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极品兵王老婆 > 第606章 别秀啊!美少女!

第606章 别秀啊!美少女!

 热门推荐:
    曰本人?

    吴杰眉头一挑,唇角掠过一抹冷笑。

    不知道为什么。

    吴杰忽然就想起了唯利是图、小肚鸡肠的袁世逵!

    想起了他的天元合赢信贷,那四千亿的巨大损失……

    想到了那场几乎席卷整个亚洲的信贷挤兑风暴……

    有经济学家分析声称。

    吴杰一人,几乎灭掉了民间信贷行业。

    让一个上万亿元的庞大产业,瞬间从春天进入了凛冬。

    有人欢喜有人愁。

    保全了血汗钱,还顺带赚了不少的人,当然是对吴杰感恩戴德。

    而因此失业丢掉工作的员工,凄惨亏空的老板,损失惨重的财团……

    他们自然就恨毒了吴杰。

    毕竟。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袁世逵曾让曰本武藤财团,安排忍者级的武士,前来暗杀吴杰。

    结果风暴一起,就不了了之。

    当然。

    吴杰也听说过,袁世逵主动自首,让他招供的条件,就是让有关部门与曰本交涉。

    要将他的老婆孩子,以及亲侄儿苏桁要回来,而不是花钱赎买。

    这家伙,真是典型的巨婴思想。

    自己搞不定,就指望有关部门。

    就他这点儿屁事,怎么可能动用外交途径?

    而这家伙也是个硬骨头,到现在还没招供,以至于审讯工作一直在很艰难的进行。

    没办法!

    这家伙太精明奸诈,本身就在银行工作了多年,怎么钻漏洞、怎么做手脚,太内行了。

    看到眼前的曰本艺伎,吴杰不禁心里感慨。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啊!”

    电动车缓缓停下。

    方帼治立刻上前一步,笑呵呵的介绍道:

    “这位是武藤佐伊,曰本武藤财团首席财务官,同时也是这艘游轮的幕后股东之一!”

    “因为袁世逵,你们之间有过一点点小矛盾,为化干戈为玉帛,武藤小姐特来拜访!”

    话音刚落。

    武藤佐伊微微起身,然后又是一次九十度深鞠躬。

    虽然曰本人特别讲究礼仪道德,她这样身份贵重的人,如此行大礼,也很是给面子了。

    吴杰迅速查了一下。

    系统能量点记录中,近期并没有武藤佐伊的憎恨。

    而让系统检索历史记录,很快找到了。

    在信贷风暴肆虐的那天,也就是经济损失最惨重,分分钟被挤兑上亿,狂亏不止之时。

    武藤佐伊很很多曰本人,都憎恨过吴杰。

    而她憎恨一次的能量点,也特么太少了吧?

    居然才两万!

    都是财团的首席财务官了,怎么个人财富和社会地位,就如此不堪呢?

    但仔细一想……

    曰本!女人!

    秒懂了!

    “化干戈为玉帛?呵呵!多大点儿事啊!走吧,进屋聊!”

    吴杰不用吩咐,唐筱也已经指纹解锁,打开了房门。

    “走吧武藤小姐!”唐筱喊了一声。

    “阿里嘎多(谢谢)!”

    武藤佐伊稍稍起身,又是一次深鞠躬。

    尼玛!

    老是怎么深鞠躬,难怪在曰本,腰间盘突出是一种很常见的病。

    “你可以下班休息了,有事我会再叫你!”

    “好的!”

    荷月深鞠躬退去。

    吴杰目送她走远之后,一把就方帼治拉开,远离房门。

    “方叔,你玩我呢?知道我跟曰本人有过节,你还带她来?”

    “他该不会是你的曰本小情人吧?这事儿清雅知道么?”

    方帼治一脸懵逼。

    撇开吴杰的手,没好气的嘀咕道:

    “什么狗屁小情人,就她这样的老女人,那得多败火啊?”

    “他们财团负责游轮上的餐饮供应,天元合赢的崩盘,让他们财团损失惨重!”

    “武藤佐伊虽然还是首席财务官,但显然是被贬了,要不然她怎么可能来游轮上工作?”

    “我估计她找你,多半是为了袁世逵……”

    吴杰立刻恼了。

    “卧槽!天元合赢信贷亏损四千亿,让我背这黑锅,已经够冤枉了,她还想在我身上找损失?那算什么狗屁的化干戈为玉帛?”

    方帼治撇嘴道:“这我哪儿知道?或许是想跟你这个坑王之王合作,一起坑袁世逵吧!”

    张望了一下四周,方帼治朝屋内努努嘴。

    “走吧!进去聊!”

    揽着吴杰肩膀往屋内走,方帼治顺手就将两包‘邮票’滑落进吴杰手里。

    这手法……很娴熟啊!

    真不愧曾是天元的黑-道教父。

    客厅内。

    唐筱已经和武藤佐伊聊上了。

    两个都是企业家,当然是有不少共同语言。

    看到吴杰两人走近,唐筱立刻微笑起身。

    “你们慢慢聊,我得去健身了!”

    微笑告辞,唐筱意味深长的看了吴杰一眼,便去了健身房。

    一直想要尽早恢复都巅峰状态的唐筱,每天都会锻炼,而且难度系数不断增加。

    要不是吴杰经常暗中给她服药、针灸,以她那训练强度,早就把身体累垮了。

    但唐筱可并不知情,她还以为自己状态越来越好,是每天勤奋锻炼的结果。

    吴杰都想要不找个机会,把自己系统附身的秘密告诉她。

    那样,以后就不用很多事情含糊其辞,不敢明说。

    比如她的旧伤是怎么治愈的、东非SAM项目竞标报价是因为透视……

    但眼下,没时间想那些。

    武藤佐伊非常客气。

    吴杰和方帼治一落座,她便毕恭毕敬的斟茶倒水,很有茶道礼仪。

    “今晚你们两口子运气不错,赢了昆峎希一亿美金!”

    “这厮复仇心切啊!我来之前,遇到他在拉帮结友,邀约不少人,明晚一起赌球!”

    ……

    方帼治很聪明。

    他看似闲聊,其实是在透露一些信息。

    当然,这也是合理解释,她为什么要来吴杰唐筱。

    要不然,中不能明说,自己是来送‘邮票’的吧?

    品茶聊天了一会儿后,方帼治就告辞了。

    武藤佐伊之前一直面带微笑,等方帼治走了之后,才笑道:

    “早就听说,唐家是天元最强大的,三大家族都对唐家心存忌惮!”

    “不过今日一见,反而觉得吴先生,与方家关系很好呀!”

    吴杰笑道:“我们夫妇跟他女儿方清雅是好友,结婚都是她开婚车,跟她爸方帼治,关系能不好吗?”

    浅酌一口热茶,吴杰笑道:“还是说说你找我什么事吧!”

    武藤佐伊放下茶壶,微微欠身。

    “我今晚是以私人名义,前来拜访吴先生。”

    “天元合赢信贷出现金融系统错误,在挤兑狂潮中,损失巨大!”

    “我们财团连本带利全赔了,总共损失了近百亿美金,多年心血付诸东流!”

    吴杰呵呵一笑。

    “所以你就被贬了?让你来这游轮上,负责餐饮管理?”

    武藤佐伊重重的点了点头。

    吴杰放下茶杯,笑道:

    “损失近百亿美金,这也不能怪你啊!当然,也不能怪我!”

    “我只不过是因为私人恩怨,放出了一段他的视频而已,不知道会引发民众恐慌!”

    武藤佐伊抬起头来。

    “公司的金融系统,不是您入侵篡改的吗?”

    吴杰翻了个白眼。

    “卧槽!哥要是有这技术,我篡改干什么?直接把所有钱卷走,弄进我私人腰包,不是挺好?四千亿啊!我特么能直接成世界首富!”

    武藤佐伊叹息了一声。

    “吴先生别介意,我只是顺口问问而已!”

    “其实我们已初步查明,是以袁世逵为首的众多内部人员,形成了塌方式的集体贪腐!”

    “有巨大的资金亏空,又恰巧遇到了挤兑狂潮,所以就暴露出问题了!”

    吴杰讪讪一笑。

    “所以你们才没有继续安排武士,来天元暗杀我?”

    “当然!”武藤佐伊有些勉强的笑道:“您不是我们要铲除的目标,反而是值得合作的对象,我今晚来找您,就是希望能强强合作!”

    “怎么合作?”吴杰好奇问道。

    “发挥您的专长,坑人!”

    武藤佐伊不等吴杰反问,就赶紧解释道:

    “我们现在控制了袁世逵的家人,原本打算让他拿二十亿美金赎人,可他并不愿意!”

    “说实话,我们已经够仁慈了,损失近百亿,只让他赔偿二十亿,他却死活不肯!”

    “我们现在关押着人质,在天元也没什么势力,是真没办法了。”

    “听说您带爱人来游轮上度假,所以我就想来碰碰运气,看您能有什么高招。”

    “如果这事办好了,我可以官复原职,您也能拿到一笔佣金!”

    “另外,我甚至可以主导财团,对您的星云网络科技溢价收购。”

    “让您出让一小部分股份,就可以卖到很高的价钱,也算是我本人的答谢!”

    ……

    吴杰笑而不语。

    曰本人的话,能百分百信任吗?

    武藤佐伊的条件看似不错,似乎处处在为吴杰着想。

    但仔细推敲,就发现有问题。

    首先,佣金多少没说、怎么付没讲。

    其次,大神拍APP软件那么火,谁都想投资进来分红。

    武藤佐伊让曰本武藤财团投资收购,是占大便宜了,怎么能说是给吴杰的答谢呢?

    最后,武藤佐伊既然是被贬职,那说的话,能代表他们财团吗?

    所以……

    吴杰算是看明白了。

    武藤佐伊就是想空手套白狼,一分钱不花就想让吴杰替她办事。

    首席财务官啊!

    果然真特么算得够精的。

    不过……

    都算计到哥头上了,那怎么能忍?

    “想让我帮你们出面,去找袁世逵谈判,让他心甘情愿的花钱赎人是吧?”

    武藤佐伊连连点头。

    “没错!事成之后,您至少可以拿到两千万美金的提成!”

    吴杰眉头一挑,讪笑道:

    “报酬挺丰厚啊!那定金多少呢?”

    武藤佐伊愣了,似乎并没打算给定金。

    吴杰唇角微扬,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现在被关押候审,想要见到他并展开一系列的威逼利诱,我也得花钱打点呀!”

    “你一点儿定金都不给,我怎么知道事情办妥之后,你们不给我报酬呢?”

    “而且万一钱给了,你们又不放人,我咋办?”

    ……

    一个个问题,直接问得武藤佐伊哑口无言。

    浅酌一口热茶,吴杰笑道:

    “所以……在哥面前,你就别秀什么演技了!”

    “让你背后的主子来,别呆在幕后藏着。”

    武藤佐伊尴尬的笑了笑,起身鞠了一躬。

    然后……

    居然要解开绑带,脱掉和服。

    吴杰瞬间恼了。

    “哎哟卧槽,你这是要干什么?”

    “年纪一大把了,你别这么骚行不?还要脸不?”

    “哥对你没兴趣,你玷污哥的清白……我擦,你这易容术挺牛逼啊!”

    这一瞬间,突然明白为什么唐筱临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看自己一眼。

    原来。

    这武藤佐伊,不是什么老女人。

    脱下了严实的和服,卸下了老年妆。

    一个眉清目秀,笑容甜美的漂亮美少女。

    惊艳无比的,呈现于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