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六渡之逆斩苍穹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二老解围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二老解围

 热门推荐:
    刁蛮任性的玉灵儿缠住杨宇,欲要强索修神秘术。不料,却被杨宇一掌击中了胸部,当场吐血。恼羞成怒之下,疯狂出手欲要击杀杨宇报仇雪恨。

    杨宇被玉灵儿逼的火起,出手将其逼退,而后沉声警告道:“玉姑娘最好见好就收,若是再要苦苦相逼,莫怪丁某不讲情面!”

    杨宇本是武将出身,统领圣星帝国数十万兵马,身上自有一股摄人的威势,如今脸色一沉更显威严,竟是令玉灵儿心头有些发紧。

    但玉灵儿毕竟也非寻常女孩,只是短短数息便是恢复了平静,也是面色一寒冷声道:“我就是逼你了又当如何,不过是个凝露境的小修士,本姑娘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的不讲情面!”

    玉灵儿言罢,身上的气机陡的一变,一股凌厉的法力波动自其看似娇弱的体内暴发而出,看那波动的剧烈程度竟是相当的强悍,比那知微境中期的赵丹婧也是毫不逊色。

    杨宇见状也是暗自吃惊,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竟有如此之高的修为境界,难怪不将杨宇凝露境的修为看在眼中,一口一个小修士的叫。

    “原来是知微境,难怪有如此的底气。不过,莫要以为这样便可压我一头,知微境的修士丁某也不是没杀过!”

    杨宇也是被玉灵儿的没完没了引动了真火,言语间也是一股澎湃如潮的法力弥漫周身上下,其间竟是隐隐有着一丝煞气流露。

    玉灵儿感知过人,被杨宇煞气一冲不禁顿觉浑身冰寒,尤坠冰窟一般。

    “好强的煞气,如此浓烈煞气恐怕只有长期杀伐者才能拥有吧!可这丁川明明只有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又怎会身俱如此强烈的煞气!”

    玉灵儿心中生寒,但心高气傲的她向来傲视南炎洲年青一辈,又怎会真正的惧怕一个境界还低于自己的杨宇。

    “好大的口气!今日本姑娘便让你长长见识,知道知道知微境界的玄妙,并不是你这凝露境小修士可以揣度的!”

    玉灵儿俏脸一寒,周身光芒闪动,将杨宇的煞气尽数挡在体外,而后周身法力一阵剧烈涌动,便欲率先发难夺取战局的先机。

    “灵儿住手!”

    可正在玉灵儿集聚周身法力欲要出手之际,一个苍老但却极具威严的声音凭空传来。

    与此同时,两道身形也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二人中间,将正欲血拼的二人完全隔了开来。

    却是柳大师与凌霜谷老谷主江一尘到了。

    玉灵儿见江一尘现身,知道再想出手已不可能,当即将蓄势待发的法诀也是硬生生的止住。

    她妙目一转,计上心头,旋即紧走几步来至江一尘身前,伸手扯住江一尘的袖子一边摇晃一边佯装出一副极度委屈的神色,娇声道:“外公,灵儿都被这姓丁的小贼欺负苦了,你一定要为灵儿做主啊!”

    江一尘面沉似水,袍袖轻摆间,一股无形的气劲将玉灵儿推移的后退出两步,才沉声呵斥道:“一派胡言,你当我二人是瞎子不成!若是再要胡来,老夫定不轻饶!”

    “可是……”

    “住口!”

    玉灵儿本欲出言争辩,却被江一尘厉声喝止,只得愤愤的退在一旁,目光狠厉的看着走过来的杨宇。

    杨宇此时也是来至二老身前,却是并未就此事多加解释,只是躬身行礼道:“弟子见过师尊,江师伯。”

    “退在一旁吧!”

    柳大师也未多言,只是轻轻摆手示意杨宇退在一边,而后看向身旁的江一尘。

    江一尘面色难看,狠狠的瞪了玉灵儿一眼才讪讪的向着杨宇笑道:“灵儿这丫头被老夫宠惯坏了,做事不知轻重,还望丁贤侄不要见怪才好!”

    杨宇见二老前来,本已做好了承受江一尘怒火的准备。

    不论事情的起因如何,玉灵儿毕竟乃是女儿之身,自己虽是无意之举,但有所冒犯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若是江一尘以此事为由,还真是令自己置身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可出人意料的是江一尘并未袒护玉灵儿,反倒是向杨宇诚心至歉。

    如此明辨事非、正直无私的长者风范不禁令杨宇在由心敬佩的同时更是生出一丝愧疚之意。

    “江师伯说的哪里话来!其实弟子也有冒失之处,还需玉姑娘多多谅解!”杨宇也一脸诚恳,向着江一尘与玉灵儿的方向微微躬身,以示歉意。

    而后伸手在储物镯上一抹,将江一尘赠送的修神秘术取出,托在手上递到玉灵儿近前,继续道:“既然玉姑娘也喜爱这卷秘术,弟子便转赠姑娘以示歉意!”

    玉灵儿本以为今日索要秘术已然无望,可谁料此刻杨宇竟然主动让出,这不禁令她大感意外,顿时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不可!”

    正在玉灵儿欲要伸手去取杨宇递过来的修神秘术之时,江一尘却是出言制止。

    “丁贤侄勿须如此!此卷秘术乃是老夫赠与贤侄,岂有再次收回之理!若是此事传说出去,老夫岂不要落个出尔反尔之名么!”

    “外公!”

    玉灵儿眼见即将到手的秘术又被江一尘几句话便给推了出去,不由心中老大不快。

    连忙上前扯住江一尘的袍袖娇声耍赖道:“外公,这是他诚心向我赔罪的,怎么就不能要了?”

    “赔罪!”

    江一尘斜眼看向玉灵儿,冷哼一声道:“他为何要向你赔罪?莫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此事本就是你无理取闹在先,还敢反咬一口,说你受了莫大的委屈。依我看呐,反倒是你该向丁川赔礼才对!”

    “外公,你为何老是向着这个外人,他哪里值得你这般看重于他!”玉灵儿被江一尘一语点明是非,不由心中气恼。

    想想今日不但讨要秘术无果,还凭白被这小贼占了便宜,可谓是偷鸡不成反失把米,不禁更是将杨宇恨到了极点。

    杨宇见江一尘与玉灵儿爷孙俩为此事闹的如此不快,也是觉的心中不安,忙出言劝解:“师伯莫要生气,此事倒是也不能全怪玉姑娘,弟子也有不是之处。这秘术虽是师伯所赠,但如今已是弟子之物,弟子再行转赠玉姑娘就与师伯没有半分关系,又怎会有出尔反尔一说,还望师伯莫要执意推脱!”

    江一尘回头看向杨宇,观其态度诚恳,并非刻意做作,不禁点头赞许:“丁贤侄宽宏大度,令人称赞。不过此事却是并非老夫固执,乃是另有原因,以后贤侄自会知晓。另一方面来说,你神识特殊,与此卷秘术极为契合,修之益处定然不小。而灵儿的神识特性则是恰巧与之相冲,若是修之非但无益反尔有害。这也是她求取多次老夫均是未曾应允的主要原因了。所以今日之事至此为止,贤侄也勿须多想,早些回去休息吧!”

    杨宇见江一尘如此也就无话可说,只得重新将秘术收起,转头看向柳大师。在见到大师点头默许之后才辞别二老转身离去。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