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617章 守护

第617章 守护

 热门推荐:
    赵仲鍼出来时,一边脸上和肩膀上都是麦粉,他笑着拍打了几下,说道“这天冷,刚才看到家里烧炭盆,要注意,门窗不能全关了,否则会中毒。”

    “中毒?”

    宗室男子很是感激赵仲鍼,但却不懂这个“是什么毒?”

    赵仲鍼本想分析一番木炭中毒的原理,但最终只是说道“炭毒。”

    男子拱手“多谢小郎君。”

    赵仲鍼笑道“谢什么,走了啊!”

    他冲着赵允弼等人拱拱手,然后上马和沈安一起走了。

    大车缓缓从赵允弼的眼前驶过,身后传来了赵允良的声音“他没给钱!他没给钱!”

    赵宗绛也欢喜的道“就是些米粮,还有一头羊,可是没给钱呢!”

    赵允弼心中得意,是啊!他们没给钱。

    这样算下来的话,两边给的东西价值差不多,赵仲鍼得意什么?

    至于什么尊重,别扯淡了,你是要吃饱饭还是要尊重?

    男子也有些失望,但今日他已经算是大丰收了,所以就拱手邀赵允弼等人进去喝茶。

    “不用了,老夫还得去下面的人家。”

    赵允弼觉得和这家人没什么可说的,就挤出了些慈祥的笑容,然后招呼赵允良父子。

    男子摇摇头,满心欢喜的准备进去,却见自己的娘子跑了出来。

    “官人!”

    “怎么了?”

    女人的手不小,她张开右手,几枚簇新的铜钱静静的躺在那里。

    “新钱?谁给的?”

    几枚铜钱还不能让人动心,男子觉着妻子不够稳重,正想呵斥一番,却见她一脸的欢喜。

    “官人,一袋子钱呢,都是新钱。”

    男子一怔,刚上马的赵允弼看了过来。

    “多少?”

    “一百多贯。”

    男子看向了赵允弼,眼中多了泪花“人说要钱要钱,乞丐才要钱,所以小郎君才悄悄的把钱送进去,却不肯说话……这样的体贴,让某……让某的心中暖和又难过……”

    周围的街坊一直在边上看着,见他感动落泪,也跟着唏嘘起来。

    “小郎君看着年轻,可做事却稳妥,不肯得意,不肯倨傲,难得啊!”

    “所以官家神目如电,这才选中了十三郎做皇子,这小郎君这般淳厚,皇子想必更是仁慈,大宋有福啊!”

    “是有福,你们不知道吧,那位十三郎当初死活都不愿意进宫,只说自己福薄,这般谦逊的有几人?”

    “是呢,宫中的人都去请了好多次,可十三郎就是不去,连宰辅们登门都没用,可见是个实诚君子。”

    实诚君子……沈安若是听到了会笑喷。

    能被赵祯看中接班的人会是实诚君子?那赵祯估摸着会死不瞑目。

    可百姓却不知道这些,他们更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说起赵曙父子都敬佩不已。

    有人指着赵允弼等人说道“他们搞的大张旗鼓的,可也就送了那点东西,还得意洋洋的,啧啧!怪不得小郎君以后是要做太子的人,而他们却只能坐吃等死。”

    “先前那人笑的好假,看似慈祥,可眼神却冷冰冰的,吓人呢!”

    “是呢!某也发现了,看着很亲热,可仔细一看,笑的僵硬,眼神也冷,罢了,这样的慈祥不敢要呢,太威严了。”

    “威严什么?要威严也是小郎君,那是未来的太子呢。”

    “……”

    赵允弼听到了这些话,他策马在前,眼中有阴霾闪过。

    这些蠢货!

    “这些蠢货,那赵仲鍼难道不假?只是他年轻,看着多了纯真……”

    赵允良有些气急败坏的跟上来“今日算是白跑了!”

    赵允弼淡淡的道“慌什么?下面还有大半人家,咱们一家家的去,都亲切些。他是一个人,可咱们那么多人,都扛,老夫也扛,好歹让他们看看诚意。”

    赵允良振奋精神,“好,那咱们快些!”

    一行人急匆匆的往下一家赶。

    “他家门口好些人呢!”

    才进巷子就能看到那家门口围拢了不少人,都在热火朝天的说着些什么。

    “……小郎君帮着扛东西进来,出门前还拍打干净,某以为是爱干净,后来才知道,这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做好事不让人知道,这是……哎!这等诚心实意的小郎君,真是难得啊!”

    “小郎君先前还冲着某笑呢。”

    “……”

    赵允良看着赵允弼,呆呆的道“他来过了。”

    赵宗绛失望的道“他们比咱们出来的更早,而且钱还多……”

    气氛低沉,有人牢骚满腹的道“早知道沈安要掺和,就不该来。”

    “就是,比钱多,谁能比得过他?”

    “他的香露日进斗金,能用钱砸死人。”

    “……”

    有人抬头看到了赵允弼等人,就笑道“怎么还有贵人来?”

    赵允良心灰意冷的道“他们选择了和咱们相反的方向,所以咱们一直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回去吧。”

    赵允弼微微垂眸,说道“送。既然来了,那定然要送,否则官家那边会想咱们为何停住了。”

    他下马,露出了微笑,低声道“官家会盯着咱们,懂吗?不想被猜忌,那就送完,笑着送完。”

    自己选的路,笑着也要走完!

    他微笑着走过去,就在那些人准备打招呼时,他想起了沈安先前的话。

    “要比有钱吗?”

    那厮很有钱,别人有钱都藏着掖着,可他倒好,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一动手就是大手笔,每每砸的人感慨万千。

    以往赵允弼没怎么好生感受过被沈安砸钱的滋味,今日算是感受到了。

    真特么难受啊!

    ……

    宗室的两帮子人在暗中争斗,这事儿瞒不过宰辅。

    “都去了?”

    “去了,据说小郎君他们去的更早,给的更多。”

    韩琦靠在椅背上,越发沉重的身体压得椅子吱嘎作响,他却惬意的道“给了多少?”

    来报信的小吏说道“宗室那边给了十贯钱,还有米粮;小郎君那边也是一样,只是每户多了一头羊……至于钱,好像没看到,只是那些人后来都在赞颂小郎君,说是顾及他们的脸面……”

    韩琦摆摆手,等小吏出去后,就笑道“诸位怎么看?”

    曾公亮搓搓冰冷的脸,“这是沈安的手法。”

    韩琦点头道“砸钱!砸到你怕了,砸到你想吐血却无可奈何,这就是他的手法。”

    欧阳修抚须含笑道“还有提前出发,抢在对手之前送了大半人家,这是谁的主意?”

    韩琦眸色微动,“这等手法是在坑人……当对手在洋洋得意时,却发现自己要干的事都被别人干了,而且干的比自己更好,这……”

    “坑人,坑了之后自己还一本正经的看热闹。”

    尼玛,这谁的主意?

    欧阳修的眼珠子一转,得意的道“若是沈安,他会直接砸钱,砸的响动越大越好,最好整个汴梁城都知道,都看到,可此次没有,可见是小郎君的主意。”

    曾公亮点头道“对,若是沈安,他会一路砸钱,消息传到宗正寺那边去,他们定然会怯了,然后憋屈……这就是堂堂正正之师,以势压人。”

    韩琦冷冷的道“可他们此次却是阴险的先出发了,送了大半人家才和宗正寺的人相遇,直接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手法……”

    阴险,腹黑!

    三人同时感到了头痛。

    韩琦起身道“老夫觉着该去问问。”

    稍后有人来了,韩琦问道“今日小郎君如何?”

    “诚心诚意。”

    “他甚至在看到一户人家艰难时落泪了。”

    “沈安数次催促,他却不肯走。”

    “……”

    韩琦等人面面相觑,心想难道是沈安的主意?

    “好吧,不是小郎君就好。”

    他们不希望出现一个腹黑的君王,那样会让人非常难受,而且不好控制。

    ……

    一上午的时间都在送东西和慰问中度过了,赵仲鍼觉得身体很累,但精神很好。

    两人找了家酒楼歇息。

    “要好酒!”

    赵仲鍼一边捏着肩膀,一边龇牙咧嘴的道“在宫中不能喝酒,早就馋了。”

    酒菜上来,他先狂吃海喝了一阵子,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

    “又偏了你的钱。”

    他年轻的脸上多了感动,很纯真,“你当年不差钱,让我入份子是给好处。那时我家不怎么样,我爹爹更是被人看不起……所以,我知道你是送钱。”

    沈安低头吃菜,随口道“你想多了。”

    赵仲鍼笑了笑,“宫中冷冰冰的……”

    沈安放下筷子,抬头,认真的道“若是觉着宫中冰寒刺骨,就想想外面,找机会出来,咱们一起喝酒。”

    赵仲鍼点头道“好。”

    两人碰了一杯,赵仲鍼喝下去,然后问道“你想要什么?”

    见沈安的目光不善,他赶紧解释道“不是说酬功,我是问你这一生想要什么?”

    沈安默然。

    大宋不兴吃午饭,但中午饿得慌咋办?点心什么的应付一下。此时正是中午,外面又开始了热闹。

    “鹌子羹,群鲜羹,杂辣羹,骨头羹……”

    “二陈汤,干木瓜汤,仙术汤,生姜汤……”

    “旋煎羊,冬月盘兔,白肠,水饭……”

    沈安突然问道“觉得吵闹吗?”

    赵仲鍼点头,“很吵。”

    “快走,黑金刚出场了,今日的相扑定然精彩纷呈。”

    “看什么黑金刚,某要看莽二姐的相扑,她穿得少,胸脯大……”

    脚步声从门外远去,沈安微笑道“某就想守护这份吵闹,谁敢打断这份热闹,某就弄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