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六十一章 今日开始当御史

第六十一章 今日开始当御史

 热门推荐:
    军务部外勤厅,拥有这么个可疑名字的部门,竟然也处于一个可疑的位置。陆希来到了军务部总部,却得知所谓的外勤厅根本没在这里,甚至一般的工作人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部门的存在。

    “怎么听起来越来越诡异了?”

    陆希从某个看上去很有几番门道,一脸老油条样子的老吏手里拿到一张地图。看着用红铅笔标的七拐八绕的路线,陆希觉得有点头疼了。

    他出了军部大门,沿着那七转八绕的路线,穿过了好几条大道,走过了曲折的小巷,终于来到了一个幽暗阴深的窄巷中。一栋两层楼的房子躲在了各种破烂如同鬼屋般的楼群中,门口挂着一个小小的牌子,上面书写了“军务部外勤厅”这几个字,不仔细看很容易就把它忽略掉了。

    “故弄玄虚,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单位。”陆希站在门口,嗤之以鼻地发出了以上的评论,这才走进了屋内。

    简陋的大厅里,只有两个衣着朴素的女性接待员,一个大约五十来岁,一个应该是在三十岁上下。老的那个正在看报纸,年轻的却在织毛衣,当陆希走进来的时候,她们连头也没有抬一下。

    “这也算是在工作?”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外勤部,陆希更是找不到半点好感了。

    “你是干什么的?”终于,在过了好几分钟后,看报纸的老太太抬起了半只眼睛,用昏黄的眼神瞟了一眼陆希。

    “我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只是这封信让我来这里报道。”陆希将那封三方署名的信件递了过去。

    老太太瞟了一眼信件,然后又一次用诡异的目光看了一眼陆希,看得后者心惊胆战。在那一瞬间,少年已经联想到了躲在人迹罕至的密林或者山岗深处,熬着颜色复杂恶心的汤锅,带着瘦骨伶仃的黑猫和乌鸦,以童男童女为食的那种童话传说中的老巫婆。

    “跟我来吧。”老太太晃悠悠地站起了身。陆希这才发现:这个看上去很平常,只是显得有点胖的妇女,体格其实比大多数人都要魁梧很多。

    老太太带着陆希穿过了门厅,走进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里。房间内里什么都没有,正当陆希还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老人走到了墙壁旁打开了一块砖,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机簧。老人用力地拉动了机簧,顿时让整个房间都陷入了怪异的震动当中。

    过了大约几分钟,房间的震动停止了。老人拉开了门,此时,房间外已经是另外一个的景致了。

    “这是……”

    “不要问,跟着我走。”老太太说道,然后领着陆希走了出来。

    此时陆希眼中的景致,已经不再是那个破旧小楼内阴暗而破旧的走廊,而是明亮宽敞的过道。不断有人在走廊上忙碌地来来去去,走廊的尽头连着另外一个宽阔的大厅。大厅的门楣上镶着将猎鹰用双爪握着六芒星的奇特纹章,显得庄严英武,更带着几番肃杀。猎鹰徽庄的底部,用金字篆刻着一行远古符文。其他人恐怕不懂它的意思,但把符文学作为基础课的魔法师来说,对远古符文的熟悉甚至超过了大陆通用语。

    “我们是联邦的猎鹰,监视和捕杀一切的威胁!”

    真是杀气腾腾的宣言,不过,也因为这个宣言,陆希多少也猜到:这个所谓的外勤厅,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老太太带着陆希穿过了这个大厅,又走过了一条走廊和一道长长的螺旋阶梯,终于来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口。

    “谁啊?”老太太的敲门引来了房间内的询问声。

    “是陆希·贝伦卡斯特大人到了。”

    “哦,请进吧。”

    老太太拉开房门,让开一个身位让陆希走了进去。她向室内的人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房间里有一个巨大的办公桌,估计在上面躺上三四个人都没问题,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穿着法袍的男子。也许是因为他那张办公桌实在是太显眼了,陆希看了好几眼都无法记住对方的长相。

    办公桌前面有一套皮革的沙发和精致的水晶茶几。沙发里也坐着一个人,这倒是陆希的熟人了。

    “阿兰老兄?竟然是你啊?”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了。上次你试验通过,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太不仗义了吧。”

    “军务部大老远把我喊过来,不会是为了让你报仇吧?”

    “我也很想,”阿兰蒂斯笑了起来,“可是有人会阻止我的。嗯,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联盟的四星魔导师,外勤厅厅长马卡诺夫·帕顿准将。”

    “很高兴认识你,的确是个优秀的年轻人呢。”马卡诺夫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走向陆希伸出了右手。在这个时候,陆希才终于看清了他的相貌。他长着一张平实无华的脸,古铜色的皮肤显得很健康,但也没到健美的地步。他留着一脸络腮胡,发色呈刚硬的铜灰色,可也并没有因此变出几番硬汉美男子的冷峻出来。眉毛之下是一双灰色的眼睛,目光温润而儒雅,却毫无犀利可言。马卡诺夫的声音显得很平缓无调,并没有什么特色,虽然他无论是说话还是姿态都对陆希表示了欢迎和赞赏,但却感觉不到任何的诚意和热情,简直和他的长相一样地无趣。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丢到大街上便再也没有人认得出的无趣大叔,却是一个实力达到了黄金8级的魔导师。这便意味着他的综合实力,已经超过了东方军团司令官‘食尸鬼王’加里·阿格罗尔或阿尔拉斯号舰长‘赤色雷光’这样的当世强者。

    怎么看也不像个高手啊。

    陆希歪着头用不太礼貌的眼光打量这个毫不起眼的大叔,最终还是握住了他伸出来的手。

    “我是陆希·贝伦卡斯特。向您致敬,尊敬的厅长。呃,这么问或许不太礼貌,发给我的通知单是要让我去外务部上班,可现在却是来军务部,嗯,而且还是这么隐秘的部门报到。我希望能够得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先请坐吧。”马卡诺夫指了一下沙发。

    “要从哪里说起呢……嗯,就这么说吧。这次的魔法师资格考试,涌现出了不少优秀的年轻人。比如说塞希琉·摩尔,她是中央学院的全优生,不但拥有扎实的基础知识,难得还对炼金学派和召唤学派拥有极高的天赋;又比如说鲁贝克·古尔布特,虽说没有在中央学院学习过,但毕竟是家学渊源的豪门子弟,又常年在外旅行,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这些万众瞩目的优秀考生们一获得资格,便是政府和军队各个部门争夺的对象。不过,我却对一个考生的评价最高!”

    “哦,是谁呢?”

    “陆希·贝伦卡斯特,这就是你啊!”

    “呃……那个,马卡诺夫大人,就算您这么说,我的那个无良老师也不会因此而高兴的。”

    “呵呵,你难道以为:我对你这么说,是看在奥鲁塞罗大师的面子上吗?”

    “这你可真是会错意了,”阿兰蒂斯在一旁笑道,“如果你只是个拥有‘奥鲁塞罗弟子’光环的草包,政府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一定会给你一个清贵但却毫无前途的位置。你也不可能等到今天才收到邀请,更不可能到这里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你一直会有点奇怪,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有人给你发邀请函吧?那些表现得大不如你的人,也早已经被各个部门挖走了,为什么优秀如你却会乏人问津呢?”

    其实我还真没有奇怪过。没有人要我也大可躲在家里当宅男,就你们这个什么外勤厅多事!

    陆希自然不会将上述的腹诽表现出来,他很配合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很多人抢你啊!联邦历史上有几个人能在训练生时代赶跑地穴领主,干掉巫妖,获得白银陨星和黄金枫叶勋章的?况且,你毕竟还是奥鲁塞罗大师的弟子。一方面可以得到一个优秀的员工,一方面也能卖奥鲁塞罗大师一个面子,这么好的事情到哪儿去找啊?结果大家抢来抢去,吵来吵去,反而忘了给你邀请函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特纳那个老家伙施加了一点压力,毕竟你让儿子颜面扫地,给你找点麻烦也是正常的。”

    “特纳?那是谁啊?”

    阿兰蒂斯不满地大声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他们全家一提到你就咬牙切齿的了。你不记得了吗?那个杜伊德·维兰巴特?还没想起来?就是那个和你决斗,被你收拾得很惨的‘紫菜头’!特纳就是他父亲,联邦内务大臣,老师在政坛上的死敌!”

    “哦,原来是他啊!你直接说‘紫菜头他爹’不就行了。什么‘特纳’,什么‘杜伊德’的,这么不正经的名字谁记得那么清楚?”

    “……总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很多部门都想邀请你去上班,但最后都没有成功。正好,军务部的外勤厅准备扩大编制,急需优秀的人才,老师便向马卡诺夫大人推荐了你。”

    马卡诺夫接过了阿兰蒂斯的话,继续说道:“我认真地看过你在军团服役时的任务记录,也查过了你以前的履历。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你思维缜密,性情开朗,说话做事都非常有感染力,虽说性格中也有玩世不恭的方面,但总的来说是一个很容易得到同伴信任的人。另外,你不爱出风头,正直善良,嫉恶如仇,但做事待人并不缺乏圆滑转圜的方面。再加上你在魔法和战斗方面表现出来的优异实力和成长性,我相信:你一定非常适合这份工作。”

    “说了这么多好话,呃,我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不过,能不能告诉我,这份所谓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再说之前,我先向你阐述一下我们军务部外勤厅的历史和职权吧。”

    “外勤厅的前身可以追述到联邦刚刚建国的时候。那个时候,整个国家百废待兴,联盟甚至无法委派足够的地方官,只能让土著们自治。此外,魔法师们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不少魔法师家族甚至开始圈地为王,不服中央号令。地下的人类帝国们,对脱离了他们的控制,独立建国的行为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们早已集结了军队,只要找到时机,就一定会对天空发动侵略。联邦内有暗潮汹涌澎湃,外有外敌虎视眈眈。因为当时的历史环境,学识联盟长老会最终决定建立一个隐秘的行动机构,对外刺探情报、破坏敌军的行动乃至于制造恐怖事件,对内则在法理之外,无需审判,便可执行国法。”

    “执行国法?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当然就是这个啦。”马卡诺夫做出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于是,陆希悟了。

    “那个时候,这个组织直接向学识联盟中央长老会负责,由最优秀,最无情的魔法师们作为指挥官,对外暗地招募和训练大量的隐秘行动部队。这个组织,当时的名字是‘克诺斯’,古代奥克兰语中是‘匕首’的意思。”

    “干脆叫‘史达夫’算了。”陆希忍不住道。

    “哦,这是为什么呢?”

    “请不要在意,这只是作为二次元信徒的惯性精神抽搐。”陆希道。

    “哦?是这样啊?总之,经过了许多年的发展,‘克诺斯’组织在不断扩大,职权也越来越清晰。当然,联邦既然是民主国家,就不能在使用这么江湖气的名称和组织结构了,不然岂不是成了无面者或者黑暗兄弟会。于是,就在十年前,克诺斯组织正式解散,并在这个基础上重新建立了一个部门,全名是军务部所属对外咨询与行动勤务厅,简称外勤厅。名义上我们属于军务部下属单位。”

    “虽说如此,其实外勤厅只是服从从执政委员会发下的命令。不用通过议会,也不用通过法院。”阿兰蒂斯补充道。

    说白了不就是变相的锦衣卫嘛。

    “在以前的克诺斯还是现在的外勤厅,行动的指挥和中心人员都是联盟优秀的魔法师。我们把这些人称呼为‘暗行御史’,当然,现在对外的称呼是巡察使。他们负责在各地巡查,如果发现问题可以直报中央,甚至可以调动当地的隐秘机动队行使国法,先斩后奏的大权!”

    “真没想到,所谓的民主国家,还有这么莫名其妙的反体制单位……那么,您的意思是什么呢?就让我当锦衣……啊,不对,所谓的巡察使吗?”

    “嗯,你非常地聪明。”

    “这样的职位不是应该选择那种很谨慎,很忠诚的人吗?既然你们那么神通广大,应该也知道:我可不是什么温顺良民哦。成为所谓的反社会,反政府,反体制的危险分子其实也就只有那么一步之遥了。”

    马卡诺夫和阿兰蒂斯对看了一眼。最后,大众脸的外勤厅长露出了一个并不迷人的笑容,他耸了耸肩:“没关系!其实,我,还有拉瑟尔大人师徒,包括外勤厅内部的绝大多数巡察使,都不是什么乖宝宝。嗯,真要是好孩子,这工作也没法做了。真要指望被贪官污吏操纵的法院和国会,很多早就该被天诛的家伙照样也活得上好,所以,在体制之外执行正义就是我们对联邦不健全部位的补充。反体制分子?我们举双手欢迎啊!”

    “你就不怕有人滥用职权?”

    “那么,天诛一样也会降临在他的头上!”马卡诺夫睁大了眼睛。在刹那间,庞大得仿佛滔天巨浪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在那刹那间,陆希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肌肉,骨骼,血液乃至于五脏六腑都被压迫得即将粉碎。他紧紧咬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刹那间后,威严又突然烟消云散,只有浸湿的后背证明着刚才的情况不是幻影。

    黄金8级,离传奇只有一步之遥的四星魔导师,果然是名不虚传。

    “最后一个问题,既然是让我到外勤部工作,为什么这封信上是说,让我去外务部任职?”

    “如果我回答的话,就意味着你要接受组织的第一个任务。那么,贝伦卡斯特卿,你准备好了吗?”马卡诺夫托着下巴,平淡无奇的小眼睛中闪过了鹰隼般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