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弃子 > 第九百九十四章 刘备答应了

第九百九十四章 刘备答应了

 热门推荐:
    在益州当中,就属张松的脑子最灵光。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情,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你一副丑陋的外表,却给了你无比聪明的脑子和过目不忘的能力。没有几个人能够像刘玉和诸葛亮那样,既有漂亮的脸蛋和出众的能力。

    益州上下都是这样认为的,可偏偏他们都忘记了一点,要是论起心狠手辣,张松可不会比一般的枭雄要来得差。

    张松给刘璋两个提议,都是把刘备算计得死死的。

    第一个把刘备留在成都,又把他的部队调出。这招实在够阴险,刘备要是没有了自己手下的那些兵马,还能够挡得住益州那些对他不满的豺狼虎豹?只要刘备敢留下,张松保证自己有将近一万种办法让刘备死在成都。至于刘备被调出的兵马,没有了头头,在人生地不熟的益州境内,饿都可以将他们给饿死。

    只不过张松断定刘备和他的手下一定不会选择这个的。刘备手下是有能人的,特别是徐庶,张松是万分忌惮。

    所以张松觉得刘备肯定会选择带着兵马过去朱堤城的。刘玄德号称仁义,用抵抗南蛮,保护益州百姓不受侵害这样的大义来要挟,除非刘备不想继续在益州呆着了,否则的话,刘备一定会前往朱堤城的。

    但是刘备手底下的兵马都是经历过战争淘汰的,想要击破南蛮还是很有希望的。

    于是张松则是继续提议道:“主公,刘备麾下人才济济,特别是他的军师徐庶徐元直,那可是一个比在下还要强的人才啊。主公何不将其收入麾下?”

    “世上还有子乔还要强的人?这徐庶又是何许人也?”刘璋几乎在益州都呆傻了,连徐庶的大名都没有听说过了。

    张松马上就把徐庶的事迹一一都说了出来,连徐庶帮助江东数次抵抗刘玉,为了刘备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打下一个大大的地盘。这种能力绝对是顶尖的。

    “果然是英才啊。”刘璋是平庸了一点,可并不是代表他不知道一个顶尖人才的重要性。

    “是啊,主公。如此良才美玉,跟随主公的麾下才是最好的。跟着刘备实在太浪费了。”张松微笑的样子充满怂恿。

    刘璋想到了刘备,皱起眉头说道:“子乔啊。这徐庶是玄德的军师,本州牧可不能做那种抢人的勾当啊。”

    “主公,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主公不试试,怎么知道不成功呢?若是有徐庶在一旁辅佐,主公的益州就稳住泰山了。在下更是愿意将别驾之位让出,给徐庶让出位置,好让主公可以招揽于他。”张松继续诱惑地说道。

    “本州牧现在才知子乔乃是真心为我啊。”刘璋心中感慨不已,这才是对自己最忠心的属下啊,别驾之位仅次于州牧,在益州真正的一人之下的存在。张松为了能够让刘璋招揽到人才,连这么大的位置都不要了,他不是忠臣,谁是忠臣。

    先不说别驾的位置,就算是益州州牧的位置放在张松的面前,张松也是不屑一顾的。张松已经得到了当今陛下的重视,以后大功告成,什么荣华富贵,高官厚禄没有啊。目前最要紧的就是将张松最为忌惮的徐庶给算计了一把,把刘备的左膀右臂给断了。

    “主公,在下此举可能有点小人之举。还请主公莫要告诉外人,否则在下就有点抬不起头了。要知道在下的脸皮一直都是很薄的。”张松提醒了一下刘璋。

    刘璋更加信任张松了,看到没有,为自己付出和谋划了那么多,一定骄傲的心思都没有,还是那么的低调。若是其他人恐怕现在都在暗中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他的功劳了。

    “子乔,你放心,这个本州牧知道的。不会让子乔难做的。你的功劳,本州牧心里有数。”刘璋的脸色十分的柔和,若不是他的女儿都嫁人了,他都想和张松结下亲事了。

    张松觉得自己的谋划都差不多,不用在这里继续打扰刘璋,接下来的事情就由刘璋自己去做了。

    “刘备,连陛下都对忌惮万分,就是不知道你能在益州能够活多久了?”张松暗自说道。

    张松走后,刘璋就马上叫来了刘备。刘璋也担心夜长梦多,益州的士人对刘备的态度他是清楚的,只有快速将刘备的事情也安排下来,才能够将所有的属下的嘴给堵上。

    刘璋给刘备安排的住所让刘备大开眼界啊。装修十分的奢华,各种金银装饰一大堆。侍女们都是百里挑一的秀丽女子,加上益州的水土滋润,所有的侍女的皮肤都是白皙如玉。刘备暗叫可惜,若是自己不是那地方受了伤,可能就找来一个漂亮的侍女来侍候了。如今的侍女就是这个命运,她们被派来侍候刘备,就意味着刘备可以对她们做任何事。腐败的旧社会啊。可惜刘备是无福消受了。一身疲惫的刘备就找了一个房间躺在床上,其他的要求就没有了。刘备如此正人君子的作为,让侍候他的侍女们刮目相看。她们是侍候过很多男人的,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刘备这样倒头便睡的。

    “刘皇叔果然是仁义啊,对我们这些侍女都是那么的体贴。”侍女更是对刘备充满了好感。

    刘备刚躺下去没有多久,刘璋就又派人来请他,刘备不得不打起精神过去了。刘备知道刘璋一定和张松商议好了如何安排他了。而且现在刘备在刘璋的地盘,刘璋派人过来请他,他刘备可没有任何的借口不去。

    刘璋见到刘备过来,急忙过来搀扶他,笑道:“玄德,在你休息的时候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啊。”

    “无妨,只要季玉呼之,刘备一定马上到。”刘备柔声说道。

    刘璋更加对刘备信任了,于是说道:“玄德啊,你对吾真的太好了。吾想每日都与坐而论道啊。”

    “呵呵。”刘备只能笑笑了。

    刘璋和刘备一起坐下,然后刘璋说道:“玄德啊,吾是这样想的。吾与玄德分别多年,莫不如玄德你就在成都住下,你我也好每日相聚。

    “这实在太好了。吾也想每日和季玉相聚啊。”刘备欢喜不已,只要他和手下都留在成都,站稳脚跟之后,成都乃至于益州都会变成他刘备的。

    刘备想的是很好,可刘璋接下来的话,就让刘备的幻想给破灭了。

    “玄德啊。其实吾请来益州,实在是因为益州的情况实在不妙啊。你可能也看出了,吾的属下能力实在欠缺。益州有很多问题,而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些蛮人。每每冬天过后,这些蛮人就会入侵益州。益州每次都会损失惨重。根本的原因就是吾手下没有精兵良将。玄德你麾下人才济济,将士们都是百战余生的精锐,益州头疼的南蛮对你来说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了。所以吾就想着,玄德可否让你的部队前往南面郡县防备一下南蛮啊。”刘璋十分诚恳地说道。

    刘备囧了囧,你这是想把吾和部队都分开啊。要是自己留在成都,没有军队在旁,益州的豺狼虎豹能够放过吾?可能没有过多久,自己的人头就可能摆在你刘季玉的案台之上了。

    “季玉,吾虽然不才。可与将士们情同手足,若是分开了,这会影响部队士气的。”刘备说出了借口。

    刘璋明白刘备的难处,于是叹了口气说道:“玄德与将士们情同手足才能够屡战屡胜,在这一点上,吾比不上了。”刘璋不由自主地说道。

    刘备琢磨起刘璋的话,似乎刘璋还有话没有说完的样子。

    果不其然,刘璋继续说道:“玄德啊。南蛮乃是益州的大患。玄德素来仁义,若是能够为益州百姓出力,益州上下一定会敬重玄德的。玄德若是不愿意和将士们分开,也可与将士们通往。只是这却不能和吾每日相聚。吾实在不想如此的。”

    刘备明白了,刘璋真的是想他帮助益州镇压南蛮的。从刘璋的神色来看,刘备看不出刘璋有作假的意思。恐怕刘璋都被南蛮给欺负惨了,所以才会让自己出手的。

    益州部队的情况,刘备是不清楚。只是在精气神上面,刘备就知道益州的部队根本就没办法和自己的部队相比。气势都这么差了,战斗力能够强大到哪里去啊。而南蛮之人都是禽兽之类,打起仗一定没有什么章法的。就是因为益州的部队太差了,才会一直压着打。以前荆州的部队不就是太差了才会被江东压着打,自己只要谋划一番,就得到了巨大的好处。想来,这南蛮是很容易打的。这要是击退了南蛮,益州的百姓一定会十分感激自己的。仁义的刘皇叔将为祸益州无数年的南蛮给击退了,这可是多大的大义啊。刘备一想到这个,心中就大定了。

    有好处的事情,刘备一定会去做的,一身浩然正气的说道:“我大汉自高祖以来,从来都不会对百姓收到蛮人的欺负而坐视不管。如今南蛮人如此嚣张,我刘备乃是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玄孙,大汉皇叔,怎么可能看着益州的百姓受如此苦难。季玉,为了益州的百姓,吾一定要出征对付南蛮。”

    刘璋被刘备一身的正气所感染,想起了当年刘备就是这样一身正气的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表示自己要出兵平定黄巾。当时自己就站在父亲的身旁,再次看到刘备这样的气势,刘璋的眼眶有点湿润了。

    “好,益州有玄德,益州之幸也!可惜你我不能每日相聚了。”刘璋有点烦恼了。

    刘备严肃地说道:“季玉,你我兄弟之情在于心,而不是其他。无论你我分隔多远,咱们的心都是在一起的。”

    “嗯!”刘璋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既然已经答应下来,刘备就问道:“不知季玉准备将哪个郡县交给刘备来镇守啊?”

    “一个郡县实在是委屈玄德了。吾决定把镇压南蛮的要害之地,朱堤城交给玄德。”刘璋慎重地说道。

    朱堤城?一个城池?你就这样把我给打发了?刘备实在是不满意。

    似乎是猜到刘备的不满意,刘璋解释道:“玄德啊,这个朱堤城乃是十分重要的地方。每次我益州抵抗南蛮,都是以朱堤城为基地的。要是朱堤城被攻下了,益州要挡住蛮人就要花费巨大的代价了。”

    原来这个城池有这么重要的作用啊。刘备的心里就好受多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刘备就好办得多了。到了朱堤城,他刘备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招兵买马了。

    “季玉,如今寒冬即将要过去了。蛮人随时都可能来犯。事不宜迟,吾就去和属下商议,也好尽快出发了。”刘备不想在浪费时间了。

    刘璋握住了刘备的手,慎重地说道:“玄德,吾没有看错你啊。你到了朱堤城就是太守,除了吾的命令,任何人的命令,你都不用听从。吾给你最大的自由权。益州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刘备心花怒放啊。简直就是瞌睡,刘璋就送来枕头。有了刘璋这句话,那么自己就是朱堤城的土皇帝,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刘备不知道的是,刘璋不是对他搞特殊,而是对所有的属下都是这个样子,大胆的放权,可最后却导致益州上下官吏对刘璋不是那么待见。

    这是为何呢?因为刘璋一开始是说的好好的,十分相信对方。但到了一些关键时刻,他就会频繁插手。主要原因就是刘璋的耳根软,很容易被人说动。

    刘备自以为到了朱堤城就好了,可却不知道这个朱堤城乃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否则的话,张松就不会将朱堤城提出来了。

    刘备和刘璋两人再次两眼泪汪汪地述说了一番之后,刘备就告辞而去了。

    刘备要去和自己的属下商议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完善一下日后吞并益州的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