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六渡之逆斩苍穹 > 第六百二十九章 银鸦接引

第六百二十九章 银鸦接引

 热门推荐:
    在上古邪神所留的血浮屠残器的淫威笼罩之下,包括三大孕物境大能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由衷的升起了一股无力感。

    意外的遭遇天劫本已让人绝望,如今又碰上上古邪神的传人,这岂非是要断绝了此地所有人的生机不成!

    不过,虽然心中无比的郁闷,但三位孕物境大能也不是易与之辈,只是简单的交流了几句便是做出了最为正确应对之策。

    “星海境以下弟子速速退到大阵边缘待命,星海境强者结队捕杀劫源,阴阳境宿老立刻结阵辅助我等共同灭杀邪神传人!”青云老祖当机立断,快速的传下了一道命令!

    与青云老祖一样,苗月魔使也是向着残存下来的魔修强者们传下了同样的指令。

    这两道命令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大乱,隶属于净魔盟与魔教的残存高手立刻分头行动起来,竟是将他们原本共同的敌人——两宗联盟余部全都亮在了一边,丝毫不加以理会。

    两宗联军的人数本就比之对方少上太多,连番打击之下幸存下来的更是只剩下了不足一千,如今都是在仅存的两名阴阳境尊者以及老宗主楚雄的号召下聚集在了一处。

    “楚雄,你看事到如今咱们该好何是好?”眼见敌人都已退去,东方尊者宇文祥看向鬼手神医楚雄道。

    楚雄面色复杂的遥遥看了一眼正在散发着无比邪恶气息的紫阳阁一眼后,才有些失魂落魄的叹息了一声道:“唉,如今宗门已然不在,老祖也已然不是原先的老祖了,咱们留下还能有什么用?不如就此散去,凭天由命吧!”

    “各自散去,这如何使得!”另外一名阴阳境大能西方尊者那名空闻言立刻出言反驳道,“如今宗门虽然不在,但咱们核心战力却是损失不大,只要逃过了今日之劫未必没有东山再起之日呀!”

    “东山再起,老祖都这样了,就别说是南炎洲了,就算是整个天玄大陆以后恐怕都是没有咱们紫阳宗的立足之地了!”楚雄摇头苦笑,已然没有了半点之前的豪气。看来紫阳老祖今日的变化对他的打击委实是太过的巨大了。

    “这……,唉!”

    闻听楚雄此言,其余众人也都是相对无言,显然纵是心中有万般不愿,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不管怎么说合则强,分必弱,咱们还是应该合力渡过今日的死劫再说其他!”那名空继续劝说道。

    “也好,那便先组织人手离开这中央之地,再见机行事吧!”楚雄虽然心恢意冷,但却也是不忍眼看着仅存的这些同门全部丧命于此,当即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而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上的劫云却是再次发生了变化,原本赤红如血的云层再以改变颜色,化做了凝重而厚重的土黄之色。

    不仅如此,继颜色的改变之后,劫云的形态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原本平展的云海扭曲变化,形成了一座紧挨一座的土黄山峰,高大而雄壮,绵延不绝、气势骇人至极!

    “劫云化山,这……这是五形大劫土雷劫的先兆,这也未免太过的恐怖了一点吧!”

    “五形大劫既便是在上古也是不会轻易的出现,一但现世必有绝对逆天之人出现。由此看来今日这渡劫之人还真的是非凡之人了!”

    “自古五雷轰顶便是世间顶极的劫罚,如今真实降临不知此地能有几人能够熬过这一波的劫数啊!”

    “怕什么怕,之前我曾远远的看见过那渡劫之人一次,其修为只是刚刚进阶焚星境而已,能够抗过之前的血色劫雷已属侥幸,这次的土雷之劫是万万无法渡过的了!”

    “这可也不太好说,能够在焚星境便引下如此变态雷劫的主又岂是寻常之辈,具体能够达到什么程度谁也无法预知,咱们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自求多福吧!”

    ……

    围绕着天空劫云的变化,正在准备撤退的人群中再次暴发了各种议论,但最多的还是对于此次雷劫的恐慌。

    “快,快,一定要尽快找到并斩杀了那渡劫之人,不然等到这五行天劫一降所有人都要遭殃!”受到青云老祖以及苗月魔使的指派,足足有着七八十名达到了星海境的强横存在立刻对此地数万里范围展开了全方位的搜查,试图尽快的找到并击杀杨宇。

    只是令得所有人都是大失所望的是,在这些人地毯式的搜查之下,之前还被青云老祖追杀的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杨宇却是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此人已经离开了此地不成?”

    “离开,怎么可能!此地已被五方魔魂封天锁地大阵封锁住了虚空,七日之内任何人都是无法离开!”

    “那为何咱们这么多人都无法将其找到,难不成他会隐身术不成?”

    “这也不是不可能,之前青云老祖亲自出手都是未曾将其拿住,可见这家伙的确还是有些手段的!”

    “那怎么办?难道咱们这些人就只能干等着挨雷劈不成?”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事到如今也只能等到劫雷将其轰出形迹之时咱们再以雷霆手段将其斩杀了!”

    ……

    众人遍寻不着杨宇的所在,索性也不再四处乱撞,而是将人手分散开来等待前者主动现出形迹再施展手段将其瞬杀。

    而就在这些人搜索与布局的同时,十八名阴阳境大修士已然在三位孕物境大能的援意下联手布置出了一套攻防一体的大阵,摆出了一副与紫阳老祖不死不休的架势。

    看着外面这些人的行动,身在血浮屠之内的紫阳老祖面色阴沉的好似要滴出水来。显然他话语虽然说的极大,但内心之中却是并非如他所说的那般轻松。

    正如苗月魔使所言,这血浮屠虽然威力巨大无匹,但这消耗也确实是大的惊人。如今他只是小小的发动了一击,自身的法力便是耗击了将近一成,而这还是在有下方血海的支持之下!

    如此算来,就算是他拼了老命,像刚才打击赤炎金猊兽那样的攻击如今的他再能发出个四五击也就算是顶天了。

    “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竟是将老祖我逼到这种地步!”紫阳老祖心中暗骂,但表面上却是还得硬撑着……

    两宗联军仅余的百人犹如丧家之犬一般一路疯狂的逃遁,为的便是更快的抵达五方魔魂封天锁地大阵所笼罩的边缘地带,好寻找逃出生天的机会。

    但这阵法笼罩面积极大,他们就算是全速赶路也是需要不短的时间。好在净魔盟与魔教方面的联军此刻也在逃命,根本就无暇来管他们,这便使得他们能够稍稍的喘息一下。

    不过,暂时的可以不去理会,但天灾却是没有消退。就在众人疾驰之际,天空中形如连绵巨山般的劫云也是酝酿完满,铺天盖地的降下了数之不尽的犹如山石一般巨大雷团!

    “快,速速联手抵御天劫!”眼见劫雷将至,楚雄立刻下达了全力防御的命令。

    只是就在此时,半空之中一只尺许长的银色乌鸦却是突然的出现,只是一个翻卷之下便是化做了百丈多长,堪堪的将众人护在了下方。

    “这,这是什么恐怖的妖物?为何会追踪咱们?”

    “此妖气息如此庞大,已是达到了八阶的巅峰。而且观其气息竟好似与天劫极为的相近,莫不是被这天劫感召而来!”

    “上古时期有一种顶级的灵兽,名曰九玄雷鸦,最是擅长吞吐天雷,莫非便是此鸟不成?”

    “不对,九玄雷鸦乃是上古奇兽,应雷而生、噬雷而长,一出生便有七阶的修为。其九玄之名便是来源于其特有的九种对应等阶的颜色,依次为赤、橙、黄、绿、青、靛、紫、白、黑。

    而今此头怪鸦却是浑身银亮,所以并非是九玄雷鸦,应当是具有其一丝血脉传承的玄雷银鸦!”

    “竟然是玄雷银鸦,难怪此鸟之前出现时,能够大量吞纳雷霆之力,令得躲在其下方的那些修士都是免受了雷劫临身的恶运呀!”

    “果真如此,那真是苍天有眼,不绝我等啊!”

    ……

    围绕着玄雷银鸦的出现,下方众人都是为之议论起来,对于其的突然出现表现出了诸多的猜测。

    不过,对此夹杂在人群中的千面郎君却是不由眼神一亮,连忙高声喝道:“此兽乃丁川灵宠,看来定是这小子来救咱们了!”

    “丁川,是那个年青一辈中风头正盛的丁川么?他才什么修为,怎么可能收服如此一头凶悍的大妖?”

    “是呀,听说那小子虽然有些本事,可也仅仅只是一个小辈而已。可观这妖禽的气息明显已然达到了八阶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进阶九阶妖王的地步,怎么可能臣服一个低阶修士?”

    “先别管那么多啦,只要这大鸟不招惹咱们,能够在其下方躲避一时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

    千面郎君语出惊人,自然又是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但相对于此前者却是并不以为异,而是向着上方的玄雷银鸦高声喊道:“丁川小子,你还没死真是太好了,还不快下来商议一下逃跑的对策!”

    “主人正在渡劫,无法前来相助,特派本鸦前来相救。柳大师、上官前辈还不速速进入玄灵空间躲避一时!”玄雷银鸦一边回话,一边祭出玄灵竹伞。

    杨宇交给它的任务只是要救玉氏姐妹、青儿以及柳、江、上官六人,如今三小已是成功救起,江一尘却已是失散在茫茫人海之中生死不知,所以现在也就只差柳大师夫妇二人了。

    玄雷银鸦此言一出,下方众人皆是不由为之吃惊不小,哗然之声再次传出。

    “渡劫,渡什么劫?难道说这变态的天劫乃是由丁川那小子引起的不成?”

    “没想到这只八阶的玄雷银鸦竟然真的是那丁川的妖宠,这小子到底得到了什么奇遇,竟有这般造化!”

    “能耐再大又能有什么用处?如今这般形式之下就算是不被天雷劈死也得被魔修们杀死,真是苍天无眼呐!”

    “世风日下,天妒英才啊!”

    ……

    在这些人中对于杨宇实力最为了解的当属鬼手神医楚雄,在得知了这玄雷银鸦乃是前者派来营救柳岩先夫妇的之后,当即向着二人沉声道:“丁川这小子乃是有大气运之人,其一身实力极为的古怪,就算是我也是有些看不透彻,倒也未必就是必死之局。

    另外,他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还能派出此兽来营救你们,可见乃是一个至情至孝的孩子,你们万万不可冷了他的一片好心,速速离去寻找一丝生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