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 > 第388章 赌就赌呗,卸妆新手

第388章 赌就赌呗,卸妆新手

 热门推荐:
    “六爷。”宋乾微微颔首。

    权捍霆看了他一眼,“你儿子不错。”

    宋乾微愣,不由苦笑。

    敢情他的面子还不如自家傻儿子大?

    这就有点……伤人了。

    不过儿子被夸,当老子的也与有荣焉。

    很快,权捍霆买的电影场次开始检票,与沈婠相携离开。

    宋乾和魏宛央目送二人背影走远,魏晓乐也安静地看着,只有宋允浩那个小胖子,夸张地舒了口气,仿佛逃过一劫。

    魏宛央收回目光,转头问宋乾:“那是沈总的男朋友?”

    后者顿了顿:“……应该吧。”

    “什么叫‘应该’?”女人皱眉。

    “他们没有公开。”

    “可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

    宋乾扬起一抹笑,意味深长:“在一起不等于就是男女朋友,是男女朋友也不代表能够携手一生。”

    魏宛央皱眉:“你什么意思?”

    “别人的事,你管这么多干嘛?”男人语露不满。

    “沈婠不是别人。”

    宋乾被她的态度气笑了:“上次教你的那些都忘狗肚子里去了?沈婠帮你,是因为她需要这么做,其中有利可图。就算不是你魏宛央,换成任何一个对她有用的人,沈婠都不介意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这叫‘施恩于人’,之后才好‘挟恩以报’。”

    “宋乾,别用你那套事故的商人理论衡量所有人。”

    “但事实如此,不是吗?”

    魏宛央点头:“是。但有一点你要搞清楚,沈婠本来就没有任何义务帮我,换句话说,哪怕她冷眼旁观,也无可指摘。”

    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她看着宋乾,继续道:“如果我真那么没用,也当不起沈婠这个人情。”

    宋乾被她一番“我有用我骄傲”的理论气得胸口疼,忍不住骂了句:“蠢驴!”

    魏宛央脸色骤沉:“你再说一遍?”

    “……”宋乾开始装鹌鹑。

    “以后别在我面前说沈婠坏话,反正,说了我也不信。”

    “……”

    “你一个大男人,整天嚼舌根,和那些嘴碎的长舌妇有什么区别?”

    长舌妇?!

    宋乾气得冒烟,可他偏偏没什么立场反驳。

    现在回想起来,刚才那番话的确有搬弄是非的嫌疑。

    “妈妈,什么叫‘长舌妇’?”魏晓乐仰头,一脸好奇。

    魏宛央隐晦地看了宋乾一眼:“就是……”

    “我知道!我知道!”一直没说上话,企图寻找存在感的小胖墩自告奋勇。

    “你?”魏晓乐十分怀疑。

    “长舌妇就是喜欢讲坏话的女人,可讨厌了!”他妈妈就这么骂过别人。

    魏晓乐询问的目光投向魏宛央,后者点点头,给予肯定回答。

    宋乾:“……”你们这一个两个,都当我是死的吗?!

    女人轻飘飘看了他一眼:“说话注意,别教坏孩子。”

    “……”

    “不管沈婠出于什么目的,她帮了我是事实。”

    宋乾撇嘴,“行行行,你说的都对!”

    “知道就好。”

    “……”靠!没结婚前就这么憋屈,结了婚还得了?

    “另外,”魏宛央忽然正色,“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哪句?”

    “在一起不等于就是男女朋友。你想表达什么?”

    宋乾皱眉:“都说了让你别管这么多。”

    魏宛央盯着他,目光淡淡,大有不说不罢休的架势。

    男人头疼,想了想,沉声道:“他们两人的关系,一天不摆到台面上,就一天存在变数,这里面可能发生的意外实在太多。”

    “已经在交往,难道还不算确定关系?你跟沈婠男朋友熟吗?”

    宋乾叹了口气,摇头:“我倒是想熟,可惜人家看不上眼。”

    能让一向自负的宋乾说出这种话,魏宛央就是再傻,也该猜到那个男人身份不一般。

    也对,能摘下沈婠这朵高岭玫瑰的男人,又怎会普通?

    “但沈婠样貌和家世都不错……”可听宋乾的意思,好像在说沈婠和那个男人之间差距太大,可能会有很多变数。

    “沈婠是优秀,但六爷却高不可攀。”

    魏宛央冷笑,他承认那个男人的确出众,光站在那儿就有一股无形的气势震慑人心,连宋允浩这种熊孩子都被整治得服服帖帖,可——

    “那又如何?只有男人配不上沈婠的份儿。”

    宋乾嗤笑一声,不以为然。

    作为男人,他更了解权捍霆。这是个天生的强者,注定不会耽于儿女私情,他还有更深更大的抱负,更高更远的追求。女人只是锦上添花,绝对不会成为必需品。

    魏宛央眉心骤拧:“你这是什么态度?”

    呵,男人,就那德行!

    全都是大猪蹄子,包括眼前这只!

    宋乾轻咳一声,借以掩盖心虚,“差不多行了,咱们是出来看电影,不是讨论人家八卦的。”

    “宋乾,”女人忽然抬头,四目相对,她莞尔一笑:“我们打个赌吧。”

    “?”

    “就赌婚礼当天,沈婠是一个人来,还是带上男朋友一起。”

    “别逗了。”

    “怎么,你不敢?”魏宛央挑眉,眼神带着几分挑衅。

    “赌就赌!”宋乾脱口而出。

    他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没关系,因为魏宛央一定会输。

    首先,沈婠如今的身份说好听点是“沈家三小姐”,说得不好听那就是个“私生女”。

    而六爷何许人?

    漕运大佬,天之骄子。

    两人的身份就已经很不对等。

    “六爷的女人”可以有很多,但“六爷的女朋友”,更甚至“六爷的妻子”,却只有一个。

    他不认为沈婠那点道行可以征服大佬,成为“例外”。

    其次,无论宋凛那一桩,还是买入飞扬股份那一件,权捍霆都只在背后发力,也许就一句话的事儿,反正吩咐下去,自然有人代劳,可见沈婠在他心目中也不是那么重要。

    宋乾:“如果你输了,新婚之夜我要享受丈夫的权利。”

    魏宛央脖颈泛起嫣红,一直蔓延到双颊。

    男人看得两眼发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从魏宛央答应结婚,到现在,宋乾一次也没碰过她,不是不想,而是她反抗得厉害。

    如今机会送上门,傻子才不要!

    他已经惦记很久了……

    “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反正也不过说说而已,嘴把式……”

    “好!”女人咬牙,“相反,如果你输了,从今往后不准再对我动手动脚!”

    “成交!”

    四目相对,火光迸溅。

    ……

    在放映厅坐下、静待电影开场的权捍霆和沈婠,丝毫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别人打赌的对象。

    权捍霆选的是一部爱情片,叫《契约情侣》。

    由大满贯影后韩朔主演,讲的是当下热门话题——姐弟恋。

    女主今年三十五岁,事业有成,生活精致,而且在性方面相当开发。

    她有过很多炮友,且每个男人都相当优秀,有上司、下属、朋友、同学……

    总之,睡遍天下无敌手。

    因为害怕孤独,所以她喜欢刺激。

    原本这应该是个潇洒奔放、美丽张扬的女性,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她喜欢这种单身状态,并且享受不同男人带给她的不同感官体验。

    可生活并非事事顺遂。

    女强人也有个操心婚姻大事的老妈。

    这位母亲和绝大多数父母一样,都希望儿女有个好归宿,结婚生子,像正常人那样安稳一生,平平淡淡。

    所以,“相亲”这个热点话题也自然而然出现在了影片中。

    女主在母上大人的威逼之下,见了一二三四五……个相亲对象,并且个个都是奇葩。

    秃顶的海归博士,创业成功的凤凰男,看似魁梧但各种娘炮的健身教练……

    女主当场就给怼回去了。

    此处,收获一堆观众的笑声。

    连沈婠也忍不住唇角上扬:“韩朔已经四十多岁了吧?”

    “嗯。”

    “看上去一点不像。”

    权捍霆不知想到什么,点了点头:“她很会保养,在饮食方面非常克制,锻炼也从不落下。”

    “你怎么知道?说得好像你见过一样。”

    “嗯。”

    沈婠抬眼:“‘嗯’什么?”

    权捍霆:“我见过。”

    沈婠挑眉,可转念一想,权捍霆这样身份的人想见一个明星还不简单?哪怕是大满贯影后,那也得偶尔接个通告不是?

    “没看出来,你还追星啊?”她打趣,目露揶揄。

    “不是追星,是本来就认识。”

    沈婠还想追问,还没来得及开口,前排一个中年女人突然回头,表情十分不满——

    “要聊天出去讲,别打扰其他人。”

    沈婠没有再问,权捍霆也不说。

    关于韩朔的话题就这么跳过了。

    女主角混时尚圈,做杂志的,一次工作中邂逅了一个小鲜肉模特,二十出头,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一开始在工作地点遇见,小鲜肉对这个传说中的女魔头啪啪哒。

    女主一骂他,他就用小奶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把她盯着。

    都怪男色惑人,女主有那么一丢丢不忍心。

    第二次在酒吧遇到,小鲜肉见女主喝得烂醉,主动送她回家,不仅耐心地替她换上睡衣,还动作温柔地帮她卸妆擦脸,期间一直羞哒哒,各种难为情。

    然后,一群少女心观众就这样被俘虏了。

    尖叫此起彼伏。

    “啊啊啊——小奶辉好帅!”

    饰演小鲜肉,即本片男主的演员,名叫贺湛辉,当红流量小生,因为皮肤白,性格软,萌萌哒,被粉丝称呼为“小奶辉”。

    再看权捍霆,跟在座大部分男观众一样,目露嫌弃。

    “你们女人是不是都喜欢这种……”娘炮?

    最后那个词,他没说出来,但沈婠立马就能猜到。

    “没点阳刚之气,不像个男人。”六爷吐槽第二弹。

    沈婠耸耸肩,“只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权捍霆强势扳过她下巴,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那你呢?你喜欢这种?”

    “不,”沈婠一本正经,“我喜欢你这种老狼狗。”

    我喜欢你这种……

    六爷听到这里,十分满意,通体舒畅

    但“老狼狗”是个什么玩意儿?!

    狼狗就算了,为什么要加个“老”字?

    “你说我是什么?”

    “老狼狗啊。”沈婠眨眼,清纯又无辜。

    权捍霆腮帮一紧,瘪了半晌才赌气般挤出一句——

    “爷不老!”

    沈婠不予理会,拿开他的猪蹄子,继续看电影。

    六爷又生气,又甜蜜。

    她刚才说喜欢他这种……

    男女主一来二去滚了床单。

    女主特别满意男主的身材和爆发力,当然,还有那张盛世美颜,觉得依自己目前的能力,包养一个小鲜肉绝对不成问题。

    而小鲜肉呢也特别上道,对女主千依百顺,就差摇尾巴了。

    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男主会做菜,会打扫,会在女主来例假的时候煮好红糖水,性格相当黏人。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想通过女主的关系多接点活干,多赚点钱寄给乡下吸血鬼一样的父母,但他一直很有分寸,从不为难女主,甚至连主动开口都紧张兮兮,怂怕怂怕的。

    所以,当这种小心思被呈现出来的时候,并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相反观众还会同情这个被家庭拖累的傻孩子。

    期间,女主意识到自己这样的状态不对,几次想要快刀斩情丝,但每次都舍不得。

    在影片将要结束的时候,男主的遭遇让观众同情心升至,也让女主彻底认清自己的内心,勇敢地选择与他携手步入婚姻。

    虽然遭遇了女主父母的强烈反对,但最终还是修成正果。

    欢笑与泪水齐飞,虐点与甜饼俱在。

    以男女主角为缩影,揭示了当今社会年轻男女“恐婚现象”,姐弟恋也是个相当不错的切入点。

    电影结束,在片尾曲中,观众有序退场。

    沈婠被权捍霆护在怀里,隔开拥挤的人群。

    稍稍抬头,就能看见男人刚毅冷硬的下颌线条,她忽然觉得无比心安。

    出了电影院,沈婠问他有什么感想。

    权捍霆:“吃软饭的男人,要不得。”

    最开始男主穷到交不起房租,被房东扫地出门,全靠女主收留,连买菜钱都是女主每天准备好放在鞋柜上。

    “人家后来能挣到钱了。”沈婠反驳。

    “那也是个废物。”

    “啧。”

    权捍霆忽然低头看她:“怎么,你好像有异议?”漂亮的眉头皱得死紧。

    “虽然一开始不会赚钱,但人家也有其他优点。”

    “比如?”

    “身材好,颜值高,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绣花枕头而已,中看不中用。至于做饭,如果有钱大可直接请保姆,说白了,还是穷给闹的。”

    沈婠一噎:“……小鲜肉性格好,脾气好。”

    “那叫软骨头。”

    “人家会帮女主换睡衣,熬红糖水。”

    “嗤——你在床上哼哼唧唧不想动的时候,哪次不是爷抱你去洗澡,帮你穿睡衣?”

    沈婠气得拧他腰上嫩肉,耳根逐渐漫上红晕:“我在说电影情节,你老往自己身上扯干嘛?”

    六爷冷哼,傲娇非常:“有对比,才有高下。嘶……你轻点。”

    沈婠愈发用力。

    男人不知被触到什么敏感的地方,浑身一僵:“再拧下去,你要随时做好灭火的准备。”

    沈婠见他双眸沉沉,暗光涌动,顿时就怂了,立马收手,被权捍中途截下,十指紧扣。

    “小鲜肉会卸妆,你会吗?”

    沈婠至今还记得权捍霆问她“卸妆水”和“拆弹器”有什么区别的一幕,简直笑死个人。

    显然,权捍霆也没忘,表情窘到不行。

    “怎么不说话?刚才不是还反驳得头头是道?”

    “……”

    小鲜肉这一茬儿,在六爷无声的沉默中,暂且揭过。

    两人又在附近逛了会儿夜市,才回东篱山庄。

    沈婠径直上楼,权捍霆留在客厅。

    陆深最近挺老实,没怎么出去鬼混,这会儿窝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

    权捍霆走过去。

    陆深把长抻的两条腿规规矩矩收好,叫了声——“六哥。”

    “嗯。”

    陆深继续看电视,这一期讲的是毒蛇,他觉得还挺有趣。

    “咳……”权捍霆握拳,轻咳一声。

    陆深沉迷电视,无法自拔。

    “咳咳咳!”

    还是没反应。

    “小七。”这回不用暗指,改用明示。

    “……啊?六哥,你叫我?”

    “嗯。”

    “有事吗?”目光从电视屏幕移开,落到权捍霆脸上,见他一脸严肃,陆深心下咯噔。

    他最近没犯错,也没去招惹沈婠,就调戏了一下lolita,六哥不会因为这个就收拾他吧?

    “那个……卸妆水……”

    “啥?”陆深怀疑自己耳朵可能出了点问题。

    权捍霆深吸口气,“我说,卸妆水!”

    咕咚——

    陆深咽口水,“卸、卸妆水,然后呢?”

    “应该怎么用?”

    “……”

    陆深见鬼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权捍霆眉心骤紧:“知道,还是不知道?”

    “知、知道的。”

    “说一下步骤。”

    虽然电影里面有卸妆的情节,但没有详细过程,只一笔带过,所以权捍霆才来请教陆深。

    小七平时最臭美,房间里瓶瓶罐罐一大堆,经常往脸上捣鼓这样膜、那样乳的。

    权捍霆当然第一个找上他。

    “这个卸妆水呢,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膏状,一种是水状。通常膏状的啫喱需要在沾水之前就涂到脸上,而水状的就要麻烦一点了,化妆棉蘸湿,然后擦脸基本就行了。但是精细一点的话,还有专门针对眼部和唇部的眼唇卸妆液……”

    权捍霆被科普了一刻钟。

    “走。”

    陆深略懵:“去哪儿?”

    “你房间。”

    “做什么?”

    “实验。”

    就这样,陆深被半强迫着带上楼,进去房间,然后小鸡崽一样被拎到浴室。

    “哪个?”权捍霆看着面前摊开的一堆瓶瓶罐罐,不由皱眉。

    “六哥,我平时就保养一下皮肤,不化妆的。”

    “所以?”

    “咳……我没卸妆水那种玩意儿。”他爱惜自己的脸没错,可又不是娘炮,什么口红、粉底、眼线笔那些东西通通用不着,自然也就没有准备卸妆水。

    “那个……”陆深试探道,“我能问一下,你突然捣鼓卸妆水干嘛?”

    直觉告诉他,这事儿跟沈婠脱不了干系!

    权捍霆一记冷眼过去。

    陆深乖乖闭嘴。

    “你用来洗脸的是什么?”

    “洗面奶啊!男士薄荷味儿的,嘿嘿……”

    “哪个?”权捍霆自眼前扫过。

    陆深挑出来,递给他:“喏。”

    权捍霆打开,挤了一坨在手心儿:“够不够?”

    “啊?”

    男人眉毛一跳,耐着性子:“我说,这个分量够不够?”

    “够、够了。”

    今晚的六哥怕是撞鬼了吧?可怕!

    权捍霆:“过来。”

    小七爷瑟瑟发抖。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六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陆深抱住他手臂,可怜兮兮。

    权捍霆:“……”

    “我再也不调戏lolita,不骂沈婠是狐狸精了。真的!我发四……”

    权捍霆头疼,无奈道:“我只想帮你洗个脸。”

    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陆深差点吓尿。

    “你,帮我,洗脸?”

    “滚过来!”

    “六哥,我怀疑你要往我脸上抹硫酸……”

    “别废话,瞧你那怂样儿!”

    最终,陆深视死如归地把脸贡献出去,战战兢兢地让权捍霆给他涂洗面奶,揉揉搓搓,然后冲洗干净。

    弄完以后,他感觉自己在天堂和地狱游走了一圈儿,终于回归人间。

    万幸万幸……

    “嗯,实验效果不错。”权捍霆嘀咕一声,然后丢下某七,转身离开。

    ------题外话------

    大家猜猜,婚礼六爷会不会去呢?

    a、会;b,不会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