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您做不到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您做不到

 热门推荐:
    已经死掉的嗜血之王老兄为自己的子民们选择的这个新世界真的很不错。虽然陆希和疾风一踏上它的地面,就已经通过超凡施法者的感知能力,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块亚位面的边界——东西最远的边界也都不超过五百公里。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算多么广袤的亚位面,却能感受到了阳光的普照,能观测到星象,里面有高山,有平地,有草原,有河流,有湖泊,有本地的野生动物,并且还形成了一个相当完美的生态链。

    当然了,诸神大战之中,被打烂了的物质位面不计其数,就连稳定的主物质位面都差点变成末日浩劫的集中地。而在那个时代,也有不少大能为了给文明和生命留下一点点火种,确实是从主物质世界中分裂了不少陆地出来,让其变成了半独立的亚位面,并且耗尽心血维持着内里的生态环境。虽然大多数的失败了,成功的也大多规模很小,但有这么一两个物产丰沛的小型物质世界在以太海的深处存在着,倒也并不奇怪。

    目前来到这个小世界的逃难者中,一共有残废的远古比蒙一头,奥格瑞玛精疲力尽的难民两万人上下,人类魔法师两名,大天使长一名,外加上大大小小三百多台构装傀儡。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群按理说在诸神时代就应该早已经灭绝了的野生动物,譬如说,个头比最庞大的猛犸还要大上一圈的金刚龟什么的,鸣叫声清冽的赤翼鸟,上了岸艰难挪动着的巴托虹龙什么的,外加上比鸵鸟还要大上一两圈的陆行鸟什么的。

    “奥斯卡,你居然没事啊!这可真是太好了啊!”陆希捧着一只搭在自己肩膀蹭来蹭去撒娇的大鸟脑袋,开心不已。

    “在相撞之前,我们便已经让傀儡把所有的珍惜动物都赶到神殿里去了。您知道的,这些动物其实都是塞纳留斯圣座为世界留下的生命种子,就这么灭亡了可就太可怜了。”萨蕾莉尔小姐这样道。

    “然后,您还知道的,神殿里其实还有两座能够勉强运转的立场梯,这是洛菲圣座亲自设计的设备呢。可以把大量的生物一次性传送到数里外的地方呢。”

    “不,我完全不知道……”

    “所以啊,在这边侵入血腥平原的空间领域范围内的时候,我就用立场梯把动物们投送到地面上了。看样子,他们似乎是第一时间就发现那个空间门呢,比我们还先来一步呢。”

    “是的,所以我担心会物种入侵呢。不过,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陆希又拍了拍奥斯克的鸟嘴,笑得没心没肺,和对面这群奥格瑞玛的难民们悲悲切切凄凄惨惨的样子放在这里,对比真是太鲜明了。

    我们姑且把这群缺衣少食瑟瑟发抖的兽人平民忽略掉吧……他们虽然是奥格瑞玛最精华的人口,但也仅仅只是平民而已。在三百多台能够参加神战的古代傀儡的强势围观之下,确实支撑不了多久。

    于是乎,只剩下一条胳膊的远古比蒙,在几分钟前还同陆希和他的小伙伴们合作得非常愉快,现在却横在了这群兽人牛头人半人马巨魔的平民面前,对周围浮在半空包围着自己的傀儡们置若罔闻,用仅剩下的一只眼睛瞪着陆希和疾风,其态度之郑重,倒是一点都不亚于之前对付嗜血之王的时候。他同样仅剩下的那只胳膊,方才就是这样直接把神火从帕肯斯的胸腔之中挖出来的,但这时候也已经血肉模糊了。不过,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怀疑,这支伤痕累累的臂膀,照样可以开天辟地,劈山覆海。

    “何必要这样呢。经过方才的战斗,我以为经过这样史诗级的战斗经历,我们也姑且算是朋友了。”陆希擦了擦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露出了相当悲伤的表情。

    然后,紧接着,比蒙巨兽伤痕累累,于是便显得愈加狰狞可怖的面容上,便随即出现了“你特喵的在逗我?”这样相当人性化的表情。

    “而且,你也没有必要拦在他们的面前,先不要说您拦不拦得住……”陆希的视线在比蒙身后的平民们身上扫了一眼,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平心而论,两万多人其实相当不少了,就算是站在平原上也绝对有一种无边无尽人山人海的感觉。更何况这些奥格瑞玛的精英(虽然依然还是平民)可不是那种手无寸铁就会被按着脑袋屠杀的懦弱百姓,其中不但有相当数量的精锐士兵,而就算是一般牧民,也都能提着刀子上阵砍人,论起血性和勇气可绝不会亚于人类国度的职业军人。看看这群平民吧。一个个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不屈和坚定,甚至大多数的孩子和妇女,也都握着武器,沉下了身体,冲着这边龇牙咧嘴。哪怕是不到一米的兽人幼童,都一定有可能用牙齿撕下敌人的一块肉来,陆希毫不怀疑这一点。

    然而,陆希和疾风却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是站在强势的这一边的,而对方似乎也是这样的看法。

    “真的,如果我想要做什么,其实您是绝对拦不住的!”陆希道。

    大约是为了回应他的说辞,在包围圈最内里的十几台傀儡,纷纷抬起了自己挂满了武装的手臂,镶嵌在双目位置上的宝石开始闪烁起了猩红色的光芒。

    “不用这么应景吧,搞得我成了小人得志的三流反派似的。”陆希没好气地瞪了萨蕾莉尔小姐一眼,这才又无缝切换除了笑容,对远古比蒙继续道:“好吧,在此之前,我的确是奥格瑞玛氏族联盟的敌人,但我从来没有对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的普通平民百姓动过手。我虽然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好人,但这一点却绝对没有胡说八道。”

    比蒙巨兽看了看身后的平民们一眼,似乎犹豫了有那么一瞬,但形势比人强,他虽然是一个硬抗了战神的真“纯爷们”,但也并不是不识时务的蛮勇之辈——事实上,那些以为黄金血脉的人会是有勇无谋之辈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蠢蛋——他沉吟了一下,这才幽幽地开口道:“现在,帕肯斯已经陨落了,我们应该也解除了这脆弱的暂时同盟关系吧。那么,你还有什么提议,现在说吧。”

    “开门见山。我喜欢这种作风。”陆希扬了扬眉毛,扫视了一下这个亚位面——如果仅仅是肉眼的目力,是捕捉不到这个世界的边界的。

    陆希感慨了一声:“真是个不错的小世界啊,疾风,我们有可能把它从以太海中拉出来,和主物质位面融合吗?”

    疾风微微一怔,接着道:“这是十环的创造魔法‘世界拼图’的范畴,涉及到最高深的变化、塑能、召唤以及炼金的范畴,当然也包括了最大规模的空间操作。也是目前为止,我的知识所理解的,奥术领域最高深的操作。当然,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我们都知道,娜蒂娅联邦的浮空岛,有不少都是大魔导师们从以太海中拉出来的,包括你现在的领地七彩蔷薇岛。不过,首先,我们必须要确定,这片亚位面原本就是属于主物质位面的一部分,是在诸神大战中被分裂放置到以太海中的。这样的亚位面原本就是半独立的,在空间的概念上,和主物质世界的联系一直存在。我们所要做的,并非把两个世界拼接起来那么复杂和浩大的工程,这怎么想都是真神的手段呢。而是让原本干扰其存在于主物质世界的空间遮蔽和紊乱回归正常,并且让其稳定下来。”

    如果智商低一点,魔法造诣浅一点,大概压根听不懂疾风是在说什么吧?然而陆希却是明白的。实际上,这问题本来也就是问给比蒙巨兽听的。

    这时候,疾风又道:“不过,毕竟是这么大的一片陆地,能否复原成功,我可不是太确定。更有可能是连接到一半,我们的魔力跟不上,自己受上一点点伤,但这个世界却有可能从稳定的以太海洋中卷入混乱的空间震动着,直接毁灭。”

    “所以,你想告诉我,你可以把这个世界拉回主物质位面,所以我们根本无处可逃?”比蒙道。

    “不,我是要告诉您,就算是我没办法把它拉回主世界,也一定有办法毁灭他。是啊,这可真是一个完美的亚位面,但正因为是太好了,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将这里留给他们的……”陆希坦然地耸了耸肩,挤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是的,嗜血之王已经陨落了,但阿索格、隆萨斯、托伦亚恩、祖莫沙却都死在了我的手里。奥格瑞玛氏族联盟在我的兵锋之下彻底瓦解,雷霆崖要塞已然陷落,金帐和大纛也都成了我的战利品。对于普通兽人来说,现在的我才是必须要打倒的大反派吧?”

    “是啊,如果换成是圣泉皇家的那个乳牛星人,一定会斩草除根的呢。譬如说,超过车轮高度的男丁全部杀死,女性和孩子不能放在一起关押,强壮的送去洗脑当角斗士和卫士,弱一点的送进劳工大营做重体力活。”疾风笑吟吟地道。

    “你这是在黑卡琳还是在黑你自己啊?”陆希看着疾风那张明媚动人的笑脸,忍不住便打了一个寒噤,然后继续道:“我不会把兽人灭族的,严格意义上,我和奥格瑞玛诸氏族也没有什么必须要洗刷的私人仇恨。然而,我也绝不会给你们留下一块修生养息的自留地。”

    “所以,您希望我们怎么做?离开这里吗?返回奥格瑞玛,向您的军队匍匐。”说话的并不是比蒙,却是一个排众而出的年轻兽人,看上去也不过就是刚刚成年的样子。不过,以兽人魁梧强健的标准体型来说,他实在算不上一个强壮,甚至有些纤细和虚弱,并没有披甲,腰间挂着一柄前臂长的短刀,手里杵着齐眉的铁杖——与其说是法杖,倒更像是拐棍——他确实离强壮相距胜远,甚至走上几步都有显得有些蹒跚。

    的确,在陆希的探查术之下,他大部分的跟脚自然瞒不住人。他的体质和力量属性比起一般的人类成年还要低一些,但敏捷属性却还不错,差一点那就能到达身轻如燕那个范畴了。感知和智力属性更是远在平均值之上,比起不少资深的精英法师都高,精神属性甚至到达了天赋异禀的程度。

    很显然的,这是兽人中难得出现的适合走施法者路线的个体,也是一个身体脆弱,但却聪明绝顶并且意志坚定的主儿。事实也是如此,这个兽人有双职业,巫医和萨满,分别为11级和25级。

    有点意思,真的有点意思。陆希看着这个年轻的兽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直面着自己的双目的审视。他的确是在恐惧,身体虽然卑不亢地挺着立,声音也尽量维持着平稳镇定,但只要通过那些的细微的气息变化,只要透过对方的眼睛,陆希便能确定,这家伙的确是在恐惧。

    嗯,只有聪明人才会恐惧,战斗种族的兽人尤其如此。实际上,一个实力才达到了白银7阶的年轻兽人施法者,能在陆希的面前维持这种程度的镇定,这已经足够让他刮目相看了。

    “你的名字,兽人。”陆希道。

    “艾克萨罗?燃刃。”兽人的年轻人依然不屈地昂着头,用不卑不亢的声音回到。

    “所以,你可以代表这里所有的人吗?”陆希问道。

    年轻的兽人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身后所有的氏族平民们,这里面当然有战士,但其实更多的却是孩童和妇孺——他们虽然也提着武器,但依然是平民。然后,艾克萨罗?燃刃回过了头,目光决然而沉着,便是之前的恐惧也似乎不翼而飞:“是的,我可以百分之百地代表他们!我是艾克萨罗,‘龙之心’阿索格的幼弟,也是他唯一还存世的亲人。燃刃氏族合法的可汗。这个身份,可以让您放心了吧?”

    “阿索格没有子嗣,兄弟应该也都在当年夺位的战斗中死光了。燃刃的可汗家族,现在应该只剩下支脉了。”疾风插了一句话。

    “我是私生子,在去年才返回氏族,并且得到了氏族长老和阿索格本人的认可。”

    这应该不是谎话,而且对方也确实没有必要用这种一戳就穿的谎言来骗人。陆希微微颔首,算是认可了这个年轻人和自己对话的资格。

    “是的,我当然是希望这里所有的兽人,返回雷霆崖要塞,和你们所有的同胞一起,接受应得的命运。然后,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带着仇恨和不甘活下去,带着所有的痛苦和悲伤,艰难地活下去,等待向我,或者我的后代复仇的那一天。实际上,只要一想到有一个种族正在咬牙切齿地诅咒着我,却偏偏拿我没有办法,我就兴奋得发抖呢。只要想到你们在未来所有的抗争,都注定会被变成新的痛苦和绝望,我就来连灵魂都能感受到荡漾呢!哦哈哈哈哈哈……呃,疾风,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变态。”

    “嗯,而且已经是晚期完全没救了。”

    兽人弯下了腰垂下了头,在陆希的大笑声之下终于开始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气的。然而,他依然艰难地开口道:“可是,您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