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间如狱 > 第八十六章鸡飞蛋打

第八十六章鸡飞蛋打

 热门推荐:
    盒子敲打的声音停了下来。

    而且再也没有响起过。

    这样的情况在杨间看来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这只鬼敲累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第二种情况,那就是盒子里的无头鬼已经放出来了。

    至于第三种情况.....杨间根本想不出来。

    此刻,黑暗的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宁静。

    没有敲击声,也没有脚步声。

    什么声音都没有。

    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次的宁静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远远超过之前的任何时候。

    而且......咳嗽声至始至终都没有再响起过。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那只鬼不动了......无头鬼也似乎没有出现,这一切为什么如此的诡异。”

    杨间之前心中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但是现在。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因为瘫痪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了。

    身体里那只鬼眼的躁动开始平息下来,身体也渐渐恢复了知觉。

    只要杨间恢复行动,就算是真面对无头鬼也不怕。

    可能那只鬼已经知道了杨间要恢复行动了,又或者是因为某个什么时间已经到了。

    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那只鬼开始从衣柜的方向渐渐远离,逐渐的退回到了房门口,然后走出房间顺着楼梯缓缓的走下楼去,一步一步,清晰的脚步声在楼道之间回响着.......它要离开了。

    几乎在它走下楼的瞬间。

    杨间恢复了行动。

    他立刻接管了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从床上蹦坐了起来,同时手顺着墙壁摸去,立刻打开了房间的灯。

    灯光瞬间亮起,驱散了黑暗。

    周围的一切都清楚的可以看到了。

    杨间立刻看向了衣柜的方向。

    此刻衣柜打开,一个黄金盒子落在地上,不过却已经变形了,一个凹口出现在盒子中间,几乎要将盒子砸开。

    但黄金的韧性,还有严力定制这盒子的时候没有偷工减料。

    这盒子最后还是没有被砸开。

    “呼~!”

    见此,杨间此刻微微松了口气。

    最好的结果出现了,这盒子还没有打开,里面的无头鬼并没有跑出来,至于盒子变了形,那无所谓,黄金只是容器,对形状没有要求。

    不过诡异的是......在盒子的上面却覆盖着一张人皮

    那是他从学校里带出来的人皮纸。

    心中虽然疑惑,可眼下却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杨间立刻收拾了一下东西,将行李藏了一下,然后拿着武器就立刻冲了出去。

    “这对我来说是一场危机,也是一个机会......至少那只鬼出现了,我就算不去对付它,至少要知道它的身份,它的位置,还有它的样子......”

    “如果就这样让它走了,下一次只怕再也找不到这样好的机会了。”

    尽管心中恐惧,不安。

    但他还是追着那只离开的鬼出去了,毕竟这次来黄岗村是为了个自己争取活下去的机会,怕死的话他就不会来这里了。

    一楼的大门紧闭。

    但门外却出现了远去的脚步声。

    很显然,那只鬼已经离开了刘根荣的家,开始去往别处。

    “追~!”

    杨间打开大门,立刻追了出去,他的额头上一只鬼眼撑开皮肉冒了出来,猩红的眼睛传递过来一个奇特的视野。

    一个由红光笼罩的世界。

    不再黑暗。

    鬼眼的视线是可以看破黑暗还有鬼域的虚幻,虽然在不使用鬼域的情况之下很鸡肋,但至少也算是一种特别的能力。

    “在前面。”

    杨间追了过去,鬼眼一看,试图看清楚那只鬼的样子。

    但一个拐弯挡住了视野,脚步声从小巷之中回荡过来。

    “动用鬼域的话瞬间就能追上那只鬼......但对那只鬼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之下就动用鬼域显然是十分愚蠢的。”

    心中虽很想知道这只鬼的真实面目。

    可鬼域带来的后果,让杨间忍下了这一时的冲动。

    毕竟,冲上去也不一定能够关押。

    继续追上去。

    前面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就在前面的一个拐弯就可以看到了。

    然而下一刻。

    杨间一个转弯跑过去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顿时让他愣住了。

    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鬼,而是白天一起来黄岗村的小强俱乐部成员......张韩。

    “杨间?怎么可能是你。”

    张韩见到他的时候也明显惊骇了,比见到鬼还要吃惊,主动的开口道。

    “这句话才是我要说的,我追着一只鬼的脚步声来到这里结果一个拐弯看到的人居然是你,你真的是张韩?”杨间皱起了眉头,他手中拿着一把金黄色的手枪。

    子弹已经上膛。

    不是为了杀死鬼,只是下意识的防身而已。

    张韩有些气急败坏道;“我当然是张韩,你才有问题好不好,我也是追着那个脚步声过来的,以为你就是鬼,还好我看清楚了你的样子,吓我一跳。”

    听他这么一说

    杨间心中一凛:“我们被戏耍了么?还是说,这里的鬼并不止一只......你追着的那只不是我遇到的那只。”

    “不是很清楚,但脚步声的确是在这附近消失不见的。”张韩也脸色凝重了。

    “踏,踏踏~!”

    忽的,有一个脚步声从一旁的小巷之中传来。

    “砰~!”

    下一刻,杨间几乎想也不想,脑袋上长出一只眼睛,抬手对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是一枪。

    “啊~!”

    一个痛呼的声音响起,他的鬼眼看见一个人痛苦的栽倒在了地上,鲜血从身上流了出来。

    “杨间,你怎么乱开枪啊,你打到人了。”张韩惊道。

    杨间皱眉道;“村子里的人早就睡了,这么晚连狗都不叫,突然出现的脚步声谁知道是不是鬼的,先打了再说。”

    “还好刚才你先看到了我,要不然你肯定要对我开枪。”张韩有些后怕道。

    这才看见,杨间手中一直握着一把手枪。

    “那人似乎是俱乐部的人,你应该认识,不过刚才那一枪不知道有没有打死他。”杨间道。

    片刻之后。

    一栋被俱乐部的人临时租下来的小别墅里。

    一位男子脸色苍白,捂着伤口,正在滴血,旁边的张韩正在给他包扎伤口。

    除了他们几人之外,其他的驭鬼者也都在。

    夜晚闹鬼的事情似乎惊动了所有人。

    “欧阳天,有件很糟糕的事情要告诉你,你的鸟被打没了。”张韩一副我理解你的样子,有些伤感道:“鸡飞蛋打,干净利落,我怀疑杨间他是故意瞄你这块的。”

    杨间瞥了一眼:“放屁,我分明是瞄了他的头,子弹飞到他的鸟上怎么能怪我。”

    “不过这也事情的确是我不对,欧阳天,我得向你道歉,对不起。”

    说着,他又露出了真诚而又歉意的眼神。

    欧阳天阴冷的脸上带着暴怒:“你对我开了一枪,说一句对不起就这样算了?”

    “我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要不报警抓我?”

    杨间道:“大晚上村子里闹鬼,你在村子里乱走也不开灯,误伤也是很正常的。”

    “要给我打一枪,这事情就这么算了,你看怎么样?”欧阳天铁青着脸,也从身后摸出一把手枪指着他。

    杨间道:“就算是这样,那也救不回你的鸟啊,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了我还是一个孩子,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么,”

    “我让你娘。”欧阳天毫不犹豫的开枪。

    他对准了杨间的脑袋。

    只是没有想象中的脑袋开花,而是杨间脑袋提前一歪,竟避开了子弹。

    “现在,扯平了?”杨间额头上的鬼眼看着他。

    “我说扯平才算扯平。”欧阳天再次想要开枪。

    但这个时候杨间也拿枪指着了他的脑袋:“一枪换一枪,很公平,如果你要继续的话,我可以陪你玩一晚上,看看谁先死。”

    “行了,行了,差不多算了,欧阳天,你开了一枪就扯平了,继续弄下去的话就要打起来了,这村里还有一只鬼,我们这个时候内斗不是找死么,再说了你的鸟只是打没了,人没事就行了,以后驾驭了其他的鬼什么伤恢复不了。”

    张韩急忙拉住了欧阳天当起了和事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