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十六章 万用不爽的计策

第十六章 万用不爽的计策

 热门推荐:
    曾经的上古众神纪元和中古英雄纪元,当建立在纳摩亚浩瀚群山中的翼人王国还存在的时候,翼人们已生俱来的种族天赋让他们翱翔天空,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瞰大地。他们自以为是世间最高贵的种族,天生就应该统领众生万物,并将自己称呼为“天人”。

    不过,这种毫无根据的傲慢很快就在启明战争中粉身碎骨。

    启明战争的后期,翼人王国自以为可以趁着六魔神与黎明同盟的两败俱伤之际君临大地,便如此地发动了对陆地的战争。

    战争的结果根本便是注定的。人类庞大的国力和人口,多变的战术,精良的装备都是翼人始料未及的,更何况,在当时的陆地国家,还有被称为魔法师的强大存在。奥术的力量用到高深处可以撕裂天地,何况一群羸弱的长翅膀亚人。

    于是乎,翼人王国在那场战争中失去了傲慢,失去了荣耀,失去了尊严,也很快在内部酝酿出了仇恨和背叛。

    不久,翼人内战爆发。

    翼人王族的血脉在内战中几乎断绝,曾经代表翼人贵族的白旗和红旗翼人向娜蒂亚联邦投诚。剩下的翼人大多为平民,他们为了成为新的贵族乃至于王族,分成了好几部分打打停停了几百年。最后,整个纳摩亚群山形成了大大小小无数个翼人势力。大的有几千甚至上万人,小的不过几百人。

    前面也说过,可以飞行的翼人是天生的斥候和游击队,换一种话说,他们也是天生的盗贼,抢起东西一样可以来无影去无踪。

    翼人向来便不事生产。当然,以现在上百个势力互相对掐的状态也不太可能安下心来生产,于是乎,抢劫便成了他们最热衷的工作。这些翼人便被称为黑旗翼人,用于和联邦的红旗和白旗区别。

    翼人王国灭亡到现在已经快一千年了,而黑旗翼人们也就抢了一千年。

    天空,大地乃至海洋,到处都是黑旗翼人们“亲切的”影子,他们“亲切”地拿走各地旅人和商队们的货物乃至私人物品,然后又往往“亲切”地送别人到天国和亲人们相会。久而久之,世界各国人民对黑旗翼人们的“亲切”感恩戴德,并将黑旗翼人和江洋大盗定位为同义词。

    联邦对于这样的毒瘤到也不至于坐视不理,不过几次对纳摩亚山脉的大规模军事行动都没有起到好的效果。一些被打散的黑旗翼人还零零散散地进入联邦内部作奸犯科,很是为治安官和守备府添了一把工作量。

    所以说,有黑旗翼人跑到七彩蔷薇岛附近,无论是奥鲁赛罗还是当地的郡守备府,都不会意外。

    不过,奥鲁赛罗不意外并且非常随意的决定,却已经让陆希意外地想要自杀了。

    现在,他和自己的两个临时队友坐在村子里唯一的小酒馆中,此时,店里除了他们已经没有客人。

    他们坐在一个小圆桌旁,上面上摆着一盏昏暗的油灯。昏黄的火光照在两人一牛的脸上,很有点酝酿阴谋的味道。

    “说说看吧,”陆希撇着嘴巴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干?”

    “直接杀进去,我用斧头把他们全部拍成小饼饼。”这话一听就知道是谁说的。

    牛头人布尔的话直接就被陆希无视了,他看着格兰特,希望这个细心的青年能够给自己一些建议。

    格兰特思忖了一下,说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敌人。所谓的办法自然也就无从说起了。”

    “这我知道,”陆希说,“不过至少可以肯定:敌人数量绝对不会太多,至少不会多到我们对付不了的那个地步。否则,边境巡逻队和岗哨的驻军都该拿去人道毁灭,老师也不可能把这个任务交给我。”

    “可是,我们毕竟只有三个人。如果不好好商量一下……”

    “有什么好怕的!”布尔大大咧咧地拍着胸脯,“翼人的小胳膊小腿又不是没见过,一百人一起上也打不过俺。”

    “闭嘴,吃你的肉。”陆希头也不回地道。

    “哦……”牛头人悻悻地垂下头,只得把注意力重新放在面前的盘子上。

    “不如我们先去侦察一下?至少打探出敌人的数量,也好做点安排。”

    “嗯,也只好先这样了。”看到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陆希只得同意。他刚准备买单走人,却看见正在吧台后面擦酒杯的老板兼酒保冲他摇了摇头。

    “怎么了,洛克大叔?”

    洛克说道:“小少爷啊,您刚才说:您想先去侦察一下,是这样吗?”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您有没有想过:该怎么去侦察?”

    “自然是打枪地不要,偷偷摸摸地混进去。您别看我这个样子,好歹也算是在诺尔达森林长大的,木精灵的潜行本领多少也懂得一点……”

    “可是,天空毕竟和森林是两码事。”洛克说,“岛屿的周围,除了云和风便什么都没有,连个隐蔽的地方都找不到,您又何谈潜行呢?”

    “嗳,这到是个问题。”陆希不得不承认老板说得很有道理,顿时便迟疑了起来。

    陆希这才想起,虽然面前这个小酒店的老板看上去很不起眼,但却是格兰特的剑术老师,年轻时据说也是走南闯北的探险家,还是个33级的佣兵,综合战力也在白银6阶。因为老婆孩子的缘故才在七彩蔷薇岛安定下来,开了这么个小酒馆。

    另外,布尔的老爸哈尔·赤角还是个36级的角斗士,实力为白银7阶,现在却在村子里当木匠。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小小的七彩蔷薇岛还真是藏龙卧虎……等等,这么说起来,要找人帮忙:洛克大叔不比格兰特和布尔这个愣头青靠谱得多吗?白银6阶的佣兵,这已经是足够他到任何一个高门大阀享受供奉了,对付几十个翼人强盗,自然该是手到擒来的。

    “洛克大叔……”

    “小少爷,老爷有严令:这件事我是绝对不能帮忙的。”洛克道:“不但是我,就是哈尔也不可能。他老人家说过:‘这是对孩子的试炼,任何人不能插手。’”

    “不勒个是吧,就算是幼狮子养成计划,也不带这么绝的。”陆希愁眉苦脸。

    洛克看了看陆希,又道:“您也知道,我以前当过冒险者。对于我们这些用命换钱的人来说,没有完全的把握,是绝对不能随便开战的,否则一个不慎,葬送的不只是自己的命,还有同伴的。”

    “这我明白。”陆希道:“可是这和今天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完全的把握除了万全的情报之外,还要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优势,同时想法设法瓦解敌人的战力。那么,小少爷,您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敌人有可能的弱点又是什么呢?”

    陆希眯着眼睛看着洛克大叔,似乎是在思考,但是嘴角却不由得翘起了一个苦笑的弧度。

    “大叔,其实我多少也想到了用什么办法最好。只不过这招,在凡人们看来实在是有些丢人罢了。”陆希苦笑着道。

    “诶,小少爷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洛克吃惊地看着对方。

    “很简单,”陆希耸了耸肩,“这招我从十岁就开始用了,用了三十年,而且万用不爽。”

    “三十年?您现在才几岁啊?少爷真会开玩笑。”洛克呵呵地笑了。

    “少爷少爷,是什么办法啊?”布尔粗声粗去地问道。

    陆希望了望天花板,认命似的叹了口气,道:“当然是凭我6级的名演技,化不可能为可能了。格兰特,听说你有个十五岁的妹妹吧?”

    “那是,我妹妹那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妹……诶,少爷,您想干什么啊?”格兰特跳起身,用警觉的目光看着陆希,一副只要对方有什么异动就上去玩命的感觉。

    “没打你妹妹的主意,死妹控!”陆希重重地拍了一下格兰特的头,“去,给我拿一套她的裙子来,还有胭脂水粉神马的。愣着干什么?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