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六渡之逆斩苍穹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牛烈之怒

第五百一十四章 牛烈之怒

 热门推荐:
    一碑拍飞了牛霸天,杨宇并未就此停手,而是大手一抖之下便是将手中的药神碑甩向了紧跟在牛霸天身后冲来的两名固丹境后期修士中的一人。

    那人冲在牛霸天身后,一来是打算就近保护后者,另一方面则是想寻机重创杨宇。

    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就在他身前不足十丈的牛霸天会突然的被杨宇击飞,使得自己都还来不及反应,便是迎来了对方的一记板砖!

    别看此刻的药神碑体积不大,但所携带的劲力却是足以崩山碎岳。最为主要的是这位固丹境后期强者一直处于牛霸天身后,根本就没看清牛霸天是如何被击飞的,所以也就无从得知这小小的药神碑有多么的变态了!

    “哼,雕虫小计,看某破之!”

    这固丹境后期强者在见到药神碑迎面砸来之时,再想要躲避已然是有些不及,不由也是瞳孔一缩。

    不过,虽说是有些忌惮,但他自侍修为高深,也并未太过的慌张,而是仓促间急忙调动自身法力打出一道黑色风龙的同时,还不忘祭出了一面蓝汪汪的十丈盾牌挡在了身前。

    不得不说这固丹境后期强者的反应足够迅速,但饶是如此也是稍晚了一些。那黑色风龙还未能全部凝练彻底之时,那药神碑便是呼啸着砸了过来。

    “轰——”

    药神碑只有砖块大小,与那数十丈大小的黑色风龙相比无异于沙砾一般。但就是这小小的沙砾,在与那风龙接触的瞬间便是将其洞穿而过,直接的砸在了那蓝色的大盾之上。

    “啪——”

    只是相隔了极短的时间,便又是传出了一声清脆的破碎之声。旋即便是见到那面品相极佳的大盾应声破碎成了无数碎片。

    接连击碎了固丹境后期强者的全力一击与一件品阶不低的防护法宝,这药神碑也是有些后力不继,但仍是堪堪的击中了那固丹境后期修士的胸膛之上!

    “噗!”

    虽然药神碑有些后力不继,但依旧不是平常固丹境后期修士可以承受的。因此,在被药神碑砸中之后,此人顿时胸膛塌陷、鲜血狂喷,眼看便是出气多,进气少的活不成了!

    如此一幕立刻令得在牛霸天催促之下围杀上来的数名狂犀门强者骇然失色,甚至就连疾速前冲的身形也都是戛然而止,一脸惊恐的望着杨宇,好似看到了凶神厉鬼一般。

    一举轻描淡写的击退了狂犀门众人中最高战力的二人之后,杨宇并未再次出手。而是将冷厉的目光望向了萎靡的靠坐在墙根处的牛霸天。

    “今日暂留尔等狗命,希望你狂犀门能够好自为之,不要再来自寻麻烦!”

    撂下了一句警告之语,杨宇也是并未再与他们多费口舌,而是招呼玉氏姐妹御起剑光扬长而去!

    眼见杨宇三人离去,牛霸天等人与在场的百十多名看客方才长长的松了一口大气。

    这场战斗虽然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可却是相当的惨烈,只是片刻之间狂犀门便是折损了近半的战力,这不得不说是相当的骇人。

    在杨宇三人走后不久,十数道剑光划破苍穹电射而至,径直的落在了气氛诡异的聚仙楼大厅之内。

    这一行人为首的仍是一名身着血袍的灰发魁梧老者与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美妇,正是牛霸天的亲生父母,狂犀门门主裂地狂犀牛烈夫妇。

    他们二人之前正在门内喝茶聊天,却是突然的接到了独子牛霸天传回的信息,言称发现了净魔盟悬赏捉拿的要犯杨宇。

    这一消息立刻令得牛烈大喜过望。如今南炎洲的形势明眼人一看便知乃是净魔盟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因此,江湖上不少见风使舵的中小型门派都是纷纷起了投靠之意。而这狂犀门为了得到今后更好的发展机会,自然也是打起了这个主意。

    但净魔盟如今一家独大,自然不会看上这些想要中途占便宜的二三流门派。所以想要得到前者的注意,这牛烈也是煞费了一番苦心。

    只不过一番掂量之后,牛烈竟是“惊喜”的发现,做为勉强成为二流修真势力的狂犀门来说,还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宗净魔盟看得上眼的!

    实在没有办法,牛烈只得四外搜罗有关净魔盟以及青云宗的一些情报,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一些对自身有利的线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重金贿赂了一位青云宗护法之后,他还真的是从后者口中得到了一个有价值的情报。

    据那人介绍,当今青云宗内势头正劲的非掌门大弟子无痕公子方无痕莫属,而无痕公子最恨的却是紫阳宗的丁川。

    而据可靠消息,大半年来都是没有消息的丁川,最近却是再次显露了踪迹。

    而且恰巧不巧的,这丁川最后出现的位置乃是西部地区,距离狂犀门所在的地域并不是太过的遥远。

    那人明言,只要牛烈拿住那丁川并交到无痕公子手上,必然会得到后者的赏识。届时,加入净魔盟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在得到了这一消息之后,牛烈也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他终是咬牙跺脚的下定了决心,打算不惜得罪紫阳宗而为狂犀门搏得一个之后更加广阔的天地!

    下定决心之后,牛烈立刻撒下人马四外打探杨宇的行踪,好进行伏击。

    可杨宇三人一路行来极为的小心,牛烈虽然派出了众多的人手却依旧是连前者的影子也没找到。

    谁料不知是天意该着,还是瞎打误撞,就在牛烈有些心恢意冷、打算放弃之时,杨宇三人却是突然的出现在了他的地盘之上,这如何能不令他激动不已!

    没有任何的犹豫,牛烈立刻带着夫人以及十名门内精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清水镇。

    可饶是如此,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当他们进入聚仙楼之后却是惊愕的发现杨宇三人早己人去楼空。现场只留下重伤的牛霸天与六名仍旧惊慌失措的门下弟子,以及六具刚刚死去的尸体。

    “丁川!我牛烈与你势不两立!”

    在问清了事情缘委之后,牛烈不由仰天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大吼,一身真火境初期巅峰的强横修为轰然暴发之下,震得这聚仙楼都是为之颤抖!

    “夫人,你们留下来照顾天儿,待老夫去捉那丁川为天儿复仇!”牛烈痛惜的看了一眼重伤垂死的儿子,转头便要去追杨宇三人。

    “且慢!”

    然而,还不待牛烈离去,那正在抱着牛霸天痛哭流涕的中年美妇

    却是突然传出话来。

    “儿子眼看就不行了,你难道就这么走了么!”

    “不过就是受了些硬伤,虽然不轻但调养些日子也便无碍了,怎么就会不行了呢?”牛烈闻言眼珠子一瞪道。

    “什么硬伤,这分明就是中了七日断魂散,再不用功逼毒的话,恐怕天儿这条命就保不住啦!”中年美妇急声道。

    “什么,七日断魂散!?天儿怎么会中了这种缺德带冒烟儿的毒啊!”牛烈一听夫人如此一说,立刻是破口大骂道。

    “这还用问,一定是那挨千刀的丁川害怕咱们出手对付于他,才特意出的阴招!”中年美妇咬牙切齿的骂道。

    “哼!丁川小儿,枉你身为正道修士,出手却是如此毒辣,实在是可杀而不可留啊!”牛烈也是愤然开口。

    不过,无论他如何气愤,却也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唯一的儿子就这样翘掉。所以,只得暂时放弃追杀杨宇,先与夫人联手为牛霸天运功驱毒。

    如此,半个时辰之后,牛霸天身上的七日断魂散终于是得到了压制,但想要根除却非得要七天七日的持续以外力逼排方才能够奏效。

    见爱子体内剧毒得到了控制,牛烈豁然起身,一脸阴沉的向着中年美妇道:“夫人,你权且带着天儿回门内调养,待我捉了那小畜来来为天儿复仇!”

    “且慢!”

    然而,面对着暴怒的牛烈,那中年美妇却是再次出言阻拦。

    “那丁川虽然境界不高,但却举手投足间便是斩杀了咱们多位好手,甚至于就连左长老都未能幸免。

    而如此这般既便是以咱们也都是并不容易做到,想来其定然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手段,决不是可以轻易揉捏的主!

    另外,此子又是紫阳宗当前至红之人,身侧又是有着凌霜谷两位骄女相伴,一个处理不好便是会引来两大宗门的滔天之怒,恐怕是得不偿失吧!”

    “哼,妇人之见!”

    岂料,面对着中年美妇的良言规劝,这牛烈却是全然不予理会。

    “这小王八蛋能够瞬杀多人,无非是仗着法宝之力与偷袭之效。如此手段在真正的实力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而至于这三个小辈身后的紫阳宗与凌霜谷如今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如何还能威胁到咱们!

    再者一说,既便是这两宗侥幸渡过了此次浩劫,那时咱们也早已是借着无痕公子的光委身净魔盟,又何惧那元气大伤的两大宗门!”

    中年美妇见牛烈说的头头是道,也便无话可说。当下只得皱着眉头点头道:“那就依你吧!只是此番前去,夫君万万不可马虎大意,以免中了那小儿的算计!”

    “夫人放心!只管照顾好天儿,为夫去去就回!”牛烈心中着急,故此也不多言,转身踏空而去!

    目送牛烈离去,中年美妇暗自轻叹一声,一边命人收拾此地残局,一边轻声自语道:“但愿夫君此行一切顺利,否则我狂犀门此次恐怕就要大难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