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间如狱 > 第八十八章代号病鬼

第八十八章代号病鬼

 热门推荐:
    信息的不透明,再加上进入黄岗村的第一天就有一位驭鬼者死了。

    这件事情个所有人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驭鬼者死于厉鬼复苏是常有的事情,但像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了一只未知的鬼手中,这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很不寻常了。

    别的不说,就拿最简单的结果来看。

    这里的鬼恐怖程度明显高过了在座任何一位驭鬼者,要不然的这贺胜也不至于这样轻而易举的就死了。

    张一鸣话让其他的人都沉默了。

    “你分析出来的东西和杨间之前的话不谋而合,他之前也说黄岗村的厉鬼不是冲着人来的,是冲着我们身体里的鬼来的。”张韩微微吸了口气,开口说道。

    张一鸣是一个比较稳重,聪明的人。

    话从杨间的口中说出来没有可信度,但是从他嘴中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而且事实也摆在眼前,贺胜死了,但是他屋子里的女人却没死。

    结果显而易见,那只鬼放过了普通人,选择了驭鬼者贺胜,所以这个女人才能活下来。

    “哦,是么?那个杨间也这样说的?”

    张一鸣微微抬起头来:“之前听你们说那个杨间是一个脑子不正常的疯子,小屁孩,现在我得收回之前的对他的印象了。”

    他是通过贺胜的死猜测出了这一条关键性的信息。

    而杨间却能早他一步知道这一点,这岂不是表明杨间的能力在他之上?

    如果真是一个疯子,脑子不正常的小屁孩,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点。

    “他的确是这样说的,不过我们并不相信,但是现在你也这样说,那就不得不信了。”张韩道。

    跟过来查探情况的杨间听到这话,耸了耸肩:“你们大人说话,我这个小孩子还是躲远远的比较好,刚才还有人要和我玩射击游戏呢,我吓的差点都尿裤子了。”

    “杨间,不要说那些没用的废话。”欧阳天怒气没有消,依然带着火气。

    张一鸣抽着烟道:“我建议离开这里,杨间你怎么看?一只盯着其他鬼的鬼,这种级别的存在我们招惹不起,这个任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个公司选择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们这些人肯定是有极强的目的性,要不然他们不会付出驾驭第二只厉鬼方法作为代价。”

    “极大的利益总是伴随着极大的风险,现在看来是没有错的。”

    杨间咧嘴一笑:“你们有退路么?不驾驭第二只鬼延长厉鬼复苏,你还能活多久?”

    这句话命中他们的死穴。

    他们之所以来这里也是预料到了这里的危险,所以抱着孤注一掷的想法。

    现在打退堂鼓虽然颇为明智。

    但是也意味着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死于厉鬼复苏也好过死在这只鬼的手中,杨间你不怕死,不意味着别人不怕死,我们可不想无意义的死在这里。”叶俊反驳道。

    杨间说道:“无所谓,既然你们要走,那就走吧,继续回到俱乐部喝酒,聊天,欺负新人......然后等死,记得准备一个好点的骨灰坛,选一块好点的墓地,也不知道我们这种人死了之后有没有人敢去我们坟上上香。”

    “你......”叶俊气急,却又找不到话来反驳。

    话糙理不糙,杨间说的没错,回去的确是等死。

    “富贵险中求,留在这里解决这件灵异事,完成交易的确是有机会活下去,而且人多联手胜算也高一点,不过这里的鬼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们这边要做决定就必须尽快。”

    张一鸣将烟头丢下:“是走,是留,表个态吧,我建议是离开这里。”

    “我也建议。”叶俊道。

    张韩犹豫了一下:“我认为我们这么多人如果联手的话还是有机会的,前期不了解那只鬼出现损伤也是难以避免的,我建议留下来。”

    “我也建议留下来。”杨间笑着道:“也不知道我这一个外人表态有没有用。”

    “欧阳天,你呢?”

    张一鸣看着他道:“咦,你受伤了,裤脚在滴血?”

    欧阳天脸色有些难看;“没,没事,小伤而已。”

    小伤?

    大哥,你的鸟都没了,这也能算是小伤?

    杨间有些佩服这个欧阳天,能屈能伸,真乃大丈夫。

    “我觉得还是应该留下来拼一把,厉鬼复苏的时间大家都不多了,离开了这里又能活多久呢?解决这件灵异事件,得到延长厉鬼复苏的方法,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欧阳天虽然和杨间有仇,但他和自己的性命没有仇。

    “只要不是无解的死局,哪怕有一丝希望,都值得尝试。”

    “赌徒心态么?”

    张一鸣见此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他心中盘算,这次事件活下来的几率的确不高。

    可是前面纵然是万丈深渊也得越过去,因为身后的确是没有了退路。

    “既然三个人都同意留下来,那就......试试吧。”

    “从之前的情况可以得出关键性的信息,这只鬼盯着的是我们驭鬼者,所以再分开就是很愚蠢的行为了,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待在一起,吃喝拉撒睡都要在一起,哪怕是彼此之间有什么恩怨纠葛,也必须暂时的放下来。”

    “一群男人这样很容易出意外的。”杨间有些担忧道。

    张一鸣吐了口烟道:“现在是非常时刻,你们心中要清楚,那只鬼是能无声无息杀死一位驭鬼者的存在。”

    “好吧,不过你漏掉了一点,现在这里可能不止一只鬼了。”

    杨间指了指地上那个叫贺胜的尸体。

    “你说的对,贺胜的那只鬼十有八九跑了出来,村子里存在着两只鬼的可能。”张一鸣道。

    “贺胜那只鬼的能力你们了解多少?”杨间问道。

    “不清楚,他很少在俱乐部,以前一直在一个老总身边当保镖,在我们面前他几乎没有用过厉鬼的力量,判断不出来。”张韩摇头道。

    杨间笑了笑:“这下有趣了,又多了一只未知的鬼。”

    “不过算了,他只要不是死于厉鬼复苏,那只鬼的恐怖程度就不高,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黄岗村的那只鬼,我给那只鬼取了一个外号,叫......病鬼,那个虚弱的咳嗽声你们应该也听到了吧。”

    众人没有反驳。

    “这是黄岗村的地图,虽然是手绘,但应该看得懂。”

    杨间这个时候取出了一张纸,铺开之后是一张手绘的地图,上面是由线条,方块组成的图案,十分简单。

    “你什么时候画了这东西?”张韩楞了一下道。

    杨间诧异道;“你们没有画么?要不然连路都不认得还怎么抓鬼?”

    “没,没有。”他有些尴尬起来。

    其他人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线条是路,方块是屋子,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是我们刚才追脚步声来到的地方。”

    杨间指着图纸上道:“而在这三个点的中间,则是这栋房屋,脚步声也是在这块地方消失的。”

    “这栋房子你们应该很清楚吧。”

    张一鸣手一颤,烟灰簌簌落下:“是村口正在办丧事的那栋房子?那房子的大堂里还放着一副棺材。”

    “没错,就是那当灵堂的房子,我们出现的地方只是在那房子的后面而已,绕道前面的话就能看到那副棺材。”杨间点了点道。

    “他娘的,我就说不对劲,进村第一天就碰到办丧事,一口棺材就停在那大堂里,一看就知道不正常。”张韩忍不住骂了起来。

    “过去怼他?”

    “那还用说。”叶俊道:“我们这么多人,发起狠来耶稣见了也要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