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历史的推进式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历史的推进式

 热门推荐:
    在整个八月,陆希自然忙得连轴转,连一两天的休息时间都挤不出来。他觉得自己几乎在一个月内透支了自己人生所有的勤勉,顿时有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然而在另外一边,亚瓦鲁教授和琼斯教授为主的研究小组比起来,压根就不算是什么。

    有两位赫赫有名的历史学者牵头,他们的学生们打下手,已经连续忙碌一个多月的时间,每个人的平均睡眠时间没有超过六个小时了,和每天不管有多少工作也无论如何一定要睡够九个小时的陆希(哪怕是一大早被疾风提醒过来,他也一定会找个午觉找补回来)比起来,这才是正经一副社会脊梁的做派。

    当然,这也是因为学者们自己的工作兴头相当高昂,待遇很好,吃住不愁(而且都是五星级待遇),能够一门心思地做自己最喜爱的工作,而且还可以接触到大量已经失传了的诸神纪元时期的第一手文本记录,这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不过,要把巴罗鄂斯交给自己的“图书馆”的书本提出来,可就是一件相当浩大的工程了,而且也并不是不懂得魔法的普通学者能完成的工作。巴罗鄂斯交给陆希的吊坠名为“文库”,同样也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库。当然,理论上,其内部能储存上五百多万册图书,那空间应该是在掌中苍穹之上的,可事实却并不是如此……据那位图书馆管理员大人所说,黄金帝国时代的宫廷炼金术师们在菲茵女神的要求下,牺牲了宝具空间其余的功能,换取了其巨大的储存空间,但只能储存书籍,而非其他的。这其实也是她为了自己最自豪的成就——“星云宫大图书馆”所寻求的最后一层保险了。

    要把“文库”之中的书籍以实物的方式取出来,对使用者的精神力、感知力乃至于炼金魔法的能力都有一定的要求。

    陆希很担心这些所谓的古籍最终只不过是“书库”使用者的炼金仿品,但拿出来的书籍确实是没有认为作假做旧痕迹的仿品,这才算是稍微放下了一点心。于是便把这件事交给了娜诺卡和菲特。呃,主要是菲特,拿着法坠的也是菲特,她有足够强的精神力沟通和阅读星辰法坠中的数据,而且做事也非常沉着和稳健。要是让那个天然黑的红色笨蛋为主,就不那么让人放心了,所以主要负责的是打下手兼保镖。

    两个软妹带来的工作量绝对大得惊人,涅奥斯菲亚几家印刷厂几年时间估计都不用发愁生意了。然而,500余万册的庞大印刷量,又岂是这种半手工的小型工坊能短时间搞定得了的呢?好在菲特毕竟不是一根筋的天然黑红色笨蛋,为人娴静,做事稳健的她,很快就搞清楚了“文库”的用法,发现其内部不但有书,而且可以直接调取书籍的内容,只要搞清楚这些书籍信息的储存魔法术式构成,以及其中魔纹咨询的排序方法便可以了。

    菲特根据自己取得的书籍信息们便自己列了一个目录,先取出黄金帝国后期已经失传了历史资料。因为这些都是论文写作所需要的第一手材料。

    而光是提取这区区一万本书籍便把两个超级大法师级的软妹累得够呛。将近1万册的各种史书典籍,正本当然已经送进了未来科技大厦地下的金库,但光是其两套副本的印刷,便让三家小型印刷厂加班加点地满负荷工作了一个月。这两套副本,一套会暂时保留在陆希手中,然后视海洋大学的诚意,再考虑是否送入无限书城。另外一套,自然已经作为研究资料,送到了亚瓦鲁教授的考古学研究室来了。这里现在也成了一个现在课题研究小组的所在地,而负责保护和巡逻的,都是由未来商会的卓尔精灵夜行者和独角鲸商会的核心保安团队负责的。

    冒着夜色抵达办公室的陆希,面对地正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所有的研究助手们已经把一万多车的各类资料分文别类地整理好,并且贴上了明显的标签……真是悲哀,在电脑和信息时代,一个大学生助理便能完成的工作,现在却需要十几号精英研究人员帮忙。这让陆希微妙地对这些情绪饱满的历史学者们肃然起敬。

    陆希到达的时候,两位教授正刚刚完成了一部诺德官方正史的解读和备注工作,正准备稍微休息一下。于是,自知理亏的他便递上了两杯浓咖啡,以及两个装好了最上等烟草的海泡石斗。

    两位教授都有抽烟的嗜好,这可能是他们都有熬夜工作的前科吧?

    黑着眼圈,但是表情却极为亢奋的亚瓦鲁教授深深地吸了一口斗,美滋滋地吐出来一个烟圈,这才开心地道:“资料整理得其实也差不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会开始准备论文的命题了。”

    “论文的命题?居然还没有决定吗?”陆希微微一惊,待看到两位学者的苦笑,随即便意识到了他们的为难。

    亚瓦鲁教授是为了搞清楚黄金王时代末年历史记载不详的地方而发起这次考古研究的,理论上,他的想法才是触发了随后S级任务的动力,于是陆希自然不会瞒他。除了在极乐净土中和女神姐姐们会面太过于惊世骇俗不好说,于是只告诉了疾风她们(当然隐瞒了女神姐姐们最后给的福利)以外,其余的一切他都没有隐瞒,完全托盘而出。

    黄金王吉尔萨拉德被混沌邪魔附身并控制了,害死菲茵女神的也是他。最后的诸神之战,世界毁灭,二次创世,引发的一切灾厄浩劫的根源,便都是吉尔萨拉德本人。如果这一切都被记载成真相发布出去,不知道会引发何等的轩然大波——要知道,即便是现在,许多历史悠久的贵族门阀,其统治之所以合法的凭证和血缘之所以高贵的源头,还都是吉尔萨拉德帝国时代所获封的爵位和官职,其中甚至包括奥克兰帝国狮鹫皇朝的开国大帝,被三大皇朝都承认为国父的希尔达尔大帝。

    嗯,如果难以理解的话,你们完全可以这么换位思考一下。若是在陆希的家乡,有一部学术论文证明黄帝其实是个滥杀无辜的暴君,行事卑鄙的小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诶,好像还真的有人这么做了,只不过那是一部小说,作者是个黑历史甚多的满遗美分,虽然有不少脑残粉被忽悠了,但总体来说,影响的后果还不会太恶劣。而且那毕竟是一个科技昌明,赤旗招展过正在陷入低谷,资本复辟但同样又开始衰亡的时代,各种思潮各种主义风起云涌,普通民众接受咨询的速度是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拥有最好教育条件的皇族大贵族们的数倍,群殴承受能力和开明程度当然也不可同日而语。

    大多数吃瓜群众已经完全可以以一个淡然的姿态接受一切非主流的言论了,最多当成智障关爱一下,若对方真的太过分了,上门扇个耳光也就罢了……

    然而,目前这个中世纪却不一样!负防货们才是社会主流。

    两位教授真的很担心,这样的论文如果写出来,被学术界群起而攻之也就罢了。可要是某一天,哪一位握有重权的激进分子突然脑子一拍,让自己和这些珍贵的资料一起人间蒸发,那岂不就一了百了?是的,觉得自己统治合法性受到威胁的统治者们,什么样的事情都是做的出来的。

    “以上的信息来自吉尔萨拉德本人和他怨灵集合体,都是我亲耳所闻亲眼所见,但并没有可以当成证据的文字记录留存,就算写出来也会被人当成是忽悠,那我们又何苦来着呢?”陆希耸肩道。

    琼斯教授松了一口气,但脸上却闪过了一丝惋惜;而亚瓦鲁教授则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他们明显是有点不甘心,但也没有提出异议。

    作为有良心(这次是字面意义)和节操的历史学者,明明有了如此重要的发现,却又只能闭着嘴巴不说,或许还真的挺让他们欲求不满的。

    看到两位教授先生的表情,陆希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多洗一下脑的,便道:“或许在未来,会有人找到关于这方面,更加权威的历史证据吧,也或者在未来,普通民众的接受程度会更高……但总而言之,给黄金王吉尔萨拉德做一个有悖于主流史学界的相反评价,却并不是我们的职责。超出半步是天才,超出一步却是疯子,这一直都是至理名言。我倒是觉得:我们的论文选题,应该是集中在吉尔萨拉德帝国末期出现的一系列王朝鼎盛期向灭亡转变的景象上,政治腐败、国民奢侈、民风浮华、军队好大喜功、阶级和社会矛盾逐渐加剧等等。吉尔萨拉德的黄金帝国不管有多么伟大,也终究是凡人组成的国度,而现有的主流人类‘史书’对其的描述却太传奇了,就像是在描写一个神话故事中伊甸园似的。”

    呵呵呵呵~~~缺乏可靠的史料就尼玛拿神话和诗歌当历史,本世界的人类史学界,倒是和家乡白皮的史学界很有异曲同工之妙嘛。像亚瓦鲁教授和琼斯教授这样很有节操的历史学者,已经算得上是学界的良心了。

    陆希对本世界的史学界表达了一下本人的嗤之以鼻后,想了想,又道:“是的,我们除了要还原吉尔萨拉德帝国晚年的真实面貌,更应该展示的,是菲茵女神为了挽救国家,为了让国家和文明继续向前,所做的最后一次努力上!我给你们找到的那段女神留在乌尔克大图书馆外面石碑的原文,你们已经看到了吧?”

    “是的……不但看到了,而且还有泰坦巨人用秘法刻录下来的图片,以及凡尘精灵和诺德人关于它的文字记录。嗯,虽然石碑应该已经被毁掉了,必然会有人质疑,可是,既然已经有了佐证,当然是可以作为论文证据的。”亚瓦鲁教授默默地点了点头。

    琼斯教授则叹了一口气“我是真的想不到,这才是菲茵女神对我们这些凡人真正的期望啊!而当她发现,她亲手建立起来,培育起来的帝国,却成为反对自己最大的阻力,又会是何等的绝望啊!”

    “是的,这应该就会是我们的主体方向了!”陆希认真地道:“研究黄金王的文章很多,研究黄金帝国的文章更多,研究诸神大战起源的文章可谓是多如牛毛,可是,有谁是站在菲茵女神的视角上,认真的研究一个改革者的内心世界的呢?她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帝国皇后,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哪怕是什么都不做,也绝对不会降低自己半点的历史评价,可是,她依旧是义无反顾地做了。最后,却成了一个失败的改革者,在绝望中,结束了生命。”

    “不,她从来就没有绝望过!一点都没有!”亚瓦鲁教授瞪大了眼睛,认真地反驳道:“否则,女神是不会在自己生前的最后一个月,还半强迫地通过了帝国军事学院接受平民子弟入学的规定。实际上,在后来的湮灭纪元中,许多带领凡人们继续抗争,努力生存的英雄,都是拜女神的这条规定,才有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好吧,草食系的教授先生,也只有在这个自己最热爱也最擅长的领域中,才会表现出这种寸步不让的攻击性出来。

    陆希不由得乐了:“你看,选题这不就是出来了吗?”他走到了堆积如山的史料周边,双目扫视而过,很快便找到了一本史料,这是泰坦巨人驻扎乌尔克城最后一任大使泰尔维奥的笔记。他离任的那一天,也正是菲茵女神的三大法令在廷议的时候被当场驳回的那一刻。

    “一位对世界充满了悲悯和希望,却又不断失败的女神的,最后的抗争!作为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我是不是有责任,把女神留给全世界的那段话,再一次告诉大家呢?”

    琼斯教授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可是,这个选题,也不能说是一点隐患都没有。菲茵女神留在乌尔克大图书馆外面的这段话,这个,哎……以我本人的智慧和境界,也实在是无法评论啊!”

    琼斯教授身为一位受过高等教育,博览群书的历史教授,同时也是一会有相当知名度的冒险者兼宝藏猎人,大半辈子都是生活在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无法无天的世界中的。可是,即便是这样一个人,在现在这个王权帝制是主流的时代,对于菲茵女神的那段(在陆希看来)很平淡甚至有中二的“心灵鸡汤”,也依旧表现出了无法克制的疑虑和犹豫,这也就是所谓的历史局限性了吧?

    “可是,这段话中是有力量的!这也是她想要交给我们这些后来凡人们的遗产吧!”教授又忽然道。

    ……嗯,严格意义上,每一个处于变革前期的社会,其实都是中二期的,而热血沸腾激昂奋斗的文字也是最容易引起社会共鸣的。更何况,站在导力工业时代大门之前的世界,也确实到了思想的变革期,黄金王吉尔萨拉德的黑历史还没有到全部重见天日的时代,但菲茵女神关于全民平权的现代思想,关于阶级解放的政治改革思路,也是时候作为一段失败,却又伟大的历史实验,让全世界看到了。

    以史为鉴,能不能知道兴替,这是政治家乃至整个社会的责任,但能不能将真正的历史告知大家,却是历史学者的职责了。

    两位教授对看了一样,顿时都有了一种历史使命感油然而生的热血沸腾。

    “这个月开始,我每天晚上六点钟都会来到您的研究室帮忙,就当我也是研究小组的一员吧。任何可以让我们的工作进度加快的,能够让论文提前成型的要求,二位都可以随时告知,我会尽全力解决的!”陆希对两位教授道,脸上洋溢着某种恶趣啊不,殉道者和先行者一般辉煌夺目的光彩,就仿佛是一位带来文明变革的思想家似的。

    嗯嗯,借着历史研究来灌一点点私活,似乎也挺好玩的吧!不过我这样算不算是在掘卡琳和阿尔托莉亚的祖坟呢?

    亚瓦鲁教授可没有陆希那么多小心思,当场便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可真是帮了大忙了!我一直都觉得,有您的参与,我们的研究团队才是完美的啊!”

    草食系的学者先生还真的不是在说客气话。有陆希这个获得第一手资料的当事人和大魔法师在,大家资料检索的效率会提高好几倍,同样的,有了他这个大人物的参加和署名,这种必然会引起轰动的研究成果才不会被人打压或盗取啊!

    谁说草食系就一定是没有心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