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 第1293章

第1293章

 热门推荐:
    她有些惊,提了一下声线,完全断掉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

    她只得停下来,面对众人的取笑,她觉得糗大了。

    顿时想到刚才的那杯茶,“我被人下毒了,我的声音……我的声音哑了。”

    “哈哈,你这是输不起的托词吧?”

    龙昭然不干了,“你说你声音哑了,可是你说话的时候很正常呀,那里哑了?你只是唱不出来那么高难度的音色,才哑的,东方画你就认输了吧。本郡主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不过如此。”

    “我……我……”

    东方画心慌,她的百花翘首呀,难道就要这样错过了吗?

    本来计划得好好的,她抢了东方淑的第一,东方青的第一,然后她就有三个第一,可以与欧阳香并列了。

    然后她再挑战龙昭然,其他的琴棋诗书画也就罢了,她知道自己拼不过那些也极用功的贵女,甚至是在礼仪方面,也拼不过作为皇室公主的龙安乐。

    她最有自信的便是舞蹈,还有就是她有一副好嗓子,可是如今,这一切都毁了。

    “娘……娘……”东方画输不起,赶紧扯出了自己的母亲慕容以为自己作主,“娘,我被人下药了,我的声音才会哑的呀……”

    “画儿。”

    “娘,我被人下药了,我的声音才会哑的呀……”

    “画儿。”

    慕容以也是气在心里,她也看出今天事如不如意了,先是两个胆敢逆她的庶女,居然不将第一之名让给东方画,如今看来,东方画与百花翘首之名是无缘了。

    慕容以最了解自己的女儿,要说是舞蹈自然没有人可以胜得过东方画的,但是其他的,琴,棋,书,画,诗,还有礼仪,东方画又岂会是那些贵女的对手呢?

    而如今,最有胜算的莫过于三个第一的欧阳香,她是皇后的侄孙女。

    如果要皇后出面为东方画主持公道,先不说那杯茶能不能被查到动了手脚,要说这利害关系,第一个被怀疑的人就是如今有三个第一的欧阳香呀,这岂不是打皇后的脸面吗?

    慕容以当机立断,“画儿,咱只是友情比试和切蹉,输赢都不重要的。而且咱要输得起,输了就认。

    “昭然郡主,我们画儿的确输了,技不如人,画儿对昭然郡主有不敬之处,请原谅……”

    这慕容以果然不是草包,懂得权衡取舍。

    昭然郡主没有说什么,淡淡的扫了慕容以一眼也就回座了。

    皇后笑道,“如此就好,以和为贵。各位贵女,你们还有要挑战的人吗?如果没有,那这百花翘首之名,可就是欧阳家的香儿小姐了。”

    欧阳香一听,站起来开口,“皇后姑奶,恳请姑奶彻查东方五小姐说的,有人对她下药的事情,否则香儿就算得了这百花翘首之名,恐怕也会被人说三道四的。”

    与东方画相比,欧阳香长得一点也不差,那脸庞如同玉雕般完美无瑕,那眼眸如同黑夜中的繁星璀灿,那朱唇,如同花朵般娇艳欲滴。那体态,更是纤细盈盈……

    她穿一身霞影纱衣,束葱绿腰带,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白色梅花蝉翼纱,甚是好看。

    听见欧阳香的话,皇后道,“那便彻查吧。不过本宫记得,刚才给东方五小姐茶喝的,可是五小姐自己身边的丫环,本宫说得对吗?”

    这是望向慕容以说话。

    慕容以身子一哆嗦,皇后看她的眼光从来没有如此的……生疏,威严,以前皇后对她都是很热络的,每次进宫都会赐座。

    难道这药……是皇后下的?

    如果是这样,给慕容以九个胆子她都不敢求彻底一事。

    因为幕后人是皇后的话,皇后很明显就是要捧她自己的侄孙女上位了。

    东方画虽然聪明,有时候脑子却是比不上老谋深算的慕容以,她一听皇后要彻查这件事,喜得忘了形,“谢谢皇后,请皇后一定要为画儿主持公道,不让那奸人得了逞。”

    东方恋在旁边发笑,其实毒,是她下的,还是她亲自下的。

    她刚才就一直筹划,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东方画有一个第一的名头就够了。

    而其他的第一,东方画就妄想沾染了,前世的三个第一的风光无限,色艺双全之名,东方画今生是享受不到了。

    而其他的第一,东方画就妄想沾染了,前世的三个第一的风光无限,色艺双全之名,东方画今生是享受不到了。

    “来人呀,彻查。”

    皇后厉声一喝,马上有宫中的专业人士下去查那杯子,闻味,试毒,还有盘问东方画身边的丫环,双儿。

    那双儿都快要哭出来了,“奴婢……奴婢没有给小姐下药,绝对没有。奴婢冤枉。”

    “你哭什么?”东方画极之厌烦双儿这样的哭声,“从实说来,刚才都有什么人接触过你,接触过这杯茶?”..

    东方画也是相信跟了自己十多年的丫环不敢出卖自己的,她整治下人的手段有一手,谁敢背叛她,下场都是很凄惨的,给她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背叛。

    “呜呜……是,是六小姐。”

    双儿忽然指向东方恋,“对,我想起来了,是六小姐刚才找我说话。”

    “我?”

    东方恋一副意外又无辜的样子,“我刚才的确是跟双儿你说话了,可我什么也没做呀,难道就因为我跟你说话了,就认为是我给五姐下药了吗,那可是我的五姐,而且,我又没有争这百花翘首之名,与我一点利益关系也没有,我……我有什么动机给五姐下药?”

    东方恋轻轻几句话就为自己脱了罪。

    可是依例,那查案的人还是要问东方恋几句,“东方小姐,你刚才跟五小姐的丫环双儿说了什么?”

    “我就问她,刚才娘找我什么事?听说刚才娘派人去找我了,我见娘挺生气,不敢亲自去见娘,所以我就找双儿探下消息了。”

    “哦?那东方小姐刚才去了那里呢?”

    “我去到处走走呀。”东方恋一副无辜表情,“不能说我走走也不行的吧?这御花园的美景这么美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东方恋此言除了为自己开脱,更是暗指慕容以从来都没有带过她这位亲生女儿出入皇宫,所以她才一副土包子作风……

    慕容以顿时脸色有些难看,她感觉到一些贵妇人打量她的目光有异,有些人还交头接耳,似乎意有所指。

    “还有什么问题吗?”

    东方恋望向查案的人。

    “这……没有了,六小姐。”查案的人问不出什么,只好转向慕容以,“请问左相夫人,你刚才是不是找你女儿东方恋小姐?”

    “是。”

    慕容以的表情十分不好,她就想阻止这事情继续查下去了,偏偏皇后吩咐下来了,看来是非要有个结果不可了。

    “那,你找东方小姐有什么事,能说说吗?”

    查案的人又问。

    “也没什么……”

    慕容以找东方恋当然是想东方恋出面赢回来一些名誉,然后输给东方画,以此成全了东方画的百花翘首之名。

    但如今,看到东方恋前前后后的表现,慕容以知道自己是不能指望这个一向听话的女儿了。

    既然不能利用,就弃之。

    慕容以的心中忽然升起一条毒计,看向东方恋,笑道,“恋儿,母亲问你,刚才母亲一直派人找你,你到底去那里了?皇后有言,希望大家都参加这个比试,可是你居然敢不参加,做母亲的当然要找你回来参加了。”

    “恋儿,母亲问你,刚才母亲一直派人找你,你到底去那里了?皇后有言,希望大家都参加这个比试,可是你居然敢不参加,做母亲的当然要找你回来参加了。”

    慕容以这番话说得,既拍了皇后的马屁,又一副管教自己女儿的架式,好一个左相夫人的气势呀。

    东方恋却是知道慕容以心里的主意,哼,想以不参加比试来治她的罪?

    她早想好了,“哎呀母亲,女儿刚才在御花园转了一圈,想想自己虽然才疏学浅,可是皇后娘娘吩府下来了,希望大家都一展所长,女儿便想,即使自己技不如人,好歹也要参加一个项目,于是便去参加了附加的项目,辩论。大家都知道辩论是随意的,我也就找子车老前辈说了几句,没什么出彩的,不提也罢。”

    “如此,就有请子车老先生做个证吧。”

    皇后又发言了,望向坐在那里危襟正坐的子车孟。

    这老头已经年近八十了,可是精神面貌仍然很不错,红光满面的,长着一头白发,长须,一派大儒尊师的气度。

    那子车孟了长须,看了东方恋一眼儿,“这丫头,刚才是有找老夫辩论几句。”

    他出的题目是天下何以为重。

    不少贵女都慕他的声名,来找他辩论,可是都只说不到三句就败下阵来。

    只有这个东方恋,说上了十来句,正当他听得有些儿兴味的时候,这丫头忽然一句,“糟糕了,我不知道要说啥了。老先生,你赢了……”

    然后,掉头就跑掉了。

    害他气得不轻。

    这丫头,这是玩儿他呢?

    “皇后娘娘,老夫请求跟恋丫头继续刚才未完的辩论。”

    子车孟忽然说。

    东方恋有些意外,这子车孟不是一副倚老卖老,对前去辩论的贵女们都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吗,怎么,这会儿还要跟她辩论?

    ……

    这子车孟的话,不只东方恋本人意外,其他在场的人也很意外。

    区区一个丫头,何以让子车孟亲口点名与她再次辩论?

    难道这个东方恋,年纪小小却得了子车孟的赏识?

    要知道,子车孟学识丰富,又恃才傲物,架子摆得很高,不少人想找他指点一二,可是他都懒得跟那些人废话。

    这次他之所以前来参加凰国举办的百花盛会,并主持辩论一项,并不是因为皇后有多大的脸面,而是因为这朝中的太师大人刘绮卫出面相邀。

    刘绮卫与子车孟是同门师兄弟,刘绮卫更是当今皇帝的老师,有太师之称。

    刘家同时也是凰国的第四大家族,他的女儿刘菊便是当今的安妃娘娘,生有四皇子龙起霖和七皇子龙起津。

    ……

    听到子车孟的话,皇后顿时有些感兴趣了,看了东方恋一眼儿。

    只见这个姑娘年纪很轻,着一套苏锦,外罩浅色的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褶光华流动地轻泻于地,使她整个人看上去甚是秀美。

    只见这个姑娘年纪很轻,着一套苏锦,外罩浅色的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褶光华流动地轻泻于地,使她整个人看上去甚是秀美。

    一头青丝只用一根紫色的发钗松松挽起,一部分青丝垂在胸前,脸上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让她的雪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

    ……

    “你是东方家的六小姐?”皇后这才正眼瞧见东方恋。

    “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女是。”

    “怎么以前本宫从来没有见过你?难道你是庶女?”

    “不,臣女是左相府的嫡女。”

    东方恋听出皇后的意思了,这片大陆向来嫡庶有别,如果她是个庶女,慕容以不带她进宫那是很正常的。

    可是嫡女……

    “左相夫人,她确是你嫡生的女儿吗?”

    皇后的眼光很玩味地看着慕容以。

    慕容以顿觉自己的老脸一时不知道摆那里了。于是只好道,“回皇后娘娘,她……她的确是贱妾的女儿……亲生的。”

    这个亲生二字,如若不是必要,慕容以决不会说。

    东方恋本来就不是她亲生的,是东方丰远硬是将这个小孽种塞给她抚养的。

    十五年了,她一直憋着这口气。如今还要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与东方恋是亲生母女关系,这让她的心里越发不快。

    不过慕容以的不快,也只有慕容以一个人知道,就连旁边的东方画都是不知的。

    “本宫一直以为你只有琴贵人,和五小姐这两位嫡亲的女儿呢,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六小姐。”

    皇后轻轻地道。

    其他嫔妃跟皇后也是一样,她们从来都以为慕容以只有两个嫡亲的女儿,因此慕容以刚才对东方恋的态度,她们也能了解。嫡母与庶女之间嘛,那里会有真的母慈女孝的?

    可是眼前这是一对亲生母女,如此相处,却是令人觉得有些意外了。

    皇后也不好多问,便转向子车孟,“老先生为什么特别点名左相府的六小姐,与老先生再次辩论呢,是不是这六小姐有什么过人之处?”

    皇后这一句,其他在旁的人也伸长了脖子细听了。

    这东方恋如果真得子车孟一句赞美,那可是比夺得百花翘首更轰动呀。

    ……

    慕容以和东方恋心里焦急,她们可一点都不想东方恋得了子车孟的赞美,如果这东方恋入了子车孟的眼,甚至被收为学生,那这东方恋在左相府的地位可完全不一样了。

    其实东方恋也不想在今天名声大噪,那不是她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