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福谋 > 第六百五十五章 苏醒

第六百五十五章 苏醒

 热门推荐:
    柳福儿忙转头,示意丫鬟赶紧去寻包娘子来。

    她小心的让去旁边,把空间留给梁家祖孙三个。

    包娘子很快跟着丫鬟过来。

    一着面,便搁了脉枕,扶脉。

    屋里变得安静无比。

    半晌,包娘子收了收,长长的吐了口气。

    “怎么样?”

    梁帅按捺不住的问道。

    “总算有些效果了,”包娘子看他一眼,总是板着的脸上露出一点点笑。

    “当真?”

    梁帅眉眼皆开,脸颊古怪的抽搐,似乎想张嘴大笑,却又顾忌跟前有人,强自忍着。

    包娘子打开针包,抽出两根金针,以弹跳方式插入刘氏头部的穴位,同时轻轻揉捻。

    刘氏眉头忽的一跳,眼睛转得越发的急了。

    梁帅忍不住往前倾身。

    包娘子拿了根针,挪动了下笨重的身体。

    正要再扎,忽的顿住。

    梁帅等了片刻,忽觉头顶异样。

    抬头就见包娘子正盯着他,白皙的手指轻捏金针。

    阳光从她身旁斜斜照来,让他只能看到她侧脸。

    金针颤颤,针尖熠熠闪着光芒。

    梁帅眨巴两下眼,往后挪了挪。

    包娘子这才满意转回声,微微俯身,将金针落下。

    如此十几根之后,包娘子迟缓的扶着腰起身。

    “没事吧,”柳福儿忙过去扶了她。

    包娘子将大半重量靠过去,微微摇头。

    转眼看眼皮连续掀动的刘氏,道:“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能不能醒,就看她自己了。”

    柳福儿扶了她去边上的榻坐下。

    梁帅已焦急的唤着刘氏。

    梁二也凑到跟前,虽然不曾开口,却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的焦急。

    约莫两刻钟左右,包娘子扶着柳福儿的胳膊来到床边。

    刘氏依然不曾睁眼。

    包娘子轻叹了声,去拔金针。

    梁帅忙拦了她,“再等等,她行的。”

    “时间已经到了,不能再久了,”包娘子冷淡的答着,手毫不迟疑的摸上针尾。

    “我说等等,”梁帅猛地拔高音量。

    常年领兵的人嗓门就没有小的,梁帅这一嗓子半点也没收敛。

    柳福儿只觉得耳膜一鼓,似乎什么声音都有些模糊。

    包娘子距离他更近,登时被震得脸色煞白,手捂着肚子,连连后退。

    “你怎么了?”

    柳福儿急忙过去,抱住她不断往下倒的腰身。

    “我,”包娘子抬头看她,“我怕是要生了。”

    “什么,”柳福儿越发用力的托着她,同时求助的看梁二。

    梁二一个箭步奔去门口,吼道:“快去叫产婆。”

    “还有烧水,”柳福儿在屋里补充。

    包娘子急促的喘息着,两腿不停的哆嗦,根本不能站立。

    丫鬟急忙从外奔进来。

    “来帮我一把,”柳福儿指挥丫鬟,道:“把她送去隔壁。”

    “不行,”包娘子一手拉住她,道:“那针必须拔下来。”

    “你,”柳福儿无语瞪她。

    都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能操心这事。

    梁帅有些不知所措。

    刘氏的病让他持续的焦虑,眼见刘氏有了点气色,他又怎能放弃。

    但见包娘子如此还坚持,他顿时意识到,是自己错了。

    包娘子一手拉着一个丫鬟,试图站起。

    奈何,她本就笨重,加之腹部剧痛难忍,即便柳福儿在后帮忙,也还是没能起来。

    梁帅心里发急,忍不住从座位上起来。

    包娘子斜他一眼,用力咬住嘴唇,狠狠发了把力。

    终于从地上起来。

    三人扶着她来到床边。

    柳福儿叫了梁康拿了个软垫,垫在床边,示意她坐下。

    又转去她身后,当她的靠背。

    包娘子闭上眼,缓了口气,颤抖的伸出手指。

    将金针一根根拆下。

    当最后一根金针时,她手指微顿,忽的古怪急转,而后快速抽出。

    刘氏猛地一哆嗦,低低哼了一声。

    包娘子轻吐了口气,将针捻出。

    没等将针放好,她便已彻底倒在柳福儿身上。

    “快把软椅抬进来,”柳福儿扬声喝道。

    丫鬟闻言,急忙撩了帘子。

    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抬着椅子进来。

    几人合力将她抬上软椅。

    此时,她罗裙已然半湿。

    柳福儿急急随着她去到隔间。

    凌乱的脚步渐渐远去,梁帅盯着床边那张半湿的软垫,抿了唇半晌没有吭气。

    因着太过专注,便是刘氏睁开眼,也不曾留意。

    刘氏适应了外面的光线之后,看清坐在眼前之人。

    她很是高兴。

    正想伸手去拉,却发现她胳膊根本不听使唤。

    她顿时慌了起来。

    “婆婆,”梁康发现刘氏醒了,立刻凑到近前。

    梁二也跟着过去。

    刘氏转眼,看着两个极其相似的一大一小,嘴角怪异的抽搐着,怎么也张不开嘴。

    “阿娘,你,你怎么了?”

    察觉她不对,梁二急急问道。

    梁帅醒过神,看向床边。

    见老妻睁开眼,他急忙过来道:“你可觉得那里不好?”

    刘氏眼神惊恐的看着他,嘴角抽搐,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梁帅眼看着她整张脸都变了形,瞪大了眼。

    刘氏呜呜的叫着,脑袋随着嘴角的抽搐微微晃动。

    “来人,快去叫包娘子,”梁帅话一出口,便梗住。

    想起口中之人就在隔间。

    屋来里变得安静下来。

    窗外,隐约传来女人痛苦呻吟。

    丫鬟从外急急进来。

    梁二道:“去隔壁看看,陈郎中来了没?”

    陈郎中是陪着包娘子一道过来的,只是包娘子需得留在内宅,他便暂住在了前院。

    适才柳福儿已经命人去传。

    想来这会儿已经到了。

    丫鬟应声,看了眼床边,当看到刘氏模样,她唬得变了脸。

    “还不快去,”梁二沉了脸喝道。

    丫鬟醒过神,喏喏应着往外奔去。

    刘氏声音转低,看着梁帅的眼睛泪水积蓄。

    梁帅缓了脸色,轻拉着老妻的手,柔声道:“没事的,这不过是暂时的,过些时候,便会好了。”

    刘氏定定看他。

    梁帅微笑点头,道:“我的话你还不信?”

    刘氏看着他,半晌似有若无的点了下头。

    隔间里,柳福儿正焦急的在外候着。

    包娘子是因惊吓导致的早产,胎儿尚未完全落入产道,但她羊水又破了。

    若耽搁久了,只怕两人都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