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打扫战场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打扫战场

 热门推荐:
    然而,不管是多么大的损失,至少可以确定的是,永世机关被调整到了正常的刻度,星空法阵和世界结界都重新恢复了运转,赤贯星和白贯星也都再一次被驱逐出了这个世界的天穹。浩浩荡荡的恶魔大军在留下了数位鼎鼎大名的深渊领主和魔将军的首级,外加上数以万计的战死者之后,依然被阻挡在了深渊大门之后。就算是两位魔神同时驾临,也依旧没能摧毁“凡人们”的抗争。一位在受了不小的创伤之后落荒而逃,另外一位更强大的,被视为灾厄化身的本世界天字第一号老魔头,也只能灰溜溜地被逐回了自己的神国。

    陆希不知道在灾厄之王的神国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他的老师和教宗立下“现在”是成功地全身而退了,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几个小时后,龙骑士长艾瑞格尔?斯派勒斯伯爵,在随后率领着200名龙骑士抵达了战场。这是整个骑士团中最后的预备队了,但其中还有不少是没有完成训练,实力尚且很多欠缺的新兵和从骑士。

    这座小小的岛屿上,以及周边,密密麻麻地躺满了恶魔的尸体。扑鼻的硫磺气息让普通人都要感觉晕厥。然而,大家也不能把恶魔的尸体就这么丢着不管。这么多来自深渊的气息萦绕在一起,或许再过上一两百年,就有可能把这里通化成深渊的一部分,如此一来,大家付出了巨大牺牲才总算是将其逐走的拉姆希德,还有可能随时降临回来搞事。这是大家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情况。

    然而,目前在岛上的几百号伤兵,也没办法打扫这么大规模的战场,便是将战死战友们的遗骨送回去都力有未逮。于是,他们只能暂且驻扎下来,等待后援。

    好在,有龙裔血统的龙骑士长斯派入勒斯带来的预备队,每条龙身上都携带了足够数量的药品和食品,以及别的物资。于是,重伤的战士们总算是得到了最及时的救治。

    又过了整整两天,三大一小的四艘浮空船这才抵达了战场。

    其中的三艘大型浮空船是高速的运输登陆舰,乃是十年前,云中城大圣堂从联邦订购的。是当时联邦最新锐的浮空船,虽然并没有什么武装,但速度和运载量都相当可观。联邦对列国出口的浮空船,最大的也不过是几十吨的小型游艇,蒂斯鲁核的机关室还留下了不少后门和自毁装置,但对大圣堂,倒是显得低姿态了不少。可即便如此,这两艘被称为“圣伊苏斯号”、“圣穆兰蒂娅号”和“圣艾蕾娜号”的战舰中,联邦依然以“工程人员”的理由,各派驻了十名以上的战斗法师和炼金术师,一看就是为了不让大圣堂觊觎蒂斯鲁核的秘密。

    奥鲁赛罗是这样评价这种行为:“穷人家的姑娘总算是偶尔弄到一个别人没见过的漂亮洋娃娃,小心翼翼地拿出来在地主的千金们面前炫耀,但人家说要借又不乐意。好不容易借出去了,又眼巴巴地跟在后面守着,生怕人家弄坏了这玩意。这么搞下去能变成真正的大家闺秀才怪了。照你的说法,小陆希,这算是什么?小农意识?”

    好吧,好在大圣堂这个“地主家的千金”还真的蛮大度的,并没有因为人家在后面尾(喵)行了十年而表示任何地不爽。

    三艘以大圣堂历史上著名圣者级人物命名的浮空船,除了运来了大批的物资之外,而且还一共投放了超过三千人的神官和圣堂骑士。有了这些养精蓄锐的神职人员在场,受了重伤的龙骑士和巨龙们就能得到救助,打扫战场,净化环境的繁重而又必须要做的工作,现在也可以开始了。

    陆希总觉得奥鲁赛罗的吐槽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尤其是发现,伴随着这三艘浮空船一起出现的,是自己的小老婆的时候……好吧,在流线型外观,优秀宛若天鹅一般的七曜极光号面前,三艘体型庞大的“老式”浮空船,怎么看被比较成了笨重的鸵鸟。好吧,一个穷人家的姑娘,如果捡到了一颗钻石,自然会对那些抱着洋娃娃沾沾自喜的童年小伙伴们充满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这其实也是不可避免的人之常情嘛。

    当然,跟着船一起来的,除了其余的小伙伴,居然还有被陆希留在了遗迹洞穴里的莉姆和妮可。照目前的客串船长娜诺卡的说法,她在接到疾风的信息后,便以最快的速度甩掉了联邦的浮空舰队,往这边赶来,还顺便绕了一点点路,接上了莉姆和妮可。然后,便在路上和大圣堂派过来的运输船相遇。

    大家伙儿一赶到,便迅速加入了打扫战场的工作,哪怕是已经哭红了眼睛的妮可都不例外。至于三无四刀流洋娃娃剑豪,原本在这样的战场上,她从来不会管尸体,只会去摸战利品的。但这个时候,她或许是受到了现场气氛的感染,也或许是越来越有人味了,几乎是小伙伴们中最努力的一个。

    所有战死的龙骑士……只要能够找到他们的遗体,哪怕是只有一点点带血的骸骨,都会和他们身前的遗物、战袍和铭牌一起,放置在特制的棺木中。除了少量会有家人来认领尸体的大贵族之地外,战死的龙骑士大多都是会安葬在世界之喉要塞的龙骑士公墓中,和历史以及当代所有的战友长眠在一起。无论他们在入团之前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甚至是罪犯逃奴,但这个时候,却都只有一个身份——与子同袍的战友。

    至于巨龙的遗骨,则完全被慎重地入殓起来。它们将要被送回龙城,和自己的祖先和同族们安葬在一起。然而,阵亡的巨龙实在是太多了,已经远远超过了三艘浮空船的运载能力。于是,在从海上过来的增援船队抵达之前,巨龙们的身体上只能暂时罩上了白布凑合一下了。

    “……这就像是一个超大型的葬礼现场。”坐在山包上的奥鲁赛罗?贝伦卡斯特握着并没有点燃的烟斗,望着山下喧闹得像是一座工地的现场,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真是不吉利,我最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了!”他扭过了头,对坐在他身边的女教宗道:“所有的葬礼,都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

    “逝去的人终究是逝去了,而活着的却要继续。打完了这一仗,一切也都会回到之前的时刻中去。奥克兰的女皇一边平叛一边继续她祖父的改革,诺德人还会继续向奥格瑞玛进军,联邦的奥法豪门和清流们还会继续明争暗斗,而涅奥斯菲亚的商人们,也依然会追逐着每一块金币。渔夫依然打渔,牧民依然放牧,农夫也得继续种田,然而,正因为这样,就算是做给活人看的,起码的仪式感也是需要的。”女教宗道。

    “为了证明牺牲的伟大?”奥鲁赛罗扬了扬眉毛。

    “为了证明伟大的牺牲,是为了其余的,平凡的活着而已。”她笑着回应。

    他们俩的外表看上去就像是父亲和女儿,但并排坐在一起,气氛却又显得无比的协调。便像是一辈子的恩爱夫妻,仅仅只需要一个眼神的交流,便能明白对方一切的意思。

    奥鲁赛罗望着布伦希特?娅斯媞三世的笑容,不由得自己也笑了,温声道:“……你知道的,不管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后悔。忽然觉得自己当年真是错过了很多东西啊!”

    “呵……对于你这个傲慢的负心老家伙来说,这就算是最顶级的甜言蜜语了吧?不过这样的话可不要对我这个神职人员说啊!我可是早已经在神前发誓,把下半生都贡献给大圣堂的。”布伦希特笑着道。

    “你已经做到了。”

    “是啊……虽然不能算尽善尽美,但也问心无愧。所以啊,有什么样的甜言蜜语,还是说给蕾娜和希蒂她们吧。”

    “她们也是神职人员,而且还是枢机主教呢。”法师无奈地苦笑了一声,这才露出了恶作剧成功般的笑容:“……放心吧,他们都没事。在施法的最后,我改变了这些术式结构,转移了反噬的方向。蕾娜和希蒂可生气了,但我还是打开空间门逃掉了。”

    布伦希特的目光有些复杂,但最后又变成了一个释然的微笑。这位启明战争之后的第一位女教宗,此时却向邻家少女一般,用力拍了一下奥鲁赛罗的肩膀,就如同六十多年前,她当年第一次见到奥鲁赛罗的时候:“……对了,当年,我是怎么称呼你的?傲慢的小鬼?”

    “应该是傲慢的小青皮才对。我这个‘老青皮’的外号,原本就是从你那里传出去的。”奥鲁赛罗觉得这个时候继续拿“年轻时候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似乎也听没有意思的。视线便这样投向了远方,看着那个朝自己这个方向跑来的年轻人。

    “太慢了,小子!”奥鲁赛罗笑骂道。

    “是是是……劳烦您久候了可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呢。”陆希一只手提着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酒桶,另外一只首捧着用布口袋装着的四五瓶红酒和冰蜜酒,一边无精打采地回应道:“然而,作为您此时的勤务员,我必须要提醒您,这里毕竟是外海,能整治出一桌酒菜,我其实还是很佩服我自己的。”

    “啧啧啧,小陆希,这就是你不成熟的地方啊!为师说过很多次了,可千万不要得意忘形,更不能骄傲自满!在奥法上,或许我能教你的已经不多了,但是在为人上,你这个得意的小青年还有好多需要学的呢。”他傲然地道。

    所以说,您到底傲然个屁啊?另外,您却确定真的要教我为人处世口胡?

    “辛苦了,过来坐一会吧。”教宗阿姨笑眯眯地道。眉眼之中满满的都是慈祥和母性。

    再所以说啦,您当年究竟是错过了多少美好的人生啊!一想到这里,就算是陆希,也忍不住要对自己的恩师给予鄙视的眼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