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大战的终末

第七百五十七章 大战的终末

 热门推荐:
    现在的时间是12月13日的下午3时,马上就要进入放学后的下午茶时间,而被后世称为“第七次兰提里奥会战”的战役终于进入了尾声。当然,如果把之前的各种前哨战加进来的话,这场战役的持续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星期。双方在此集结了数十万大军,战役会持续那么长的时间也并不奇怪,然而这依旧没什么卵用。如此这般规模浩大,持续时间极长的大决战,决定其胜负天平的砝码也不过就是区区三万多名在最后一刻在抵达战场的矮人,而且仅仅只花了半天时间,就真正决定了胜负。

    随着坎特雷的死亡,巴特雷逃跑,大批引以为战争屏障的大型魔兽被集火,米纳斯一方最先崩溃的军队,便正是这些布置在静溪北岸,号称最能打的精锐部队。

    地穴领主们花费了极大代价才契约成功的十一条九头海怪许德拉,全部都将自己的性命留在了这里。这些拥有远古神血的巨型魔兽,本身也是属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天材异宝,堪称会走路的宝物库般的生物,注定将成为矮人和卓尔精灵联军的战利品,就连尸体都剩不下囫囵的。滑翔冲刺所向披靡的蝎尾狮们,却在矮人枪手面前沦为耙子;在留下了近一半同伴的尸骸后,剩下也都拖着伤痕累累的残体落荒而逃,估计它们的心理阴影面已经大到再不会出现在大规模战场上了。至于那些触须腿跑不动的眼魔们,死光射线再强,也远远比不上大炮,射程和准确率更远远比不上猎兵们使用的十字弩A型,被一个接着一个地点名射杀;它们的眼珠被矮人战士们挖了下来,镶在盾牌上成了战利品。

    触须腿的眼魔想跑也没法跑,而和他们陷入了同样尴尬境地的,便是那些“强大”的灵吸怪了。要知道,这种生物虽然也处于幽暗地域食物链的最上端,但他们的“强大”毕竟只是个相对词汇。己方军队已经全部混乱,连直接负责保护他们的卫士也都加入了逃命的人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论起肉搏可能连骷髅兵都打不过的灵吸怪们,不得不用选择用单薄无力的血肉之躯面对锋利的刀刃战斧,而结果也都是注定的。

    自封自己为灵吸怪王的摩尔丹利非常机智地让手下打起了白旗,表示想要和矮人或卓尔精灵们的首领好好谈谈,但没有等到对方回应,却被一些眼尖的矮人炮手发现。幽暗的环境中,白旗在火光和血腥之气的照应下却泛着红光,一时之间倒是有几分煞气入血的激昂和悲壮。矮人们并不认为那是投降,而是认为敌方出了几个很有英雄气魄的家伙,想要重整溃兵鼓舞士气再战。已经轰炸了大半天,早已经兽血沸腾的炮手们觉得自己确实有必要为敌人的勇气致敬,当下便用炮火将白旗附近的范围进行了一次毫无间歇的地毯式炮火洗礼。

    摩尔丹利和他的小伙伴们当场被炸成了碎片,尸骨无存。从此之后,灵吸怪这种生活在幽暗地域的生物,一定会从珍惜生物上升到濒危保护动物的地步吧。某种意义上,这大概也算是一种收获吧。

    狼人大公沃夫冈准备率领自己的亲友嫡系们逃离了战场。这些强悍的魔物虽然英勇,但却并非牛头人那种一根筋的蛮勇,总还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在沃夫冈看来,自己已经为地穴领主们奋战了许久,损失了数千的族人,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之后就必须要为族群的生存和发展考虑了……这样的盘算虽然没节操,但至少也是很现实的。可惜的是,世界和命运的恶意却比想象中的更加现实。狼人们撞上了正杀得兴起的卓尔冷血骑兵们,被对方一阵冲锋掩杀之后,存活者不过十之二三,大公殿下那硕大无比的狼头也被摘了下来,钉在旗杆上示众。

    这一次,沃夫冈带了四个儿子,但只有一个逃出生天。不过,这位新晋继位的狼人骚年如果真的务实一点,就绝不会想着去报这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哪怕是为了让自己和自己的族人有繁衍生息的一席之地,仍旧必须老老实实地跪在杀父仇人面前乞求宽恕。

    当然,他也有跟随地穴领主第一条路走到黑,不抛弃不放弃唱一首忠诚赞歌的选择。只不过,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便清楚,第七次兰提里奥会战,米纳斯魔窟将再没有胜算,哪怕是蛛后罗丝甚至岩隐之王率领几万援军亲临前线,也改变不了这个悲伤的事实。

    特别是,当马拉萨联邦这群愤怒的卓尔精灵被憋屈地压着打了好几十个小时,现在又终于找到了可以反击的机会时,就仿佛是被压久了的弹簧似的,只要没被彻底压断,回弹时自然会爆发出超过平常⑨倍以上的破坏力。

    曼提斯是地穴领主中最年轻的四天王成员,同时据说也是最受宠爱最有文化的一位,正因为如此,他似乎也成了最有责任感的虫子。雾山山顶上的本营遭到炮轰的时候,便又卫队成员劝说其撤退,但却被其否决;而当正面战场上的灰矮人军队在卓尔精灵疯狂的攻击下兵败如山倒的时候,它不但没有撤退,甚至还亲自下山督战。他知道,负责正面攻击的军队,除了来自十三个灰矮人部落近四万的灰矮人军队,还包括一万多人的牛头人和地穴蛇人,以及30多个负责督战和领头冲锋的地穴领主。

    曼提斯的想法倒是很理想也很务实——既然失败已经无法避免,那就至少要尽力保存完整地保存麾下的部队。像穴居人啊地精啊鱼人啊之类的玩意,终究是一群繁殖能力比耗子还强的低等土著,死上多少都不心疼的炮灰,但灰矮人他们却是重要的实力和根基。要知道,为了这次征战,米纳斯麾下的灰矮人和牛头人部落几乎动员了所有可战的青壮年;而蛇人本来就是人口不多的少数民族,承受不起大量的损失。

    可想而知,正在平原中鏖战的军队一旦遭到歼灭,米纳斯魔窟在数十年之内都不可能再编起这等规模,可堪一战的军队出来。蛇人甚至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灭族。

    曼提斯的那些兄弟们也绝不能损耗太多。米纳斯魔窟之所以能够在广袤的幽暗地域中建立起完整而森严的统治,最大的凭依便是这些蛮力、体力、身体和魔法样样精通的大虫子了。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地穴领主战死沙场,这还只能叫做意外中必然,但若损失的数字达到了两位数,不但米纳斯魔窟的实力将会大损,岩隐之王和他的虫子虫孙们在土著心目中的威慑力也将大损。

    那必然会是一场动摇统治根基的劫难。

    “至少要将所有的兄弟们集合起来,再想办法整编两万到三万还有战意的部队。然后就有突围的把握了。”曼提斯这样地盘算着。

    他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地穴领主,反正据说在后世由一些“异建派学者”编写的史书中,对这位很有“悲剧英雄”色彩的地穴领主莫名地便有了很高的评价。

    在那部书中,他被称为了幽暗地域历史十大名将之一,排名还远在他几位身经百战战功赫赫的兄长之上(当然,那几位都在和卓尔精灵长达千年的战争中先后死去,于是曼提斯才最终补了空缺进入了四天王的序列)。

    虽然严格意义上,这头年轻的大虫子根本拿不出什么太了不起的战绩,但却总有人将他亡兄们的战绩扣在他身上,哪怕他当时只是一个打酱油的副将甚至参谋。

    虽然从领主的角度上来说,他也有过用人不当的问题——居然让一头刚愎自用好大喜功的灵吸怪当了二当家,结果在战前断送了麾下大部分的兵力。当然,这种损失和兰提里奥大战相比自然是不疼不痒的,也很难成为战后的关注点。

    当然,不管他真的是水货还确实是生不逢时的“名将”,当曼提斯同级的兄长一死一逃的时候,其余的地穴领主也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时候,他的确是所有的大虫子中唯一还有斗志,认为有机会还手的存在。凭着这样超乎常理的勇气和责任感,他还真的说服了一批一心逃亡的兄弟们,并且奋力在红菌峡口聚拢了一部分的军队,维持住了一条摇摇欲坠的战线。他希望在这条路口上建立一条防线,一方面可以鼓舞乱兵的士气,一方面也能够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担任断后的死士。

    他真的是个很英勇的家伙。他也真的坚持了几个小时,几乎都成功了……可紧接着,更多的卓尔和矮人军队陆希赶到,非常无良的将那些完全失去了斗志的溃兵驱赶了过去,顺便开始集中火力炮轰起峡口来。曼提斯建立起来的防线就这样又一次崩溃了,被溃兵们踩死的部下不计其数,这其中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地穴领主。

    被曼提斯忽悠拐了决定留下来奋起一战的地穴领主们顿感悲愤而绝望,心想“都说你这个家伙很有文化但临到了了不还是只有特么的热血和根性这一招啊?早知道会被人围殴,甚至被这些下贱的东西踩死,刚才逃跑了不就好了吗?”

    总而言之,曼提斯的努力在某种意义上还起到了反效果。卓尔和矮人们随即而来的狂攻,不但让他本人殒命当场外,还将超过二十名的地穴领主包了饺子——这是一个比全歼十万大军,更值得欢呼的好消息。

    以军史学界的观点,第七次兰提里奥会战,是以曼提斯的阵亡为结束的。这时候已经是12月13日的下午近4时了。在此之后的追击和剿灭战还需要耗费联军将士不少的心力,但毕竟已经是无伤大雅的扫尾工作。

    在这场大会战中,米纳斯魔窟的魔物军团们,丢下了超过二十万具的尸体,大到九头蛇许德拉,小到鱼人和穴居人,应有尽有,人数众多。当然了,除了杂兵,大家的boss猎杀名单也堪称含金量十足,包括两位四天王成员在内的近三十名地穴领主,还要再加上狼人大公沃夫冈、灵吸怪王摩尔丹利、鱼人王夏奎等等一连串赫赫有名的名字。

    近百灵吸怪的尸体和近万蛇人的尸体,很有可能让这两个种族从此灭种。出兵的十三个矮人部族和七个牛头人部族,除了让自己青壮年大部分战死外,还有十个部落族长的人头。

    这些在幽暗地域横行了数千年的存在,如果还想苟延残喘下去,应该做一些聪明的选择了吧?

    仅此一战,岩隐之王麾下的金牌打手们便去了七八成。

    当然了,为了这般辉煌的胜利,卓尔精灵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事后统计,有3000名卓尔精灵、4000名牛头人和近万名蓝人战死沙场,负伤者更是这个数字的两倍以上。至于那些附庸种族,战死者更是无法统计,需知,就算是人类佣兵和那些会武术的矮人工程师,伤亡也在2000人左右呢。

    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拿着颠覆时代的新武器的矮人军队及时抵达战场,第七次兰提里奥会战完全会以另外一个结果来结束。

    “实际上,我们确实胜得非常险。”凯尔莉安娜在事后如此地道:“如果不是那小家伙,在战前尽量削弱了敌方的有生力量,我甚至很有可能坚持不到援兵抵达。”

    “你要是这么夸下去,那小家伙一定会更得意忘形的吧。”奥鲁赛罗如此地道,但眉眼中却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骄傲和自豪:“总之,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可那边的事情才是大头。我们得快点动身了。小家伙可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放心吧,我总觉得,就算是岩隐之王亲自赶到了,那小家伙也总有应付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