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和大姐姐们的愉快会面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和大姐姐们的愉快会面

 热门推荐:
    已经有了生存了两万多年的老幽灵尼克弗鲁斯?诺恩德慢慢地行走,或者说,慢慢地飘在绿荫楼最下层的迷宫中,开始每天的工作。

    在他还是个凡尘精灵贵族,他属于那只秘密禁军的一员。然而,在那个由纯血黄金种泛凡尘精灵中千挑细选的精英组成的军队中,他其实并不算是绝顶聪明的天才。论剑技,他不是掌旗官盖聂芬的十回之敌;论魔法,他也绝非第一骑士长凯勒明娜的对手;若论领导力和决断力,他离第一任团长希兹克里夫更是望尘莫及;论足智多谋和灵活的经营手腕,他自然更不可能和建立了绿荫楼和红森酒吧的第二任团长伽尔菲特媲美。然而,身为一个凡尘精灵高等贵族,他却是这个傲慢而顽固的黄金种族中难得拥有淡薄、沉稳、谦逊等美德的个体。

    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得到了骑士团成员一致的信任和欣赏,而当希兹克利夫陨落于深渊宰相鄂伦达尔之后,第二任团长吉尔菲特更不得不进入长眠,他才会被大家都公推为了唯一的团长人选。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当大多数的同伴渐渐在远古诅咒长年累月的作用下,渐渐失去了属于活人的理智和感情时,他却依然能保持着自己身为一个精灵圣白树骑士应有的充沛热忱、荣誉感和最重要的责任感。

    而尼克弗鲁斯阁下,被大多数绿荫楼公寓住客们称呼为“老尼克先生”的人,现在要做的工作也是他每天都需要做的,其实也正是这种责任感的体现。

    在目前为止,绝大多数的常绿隐修会成员都会在觉得自己的理智快要被远古诅咒磨灭的时候,便会进入绿荫楼最底下的迷宫深处进入休眠。那里不仅仅是一座道路纷杂混乱的迷宫,其中还设置了大量致命的机关陷阱,甚至还包含着相当精妙的幻术法印。即便是最优秀的盗贼进入这种地方,都十有八九会陷入其中,死得不明不白。

    可是,这种花费了常绿隐修会所有成员数百年心血打造出来的陷阱,堤防得并非外人,却正是他们自己。两万年的东躲西藏的岁月留下来的伤痕和烙印是如此的强烈,即便是常绿隐修会这些诸神时代的传奇战士,也几乎已经放弃了解除诅咒的希望。他们仅仅只是想着,若自己完全失去了理智,化作了真正仇恨生命和世界的邪恶死灵……至少,自己堕落的化身,也必须要交给自己来解决。这便是身为圣白树骑士和凡尘精灵贵族们最后的骄傲!

    老尼克先生每日所做的便是这样的工作。他会定时在每日的凌晨时分进入迷宫最深处,检查陷入长眠的同伴们是不是有苏醒的征兆,即便是苏醒了,是不是已经完全堕落。若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打开机关,让自己……以及迷宫核心处所有的同伴们化为灰烬。

    然而,他已经很老了,至少从精神和灵魂领域的概念是这样的。灵魂深处每日都能感受到某个仿佛来自深渊九幽地狱的可怕声音的呓语,邪恶的语言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耳畔边喃喃吟唱着,诱惑他去愤怒,去绝望,去仇恨,去仇恨世间一切的生命和光明。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保持多久的神智,好在常绿隐修会中有许多非常靠得住的后辈,在自己“身后”,能接过这个简单枯燥却又非常工作的人选也并不少。他只是还在犹豫,在自己之后,隐修会的第一批成员,也就是最早骑士团骑士们将再不存在,但隐修会的精神和职能还必须流传下去。后一个团长就必须是一个兼具着决断力、领导力和弹性手腕的人选,这就很考验老尼克先生看人的眼光了。

    “……好在,应该还有一些时间吧?”老幽灵如此地想着,一边慢慢地接近了迷宫的最深处。可整个时候,他却忽然感受到了一丝让自己渴望而缅怀,却又反感甚至痛恨的气息……那是,生人的感觉,甚至是最充沛的,生命能量充盈的感觉。

    渴望而缅怀,是因为他依然以自然之神和生命女神的圣骑士而自居,以精灵贵族骑士自居,生命的能量,本来便应该是他们的力量之源;反感乃至于痛恨,是因为他毕竟已经是亡灵了,对生者的反感排斥,是根本无法完全克服的本能。他在面对生人的时候之所以能保持现在的和颜悦色,却完全是理智的作用而已。

    “盗贼?冒险者?暮光岛或是海加尔的同族……亦或是,龙骑士团的调查人员?”老尼克的脑海中,在一瞬间闪过了许许多多的念头。他那半透明宛若薄雾一般的幽灵手掌张开,却多了一柄实体的精灵弯刀——无论对手是谁,他早已经做好了同任何对手开战的准备,包括生前的同胞。

    然而,当他用魔力推开了沉重的合金大门,进入袍泽同伴们修养的大厅房间内,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群脸上还挂着懵懂迷茫的精灵武士们。他们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手掌,身体,感受着不知道有多少年都没有体会过,甚至已经几乎忘却了的实体的触感,感受着血液和生命力在自己周身流淌的质感。他们互相打量着周围的同伴们,甚至有人小心翼翼地用手去戳了戳对方,即便是感受到了属于生命的温度,也依旧有些将信将疑。

    “盖聂芬、凯勒明娜,格尔夏拉、涅哈蒂尔、菲威……”老尼克喃喃地看着这些仿佛从自己记忆最深处,快要在岁月中磨灭的昏暗画卷中走出来的人们,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酸甜苦辣,一切的情绪都涌上了心头。到了这个时候,他似乎都没有意识到,作为一个幽灵,理论上根本是不存在颤抖这样的动作,更不可能具备如此复杂的情绪。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了,但在失去了清晰之前,终于停留在了一个身影上:“伽尔菲特团长!”

    “呵……尼克,真是许久不见了啊!哎呀呀,为什么一旦恢复了实体,我就顿时回忆起了在生前,那个最一本正经古板无趣的你呢?为什么这样的你,却是让我最怀念的存在呢?”一个外表年纪完全可以当尼克弗鲁斯孙女的精灵“少女”,露出而高雅淡定的精灵一族罕有的爽朗而明快的笑容:“告诉我,到底是哪位英雄,竟然真的将我们从近乎于绝望的困境中解放出来的?”

    这是让过去的自己无数次魂牵梦绕的美丽笑颜,常绿隐修会的第三任会长不由得怔住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如梦初醒地反应了过来,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才赫然发现,不知道何时,自己也的身体才已经由透明的薄雾,完全凝固成了清晰的实体。骨骼,血液,肌肉,皮肤……全部都是完整而充实的。两万年后,已经以亡灵的形态存在了两万年的精灵骑士,再一次感受到了“活着”的滋味。

    “女神啊……”尼克弗鲁斯?诺恩德喃喃低语着。而在那一刻,已经有许多醒过来的同伴,开始抱头嚎啕大哭。即便是无所畏惧的凡尘精灵圣白树骑士们,也都无法再保持冷静的心情了。

    另外一方面,在离涅奥斯菲亚千年之外的辰海深处,在那次元裂缝之中的亚位面之中,一场大战终于到达了尾声。恍惚之间,陆希似乎又一次看到了那个自己平生所见的,最有王者气概的超级美男子。那一刻,他露出了洒脱而释然的笑容,温暖的阳光仿佛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人心中的一切阴霾都随即烟消云散。他的双目凛然肃穆,却又爽朗明快,几乎看不到半点阴沉的影子。

    似乎,这样一个黄金王,才会在那个时代建立起史上最伟大最繁荣的治世。似乎,只有这样一个黄金王,才会真的符合陆希想象中的历史形象。

    “谢谢!”他对陆希诚恳地点头示意,似乎早已经放下了一切,浑身上下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负担和沉重。

    “不,谢谢你!”陆希如此地回答。在那一刻,他被无穷无尽的温暖光辉包围着,就仿佛是身处母亲的怀抱中,再不用担心任何的危险,昏昏欲睡。

    (系统:击杀黄金王吉尔萨拉德,获得经验值45678。)

    (系统:进入黄金王的万王宝藏,成功!奖励经验值5000。解除艾欧之眼对黄金王的效忠,成功!奖励经验值5000。击杀黄金王吉尔萨拉德怨灵结合体,成功!奖励经验值5000。常绿隐修会的诅咒完全解除,恭喜宿主完成S级任务“失落的传说”。)

    (系统:获得经验值250000,技能点30,传奇解锁模块+1,多职业惩罚豁免劵1。目前传奇解锁模块2/3。)

    (系统:击杀传奇级半神精英吉尔萨拉德【怨灵结合体】,任务“论剑”完成度4/10,奖励经验值5000。)

    当陆希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却正处在一个一望无尽的草原之中。

    这是一处散发着金色辉煌色彩的草原。并非是这里的色彩是一片让人睁不开眼的土豪金色,而是因为某种弱音若有的圣洁似乎在这个生命的世界中时刻闪烁着,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地便平静了下来。相反的,这个世界的色泽其实相当的斑斓而壮美,各色五彩缤纷的花朵在草地上盛开着,一直衍生到了陆希的视线之外,就仿佛是无边无垠的花之海洋似的。争相斗艳的色彩和芬芳夹杂在清新的泥土和青草的香气,沿着鼻腔和每一个毛孔之中深入了陆希的体内,让他顿时有了一种百汇贯通,心旷神怡的舒适感觉。他躺在柔软仿佛绒毛软垫的草原上,一点都不想起身,觉得完全可以一次性睡上三十个小时,身体上的疼痛更似乎已经完全地不翼而飞。

    他抬头看着天空,这是一种洁净到毫无瑕疵的苍蓝色,甚至看不到半点的云彩。太阳在天空的正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却一点都不刺眼,温柔得仿佛皓月。可是,在同一时刻,月亮也离太阳不远的地方,安静地悬挂着,毫无和太阳争锋之意,高雅而静谧。无数的群星在苍蓝色的天空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彩,丝毫没有因为阳光的原因而黯然失色。周天星斗便这般密集却有序的分布着,化作了壮美而神秘的图案。

    好吧,若是在地面上,根本不可能看到这样的奇景。对于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陆希多好便有了一丝了悟。他微微抬起了半身,看到了不远处一座小小的凉亭,通体都是皓白剔透的色泽,就仿佛是用最上等的白玉制成的。

    陆希叹了口气,杵着黎明骑士之剑支撑起了身体,忍着痛,一瘸一拐地向那座凉亭走去。不过,在他快要接近凉亭的时候,一道温润的绿光从天而降,在他的身体上游过,所有的伤害,包括肩膀上那几乎将他整条胳膊外加一块肺叶都卸掉的伤害,都完全不翼而飞。

    陆希就这么满血满状态了,或者说,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那么精神健康过。

    “多谢您的帮助,艾露恩姐……圣座!”陆希赶紧回过身,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自己身侧的身影行礼。

    “你的身上有许多天赋血脉的融合,仿佛是生命的奇迹!就算是没有我,这样的伤害也是会很快痊愈的。”悦耳清澈,就宛若清泉在森林之中潺潺滑过的声线轻轻地响了起来。这是一种看不到任何攻击力的声线,只有对万物一切的包容和友善。陆希的家乡用“光听到声音就要怀孕了”来形容美好的声线,但现在陆希却绝不会使用这样的形容词,总觉得要是往这个方向去yy,都是一种无法原谅的亵渎。

    和陆希曾经见过的塑像和图鉴差不多,单看外表,生命和自然女神艾露恩就仿佛是一个十六七岁,正值最美好花季雨季的少女。当然,这只是以人类的知识来估算的。

    实际上,在大多数时候,生命女神艾露恩的真身外貌其实和精灵非常类似——或者应该反过来说,精灵本来便是仿照她的外表而创造出来的种族——她浑身上下的肌肤是一种剔透的紫色,散发着微光的生命光泽,这和普通的暗夜精灵非常相似。然而,和普通暗夜精灵不同的是,她拥有一头仿佛瀑布一般垂到了地上还不见停歇,甚至形成了溪流的华丽长发,发色无限接近于剔透的溪流,可以说是凡人难以辨识的无色,当然也可以说是生命的颜色。她的双眸一只是温润神秘的银色,这是暗夜精灵的颜色,一只却是生机盎然的绿色,这是凡尘精灵的颜色。

    她穿着一身束腰的女式长袍,款式非常简单,但却像是用月光和生命的力量编织而成的,散发着肉眼难以形容的纯净光泽。额头上、手臂、脖颈都带着银色镶嵌绿色宝石的饰品。

    明明是个看上去和比妮可也大不了多少的“少女”,但艾露恩女神就站在那里,嘴角含着笑,望着陆希,却满是一种母性般的包容和慈爱。更重要的是,陆希一点都没有觉得有什么违和的地方。

    “真的抱歉,我的孩子!我们能够看到你拼尽全力而战斗,但却无法直接帮助你。好在,你终于跨过了一切的困境和危险。”艾露恩的脸上露出了愧疚而沉痛的表情。她是真的在为陆希所受到的那样伤害而伤心的。

    女神的歉意让陆希有一种受宠若惊外加受之有愧的感觉,顿时便有些手足无措了。好吧,传说十二圣灵中,圣洁而慈祥的生命女神艾露恩圣座是最悲天悯人最善良最慈悲甚至有圣母嫌疑的,现在看看,传闻也并不是空穴来风呢。然而,偏偏是这种一见不对就“眼泪汪汪”的类型,才更让陆希觉得无计可施呢。

    “过来坐吧,年轻的勇士,聪慧的冒险者。我想,你应该还有很多事想要向我提问吧?”另外一个声音在凉亭的方向适时地响起,多少化解了陆希的一点点尴尬。相比起艾露恩女神慈祥而包容的治愈系声线,这个女子的声音多了几分睿智和沉着。世间一切的真理和智慧,似乎都蕴含在那无邪的音符之中。

    “应该说,是年轻有为的施法者才对!所有的施法者其实都是我天然的追随者呢。是不是呢?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小弟弟。”另外一个声音却多了一份玩世不恭的俏皮和洒脱,就像是从小便带着自己爬树钻洞钓鱼烤红薯外加打架逃课的酷酷邻家大姐姐。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类型,这都是毫无瑕疵的,最纯美的音色。

    “是的,所有的施法者本质上都是无法无天的不羁之辈,这其实都是向和您学习的!另外,还要感激您刚才借吉尔萨拉德陛下的最后一丝残魂,向我传下了神罚之歌的咒文!娜蒂亚姐……娜蒂亚圣座!”陆希对第二个声音的主人说道。

    “你其实是想说娜蒂亚姐姐吧?一定是姐姐吧?哎呀呀,果然是无法无天的小坏蛋一枚啊!不过没有关系,姐姐完全可以特许哦!”

    陆希就当是自己没有听到,又向第一个声音的主人深深地行礼,诚心诚意地道:“同样的,还要感谢您,借助乌兰小姐的身体,为我带来了最重要的提示!尊敬的帕拉斯圣座!”

    “呵?你刚才管艾露恩和娜蒂亚都叫姐姐,怎么到我这里,就成了这么一本正经的敬称了?”智慧女神帕拉斯的声音是沧桑、睿智而沉静的,但到了这里,却多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玩味。

    “那个……呃,这个,不是害怕乱了辈分吗?”陆希扰了扰头皮,不好意思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