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宅厨师 > 496.没底的决赛(听说有作者比赛吃鸡啊,给我也整一个呗)

496.没底的决赛(听说有作者比赛吃鸡啊,给我也整一个呗)

 热门推荐:
    更衣室里,薙切绘里奈洗了个冷水脸,冰凉的水让她精神为之一震,擦干脸上的水珠,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那身万年不变的远月校服已经换成了一身白色厨师服,合体而修身的服装将少女美好的身材曲线显露无疑。

    如正午阳光般耀眼的金色长发扎成干脆利落的马尾辫,这便多了几分英姿飒爽。

    只是,蹙起的眉头暴露了少女真实的内心,她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自信。

    “唉,一对三啊。”

    想到还有三个对手要对付,薙切绘里奈也不由的叹了口气。

    她虽然自傲但却还没到那种自大的程度,她现在要一个人去连续战胜三个不弱的对手,这怎么看都很艰难。

    而且,她这次的对手又岂是不错啊,简直堪称是可怕。

    那个来自毛熊之国的卢恩也就算了,这种完全暴露了实力的对手在她看来问题不大,收拾起来并不算费事。

    但是剩下的两位就麻烦了。

    司瑛士,这个在反叛之前一直稳坐十杰首席的男人可不好对付,尤其是曾经同为十杰,薙切绘里奈更是无比的清楚这个男人实力的可怕。

    有着神之舌的薙切绘里奈虽然曾经一直低调的占着远月十杰末席的位置,但是其实她的真实实力早就能进前三席了。

    她之所以一直不上升席位,一是因为她今年刚刚才一年级,一年级开学就成为十杰已经刷新了远月的记录了,这要是再高调的话就反而过分了。

    而第二则是因为她之前并没有自信能战胜司瑛士。

    薙切绘里奈是很怕麻烦的,她的时间宝贵着呢,研究厨艺啊,补番补漫画啊,打游戏啊,晚上陪老公……(呸,这个划掉)等等,这些事情她就忙的不可开交了,哪有时间去一个个的去和其他十杰挑战,再慢慢的往上爬名次啊。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薙切绘里奈打从一开始就是准备找个合适的时间直接挑战司瑛士,然后将第一席的宝座直接拿过来的。

    然而,因为厨心迟迟无法觉醒的原因,薙切绘里奈的厨艺已经好久没有进步过了,这让她只好暂且先将原本的计划压下,思考着如何先提升厨艺。

    而再然后……

    再然后剧本就像换了个人来写一般,变得一塌糊涂了起来。

    先是自己脑门一抽提前继承了祖父的位置,直接从学生升级成校长了,再就是远月十杰中,出了一群二五仔,她原本最头疼的对手,直接跳反了……

    总之事情变得一团糟……

    不过,又仿佛世界线的收束一般,绕了一个大圈,她终究还是要和司瑛士过上几招……

    “我现在能稳赢司瑛士吗?”

    薙切绘里奈铭心自问,然后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那气人的厨心比她本人还麻烦,用白夜那个混蛋的话来说就是比她还傲娇蹭的累。

    虽然薙切绘里奈本人是坚决不同意白夜那套“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厨心”的理论的,她本人明明比这破厨心好相处多了好吧……

    嗯,大概,也许,可能,真的是这样吧……

    薙切绘里奈莫名的有些心虚。

    难道她真的很傲娇吗?

    不过,好歹在白夜那家伙一通见鬼的操作之下,她那破厨心总算是冒出个头了,算是半觉醒状态吧,毕竟时灵时不灵的。

    一会儿她和司瑛士对决时,要是运气好,这破厨心刚好娇了的话,那她可能会赢,而要是这破厨心刚好傲了,那怕不是就得直接遗憾的打出gg了。

    想到这里,薙切绘里奈感觉有点慌,她发誓,这次要是能顺利过关,她以后一定好好改改自己这破性格。

    什么破傲娇吗,真麻烦,蹭的累。

    她心里这样埋怨着自己的厨心。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这次厨心给力,她战胜司瑛士了,那最后压轴了那个神秘小孩该怎么办。

    “白天……”

    她念叨着那个神秘小孩的名字。

    说到白,她就想到是我先来的,咳咳……错了错了,是她就想到听样姓白的白夜,然后就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她还能痛痛快快的虐白夜呢,再想想现在自己已经快变成被那混蛋单方面按在地上摩擦了,薙切绘里奈顿时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他喵的,什么都能忍,但是老娘再也忍不了每天晚上都是他在上面了……

    想到这个,一股无名火怒从心起,薙切绘里奈顿时不在那瞎吉尔纠结了。

    反正她已经找到心结的原因了,只要这次和父亲做个了结,那么结果是输是赢就都无关紧要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她那半觉醒的厨心都会完全觉醒,到那时候,她一定要反过来将白夜那混蛋压在身下摩擦一百遍啊……

    感觉力量不断涌上来的少女顿时就无所畏惧了,而且,白夜都说了她可是欧皇来着,运气怎么也不会太差。

    反正不要怂,莽就完事了。

    薙切绘里奈推开门,走向了擂台。

    不过话说回来,她都在备战市里呆了好久了,咋还没人通知她比赛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她走了出去,而迎面走来的便是有些不甘的小惠。

    “田所惠?”

    薙切绘里奈有些惊讶,而当她抬头看到赛场上站着的人竟然是司瑛士的时候,她的惊讶更甚。

    明明她记得之前这个田所惠的对手是哪个卢恩的,难不成卢恩输了?

    悄悄走到了自家小秘书身边,薙切绘里奈询问着怎么回事,而听完新户绯沙子的解释,她再看那个蓝发土妹子的眼神就不同了。

    “真不愧是那家伙推荐的人啊,看着不起眼,没想到挺厉害的。”

    她感叹道,如此一来她只剩下两个对手,倒是省力了不少。

    只是,再想想白夜那家伙那么相信这个蓝发土妹子,薙切绘里奈脸上的笑容又逐渐消失了。

    “那个混蛋,等我觉醒厨心之后,一定要多虐他几遍啊。”

    至于为啥?

    哼,她乐意,纯粹看某些人不爽。

    带着这样的不爽,薙切绘里奈一步步的走上了擂台。

    “你个叛徒,准备好怎能迎接失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