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零六章:两位陛下的合作

第二百零六章:两位陛下的合作

 热门推荐:
    烛火在黑暗中摇曳,这是一间近乎宽广的殿堂。

    烛火的微光微微闪烁着,光芒汇聚的地方,崭新的神像立在那,沐浴着细微的光芒,正一脸悲悯的注视着周围的黑暗。

    一身白袍的老人跪在神像前虔诚的祈祷着。

    黑暗深沉,烛光微弱,祈祷无声,整座殿堂似乎都已经彻底凝固。

    殿堂里开着窗户。

    清晰却无比怪异的浪潮声传了过来,带着无数碎冰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北冰洋深处的冰风呼啸进殿堂,烛火开始颤动,大堂里光影不断动荡,整个殿堂中似乎都充斥着一股不安的气息。

    神像依旧悲悯。

    老人依旧静默。

    默莱德看着神像前的老人,表情平静,但内心的跳动却越来越快。

    又是一阵冰寒的风呼啸而过,凛冽如刀。

    殿堂内的幔帐被吹起来,在凄厉的风声中,殿堂里的烛光开始蔓延。

    微弱的火苗似乎凭空燃烧,点点滴滴的光芒散落在了大厅的各个角落,无比柔和。

    老人睁开了眼睛,声音异样的柔和低沉:“神的目光正注视着这里,光明也即将降临。”

    他微微抬了抬手。

    整座殿堂里的烛火燃烧的愈发旺盛,无数残烛带起的昏黄光芒渐渐变成了白色,纯净的近乎耀眼。

    “但这些都是假的。”

    默莱德看着面前的老人,眼神冷静的说道。

    “神创造的,自然都是真的。”

    老人微笑着说道。

    默莱德身体紧绷起来,如临大敌。

    整个教廷,只有一人有资格穿白袍,只有一人有资格穿白裙。

    后者是圣女。

    而前者,则是教皇。

    只有教皇。

    没有谁可以想到,在无奈退出雷基城之后,已经焦头烂额的教廷并没有顺势退出东欧,反而是教皇亲至,很显然,对于东欧的利益,教皇并不愿意放弃。

    “你到底是谁?”

    教皇在宽广的殿堂中随意的走动着,语气也是漫不经心:“默莱德,这一切我需要一个解释。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东欧之后,你会有很多选择,比如继续留在圣裁军团,我会给你更多的自主权,我甚至想要让你去圣殿担任新的大骑士长,又或者留在东欧,做教廷在东欧的代言人。”

    教皇语气清淡:“我想了很多种可能,都关于你。我敢用你,但我没有想到,你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是谁?”

    “教皇陛下,我是谁真的重要吗?重要的是,我救了阿瑞西斯的命。”

    默莱德静静道,审判日那一夜,他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救下了阿瑞西斯,隐藏的实力也完全暴露出来,这个消息根本隐瞒不住,但默莱德最终还是把阿瑞西斯带回了教廷的秘密基地,于他而言,身份的暴露已经不算是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随着他身份的暴露,有些悄然改变的计划,必须有他来执行。

    比如说,说服教皇。

    “事实上,你如果没有隐藏实力的话,你与阿瑞西斯联手,局面未必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教皇和颜悦色道:“你背叛了神的光辉,给教廷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为什么?”

    默莱德沉默了一会,苦笑着摇摇头。

    “背叛是罪。”

    教皇慢吞吞道:“但神是仁慈的,会赦免你的罪,并且允许你进入神的天国,去忏悔吧,默莱德。”

    摇曳的烛光中,他打了个响指。

    一抹无比巨大的危机陡然之间彻底笼罩了默莱德。

    致命的危险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开始后退。

    “啊啊啊啊!!!”

    一阵近乎疯狂的怒吼声猛然划破了夜幕。

    整座殿堂都在怒吼声中猛然震动了一下。

    殿堂内所有的光芒瞬息破碎。

    默莱德猛然睁开了眼睛。

    教皇在他不远处站着。

    星星点点的烛火依旧,但却小了许多。

    而他已经跪在了神像之前,手持一把钢刀,已经划开了自己胸口的皮肤。

    鲜血流淌下来。

    默莱德只需要在加一分力气,他就可以亲手刺穿自己的心脏。

    霎时间,默莱德一头冷汗。

    审判日结束后,默莱德与阿瑞西斯第一时间进入教廷在雷基城的秘密基地。

    而教皇则第一时间进行祷告。

    这次的祷告并非一小时,并非一天,而是整整几天几夜,就连教廷的其他人员正式离开雷基城的时候,教皇都不曾动过。

    祷告一直持续到刚才。

    祷告结束的教皇没有虚弱,精气神反而彻底达到了巅峰,在他的精神领域内,只要他想,默莱德完全是步步危机,甚至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这就是超然境?

    默莱德呼吸急促,在生死边缘游走的惶恐一瞬间演变成了极致的愤怒。

    他猛然抬起头看着教皇,声音凶戾道:“教皇陛下,你要杀我?你竟然敢杀我?!”

    “是你需要忏悔。”

    教皇的声音温和而平静。

    “好吧,忏悔,用我自己的生命吗?”

    默莱德大声笑了起来:“现在怎么样?我还活着,你没能杀死我。”

    “这是神的旨意。”

    教皇慢吞吞的开口道:“神赐予你生命,你应该感谢神。”

    默莱德死死的盯着教皇。

    汗水和鲜血从他身上不停的流淌着。

    教皇静静的看着默莱德,眼眸深不见底。

    不知过了多久,默莱德才深呼吸一口,伸出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教皇满意的笑了起来。

    “我喜欢你现在的态度。”

    他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神创造万物,在伟大的光辉前,任何人都要保持敬畏。”

    他又倒了杯水递给默莱德:“所以,你到底是谁?”

    默莱德看着这杯水,一时间不敢去接。

    在教皇的精神领域内,他即便是无限接近巅峰无敌境的高手,此时也不敢确定自己现在的状态,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

    他的视线中看到的是教皇递过来的水,但谁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深呼吸一口,咬了咬牙道:“我是谁,这并不重要。”

    “我想知道你的身份,你拒绝回答,这是傲慢。”

    教皇语气温和道。

    傲慢是罪。

    默莱德犹豫了下,缓缓道:“我是门徒。”

    教皇的身体猛然僵硬了一瞬。

    周围的烛火似乎也在微微动荡。

    “门徒?”

    他的语气有些愕然:“谁的门徒?”

    “自然是陛下的门徒。”

    默莱德平静道:“教皇陛下,我此次回来,带回了阿瑞西斯殿下,就是表现我们的诚意,我们的陛下想要与教廷合作,共谋东欧大局。”

    “陛下?陛下。”

    教皇重复了两声,深深看了一眼默莱德:“是哪位陛下?”

    黑暗世界中公认的陛下只有两位。

    剑皇王天纵。

    还有就是教皇。

    而如今默莱德身后的那位陛下,显然并不是王天纵。

    “我不知道。”

    门徒语气坦然的回答道。

    教皇眯起了眼睛,突然笑了笑:“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背叛了教廷,而让你背叛教廷的那位陛下,你真正的主人,你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这不重要。”

    默莱德平静道:“他是什么身份,我并不关心,但他可以给我我想要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

    教皇突然认真的问道。

    默莱德自嘲的笑了笑:“我想要的,教廷给不了。”

    教皇沉默下来。

    “我信不过这样的合作。”

    教皇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平静道:“但我不介意你说说,和那位陛下合作,我可以得到什么。”

    “您可以得到什么,关键看您想要得到什么,以及原意付出什么。”

    默莱德意味深长道。

    教皇笑了笑,不动声色道:“在没有完整的计划之前,我什么都不愿意付出,但你可以试着说服我,用你的生命。”

    这话的意思在明显不过。

    默莱德身处教皇的领域,只能任由教皇拿捏,今日合作若是不成,默莱德自然不能活。

    默莱德认真的想了想,平静道:“陛下可以赐给您教廷一直都想要的神权。”

    他平静道:“整个东欧的神权,东教已然覆灭,雪国,甚至东欧五国所有民众的信仰,都可以赐给你。”

    “赐予?”

    教皇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无比冰冷:“真是傲慢。这个世界上,出了伟大的神,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赐予我什么东西。”

    “那就换个词。”

    默莱德随意道:“交易,您最想要的神权,陛下可以交易给您。”

    教皇靠在沙发上,缓缓道:“那位陛下凭什么认为他可以给我这些东西?”

    他看了看默莱德,意味深长道:“东欧五国,可是李天澜的天下。”

    “到目前为止,已经没人能否认这一点。”

    默莱德点了点头:“东欧五国确实是属于李天澜的,但有些时候,在敏感时期,东欧五国的方向,是由中洲决定的。”

    “中洲”

    教皇喃喃自语了一声,若有所思。

    “至于雪国,教廷在雪国的根基本就不浅,等到大势已定的时候,陛下自然会从背后出力,让整个教廷在雪国畅通无阻。”

    默莱德继续道。

    教皇看着默莱德,眼神愈发平静。

    默莱德犹豫了下,缓缓道:“教皇陛下,如果您同意跟我们的合作,我们现在就可以展现出足够的诚意。”

    “诚意?”

    教皇的嘴角轻轻扬起:“比如说呢?”

    “极地联盟。”

    默莱德平静道:“如果您原意,整个极地联盟,就会是我们给予教廷的诚意。”

    教皇的身体猛地震动了一瞬。

    “如果您原意的话,我们现在也许应该换个地方。”

    默莱德淡淡道。

    “什么地方?”

    教皇眯起了眼睛,终于变得认真起来。

    “摩尔曼斯。”

    教皇低下了头,思索了很长时间,才缓缓道:“如果可以合作,你们想要什么?”

    黑暗中,默莱德笑的有些张牙舞爪,他看着教皇,平静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们想要圣殿骑士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