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第六百二十五章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热门推荐:
    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大战以辉煌的胜利而结束,自然是到了欢呼庆祝的一刻了。可对于大人物们来说,普通人休息,往往就是他们最繁忙最疲劳的时刻,否则又凭什么自称为大人物呢?

    果然还是像我,或者奥鲁赛罗老师他老人家这样潇洒的生活方式最好,想要刷刷名声就刷刷名声,想要拯救世界就拯救世界,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是自由的,更重要的是,再刷够了声望值拿住了实惠之后,还不会被文书案牍和职场上的明枪暗箭所拖累。家乡那帮小布尔乔亚神往中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更不过只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念头而已。

    向拉瑟尔大师那样充满了社会责任感阶级使命感脱离低级趣味的纯粹的人,想要凭着一己之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人,咱虽然敬佩,但是真的一点都不想以他为榜样啊!殉道者可以名垂千古,大多数人都成了通往新世界的炮灰。哪怕是真的有雄才大略气吞山河再加上主角光环的人,真的凭着一己之力推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可惜却有的是一边享受着自己留下来的余荫,一边却侮辱仇恨着自己的,那群忘恩负义的芸芸众生——要么是别有用心的卑鄙之辈,要么却是单纯的人云亦云的傻瓜。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世界多的是俗不可耐的芸芸众生,以及会被卑鄙之辈忽悠利用的傻瓜。

    我果然还是成为不了推开新世界大门的伟人,躲在幕后做一个得到实利的隐藏大boss,这才比较符合一个技术宅阴暗的人物设定吧?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在司令官哈尔达?丹迪莱恩少将的办公室中,当陆希看到价值连城的传信水晶中浮起了拉瑟尔大师显得比上次还要瘦削了许多的影响,他一点都没感到奇怪,看着对方的目光甚至还多了几份怜悯和同情。

    “我还以为这里会坐上一大群等着我做报告时候挑刺,好趁机刷刷声望值和存在感的官僚老头呢。”陆希说。

    “这样的情况每天都会在国会发生,不过实际上却什么事情都决定不了。”气质和作风都很接近于一个金牌年上牛郎的司令官大人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能够拿到十个人以上的会议上讨论的事情,都是在开会之前就决定好了的。当然,只要能够让与会人员相信自己的意见确实对最终决定起到了大作用,这样的游戏便能够继续下去吧。”

    “嗯,您可真是悟透了。这样通达的智慧,实在让下官望尘莫及。”陆希看了看水晶球中的拉瑟尔大师映像。传信水晶中的大魔导师兼军务大臣的样貌显得有些失真,但也可以看出,对方对陆希和司令官大人之间无节操的政治吐槽,仿佛是压根就没有听见似的,完全无动于衷。

    “那么,现在这就是能够‘决定大事’的秘密视频会议?这时髦度简直已经爆表了好不好?有些神秘学道具产生的效果简直可以让我引以为傲的科技羞愤欲绝,有的时候我甚至都在想,我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是在脱裤子放屁呢。”陆希说道。

    “传信水晶每分钟的通信都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和能量,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陆希”娜蒂亚联邦的军务大臣回答道。

    或许是隔着一颗水晶球的原因,实质上相隔距离在数千公里的两人,竟然连一句私人性质的寒暄和问候都没有,就这样直接进入了“正题”。不过,值得玩味的是,拉瑟尔大师的称呼是“陆希”而并非“贝伦卡斯特上校”。以两人的关系,他当然可以用这种随意亲切的称呼,但应该是在非正式场合下,却不应该是在这种公务性质的会议上,尤其是旁边还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而且我们要知道的是,这位“外人”不管再怎么各色,毕竟是姓丹迪莱恩,毕竟是蒲公英家族的成员,拉瑟尔大师先天性的政治敌人。

    在官场上摸爬滚打那么长时间才混到军事国防系统一把手的老政客,哪怕是所谓的清流派的殉道者,也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吧?

    尼玛这信息量好大我都快要被吓尿了。陆希用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了看旁边的中将阁下,但只得到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傻笑,顿时便只得用力地翻了翻白眼。

    “首先,作为联邦军务大臣,我必须要代表国家感谢你。上校。”拉瑟尔大师深深地看了陆希一眼,陆希总算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公事公办的感激,以及隐藏得很好的亲热和隐约的自豪。

    这位大魔导师是真心将陆希看作是自己的子侄辈的,看到对方立下了这样的战功,他在长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其实多少也有一种“我们家的XX就是牛掰”类似的毫无由头的自豪感。

    可不管怎么说,陆希拯救了战局,立下了无论是请流派和贵族门阀派,以及那群耍嘴皮子的公知类议员都无法质疑的赫赫战功。

    “很快你就将会获得第二枚白金六芒星勋章……以及代表联邦最高荣誉的蔚蓝苍天勋章。呵呵,就算是奥鲁赛罗老师,获得这枚勋章的时候也快到三十岁了。”

    是啊是啊,这勋章是很了不起啊!据说建国到现在,总共的获奖者也不过两百人出头,不过还是那句话,这玩意又不能免税,就没有一点实惠的吗?

    “拥有蔚蓝苍天勋章的人被称之为‘联邦英雄’,每年能获得300金米拉的国会特殊津贴,伊莱夏尔大剧院的免费门票,可以免费乘坐所有国营的基础交通设施,另外每五年还有一次为期三个月的公费出国旅游的……”

    “作为学识联盟的一员,作为联邦的军人,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诶嘿嘿嘿……”

    “另外,作为军政系统的首脑,我还将你的晋升申请递交了国会。你要知道,在联邦,所有将军的认命,都是需要国会通过的,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估计是不会让你等得太久的,如果你完成了马上将要交给你的任务,说不定回到首都的时候,就算是马上在肩膀上挂上两颗星星,也绝不会有人敢反对的。呵呵,二十岁的少将,已经是个活着的传奇了。”

    二十岁的元帅我都见过,少将算个啥?不过如果我真的在这把年纪当了元帅一定会在二十五岁之前挂掉吧?这个是诅咒,没跑的……不对,这根本不是重点!

    陆希沉默了半分钟,仿佛是没有听清楚的似的瞪大了眼睛,沉吟了数秒钟,歪着脑袋,露出了迷茫的神情:“任务?”

    “确切的说,是请求。”拉瑟尔大师认真地说。

    “您要直接说是命令,我反而不会这么惊心动魄了。可您偏偏说是请求……现在我肚子里已经开始吱吱哇哇地响起警报扯得我快要抽筋了您知道吗?”

    “因为我比你还要纠结呢,陆希。”军务大臣看了看陆希,微笑道:“站在联邦军务大臣的立场上,我当然迫切地盼望你接下这个任务;但是,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却发现,无论是国家还是我,都没有任何资格要求你再一次去冒着生命危险。你所做的已经够多了。”

    陆希不知道这位老人说的是真心话,还只是单纯的一次语言上的艺术,说服战术上迂回,但他宁愿相信是前者。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次生命危险了,大师。有我自己作死的,有我自己愿意的,但是,也有很多是为了别人去做的。”陆希睨视着水晶球中模糊的影响,沉吟了片刻:“只要是一个合理的理由,我自然也愿意接受。”

    拉瑟尔大师一时之间并没有说话,但身上貌似信息量很大的哈尔达中将却已经走到了一边,给银制的杯子莉倒了两杯酒。依旧是两人上次喝过的麦酒,那种矮人产的,口感非常有男人味的麦酒。

    “你曾经俘虏过一次巫妖,还有映像吧?”

    “……记得,第一个差点让我团灭的关底boss吧?记得那家伙还是亡者议会的成员吧?”其实那是那位高冷的得瑟雷光俘虏的,跟我真心没太大关系。说起来,这家伙得命匣被上头收走了以后,果然还是拿去被SM了?但这么长时间也没看到联邦有什么大动作,估计也没从那家伙嘴里撬出来什么靠谱的情报。

    至于那位说话尖酸古怪的巫妖先生现在的下场,那一定是个悲伤的故事,陆希也不准备知道。

    “只不过是一个外围成员罢了。严格意义上,所有的巫妖都是亡者议会的成员,但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山德鲁这样的家伙。”

    陆希花了一分钟才想起来,所谓得山德鲁,就是那个差点让自己灭团的巫妖的名字。

    “可是这一次,我们俘虏的巫妖却是提亚赫尔,亡者议会决策机关——圆环会议的成员,还是环首吉蒂勒最信任的助手之一,否则也不会在这般规模的亡灵大君担任监军和副帅的职位了。”说到这里,拉瑟尔停顿了一下:“陆希,替我好好感谢一下那几位小姐,也请状告她们,联邦政府会迅速把应该属于她们的赏金足额付出的……本来按理说,她们立下了这样的大功,就算是雇佣兵的身份,也足够获得一个勋章。不过你知道,她们的身份毕竟有些特殊,我不好直接出面。”

    没办法咯,那三妹子的老师,也就是师叔他老人家现在还是通缉犯。如果不是看那疾风妹纸这几年把组织洗白做各种“侠义任务”刷声望值刷了个爽,再加上她们本来也实力超群,手中也掌握着一支战斗力不弱的私兵,联邦政府说不定都直接动手把她们扣下来了,更不要说赏金什么的了。

    “……我大体明白了。大师,同僚们应该还是从那位叫做提亚赫尔的巫妖们拷问出了一些非常有用的情报吧。”陆希看了看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哈尔达中将:“那么,我现在要做的任务,应该就是把这些情报实地转化成战略优势的行动了。”

    水晶球里的模糊影像和水晶球外的中将先生对视了一眼,陆希顿时知道自己是猜对了。

    他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自恋了几秒钟,接着便以促狭的口吻道:“让我猜猜看吧……能让您这么郑重其事的要求:总不会是让我秘密潜入赫纳斯半岛的核心,摧毁黑暗天幕,让联邦和烈日骑士团外加龙骑士们能够神兵天降吧?”

    然后,室内的两人越来越微妙的表情,让陆希明白,自己居然特么地又一次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