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交易达成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交易达成

 热门推荐:
    当银怀表的时针迈过了两点的时候,白鬼女士,或者说是变了形的弱化版卓尔女士赫莉终于醒过来了。比她伤得貌似要轻一些的法奥斯反而还没有恢复意识,盖因后者所收的全部是身体上的硬伤,无论是治疗还是恢复都讨不得巧,神术可以让他的伤口迅速止血愈合,但耗费的体力却不是那么容易恢复得过来的。至于赫莉本人,其实她受的硬伤不算太重,只不过恶魔魔法的诅咒手段非常可怖,一般的医疗手段是完全没用的,如果没有神术高手,也只能坐以待毙了。

    好在夏玛露本人就是神术高手,而且还有疾风和陆希两个黄金级大魔法师联系不断地补魔,只要用强有力的神术手段驱散其身体上的诅咒效果就可以了。

    醒过来的女白鬼依然显得有些虚弱,她看着房间里几个陌生的面孔,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闪过了一丝让人很容易就忽略的慌乱,便迅速恢复了冷静。

    “看样子,你们不是和那些恶魔一伙的……不过,即便是你们救了我,神器也是不能交给你们的。”赫莉的脸色苍白而毫无血色,瞳孔中甚至很难看到生命的焦距,她环视了一下室内的众人,目光在陆希、疾风和阿尔托莉亚三人的身上停留得最久。看样子,她也拿不定主意,这三人谁才是做决定的。

    “所以,未免欠你们的人情,这条命,就请拿回去吧。”赫莉如此地道。

    陆希和疾风面面相觑,他又看了阿尔托莉亚一眼,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诺德人的骑士公主咬着嘴唇纠结了几分钟,似乎在进行一段长时间的心理斗争,最终缓缓地点了点头。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陆希,陆希?贝伦卡斯特,奥鲁赛罗?贝伦卡斯特的传人。这位美丽的短发姑娘是雅歌米?哈亚特,昵称是疾风,德伦斯?塔洛斯的门下首席。嗯,可能您是生在闭塞的亚特拉斯高山上,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名字,您只需要知道,我们的师门都传承自启明战争时期的大贤者拉克西丝,也是拉克西丝留下的唯一一脉。”

    赫莉的表情终于生动了一些。她微微坐起来了一点,认真地打量着陆希和疾风的脸,仿佛是想从她们二人身上找到一些和那些拉克西丝的石像相似的影子。

    “别这么看,我说过了,我们是拉克西丝师门的传人。至于血脉的传承,嗯,虽然不知道可信度有多少……这位是阿尔托莉亚?潘刚达?诺德?亚诺尔,维吉亚帝国皇女,正在进行英灵试炼,也就是下一位诺德女皇。”

    什么叫“虽然不知道可信度是多少啊?”阿尔托莉亚忍不住白了陆希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我确实是维吉亚皇女,如果能通过此次英灵试炼,也就是帝国的皇储。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呃,赫莉女士。”

    阿尔托莉亚的表情显得有些纠结,言辞上也疑虑重重,恐怕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和这位白鬼女士打招呼。没办法,在两天之前她满脑子里的概念还是“白鬼是敌人”,仇恨度大概仅次于“兽人必须死。”

    她的仇恨度很高,但女白鬼的心情却更是复杂。奠定霸王前半身天下无敌基础的那场雪原大战就发生在五十多年前,而那座埋葬了自己两万多同胞首级的恢弘京观现在还矗立在亚特拉斯山下。

    虽说如此,赫莉却很难对阿尔托莉亚,甚至诺德人有太大的恨意,就像一句客观真理所说的那样,“不作死便不会死”。那些年年喜爱下山劫掠的部族,一方面是想看看自己能否挑战上古契约的束缚,一方面是也就真的存了自灭,也就是作死的念头。

    那些想死的族人求仁得仁,已经变成了霸王赫赫武功的点缀,而妄图挑战审判之女神乌顿和大贤者拉克西丝契约的神圣约束力的,也都在离开山脚不到百里的地方突然暴死,尸骨无存。

    在这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背弃这个契约。他们这些弃誓者也便在这座巍峨的群山中苟延残喘,直到世界灭亡……或者,遇到真正的解放者。

    你们会是我们的解放者吗?

    赫莉想到这里,双目露出了热切的光芒,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她才仿佛终于拥有了活着的生命。

    “现在,我们也没有讨价还价的时间了。赫莉女士,我们三人都有继承世界树之杖的权力。以下就是我们的条件,如果我们任何一人得道了世界树权杖的认可,我们都将以拉克西丝大贤者的继承者身份,宣布你们已经履行了守护契约,将你们解放。”

    这也是之前三人商量后的结果,疾风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但阿尔托莉亚却依旧迟疑了一下。

    “陆希……”

    “别纠结了,阿尔托莉亚。一群心怀怨怒的守护者终究不是办法,封印法阵也履行了它的历史职责。如此一来,维吉亚的北方少了一群寇边者,一群本来就因为祖先造的孽而受到惩罚的可怜群众也得到了解放,这才是真正的好事啊!况且,取下世界树权杖也不代表嗜血之王的灵魂就一定能够破除封印嘛,而且就算是破除了封印,他的身体依旧被封印在大地的四极,顶多只能像索隆一样留下个一个装逼的大眼睛来现充宅男。”

    “呃,就算你这么说……话说,索隆是谁?”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一个老宅男。”陆希道。

    也许一千年前经历过启明战争的古人尚且对魔神的力量讳莫如深,但陆希却完全是缺乏现实感了。或许在他的心目中,他从来便没有把一群可怜白鬼的命运,一柄辉煌神器以及一个死物般的封印放在同一个天平上去衡量。

    这只能说是由穿越者迥异于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所决定的。

    况且,在这个世界中,神并不代表广义上全知全能的至高存在意识,而只不过是一些比凡人寿命更长,力量更强,但依旧可能被杀死的个体而已,就像陆希所宣布的那样:“我们能够车裂他一次,就能做第二次。”

    拥有这样想法的陆希,或许在打心眼里就没把嗜血之王的复活当做一回事吧。

    另外一位当事人疾风本质上虽然是个三观正常的治愈系软妹,但身份却是个无法无天的****大姐头;至于阿尔托莉亚,在经过陆希长时间的连哄带骗之后,责任感自然也不像往日那般的坚定了。

    “有一个条件。赫莉女士。”阿尔托莉亚盯着女白鬼的眼睛:“如果我们解放了契约。那么,您和您的族人必须在一年之内迁出亚特拉斯山,不能再有一个留在帝国境内。我可以许诺,在你们的迁移中,帝国军队不会攻击你们,还会给你们提供必要的保护和补给。”

    “这样真的好吗?”陆希小声地对阿尔托莉亚道:“维吉亚帝国多一支向自己宣誓效忠的卓尔精灵部族,说不定也可以弥补诺德人过于粗线条的文化短板。另外,你也可以多一支自己的班底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诺德人和白鬼的仇恨虽然不如兽人那般深重,但毕竟也不容易那么快和解。从这里出去之后,理查王和大贤者的寝陵地宫必然也会朝野皆知。诺德贵族们更不可能接受一群曾近的敌人居住在英雄先祖的安寝之地的。我虽然也很同情这些白,呃,卓尔精灵,但优先考虑的依然会是族人们的想法。”

    “原来如此,阿尔托莉亚也会用这么老成持重,这么领导者式的眼光来看看问题呢。对你刮目相看了,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女皇的。”

    “总觉得你这话是在讽刺我呢。”阿尔托莉亚瞪着陆希,没好气地鼓起了可爱的脸蛋。

    “……我可以接受,也会尽我的所能说服其他的族人。”赫莉露出了一丝凄凉的笑容,“说句实在话,我们早就不想在这个冰天雪地潮湿阴暗的地方呆下去了。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族里还屯有大量的冰晶石,如果能换做金钱应该也是笔不小的数目,我倒是希望能买个小地方,权当是族人未来的安家之所。”

    “钱?”疾风听到这个词汇,眼睛顿时以远远超过陆希百倍的频率明亮了起来。她回过头瞪了陆希一眼,用眼神做出了“不准跟我抢”的意思并吓得后者退避三舍之后,接着便以狂热的口吻道:“我在涅奥思菲亚附近买了一个小岛,准备种植一些热带经济作物之类的贴补组织经费。不过涅奥思菲亚附近的人工实在是太高了,搞得我年年都在赔钱……”

    原来你这方面也不怎么聪明嘛?雇佣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而且工资贵得要死的大都市市民从事农业?亏你想得出来!怪不得那么久也没还清欠款。

    “如果你们乐意的话,我愿意接受你们全员。那个岛虽然不大,但安置个一两万人还是没问题的。愿意继续打仗的可以加入我的默示军团,愿意过和平日子的,就在我的种植园里打工吧,只要你们不嫌弃哪里太热就好了。”

    是啊,从极地跑到赤道上,能不热吗?

    “成交!”赫莉毫不犹豫地道,随即她便如一个没事人似的从床上跳了下来,从背后的柜子里掏出一个羊皮卷,递给了疾风:“这便是整个地宫和洞穴网络的地图,世界树权杖的位置也在上面。加油吧,拉克西丝的后人们,取得权杖!给我们自由。一千年过去了,我们已经忘记了精灵应该是什么样子,期盼着马上能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