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六渡之逆斩苍穹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可敢一战!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可敢一战!

 热门推荐:
    在许龙的血魔剑一击之下,周泰直吓的魄消魂散。无奈之下只得自爆了自身大部分法宝,方才险之又险的抵住了这索命的一击。

    在这生死危机之下,他怕了!因为极度的害怕,他选择了退缩,更是不惜屈尊降贵的去与许龙求和,只为能够保住他一条性命。

    而只要今日让他逃过这场死劫,他有信心将来有着无数的办法去置这许龙于死地!

    不过,许龙显然对于这周泰的秉性相当的了解。因此,在后者说出此话之时不由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怎么,你怕了!哈哈哈……”

    见周泰如此,许龙不由纵声狂笑起束,但那笑容之中却是隐透看丝丝悲凉之意。

    “不过,你怕也是无用!今日许某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誓要将你留在这里!”

    许龙越说眼中的杀机越浓,到了最后更已是杀气冲天。

    只见他将手中的血剑轻轻一翻,竟是毫不犹豫的将那锋锐至极的剑尖刺入了自己的胸膛之内!

    血剑入体足有半尺之深,但诡异的是却是不见有半滴血液自其伤口处流出。

    唯一可见的便是那许龙的面色瞬息之间变的苍老了太多,其原本壮硕的身子也是在阵阵颤抖之中忱迅萎缩!

    其一头浓密的黑发更是在数息之间变的如枯草一般。仿佛在这血剑入体的短短数息时间,这许龙便是被夺去了数十年的生机一般!

    与许龙的萎靡不同,其手中的血剑在吸收了前者的血肉生机之后,血红的剑身顿时轻颤之下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剑鸣,仿若极为的欢喜一般。

    与此同时,一股比之先前还要浓郁数倍不止的杀伐气息也是自那剑身之上散发而出,如欲滔天!

    “好浓的杀机!以自身大量生机喂养魔剑,从而达到强大的攻击效果,这许龙还真是个狠人呐!”

    “是呀,只不过如此却也是两败俱伤之举呀!且不说他能否凭此击杀了那周泰,恐怕在这一击过后他自身先是会油尽灯枯吧!”

    “不惜以命搏命,看来这二人间的仇怨不小啊!”

    “与这许龙的狠辣果决相比,在下倒是更为再意那柄血剑。需要以修士的血肉生机来的祭献,实在是有伤天和呀!”

    ……

    在许龙将血剑刺入胸膛的一刻,台下众人无不都是瞳孔一缩,为此人的狠辣与果决暗自咋舌。

    而这一幕看在周泰眼中却是大不相同。他眼见许龙将血剑插入了自己的胸膛,又是亲身感受到了那血剑上弥散出的滔天杀气,不由得心神剧震。

    他先前所害怕的一幕终于成为了现实!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周泰心神皆颤,后悔不已。悔不当初不早点施展手段灭了这许龙,否则又怎么惹出今日的这场杀身大祸!

    没有任何的迟疑,周泰身形一闪之下便是向着石台的边缘冲去,打算就此离开,避过这个濒死之人的拼死一击!

    周泰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他还是低估了那血剑的能力。眼见周泰欲要逃走,此刻已然红了眼睛的许龙又岂能甘心让他如此轻易逃走。

    当下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抓着那血剑猛的自其胸膛抽出,并且顺势向着周泰逃走的方向甩了出去!

    “斩!”

    血剑离体,滔天的杀气瞬间暴发,其细长的剑体更是在许龙的一甩之下化做一进赤芒电射而出,只是瞬息之间便是追上了已然临近石台边缘的周泰。

    “噗!”

    一声利器洞穿肉身时发出的轻响传出,周泰的疾速前行的身子猛的一震,随后蓦然的停了下来。

    低头看了看胸口拳头大小,却是没有一滴血液流出的伤口,周泰的眼中闪过了强烈的不甘与不可置信。

    然而,还不待他做出任何反应,那洞穿了他胸膛的血剑却是并未就此罢休。而且迅速的掉转了方向,血光一闪之下再次从他的腹部上洞穿而过。

    血剑之速快到了极至,只是数息之间便是在周泰的身体上洞穿了七次,方才化做一缕红芒回到了许龙的身前。随后又是红光一闪之下化作纸符飞入其储物袋中。

    而当血剑返回之时,那周泰的身子竟已是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被血剑吸噬的犹如干尸一般,生机全无,“嘭”的一声摔在了石台之上!

    周泰至死,眼中都是充满着不甘与不可置信。此时他已是临近了石台的边缘,只须再给他一两息的时间便是可以迈出那最后的一步,逃离这石头的范围。

    而只要离开了这石台,他便是算主动的放弃了这场比斗。虽然如此,他势必会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但却不致于丢掉性命。..

    因为他一但离开了石台的范围,既便是血剑再霸道也自有宗门内的前辈出手护他性命。

    可现实却就是这般的残酷,他始终还是没能迈出最后的那一步,更终是难逃一死。既便是生机就在眼前,他却也是无法抓取了!

    “哈哈哈……”

    见周泰在血魔剑下陨命,石台另一端的许龙不由纵声狂笑起来。但在那笑声之中任谁都是能够听出其中充斥着的那无限的悲凉与苦涩。

    笑罢多时,许龙蹒跚的走到周泰尸体之旁,冷冷的扫了一眼之后便是纵身跳下石台,摇摇晃晃的向着殿外走去。

    殿内众人神色凝重的看着这刚刚发生的一幕,不禁由心的感叹。

    此战历时虽然不是太长,但却是极为的激烈。尤其是最后杀气滔天的血魔剑符的出现更是将本就激烈的战局推向了高峰。

    此剑一出,便是使得战局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对战的二人一死一重伤,此战的战况可谓相当的惨烈,令得众人看的心惊肉跳,脊背生寒!

    杨宇坐在天骄区距离石台最为接近的第一排,对于双方的战斗看的极清。

    尤其是那血魔剑符祭出之后,其上弥散出的浓郁至极的杀伐之气,虽然经过了石台保护光幕的抵消,依旧是令得他寒毛发炸!

    符篆他也炼制过一些,但大多都只是最为初级的那些。威力虽有一些,可相比于这血魔剑符却是如萤火与之骄阳,不可同日而语!

    且不表杨宇对于此战的感触,单说这个人恩怨战在经历了许龙与周泰的这惨烈的一战之后,也是悄悄的显现出了一些变化。

    一些原本有心借助此次机会解决个人恩怨之人,在见识到此战的惨烈之后,竟是萌生了退缩之意。

    这便使得在这一战之后,这个人恩怨战的战斗竟是出现了少有的冷场。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竟是没有一人上场发起挑战!

    如此奇怪的一幕,直到半晌之后一名黑袍文士的上场,方才算是勉强结束。

    不过,不知是因为之前的那一战太过的惨烈,还是另有其他原因,之后的几场挑战都是进行的平平淡淡,只是简单的交手之后,便草草收场。

    好似对战的双方在出手之时都是有所顾及,生怕将对方逼的太紧,从而导致不可收拾的后果一般。

    如此不温不火、小心翼翼的走过程式的战斗一直持续了数场,直看得台下众人不由得兴致索然,大有就此一走了之、不再观看的念头。

    不过,就在众人觉得索然无味之际,天骄区内站起一人,身形一闪之下便是登上了石台。而后面向天骄台上朗声道出了一句令得众人为之一怔的话语。

    “在下吴晓,紫阳宗的丁川道友你可敢与某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