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位面之召唤大军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化物宗归顺

第三百七十九章 化物宗归顺

 热门推荐:
    听到炎殇的话,大长老沉呤了一下,心中不由细细的盘算起来。

    虽然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以敌人的攻击速度,就算敌人的空间法术现在就消失,化物宗也坚持不到其他门派前来救援了,反之,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化物宗更不可能坚持下去,反而是最坏的结果。

    想了一下,大长老对炎殇问道:“要我们归顺也可以,但是有条件,你们要告诉我什么是法则,并且让我学到法则,成为大罗金仙。”

    “嗤。”闻言,炎殇不由嗤笑一声,说道:“你没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天元世界有的是丹宗和会炼丹的人,灭了你区区一个化物宗,还有其他丹宗,只是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不要得寸进尺了。”

    “这……”闻言,大长老沉默了,确实,天元世界会炼丹的人多的是,自己根本没有谈条件的资格,整个化物宗,包括自己的性命都在人家手中。

    “看来你们依旧是冥顽不灵,想要顽抗到底了,这次,不会再给机会了。”炎殇看着大长老,手中炎殇剑再次指向了大长老。

    “不……”见炎殇准备继续动手,大长老赶紧大喊,如今事已至此,不想死的话,他们就只有归顺一途。

    大长老苦涩的说道:“我们…愿意…归顺。”

    “这就对了,让化物宗的弟子停下抵抗吧。”炎殇满意的点头,能收服的话当然是收服了最好。

    “化物宗的弟子们听命。”大长老苦涩的说道:“停下抵抗,我们,归顺对方。”

    闻听大长老的命令,化物宗的弟子们面面相觑,不过还是听从大长老的命令,放弃了抵抗。

    堕落天使们也赶紧把他们控制包围了起来。

    “把你们血滴进这个鼎中。”炎殇拿出了一个铜黄色,半米高,半米长宽的,血迹斑斑的鼎,用法力控制着俘在面前,对大长老说道:“只有滴了血,才算是你们效忠了我主。”

    闻言,大长老只能割破手指,逼了几滴鲜血出来,用法力送到了炎殇面前的鼎中。

    当鲜血进入炎殇面前的契约鼎后,大长老脸色大变,满脸的震惊之色,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被契约了,被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契约了,自己的灵魂已经链接到了那个无比强大的存在,他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会有如此强大的存在。

    现在只要对方一个念头,就能让自己生不如死或者灰飞烟灭,对方无比强大,这个契约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逃脱,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感受到大长老身上出现的契约波动,炎殇嘴角拉起了笑容,说道:“该让化物宗的其他人过来滴血了,化物宗的大长老,你应该会好好表现的。”

    “是。”闻言,化物宗的大长老只能点头。

    ——————————————

    清晨的阳光慢慢的漫过了山头,驱散了山后的黑夜。给黑夜中的人们带来了来自太阳的光辉。

    早晨,秦城中的人们。起来,却发现今天的秦城和往常已经不一样了,城中化物宗的弟子不仅多出了数倍,原先在城中管理和卖丹药的弟子也已经全部不见。更让人惊讶的是原来代表化物宗的旗帜和标志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蛟龙旗帜和标志,城中也出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背生黑色羽翼的人,他们似乎正在宣传着什么。

    “一定是出大事了。”一名修士看着秦城中的情况。

    “没错,是出大事了。”旁边,一名修士说道:“不过已经结束了。”

    “什么,你知道是怎么了吗?”闻言,大家都好奇的看向说话的修士。

    修士说道:“知道,昨天夜里化物宗被收服了,整个化物宗都效忠了一个叫黑暗王朝的势力。”

    “黑暗王朝?”

    “没听说过。”

    闻言,大家都不由得面面相觑,在他们的印象里从来没错出现过这个名字。

    一名修士看着大街上的堕落天使说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势力或者是门派,但是这个黑暗王朝一定是修炼邪恶仙术的,这些人身体里都是黑暗的力量。”

    “黑暗王朝,难道是几位大人说的那个黑暗王朝。”听到这个名字,旁边一名背着剑的修士身体一抖,随即匆匆的向秦城外离开。

    ————————

    见秦城的变故,狐族少女好奇的对炎殇问道:“炎殇前辈,你们也是黑暗王朝的吗?”

    狐族少女是见过炎殇使用黑暗力量的,所以才会这么问。同时更加担心起自己的安危了,炎殇和他的老大的势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我们确实是黑暗王朝的,我还是……”炎殇自夸着说道。

    “咳。”王汉轻轻咳嗽了一声,打断了炎殇的话说道:“炎殇,我们该出发了。”

    对于这个狐族的少女,王汉是另有打算的,王汉手下的妖族势力除了少数几个高手,可以说是垫底的了。王汉打算以这个狐族少女和狐族开始扩展自己手下的妖族势力。

    路上,王汉对狐族少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主,她叫狐媚儿,家住五彩山,家里只有她和她的母亲两人相依为命,之所以会被追杀是因为她母亲不久前被恶人打伤,生命垂危,需要丹药疗伤,才会到化物宗偷窃丹药,老可怜了。”狐族少女还没有开口,炎殇便抢着回答道,还满脸的同情。显然这些他都已经问过了。

    “她的家族你问过了没有?五彩山和五彩山附近的势力你问过没有?有多少人和妖?”王汉问道。

    “这个……,我主,我还没有问。”炎殇尴尬的说道,显然他只问了关于自己终身大事,其他的都忘在脑后了。

    “狐媚儿,说说吧,五彩山附近的势力和实力。”王汉直接对狐媚儿问道:“我们正好要去五彩山。”

    闻言,狐媚儿心中顿时警惕不已,更是担心自己的家乡成为第二个化物宗,不由得躲在了炎殇身后,虽然在她看来两人都不是好人,不过相比王汉,她更放心这个对自己有些献媚的炎殇。

    “我主,……”炎殇见狐媚儿害怕的躲在自己身后,顿时心疼不已。想让王汉稍微温和一下又不敢。只能满脸的纠结。

    “给你十分钟时间把该问的问清楚,问不清楚,今天就吃烧烤。”王汉说道。对于已经昏头的炎殇也是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