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黑色行动脱

第六百五十四章 黑色行动脱

 热门推荐:
    疾风的口气当然可以平淡得仿佛是在讨论今晚的菜单,但陆希去不能把这当成菜单来听。要知道,当对方刚刚把“心灵链接”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就立刻感受到了非常沉重的低气压,仿佛具象出了肉眼可见的黑色不明物质,在周围流转——即便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如果大家不是吸血鬼化了同时还带着增加黑暗视觉的装备就觉得是瞎子是黑暗天幕的世界之中,也依然能让人看得清楚让人心悸的低气压黑色物质。

    “真好呢,心灵链接什么的。”妮可将手指点在自己的嘴唇上,慢吞吞地说:“人家和陆陆认识那么久了,你也没说要和人家弄一个呢。”

    “呵呵,你们可真是情投意……我是说很合拍呢。”赛希琉则表现出了非常明显的吃味:“不过,疾风小姐啊,你就这么相信这个家伙吗?他骗起人来可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呢,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上了贼船的。”

    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这个道理吧。然而陆希觉得自己已经看破了一切,自然不会犯诚哥那样的错误了。

    “哎呀,贼船什么的太难听了。妮可和赛希琉的魔力现在还支持不了心灵链接吧?当初精灵大贤者梅斯塔利尔可是在战争年代为了让大德鲁伊在战争中也能零时差的反馈即时信息才开发出了这种咒文,本来就不是什么接地气的大众魔法嘛。不过没关系,以妮可和赛希琉的天赋,再加上有我的经验……呃,再加上跟着我满世界刷副本推boss,很快就能成长到这个地步的。到时候我们不但要交换魔法名完成链接,最好再建上一个群,把大家都拉进来,起名叫陆希和他的小伙伴们……”

    其实我倒是更像叫“陆希和他的水晶宫”或者“陆希和他的羽翼们”,不过既成事实是一回事,厚着脸皮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你你,你这家伙每次都来这一套,以为次次都能成功吗?我为什么必须要像你这个花心大罗卜伪娘开放心灵啊?”

    “因为陆陆偏心咯,所以人赛希琉小姐终于是生气了呢!”

    “你就没有生气吗?”

    “当然有啊!可是姐姐说过,作为精灵的至高血脉,生气的时候也必须失了身份,咱们要时时刻刻都保持笑容,保持优雅,保持自己应有的气度。所以啊,赛希琉小姐,你别看人家是这个表情,其实是很生气的。如果你现在想把陆陆揍一顿……嗯,那也是不行的。陆陆只有人家才能揍的。”

    “某种意义上,妮维雅小姐,其实您和莉姆分明是同一种类型的人物呢。”

    “……魔法,很难学吗?”三无四刀流洋娃娃剑豪冷不丁忽然开口说了一句,顿时引来了全场一阵短暂的惊愕。除了赛希琉和妮可等少数几个人,在场一半以上的小伙伴们或许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开口说话呢。

    总之,有了这样一次惊愕,因为“患不均”的问题而引发的水晶宫危机也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渡了过去。然后,就是大家各自的行动时间了。

    开放了心灵链接之后,内心深处的东西,哪些是可以开放给对方的,哪些则不可以,这些都是可以做出选择的。实际上,建立了心灵链接的两个人,最难以隐瞒的不是信息,而是一些比较大的情绪变化,譬如说悲伤、愤怒,亦或是杀意。

    陆希觉得大丈夫无任何事是不可以示人的,尤其是面对像疾风这样的好妹纸。除了自己隐瞒了自己的穿越者的来历外,外加系统外挂的存在,以及一些拿给别的女孩子看肯定会引发隐藏结局柴刀之终末的香艳片段,他脑子里任何的信息都没有加密,完全就摆出了一副任你疾风慢慢翻看,就算是你想要去共享一下我洗澡、果睡甚至是大号时候的记忆都没问题的样子。或许正是因为表现得太爽利了,同样非常爽利疾风十分感动,然而便开始毫不犹豫地窥视起陆希的记忆碎片来,并且一边窥视还一边吐槽,一点偷窥者的应有的谨小慎微的起码礼貌态度都没有。

    “哎呀,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男孩子了,在女孩子面前摆出来一副很大方很豪爽的样子,但真的到了要花钱的时候,却开始各种推脱各种不爽各种不痛快。与其看到这样的嘴脸,还不如最开始就说清楚各付各呢,说得好像女孩子就没办法养活自己而已。这样的人啊,不但脾气扭捏,心眼比针尖好小,比很多乡下小贵族养出来的‘公主’还要作。陆希,你不会是这种男孩子吧?”

    “……我可还什么都没有说呢。”

    “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很多事情根本用不着说啦啊。”

    “是啊,对我来说,这应该是一个月以前最好的消息了。让我看看……诶,疾风,你最喜欢的娃娃居然是咪萝?!这喵星人娃娃的主要受众是8岁到12岁吧?真是难以想象呢,我一直都认为疾风走的是成熟的治愈系大姐姐路线呢。”

    “真失礼呢。我也是女孩子,而且成不成熟是取决于你的思考和决断,和我的喜好有什么关系?”喜欢幼年版的喵星人娃娃的疾风认真地道:“另外,不要随便窥视女孩子的内心世界,只有能控制住自己好奇心的男孩子才是好孩子。”

    所以我就只好随便被你偷窥……呃,看您那堂堂正正的样子,应该连偷窥都算不上,还真的一点都不把自己当成外人。

    陆希一边前进,一边默默地吐着槽,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吐槽会被对方听到,或者说,正是因为能被听到,他才会这么做的。然后,冷不丁地,就在陆希正在组织一次强大的吐槽攻击波的时候,心里便忽然传来了疾风“咦”的一声。

    “怎么了?出状况了?”陆希不由得心中一紧。

    “……不,只是没有想到哈奥孔家族的大家长,赛里尔特大公居然是个看上去很有气魄的帅大叔呢。要是不说的话,就凭这长相和气质,在涅奥思菲亚的宝石海岸大剧院里去演克诺乌斯大帝都完全不用化妆呢。

    “哼,能比本大爷还帅吗?”陆希吃味地道。

    “如果是陆希的话,不化妆就能去演拉克西丝大贤者和圣女艾蕾娜吧?嗯,仔细想一想的话,以陆希的长相和演技,如果真的想要往这方面发展,说不定不用一年时间就会成为宝石海岸大剧院的明星了。”

    “……喂,你这是在夸奖我吗?应该是在夸奖我没错吧?但我怎么感觉充满了让人蛋疼菊紧的强烈恶意呢?”

    “宝石海岸大剧院的女明星,每年的收入都在数百万贝克左右呢。”疾风道。

    “所以呢?”

    “就算是她的经纪人,每年的收入也绝对是在七位数呢。”

    “话说,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准备拖我去当‘女明星’,然后给我当经纪人靠剥削我的卖笑收入来还债吧?”

    “……瞧,瞧你说的,再怎么说我也不至于做到这一步吧?我虽然不是陆希这样的商业能手,但好歹组织旗下的产业现在都在挣钱呢。多花点时间,总还是可以将钱还上的。”疾风用不怎么有说服力的口气争辩道。

    “那能不能解释一下,刚才那个诡异的难言的沉默又是肿么一个意思呢?”

    “哎呀,明明是陆希你神经过敏想得太多了。”疾风用理所当然的语气斩钉截铁地道:“总之,赛里尔特的外形气质确实很出入意料,长了一张彻头彻尾的英雄脸呢。原以为,既然是最早投降卡赞的吸血鬼贵族,他身上的狗腿子气会更明显一点的。”

    “哇,好生硬的话题转换。”陆希叹了口气,接着道:“在我的家乡,有一个著名的卖国贼还被称为某个时代的四大美男之一呢。如果只看照片,那可真的是风度翩翩儒雅过人,可惜没什么卵用。所谓的‘相由心生’,和‘文如其人’、‘字如其人’一样,这基本都是最不靠谱的迷信之一了。可有趣的是,偏偏我的家乡就是有那么多人相信这种事呢,甚至还有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疾风似乎已经从看到帅哥“根据史料的记载,蛮王理查、山丘之王乌弗斯坦、铁壁穆丁之类的,也都绝不是什么美男子。一样事大家敬仰的十二英雄之一呢。”

    “后面那两个根本就是矮人好不好?以人类和精灵的审美观,矮人中基本上就不存在正常意义上的美人吧?”陆希忍不住道。

    “这都不是重点啊。重点是,大多数普通人都是软弱的,绝对不愿意承认自己相信了很久的事物是错误的这个事实,迷信也就这么产生了。这和受过多少教育没有关系,只是和人的内心有关。话说,陆希,在你的家乡,有条件接收教育的人很多吗?”

    “你完全可以自己看嘛。”当然,为了不让你发现吾辈是穿越者的事实,你肯定是只能看到一片迷雾的。

    “那就算了。”疾风的声音中带着洒然的笑意:“陆希虽然很喜欢在言语里说家乡如何如何,但从来不肯深入地讲呢,说明这里面存在着对你来讲非常重要的秘密。作为你的朋友,不会不经过的你的同意就窥视这个秘密的。等到你真的想要讲的时候,我再认认真真地洗耳恭听吧。”

    “……呃,我还以为,心灵链接的最大的功能,就是让双方更容易接触对方的内心的。”

    “的确是这样啊!正因为如此,双方才必须有着绝对的信任。不仅仅是要信任对方一辈子都不会伤害自己,更是要相信对方的自控能力,相信对方绝不会不经过自己的允许,就去探知内心中的记忆。正因为如此,大德鲁伊们又将这个‘梅斯塔利尔的灵魂通道’称呼为‘信任之术’呢。是不是听起来特别有趣?”

    “没错,听起来可真的特别的人性呢。”陆希忍不住在心里吹了一个口哨:“所以疾风你是信任错人了。我不但看到了你喜欢的娃娃,还会着重观察你的穿衣,休闲以及饮食的口味,如果发现你最喜欢吃的其实是烤白薯,那就特别有趣了。”

    “我最喜欢的是海鲜原汤火锅……那是涅奥思菲亚的一家叫做黑面鸥之家的餐厅的招牌菜,但那里也是最著名的情侣餐厅,大多数客人都是一对一对的。所以啊,我最希望的是,有一天能带着一个看得很顺眼的男孩子一起去大吃一顿。”疾风应该是在向陆希发出邀请吧?虽然没有明说,但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陆希顿时就是一阵怦然心动。临海的餐厅边,夕阳在海平面上洒下了宛若黄金般辉煌而又璀璨的光晕。海鸥在海上发出了充满了清脆韵律感的声音,宛若嘹亮的合唱团。桌子上的汤锅煮得沸腾,散发着浓密而让人食欲大开的香味。两个人拿起了酒杯,轻轻地一碰,让夕阳的光芒从水晶般透明的酒液中透过,幻化出宛若湖泊般惊人动魄的光晕。

    在陆希赤果果充满了攻击性的视线中,美丽的少女露出了羞涩的笑容,轻轻地放下了酒杯:“汤锅已经煮地很开了。那么,陆希,你是要先喝酒,先喝汤,还是先吃海鲜,嗯,还是先吃我呢?”

    不对不对,明明我这是在阴暗的地道中爬行前进呢,居然能脑补出这样的画面,吾辈的脑洞也还是很醉人的嘛?

    “虽然不知道陆希是在想什么,但从情绪的波动来看,分明是在想什么特别不健康的事情吧?”

    谁,谁说不健康了?健康得快要爆棚了好不好?也就只有健康的人才能怎么想的好不好?

    “呼,就当是这样吧。”疾风不以为意地说:“评议会的成员大多数都到了,亚雯殿下需要我做做自我介绍配合一下,呵,这就是飙演技的时候了吧?陆希,你那边怎么样了?”

    “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抵挡目的地。”陆希一边看着半透明的战场地图一边回答:“那么,表演辛苦了,请尽量加油吧。”

    “放心吧,当初的我啊,在没有遇到德伦斯老师之前,可是正经地凭自己的实力考入了宝石海岸戏剧学院的幼年班的。演技什么的,绝对不会输给陆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