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即将死去的国家

第一百六十八章 即将死去的国家

 热门推荐:
    首都爆发了粮食危机,对于拉瑟尔和阿兰蒂斯这样忧国忧民的人来说,应该是件很伤脑筋的事情吧,但对于死宅陆希来说,最多是感慨一句首都的老百姓真可怜,又一次成为了权利斗争的炮灰,然后遇到看不过去的人和事帮衬一把,其余时间该干嘛还是干嘛。

    说白了,拉瑟尔大师作为军务大臣,首都的粮价问题本来就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事嘛。

    对于这个问题,阿兰是如此地回答的。

    “没办法,已经有不少贵族派的议员把粮价飞涨的问题归罪到联邦的备战上了,国会现在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甚至还有议员提出无礼的要求,要将刚刚新整编好的三个新军团全部解散,说什么这样把这些吃财政款的新兵重新变成纳税人,联邦的财政一出一进,就一定能得到缓解。赤字问题解决了,粮价的问题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这神逻辑……智商做鸡果然会让人抓狂啊!话说,这种智商的人是怎么当上议员的?联邦,你真的没问题吗?

    “嗯,社会上突然多出个十万个受过完整军事训练,血气方刚却没有工作的壮汉,我且看他们怎么解决。”

    “国会议员是不负责解决问题的,只需要负责骂人找茬。”

    “真好啊!这种只要骂人吐槽就有大笔津贴拿的工作,我也想要呢……而且个人以为凭我的嘴炮,这份工作一定会干得比任何人都出彩呢。”

    听闻此言,阿兰蒂斯眼前却突然一亮,语气顿时郑重了几分:“你是说真的?”

    “什么?”对方这样郑重,反而吓了陆希一条。

    “议员啊!如果你有兴趣参选议员,我相信,老师他们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话说只要是有常识的人,都会觉得我刚才应该是在说笑话吧?为什么就你当真了?

    “呃,阿兰老兄,我该说,你的幽默感到底是下降还是上升了呢?我刚才还想着赶紧辞职回乡下娶媳妇呢,你怎么眨眼就给我找了一个新工作出来啊?关键的问题是,纵观整个平行宇宙两个世界所有的国家,你有见过十八岁的国会议员吗?”

    “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是三十一岁,哪怕是郡议员也没听说过有二十五岁以下的。不过,联邦法律并没有规定议员的年龄嘛,只要是成年开始合法纳税的联邦公民就可以了。反正你已经是联盟历史上最年轻的巫妖退治者了,再当一个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应该也是不要紧的。”

    谁说不要紧,实在是要紧急了。

    “呵呵呵,阿兰老兄,你知不知道,对于宅来说,政治这种大型团体活动也是排在吾辈最讨厌的东西前五位的。”

    “呵呵呵,陆希老弟,政治也是我最讨厌的东西之一。但在这个社会想要做点利国利民的实事,还就要通过这个讨厌的东西才有视线的可能性。这是现实啊!”

    “所以说,我才讨厌现实嘛!你就放过我,让我回乡下娶媳妇逃避现实,这难道也不行吗?”

    “有多大的能力就有多大的责任。你有神赐的天赋,就这么浪费生命也不嫌可惜?”

    “说这种话的人只能靠自拍来赚生活费。至少女神姐姐也没有要求我干这干那的,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嘛。”

    两人丢下了马车,一边开始说着越来越漫无边际的废话,一边穿过马车无法通行的小巷快步前进。在这一路上,陆希发现,不仅仅是食品店,几乎所有的商店门口都挤满了大批拍着长队的顾客,也都是衣着简朴的一般市民。

    抢购商品,意味着市民对“自由贸易”的市场已经完全失去信任了。

    另外,街头的乞丐也比上一次来的时候多了不少。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眼神麻木,微微颤颤地伸出手的可怜人,陆希心中终究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对比起地上那个悠久的帝制国家,这个“民主自由”的联邦,其实更像一个迟暮的老人。即便是连他这样没心没肺混吃等死的人也看得出来,如果没有一场变革,这个国家的死去其实也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是,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国家却即将要进行一场战争……

    那些拉瑟尔的反对派议员即便智商做鸡,但至少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扩军的确带来了许多负面效果。联邦本来的常备兵力只有三十万,却在短短的一年之内有十万士兵加入序列,据说还有另外十万正在整训中,最多只要半年时间就能加入正式服役的序列。这种规模的扩军,其实不仅仅会影响到国家财政,甚至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联邦正常的社会秩序。

    可是,又能有别的办法吗?作为联邦国防的最高负责人,当拉瑟尔听说到赫纳斯半岛的亡灵和大荒原上的兽人有结盟倾向的时候,除了扩军,他还能想出别的对应措施吗?

    说白了,事情会闹到现在这个骑虎难下的地步,不也正是拜当初无谋的军事行动所赐吗?现在,扩军强化国防会被人骂,不扩军等到亡灵兽人联军打上门来,且不知道那些唧唧歪歪的贵族派议员能做出如何表情。

    但有一点陆希可以肯定,即便到了那个时候,这些议员们一定还是能找到别的由头吐槽。

    做正事的别人骂,不做事的却总是能站着说话不腰疼。世界永远就是这么不公平。

    一想到这里,陆希就对议员这个职位充满了神往,但也充满哀怨,因为他总觉得自己的节操再怎么微不可闻,但总还是还剩了一点,再怎么都不至于脸皮厚到那个地步去。

    一年不见,拉瑟尔大师却更加显老了。须发皆白,甚至已经再也找不到其他的颜色,脸上也爬满了皱纹,脸颊明显的瘦削了下去,看得让人不由得辛酸。如果不是那双眼睛依旧炯炯有神,陆希甚至都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随时有可能去见女神的弥留老人。

    魔法师一般来说都可以以魔力调解自身的衰老,所以在这个落后的中古社会里,基本上都能够活个八九十岁的,远远超过了目前人类四十五岁的平均年龄。这个群体的代表就是奥鲁赛罗,他已经八十六岁高龄,但咋一眼以为才刚过五十岁,外表还属于那种可以引发许多妹子们尖叫的那种帅大叔。

    拉瑟尔比奥鲁赛罗二十多岁,才刚刚渡过花甲之年,但在陆希的眼中,说他马上要过一百大寿了恐怕都有人信。

    无论是国外的敌人还是国内的敌人,都已经让这位大魔导师心力交瘁了吧?最关键的问题是,他最棘手的敌人,却往往不是用武力就能解决的。

    须发皆白的联邦军务大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打量着在自己面前立正的陆希,他的目光渐渐由审视变成和蔼,随后又渐渐转化成了极度的欣慰。

    “每一次见到你,实力都比上一次突飞猛进,说不定再过两年,连我这个堂堂的大魔导师,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尊敬的长辈和师长给予的嘉许和鼓励其实是最容易让人开心的,即便明知到自己取得的成就一半都得归咎于那个作弊器,陆希也不由得自豪感大起,当然,嘴上却很装13很低调地道:“您实在太客气了,我还有太多的不成熟。”

    “所有的伟人也都是从不成熟的菜鸟成长起来的。昨日的你将以奥鲁赛罗为荣,今日的你以你自己为荣,明日的你,奥鲁赛罗老师一定会以你为荣的。”

    这样的嘉许已经有点溺爱的含义了,陆希顿时觉得压力大了起来,便道:“等到那一天的时候,大师一定能做到委员长的位置上。以联邦元首的身份发动社会的进步和变革,我即便已经进入了道的大门,不也一样是您治下的子民吗?说不定,到时候还得为你摇旗呐喊呢。”

    “我可没有这种奢望。”拉瑟尔淡淡地一笑,这种程度的客套话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的:“我都这把年纪了。嗯,也许以魔法师的角度来说还不算老,但是以政治家的角度来说,已经是垂垂老矣了。这些复杂纠葛的国政事务和让人作呕的权利斗争,对于我这种年纪的老家伙来说,真不是什么太容易应付的东西……至少是比巫妖难应付多了。”

    陆希本能地觉得,这番话接下去可实在不妙,所以决定暂时先保持沉默。

    “的确,这个国家不改变只有死路一条,但以我现在的才智和精力,也只能在还在台上的时候,尽量将它维持到不至于完全崩溃的地步……至于后来的事情,也就只能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交给阿兰就可以了,除了他以外,您应该还有一个弟子吧,听说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俊杰呢。就算他们不行,联盟还有那么多有思想,有能力,有品质的杰出青年的。所以说,这个所谓‘你们’,可千万不要把我算进去吧?”

    “那可真遗憾,阿兰和安德烈的确都是我非常看中的弟子。在遇到你之前,我的确也想过将他们培养成我的接班人,把我的政治理念传递下去。不过嘛……”

    “不过?”这可真是一个微妙而又让人痛心疾首的词汇啊!

    “在见到你之后,我总觉得我有了一个更好的选择呢。”

    ……还好阿兰老兄出去给我们泡咖啡去了,刚才这句话没被听到。否则我说不定就要直接面对兄弟反目之类我二十年前就懒得看的狗血剧目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