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六渡之逆斩苍穹 > 第七十四章 小师叔

第七十四章 小师叔

 热门推荐:
    陆恒扭头就走,他是一刻也不想在这紫阳阁二楼上呆了。这里给他带来的打击和伤害实在是太过的残酷了。

    他生平最看重的两样东西——自信和颜面,都在上一刻被无情的践踏了个干净。

    要是再待下去,他恐怕真的会控制不住已然处于爆发边缘的情绪,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

    然而事情并非他想了结便能了结的。就在他即将要踏上通往一楼的楼梯的时候,沈凌风的声音适时响起。

    “剑,剑!先别走啊,剑呢!”

    陆恒在听到沈凌风这一句话时险些情绪失控,强压怒火,转头恶狠狠地盯着沈凌风一字一顿的道:“你说谁贱!”

    沈凌风闻言先是一怔,旋即明白陆恒是被气糊涂了,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

    但如此一来,他心中却更是得意,一脸贱笑的道:“谁贱我真的不知道。不过你输给我和丁道友的水月斩和中阶灵玉还没兑现,不会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吧!”

    陆恒听沈凌风如此一说也明白了是自己会错了意,又平白给了他人出言奚落的机会,心中更加窝火。

    “给他!”

    陆恒眼中直欲喷出火来,咬着后槽牙狠狠的道。

    “哥,这水月斩可是你……”

    陆琪正抱着水月斩跟在陆恒身旁,一听说真的要交出去,顿时心中着急。

    可话才刚说了一半,便看到陆恒那如欲杀人般的眼神向他看来,顿时不敢再啰嗦。

    “咣当!”

    “给你!”

    陆琪堵着性子,将宝剑水月斩和一块中阶灵玉恶狠狠的丢在地上。而后转头跟着脸色铁青的陆恒下楼而去。

    “哈哈哈……”

    沈凌风一阵开怀大笑,手掌隔空一招,顿时地面上的水月斩和灵玉便“唰”的一声飞到他的手中。

    沈凌风将水月斩持在手中,看了又看,不禁脱口赞道:“真是把好剑,难怪陆恒如此看重。不想今日竟落到我的手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哪!哈哈……”..

    沈凌风笑罢,又看了看手中的中品灵玉,不禁哑然失笑。这陆琪想来也是气糊涂了,也未仔细查看。

    随手抛出的这块中品灵石足有不到二斤重,比之事先约定的多出将近一倍。这可也是意外之喜呀!

    沈凌风一手持着水月斩一手拿着中阶灵玉大步向着杨宇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说道:“这位小兄弟,沈某还真是看走了眼。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的实力,能够接得下陆恒的全力一击,着实是了得啊!”

    沈凌风话音出口,人也来到了杨宇近前。想来是今日实在是心情太好的缘故,竟然给了杨宇一个极为“男人式”的招呼——抬起硕大的拳头在杨宇的肩头上重重的一击。

    可万万没想到,他这只是“象征性”的一拳,竟是给杨宇带来了不小的伤害。

    只见杨宇中拳之后,身子顿时一颤,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脸色也是更加的难看了许多!

    沈凌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连忙伸出一双大手,扶住摇摇欲坠的杨宇,紧张地问道:“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杨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摆了摆手自嘲道:“不妨事,只是受了些内伤而矣!知微境大圆满的全力一击可真是不太好接啊!”

    “啊?嗨!”沈凌风闻言也是明白了此中的缘由,连忙在储物镯中取出一粒丹药递了过去,并示意杨宇服下。

    杨宇也未过多的矫情,微一点头,便接过丹药纳入了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清流顺喉而下,而后快速的滋润其受伤的五胀六腑,使他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

    “多谢沈道友,看来我与知微境大圆满的修士还有首很大差距呀!”杨宇吞下丹药,感觉舒服了一些,才对沈凌风打趣道。

    沈凌风闻言也是哈哈一笑,玩笑道:“这就对了!你一个纳气境中期的修士如若能和知微境大圆满的修士对抗,那沈某岂不要去跳河了!哈哈哈……”

    杨宇也是哈哈一笑,开口道:“沈道友玩笑了!”

    二人笑罢,沈凌风突然一拍脑门道:“你看我,小兄弟还有伤在身,我竟还和你在这说个没完。不如这样,小兄弟你要是不介意,到我的密室内,咱们好好谈谈。”

    杨宇略一思量,点头应道:“既如此,那便讨扰沈道友了!”

    二人言罢,举步向大厅角落处的一号密室走去。一路所过之处,众人皆是主动的给二人闪开了一条道路。各自眼神之中,尽是敬畏之色。

    杨宇将这些尽数看在眼中,心中暗自感叹:“就在刚才众人还都不看好于我,各种议论不堪入耳。如今见到我又是另外一番嘴脸,看来不管身在何处,自身的实力才是根本。只有自己的拳头大了、硬了,才会有话语的权利,值得他人敬畏。”

    二人不多时便来到密室门前,待得二人进入密室之后,二楼众人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后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悄悄议论起来。

    杨宇随沈凌风进入密室之后,顿觉一阵神清气爽。原来这密室之内的灵气浓度竟然数倍于大厅之内。

    密室之内别无常物,只在地上摆放着几个蒲团。沈凌风示意杨宇落座,待得二人盘膝坐定之后,沈凌风才笑着开口道:“看样子,丁道友还不知道这密室的用处吧!”

    杨宇闻言,尴尬的一笑道:“丁某以前很少来这紫阳阁,确实不知这密室有何用处。”

    沈凌风闻言嘿嘿一笑道:“这就难怪了,这密室可不一般,他可是咱们紫阳宗弟子身份的象征啊!”

    杨宇听沈凌风如此一说也是来了兴趣,在密室内细细感应了一番后,才不解的道:“哦,身份的象征?这小小的密室在丁某看来,除了灵气较之大厅内浓郁一些,另外有些隔音效果之外,并无其他特殊之处,为何会成了咱们紫阳宗弟子的身份象征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密室的基本功能确实如你所说,只有聚灵和隔音的功效,比较适合在此静修。但还有一层内在的原因你却是并不了解。”沈凌风故作神秘的道。

    “还请沈道友解惑!”杨宇绕有兴趣的问道。

    “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咱们紫阳宗弟子众多,但密室就那么几间。而不管是为了修炼还是为了颜面,众人都想拥有密室的占有权。如此一来便产生了竞争,就要看谁的拳头更大,谁的法力更高。久而久之,这密室就不单单是人们修炼的场所了,而成了修士们彰显武力和身份地位的象征了。”

    “原来如此!”杨宇听完这些,方才恍然大悟。

    二人在密室内相谈甚欢,沈凌风今日心情大好,一直是滔滔不绝。从今日之事又说到紫阳宗内的诸多秘闻,令得杨宇长了不少见识。

    杨宇还在谈话中得知了,沈凌风乃是二长老沈洪的侄孙。而陆恒兄弟则是大长老张道全的亲外孙。

    其父更是内定的下任宗主继承人,现任宗主任流云的掌门大弟子陆云正。故此,运陆氏兄弟才敢在宗内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可当沈凌风得知了杨宇乃是柳大师的弟子时,却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半晌之后才说出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话:“那你岂不是成了我的小师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