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零后天师 > 第四百二十八章:龙曜!

第四百二十八章:龙曜!

 热门推荐:
    “没事,气息十分平稳,像是睡着了。”薛长帆检查完赵凡的状况,便语气轻松的笑了下。

    刘婆子点了点头,说道“待会安排人手把李大头的尸体送回大水村,终究是一方村寨的守护者啊。”

    她说的大义凛然,其实心里边装着小算盘,李大头身为四阶后期,却死在了石刀村,这是极为有力的震慑,事情要不了多久,便会发酵到各个村寨,那个时候,谁还敢招惹石刀村?毕竟,放眼万山瘠地,四阶后期已是只手遮天的存在!

    薛长帆浮起意味深长的笑,他招呼着徐子川道“你挑十个后生,恭送李大头回村。”

    徐子川虽然不能理解,但还是安分的照做了。

    接着,众多男女老少像膜拜天神般尊敬的看向赵凡,同时心里边也有点发怵和畏惧,那快若闪电的一刀接一刀,几乎眨眼的功夫,放话屠村的李大头就达成了“漏洞百出”的成就,太狠了!

    “都散了吧,今儿个是咱们村的好日子,明日正午,全部在狩猎队的大院集合,我有大事要宣布,事关石刀村的前程。”刘婆子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每一个村民的耳中。

    众人散去,村头仅剩下她和薛长帆以及赵凡。

    “小苒姑娘呢?”刘婆子问。

    薛长帆解释的说“傻圣非要拉着她一块下地洞,之后好说歹说,才一个人进了禁地之门,估计小苒姑娘现在还在底下等他。”

    “嗯。”刘婆子点头后,便蹲在了那口雪白龙刀前,刀的样式,与石刀村的图腾一模一样,不止如此,实物更为的立体,她目光虔诚的看着雪白龙刀,慨叹万分的说“祖先的预言,终于实现了,此刀……名为龙曜,镇守了我们石刀村不知多少岁月,被这位王取得,今日过后,石刀村再无石刀。”

    话音落下,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想去抚摸龙曜的刀身,然而,却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刹那,刀背趴着的五爪金龙猛地爆发起一道震慑心魂的龙吟。

    刘婆子的手掌一僵,便被弹开,连着整个身体都有点不稳,她立刻跪伏着低头说道“多有冒犯,恕我一时压制不住激动之情。”

    至此,她彻底打消了摸一摸龙曜的念头,因为那一声龙吟,显然是刀灵怒了,仿佛除了赵凡之外,谁也没有资格碰它!

    刘婆子站起来说道“长帆,你去把小苒姑娘接来这吧,我们守到他醒为止。”

    原本想着是把赵凡连人带刀送到其家中的,现在龙曜的刀灵根本不容许被外人动,所以只能退而求次了。

    不久之后,薛长帆把甄苒带出来了。

    她看到昏迷的赵凡时,紧张的问发生了什么。

    “别担心。”刘婆子把事情的始末讲述了一遍。

    “傻凡被那个李大头刺激之后,又出现那种眼神了?!”甄苒一怔,她目光落回赵凡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上,心中一叹,“这次的意外昏迷,应该是灵魂恢复的前兆吧,不知还能继续叫他傻凡多久?”

    甄苒隐约的猜到赵凡在外界遇到了极大的坎坷,才会沦落至此,她没有自私的想着对方永远像现在这样留在自己身边,仅是希望,再多两个月就好,那时……孩子便会落地。

    不止如此,甄苒不断的在假设着赵凡复原后该如何面对他,也很清楚,那样的对方,不会再是将其当作世界中心的傻凡了。

    良久,甄苒才看向了龙曜,通体雪白,背附金龙,以至于让她震撼的凝住了呼吸,眼神却有些失落的心道“或许,上天安排傻凡来到石刀村,不是因为我和孩子,而是这把刀吧……”

    ……

    接近傍晚时,赵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醒了。

    他的目光却是呆滞了五分钟,一动不动,像根木头。

    随后,赵凡又成了傻里傻气的模样,望着守在一旁的甄苒,撅起嘴赌气的说道“媳妇……媳妇,那门里边没有好吃的,我们都薛叔被骗了!”

    薛长帆尴尬的扭过头去。

    甄苒轻轻掩嘴一笑,探手扶起了赵凡说“傻凡,薛叔没骗你。”

    “那好吃的呢?”

    赵凡满头雾水。

    “你上来后,我在下边的墙中发现了好多山珍海味。”甄苒一本正经的编着谎道“本来想等你一起吃的,结果肚子里的太饿了,我就全吃咯。”

    “啊?”赵凡一愣,便傻笑的摸了摸大孕肚,“宝宝吃了?好啊,比我吃了好,嘿嘿……”

    接着,他注意到了另一只手上的雪白龙刀,莫名其妙的问“这口大刀是谁的?为什么会在我手中?”

    甄苒和刘婆子、薛长帆闻言之后,下意识的相视了一眼,不为别的,而是赵凡的沟通能力,似乎比昏迷前提升了一大截子,虽然表情痴痴傻傻的,可说起话来没什么障碍了!

    一天不到,连着被那对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父子刺激了两次,而刺激的切入点,皆是怀有身孕的媳妇,就演变成了眼下这样。

    “刘姑,你说要是多来个几次,傻圣是不是就不傻了?”薛长帆低声问。

    “多来个几次?”刘婆子摇头苦笑,“看看三癞子跟李大头的下场,哪个敢刺激他啊,你么?”

    薛长帆顿时哑口无言。

    与此同时,甄苒在跟赵凡解释起了雪白龙刀的来历,她道“这刀是我捡到的,想到你加入了狩猎队还没一趁手的物件,就带回来送你了,它……名为龙曜。”

    “聋药?”赵凡嫌弃的摇头说“我耳朵不聋,不吃聋药。”

    这回答把三人给逗的笑喷了。

    “傻凡啊,是真龙的龙,七曜的曜。”甄苒耐心的教着。

    “啊?真聋的聋?吃药的药?”赵凡睁大了眼睛,直接把龙曜给扔出了十米开外。

    “……”

    甄苒又气又笑的说“是龙,神话中会腾云驾雾的龙,而七曜,不是吃药,指的是一个星期。”

    赵凡看着她,过了数秒,便道“不懂。”

    “小苒姑娘,歇歇吧,他与之前相比好了不少,可这么晦涩复杂的,还是难以理解。”刘婆子乐呵呵的说“走了,今晚我亲手为赵凡熬制荒骨。”

    “谢谢婆婆。”甄苒说完,便故意板起脸命令赵凡去捡回了刀,便夫妻双双把家还了。

    ……

    入夜。

    刘婆子把石肤巨猿的荒骨熬制成烫后,一滴没私藏的如数送来了木屋。

    甄苒一勺子一勺子的吹凉,而赵凡把脑袋枕在她腿上,张大了嘴巴,像等待喂食的雏鸟。

    花了将近一个时辰,荒骨汤终于见底了,而荒骨,早已熬的粉碎融入了汤中,剩下的只是一小堆失去价值的骨渣。

    “睡觉。”甄苒边打着呵欠,边揉着酸麻的腿部。

    “媳妇,我给你揉。”赵凡傻笑着将十指按在之前躺的位置。

    甄苒以为他又唤醒了什么本能呢,结果倒好,一通乱揉之后,非但没舒服,反而还淤紫了……

    “傻凡,今晚罚你不许跟我睡一个被子。”甄苒气笑了。

    赵凡像做错了事的孩子,闷头答应了声,便翻身上床,他直接任性的以大字形霸占了整个床。

    “败给你了。”甄苒吹灭了蜡烛,上去抱住了他,安心去睡去。

    ……

    第二日。

    正午时分,阳光极烈。

    石刀村的核心大院外边,聚集着所有的村民,甚至连嗷嗷待哺的婴儿都被娘亲抱来了。

    众人前方的空地之上,有一把雕工精美的椅子,上边坐着个痴傻的青年,却在迷糊糊的打盹,他的双腿上放着那把雪白龙刀!

    “诸位。”刘婆子虔诚的站在旁边,随之她便一字一顿的宣布道“即日起,石刀村便正式更名为……龙曜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