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沧海纪 > 第七十三章 生得七窍玲珑心(上)

第七十三章 生得七窍玲珑心(上)

 热门推荐:
    大漠深处,人烟稀少,已是真真正正的生命禁区,灼热的风,无论四季,丝毫不停地从四面八方吹来,风力裹挟起无尽的沙尘,在黄色的大地上掀起了一层层细微的皱褶,宛如人到中年,自然生出的一些细微皱纹,沙尘借着风势,掠过那连绵不绝的巨大沙丘,掠过那生长有不少绿植的绿洲,不断地向外延伸,妄图将自己播撒向四周各国的边境,荼毒其他生灵。

    沙丘之上,正有七个微不足道的黑点,一路顶着上方烘烤万物的耀眼日头,朝着北方,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缓缓地移动着,单从他们的打扮上来看,与平日里那些冒险进入沙海的商客们也差不了太多,平淡无奇,毫无特点,只怕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一行人,之后将在沙漠里掀起多大的风暴,甚至会席卷整个婆罗纳。

    头顶上,耐心跟随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的秃鹫,还在不死心地发出嘶哑难听的叫喊声,上空的日头正猛,任凭是谁,也不敢在这种时候,毫无顾忌地暴露在这种可以烧穿寻常人皮肤的烈日底下,陆议等七人亦是如此,他们身上都披着一层用来遮挡日光,隔热的白色袍子,只是这一路风尘,久未换洗,白袍子也早已染成了肮脏的灰黄色,他们一行人正骑着骆驼,沿着沙丘的背脊一路往前。

    又小心地走了一段路之后,三个罗刹族出身的斥候突然从前方快速地跑了回来,然后一把拉下了面罩,朝着陆议等人非常兴奋地喊道:“大人,您看,那边就是毒蝎部落了!”

    从黄沙县出发,一直走到毒蝎部落的这一路上,要说谁最辛苦,就要数他们三个了,那是什么脏活累活都得他们来做,而且考虑到沙漠里情况极为复杂,不但有随时可能冒出来的人祸,更有人力完全无法抵抗的天灾,一旦有大沙暴席卷而来,他们一行人估计就是团灭的下场,所以需要他们三人充当斥候,脱离队伍到处跑,查探四周的情况,帮助队伍规避掉风险,这其中的危险性自然不言而喻,若非他们本就是最熟悉沙海的罗刹族,换做其他人来,还真做不了这个事。

    陆议等几人见状,互视一眼,心中都有了一股由衷的喜悦,毕竟一行人走了这么久,最后终于平安地到达了正确的地方,这实在是殊为难得,由不得他们不高兴,当下全都驻足停下,然后朝着对方指着的方向眺望了过去。

    只见在那一片根本看不到尽头的茫茫黄沙之中,有一片嫩得能掐出水的绿叶安静地落在远处,它是那样的显眼,又是那样的遗世独立,哪怕还离着老远,他们这一行人也能清楚地看到。

    马二虎掀开了憋闷的面罩,跟着一起朝着远处看了一眼,他这一路上需要负责的就是一些简单的杂事,比如与那三个罗刹族的弟兄们一起,在夜里为大家支个帐篷,若是路过绿洲,便就地取材,生火做些简餐吃,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在沙海里进行长途跋涉,这些日子也是身心俱疲,这时候跟着指引看向远处,忍不住开口嘟囔道:“这也没多大嘛。”

    他话音刚落,其他人都没搭理他,倒是旁边站着的陆登云憨憨地一笑,为其解释道:“二虎兄弟,俺们这是离得远哩,要是走近了,就不知道有多大啦。”

    马二虎闻言,知道露怯了,脸色讪讪,却也不敢反驳什么,毕竟这位陆将军,那可是王爷的贵客,比他一个下人的身份可要尊贵多了,虽然这一路上对方没表现出什么架子,甚至有些自来熟,但他却不会因此而逾越,反倒是主动把自己摆在了下等人的位置上。

    蒙着一面用来隔绝沙尘的面纱,陆议看了几眼,吐出一口浊气,转头道:“快走吧,多拖一刻,事情就会多一分风险,未来就会多一分变化,我们还需早日回去向王爷复命呢。”

    伊华沙轻轻地点了点头,当下一扯缰绳,口中随意地呼喝了两句,身下的骆驼知道主人心意,便开始沿着沙丘的斜坡慢慢往下,开始往远处那片翠绿的叶子走去。

    其他人亦是紧随其后,现在已经弄清楚了具体的方向,也就没了再让那三位跑腿的理由了,当下他们七人便排成了一条直线,好似一条在沙漠里的长蛇一般,直直地朝着那边而去。

    黄沙漫天,日头毒辣,四周的空气灼热得就如同身在蒸笼里一样,他们最后一次饮下了从先前路过的,原沙狐部落的旧址处收集来的干净湖水,一路无言。

    所谓是望山跑死马,刚才在沙丘之上的时候,看着那边,好像离得不算太远,但当他们一行人真正走到的时候,也已经到了日头西垂的时间了。

    尚离着还有一小段距离,骑在骆驼上的马二虎便已经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呢喃道:“这,这么大?”

    眼前的这一片绿洲,比之他们待了小半年的黄沙县,都不知道要大到那里去了,也就是新建起来的,属于伽罗汗国的城池还可以勉强与其媲美,而且在这片广袤的绿荫之上,毒蝎部落整个部落的建设也是迥异于伽罗汗国里那几个中型部落。

    外围这一圈,竟然全部都是由坚实的花岗岩所铸就的城墙,虽然整个城墙不算高,但上面该有的部件,一样没少,与陆议先前在蝰蛇部落所见过的那种简陋的栅栏相比,这已经称得上是杰作了,而且从造型上便足以看出,他们是正在积极在向周围各国的人族进行学习。

    这座看似低矮,但是极为敦实的城楼上,在两座瞭望台里,几个毒蝎部落的战士们眼见突然来了外人,赶紧探出了头,朝着底下大声地喊道:“停下!快停下!”

    既然是为了和平而来,自然就不能坏了人家的规矩,陆议等人应声而停步,老老实实地在这座厚实的城门口停了下来,没等上太久,里面便有一队人簇拥着一个样貌非常年轻的罗刹族青年快步走了出来。

    这人生得一头棕色的微卷发,鼻梁高挺,眼窝深邃,轮廓分明,正是毒蝎大酋长的孙子之一,也就是那对双胞胎中,作为弟弟的摩罗贝提。

    陆议见状,神色一凛,只是略微地打量了对方身上的穿着几眼,再加上那望气的手段,很轻易地便推断出了对方作为此地少酋长的身份。

    “尊敬的毒蝎部落的少酋长!”

    他伸出右手,重重地敲击着自己的左胸,向对方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摩罗贝提看得一愣,完全是下意识地道:“你认识我?”

    这明明是个外族人啊,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毕竟他摩罗贝提可从未见过此人啊,难道是外来的商人么?

    沙海里,像三大部落这样占据了广袤的绿洲,拥有充足的资源,规模庞大的罗刹族部落,早就已经是自成一体,与其说他们是部落,倒不如说这是三个顽强屹立在沙海之中的大型集市,在往日和平的时候,倒也有不少周围各国的商人们冒险过来进行交易,那时候这里是极为繁盛的。

    兴盛起来的贸易,自然也间接地催生出了不少副业,比如能够熟练翻译地两族语言的人,还有熟悉沙漠之中各部落分布情况的人,那都是各商队的抢手货,这其中罗刹语说得很好的外族人,不在少数,所以他倒不会因为对方口音醇正而惊讶,他只是有些不懂对方为什么一副好像认识自己的样子,也或许他只是曾经在中央的集市上与自己擦肩而过罢了。

    “现在外面正是战乱的时候,集市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你们倒是胆大。”摩罗贝提说着,顺势往对方后面一望,突然皱眉道,“你们的货物呢?”

    陆议闻言,带着一脸和善亲切的笑容,微微躬身,笑道:“尊敬的少酋长啊,我可不是什么商人,我,是您命中注定的贵人!”

    他话音刚落,一直站在他背后的伊华沙便随之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这位王爷手下位高权重的第一谋士,怎么说话一直是这样,当初对方来她们沙狐部落,乃至于苍鹰部落等其余五大部落的时候,也都是这样,一副神神叨叨的语气,只是用一些她们口耳相传的传说,便轻易地入了门,当时她们也不知道怎地就鬼迷心窍了,竟然还十分客气地迎接他。

    后来的结果也已经不用多说了,她们沙狐部落现在整个都已经是人家的手下了,所幸现在过得还算不错,况且对方对待苍鹰部落的那些可怕手段,她已经见识过了,知道玩阴的,她们婆罗纳族这辈子都不可能玩过人家,所以在拥有绝对的力量之前,她是连一点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想。

    这边的摩罗贝提听了,马上就被勾起了好奇心,有些疑惑地道:“贵人?你是来找我的?”

    陆议扬起头,神色傲然,一手指天,朗声道:“那是当然,吾是遵从至仁至慈的唯一真主,万物的创造者,伟大的至高神爱兹嚤佗的神谕而来,神说,一位真正的王,即将诞生在婆罗纳,朝阳升起的地方,吾即是为此而来!”

    摩罗贝提神色变幻不定,太阳东升西落,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而他们毒蝎部落所处的地方,的确正好是整个婆罗纳族所有部落里,最靠近东方的一个,而且前些日子爷爷的身体突然就支持不住了,眼看正是要为整个部落竞选新的大酋长的时候,对方一个外族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些隐秘的,对方来的时间这么巧,而且又直接说到了“新王”的诞生,难道对方真的是领着至高神的神谕而来?

    一个外族人,他凭什么?

    但若非是全知全能的神告诉了他,他一个外族人又凭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呢?

    而且,前些日子,族里的大神官也有过一些晦涩的预言,难道就应在此处?

    他还是有些不信,因为这种说法,实在是有些过于虚无缥缈了,而且摩罗贝提不得不承认的是,跟外族人接触多了之后,就连他们这些最纯真的婆罗纳族人,也无可避免地被污染了,他到底是动了一些别样的心思。

    “你们从何而来,说个清楚!”

    陆议知道对方已经上套,当下嘴角一勾,轻笑道:“这重要么?”

    摩罗贝提的神色威严,义正言辞地道:“这是当然,我负大酋长之命镇守在此,岂能轻易地放不知身份的外人进去?你等,速速报上名来!”

    陆议仍旧不答,只是伸手指了指对方身后的罗刹族士兵,撇着嘴道:“少酋长此言倒是有理,不过您觉得这里是好说话的地方么?”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