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295章 打,砸

第295章 打,砸

 热门推荐:
    红袖楼这个名字比较庸俗,大抵是取自于‘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这里的规模颇大,五座楼之间多有花树,哪怕是寒冬,依旧能看到绿色。

    此刻其中一座楼的大堂里,黄春正在骂人。

    “这就是外藩女人?特么的眉毛都没有,还有几个黑牙齿……这是女人?这是女鬼!”

    大堂的左侧,几十个脸上涂抹的白惨惨的矮小女人站在那里,茫然无措。

    她们的眉毛被剃的光溜溜的,面上不知道涂抹了什么,白惨惨的就像是鬼。

    “春哥,刚才某被吓惨了,到现在都没动静,怕是要废了。”

    “某也不行了。”

    一群兵痞毫不介意拿自己的家伙事来诅咒发誓。

    “让开!”

    堵住大门的伙计打手们纷纷避开,稍后一个男子从门外进来。

    男子面沉如水,一进来就盯住了黄春。

    “哪家的?”

    这话问的格外的有气势,加之边上的打手们横眉冷对,黄春等人就显得格外的势单力薄。

    邙山军来了五十余人,剩下的去了别的地方喝酒。

    黄春的八字眉跳了一下,阴测测的道:“黄家的。”

    “皇家的?”

    男子神色一滞,旋即就想明白了此黄非彼皇。

    他恼怒的道:“胆大包天!可知这里是红袖楼吗?”

    他的目光在黄春等人的身上转动着,然后就笑了。

    这特么就是一群乡下人,竟然被他们给混了进来。

    “跪下!”

    黄春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身后的乡兵们也缓缓走到了他的身后。

    严宝玉并未参加吃喝嫖赌行动,正在庄子里歇息。

    锋矢阵需要一个强大的箭头,而严宝玉就是那个箭头。

    但黄春从未觉得自己的武力值差,只是他觉得动脑子更强大。

    “嗯?”

    黄春等人竟然不跪,男子不禁失笑道:“胆子真的很大。”

    他很头痛要怎么从这群穷鬼的手中拿到赔偿,想来想去觉得大抵没谱,于是就淡淡的道:“打!”

    唯有如此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他转过身去,说道:“打断他们的手脚!”

    这一刻他觉得很是寂寥,然后微微摇头。

    “呯!”

    一股巨力从身后涌来,男子就不禁飞扑了出去。

    门外正好有根木柱子,男子就这么径直撞了上去。

    他一声惨嚎,然后双手环抱住柱子,缓缓的瘫坐在地上。

    他转过头来,就见到黄春一人冲在了最前面,劈手一拳,就把一个打手撂翻,接着一记撩阴腿,迎面的打手惨叫一声,双手捂着下身就跪了下去。

    一个打手自负悍勇,就大喊一声冲了过来,然后迎面一记扫腿。

    黄春单手抓住一个打手挡在身侧,随后就是一腿。

    呯!

    两个打手齐齐惨叫起来,黄春勃然大怒,就拎起一张圆凳劈了下去。

    咔嚓!

    断骨的声音和惨叫几乎是同时传来。

    整个红袖楼都乱套了,另外四座楼的客人都无心玩女人,兴致勃勃的出来看热闹。

    大家站在事发地的外面,看着里面的惨状议论纷纷。

    “竟然有人敢砸红袖楼,这事儿妙极,妙极!”

    “为何不报官?”

    “谁报官?红袖楼的背后有人,报官就是认输了。”

    “那岂不是要私下动手?”

    “没错,以前就有过,当时红袖楼不吭声,第二日那人就没,谁都找不到他。”

    “啧啧!这是碎尸万段了吧!”

    “所以这些人看似凶狠,可等红袖楼背后的人动怒时,这些人没一个能有好结果。”

    “咦!某怎么好像见过那些人……就那个,正八字眉的那个,那不是邙山军吗?”

    “鬼军?”

    呯!

    最后一个打手倒下了,黄春拍拍手,走到了门外。

    “你们是鬼军!”

    黄春得意的道:“没错。”

    鬼军比什么亡灵之军更威风,黄春觉得这个名字比邙山军更好听。

    上阵就得先把自己看做是死人,如此方能发挥出本事来。

    这是宿将和老卒的经验之谈。

    所以叫做鬼军极为妥当。

    “一群乡兵竟然也敢来红袖楼闹事,今日若是让你等出了这门,老夫也不用做人了。”

    随着一个倨傲的声音,一个四十余岁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负手而立,看了里面一眼后,淡淡的道:“老夫杨力,忝为红袖楼大管事,今日和你等相见也算是有缘。人来!”

    他身后的大汉喊道:“大管事说话,人来!”

    身后却安静,只有大堂里的惨叫声。

    谁来?

    就在大家觉得杨力是在虚张声势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众人回头一看,就见到一群大汉缓步进来。

    这些大汉气息彪悍,关键是他们的手中都有棍子。

    棍子不算是凶器,但却是打断骨头的利器。

    杨力淡淡的道:“跪下断手,反抗者……手足皆断!”

    黄春仰天一笑,笑的极为肆意。

    那些乡兵们都露出了嗜血的本来面目。

    见他们不肯屈服,杨力喝道:“打!留条命就行!”

    黄春狞笑道:“弄死他们!”

    瞬间这些乡兵的眼睛就红了。

    他们从沙场上才回来,那些血腥味和惨嚎还残留在梦中,那股子杀意依旧未散,被这番话一激,那杀人的念头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是悍卒!”

    客人里有见多识广的,就惊呼了一声。

    “他们不是跟着沈安去府州了吗?府州大捷,他们说不定就杀了人……”

    “这些杀人杀习惯了,自己都管不住自己,到时候咱们也得殃及池鱼。”

    “要出人命了,退后!赶紧退后!”

    “……”

    气氛骤然一紧,无关的都退到了边上。

    “咳咳!”

    就在此时,外面有人干咳了几声,然后说道:“眼看着就要年底了,要祥和,要和平,不要打打杀杀的,那样……不好!”

    众人愕然发现,刚才杀气腾腾的乡兵们竟然温顺了下来。

    大家纷纷回身,就见到了沈安。

    沈安的身边是姚链和陈洛,他负手走了进来。

    “你叫做杨力?”

    他走到杨力的身前,漫不经心的问道。

    杨力下意识的道:“正是某。”

    沈安点点头,那边的黄春已经冲进大堂里,再出来时手中多了一把圈椅。

    刚才下手狠辣的黄春,此刻却谄笑着把圈椅送过来。

    “郎君您坐。”

    沈安看了他一眼,然后坐下。

    他微微昂首,问道:“说吧。”

    黄春站在他的身边,微微弯腰,“郎君,小人想着兄弟们这一趟辛苦,就带着他们来红袖楼找这些倭国女人那个……乐呵乐呵……”

    倭国女人?

    沈安看了杨力一眼,见他没有慌乱,就笑了笑。

    “……红袖楼把这些倭国女人说的国色天香,可等人一进来,全都和厉鬼一般,郎君,兄弟们都被吓坏了。”

    那么厉害?

    沈安也有些好奇,就说道:“弄两个出来看看。”

    黄春喊道:“抓两个倭国女人出来,郎君要看看。”

    几个乡兵进去,里面一阵惊叫,随即两个女人就被提溜了出来。

    没眉毛,脸上不知道弄了些什么,看着惨白。

    关键是个子矮小,矮小的让人无语。

    两个倭国女人乖巧的跪下,然后抬头冲着沈安媚笑了起来。

    这份眼力不错。

    只是她们的打扮妆容却让沈安打了个寒颤。

    这貌比无盐啊!

    “丑!”

    沈安摆摆手,黄春说道:“弄进去,别在外面恶心郎君。”

    “沈待诏……”

    杨力怒道:“这里是红袖楼。”

    “红袖何在?”

    沈安随口问道,看似漫不经心,可却多了威势。

    杨力冷冷的道:“你的人打砸了红袖楼,此事告到官家那里也使得。”

    沈安才将被封爵,若是爆出些丑闻来,那可就热闹了。

    众人都料定沈安会服软,可他却说道:“砸了就砸了,你想怎地?”

    杨力冷冷的道:“听闻你和贵人相识,某这里有句话想告诫你,莫要给贵人惹祸。”

    贵人?

    沈安瞬间就想到了赵允让那个老流氓。

    然后他笑了笑,“你要拦路吗?”

    杨力也笑了笑,却是皮笑肉不笑,“你自然能走,只是这些乡兵却走不得。”

    他的笑容看着很欠揍,边上有人不禁就哄笑了起来。

    “你笑起来很欠揍。”

    沈安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杨力笑道:“是啊!许多人都这么说,只是从未有人敢对某动手。”

    沈安缓步上前,问道:“那沈某试试可好?”

    杨力微微昂首,“好啊,请,只望你莫要不敢。”

    啪!

    他的话音未落,沈安一巴掌就把他扇倒在地上,随即抬腿奋力的往下踩。

    惨叫声中,杨力喊道:“好胆色!好胆色,有胆就再用力些……嗷!”

    沈安听他兀自敢叫嚣,就一脚踩在了他的小腿上。

    断骨的声音有些沉闷,但杨力的惨嚎却让人变色。

    这几下动手兔起鹘落,那些大汉此刻才反应过来,有人喊道:“弄死他!”

    一群人蜂拥而来,沈安却没管,只是抬腿狂踩。

    “……草泥马!沈某从未听过有人说用力些,这要求……老子不满足你怎么行……”

    他终于结束了对杨力的蹂躏,然后负手就往外走。

    姚链和陈洛跟在他的身后,有冲过来的大汉一律放倒。

    黄春早就带着人扑了过来,和那些大汉们打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