。不知道临安有哪位,敢去频繁骚扰他。

    来到l市,见战友,缠樊沧海……他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件事打幌子,制造调查难度。警方挖空心思求证以后,最终还会是竹篮打水。

    这是他的判断,有没有意外不在考虑中。如有失误,他替自己犯过的错负责。

    大约凌晨两点半左右到的临安市局,韩东车上睡了一觉,酒意退却,精神振作了许多。他对公安局熟悉,当初因常艳华的事住过一阵子,还有个算是朋友的警察在这任职,跟局长王鹏也打过交道。

    进到审讯室,他第一件事就是接着睡。找律师是明天的事了,许开阳,关新月,随便让帮个忙,应该没问题。

    妻子开着律所,什么律师都有。韩东半点不想她搅和进来。

    她在这件事上,不添乱他就特别欣慰了。

    前来审讯的警察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能闻到酒味,还审个屁。

    王鹏亲自回来了,开门看了眼睡的平稳的“嫌疑人”,一个头两个大。

    他心里认为这事肯定是韩东做的。他跟邱玉平过节不是一次两次,特种兵退伍,懂反侦察手段。最让他不得不请人的理由是,邱玉平说他昏迷前看清楚了袭击者,是韩东。并且拿出了一段录音,证明韩东有动机做这件事。

    邱玉平的说法是,韩东怀疑他给他女儿送花圈,故而报复。

    王利国也跟着在公安局,得知韩东是嫌疑人,也古怪到了极点。

    他跟韩东谈不上私交不错,一块喝过酒,交流很顺畅。他欣赏对方,且不管是振威还是通源,都是东阳特别有名气的企业。

    本带着一腔愤怒,信誓旦旦让王鹏抓紧查这个,将凶手绳之于法。听到韩东这个名字,何止复杂。

    一边是他好不容易请来东阳市的邱玉平,一边是最让人头大的那个年轻人。拆迁的时候他就见识过韩东的轴,一个人面对闵辉找的数百流氓都不带胆怯的,还怕什么?

    王鹏递了支烟给王利国:“王市长,您回去休息吧,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王利国点燃,缭绕的烟雾中,叹了口气。

    他想管也管不了,确实很忙,没必要再招呼韩东一声。这场合,见面徒增尴尬。

    ……

    早上七点钟左右,韩东醒了过来,算休息了三四个小时。

    提前知道要来这,他也不陪着蔡丛明喝这顿酒。醒后,周身都不舒服,骨头生锈了一般,无精打采。

    起身在审讯室活动了片刻,有警察过来送早餐。

    王鹏整一晚上没睡着,就在办公室眯了会。上头压力大,社会压力大,全堆在了市局头上。

    嫌疑人有多大背景,他都必须得认真查,仔细查。

    “王局长,早!”

    韩东喝了点豆浆裹腹,放下招呼。

    王鹏瞧他没事人一样,看了一眼,微微点头算是回应:“韩东,事你也知道,可以开始录口供了么!”

    “王局长亲自上阵?”

    王鹏没理他玩笑,跟下属一块坐在了韩东对面。

    韩东手机暂还未被没收,见有警察过来索要,压了下手:“稍等,我打个电话。”

    联系关新月简单说明了情况,然后把手机关机,递给警察。规规矩矩的等着问话。

    开着录像,王鹏按规矩问了些废话,慢慢的步入正题。

    “韩先生,邱玉平说亲眼看到是你闯进的他卧室……”

    “他不是眼睛花了,就是故意污蔑。案发当时我在l市,老老实实住酒店呢。”

    “自然会查,麻烦你说清楚一点。”

    “当晚七点到十点,谁可以证明你在酒店里?”

    “王局长,我睡得早,又没什么特殊爱好,出差就是出差,身边没人可以证明。监控可以,你们去调监控,我没出过门。您要这么说,我也想问,谁可以证明我不在酒店里?”

    王鹏冷淡:“韩先生,我相信酒店那么多客人,总会有人可以做证人。希望你好好配合警方工作……”

    韩东恍然般道:“忘了,忘了,这记性。我七点钟左右出门去见过朋友。”

    “他电话多少?”

    “通话记录在手机里,自己看,第二个就是他的。”

    王鹏开机,交由韩东解开锁后,让下属把电话记了下来:“你去l市做什么?”

    “投资喽,跟朋友谈入资,最近就准备完善合同。主要是厂房建设碰到了点麻烦,想找樊书记帮忙协调一下。”

    “樊书记?”

    “l市,市委书记樊沧海。”

    王鹏问话的动作停顿了一瞬。

    樊沧海,附近数省,没有哪个人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市领导,地位远远跟其它市区领导不可同论。

    要跟这种人物沟通案情,他不够格,临安省厅的人,樊沧海不想给面子也绝对不会给。

    且他见过樊沧海一面,绵里藏针,滴水不漏。邱玉平这桩案子想让他表态,有点困难。

    王鹏是讯问人,心里所想不可能表现出来:“韩先生,邱玉平说你妻子夏女士在案发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我这有录音,你听一下。”

    韩东平稳无波的情绪顿起波澜,妻子答应过不联系邱玉平。但他特别清楚,以她性格肯定会有联系。

    录音又是怎么回事?

    他凝神闭了下眼睛,睁开。警察,已经开始在放录音。

    听着没什么特殊的,有心人如他,如邱玉平,如警察。可以听出来她电话里有让邱玉平远离东阳的意思。

    不止一条录音,记录着妻子跟邱玉平所有的通话内容。

    一段一段,房间静下来,只剩下录音里妻子跟邱玉平的声音。韩东垂下视线,像是瞬间被人卡住了脖子,呼吸困难。

    录音没有实质性的内容,韩东却听的渐渐沉默。

    耳边到处是妻子提醒邱玉平,说他准备去找他,说她好不容易才把他拦了下来。

    “韩先生,这些录音……”

    韩东漠然:“录音跟我无关,她揣测我要报复邱玉平,仅仅揣测而已。但我作为一个知法懂法的退伍军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有点累,等我律师来,你们沟通,我需要休息。”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