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六章:与她无关的未来

第六章:与她无关的未来

 热门推荐:
    军师就在山下等待着李天澜。

    他目睹了李鸿河登山时的滔天浪潮,目睹了云雾消散时的神奇变幻。

    如今浪潮消失,变幻止歇,明媚的阳光从高空洒落下来,吹着山间的草树,万里晴空之下,山在摇晃,水在动荡。

    孤山依旧是孤山,但随着风飞云走,这个西子湖中心的岛屿却散尽了所有的红尘气息,满眼花草,纯净自然,如同世外桃源。

    李天澜在山水间走过来,一身白衣,似乎跟山水完美的融合为一体。

    “殿下。”

    军师下意识的用上了尊称,长岛一战,李天澜的表现足以配得上这个称呼,而他对秦微白的态度,也让轮回十二天王真正认可了他的存在。

    只不过老板的态度

    军师低着头,眼神有些飘忽。

    “叫我的名字吧。”

    李天澜平静的说道。

    军师没有说话,依然保持着一个略显恭敬的姿态。

    李天澜转身看着身后的孤山。

    孤山在轻柔旖旎的湖面上可谓一枝独秀,风情锦绣壮丽,但山顶的老人却已经消失。

    这是李氏的孤山!

    李天澜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随即回身“回华亭。”

    入水。

    登岸。

    平日里人潮如织的西湖因为仙境的传闻而被官方封锁了大片区域,李天澜一路所过,周围景象清冷空旷。

    一辆中规中矩的奥迪停在路旁,司机是个哑巴,看到军师和李天澜,他沉默着躬身,示意两人上车。

    军师和李天澜一起坐进后排,哑巴启动车子,驶入临安的大街,直奔华亭。

    李天澜看着窗外的临安。

    边境之战硝烟弥漫,长岛之行血流成河,可如今在阳光之下,中洲依旧是繁华盛世。

    李天澜的头脑开始一点点的清醒。

    “我有疑问。”

    他突然开口,干脆简单,直截了当。

    他和军师不熟,但他懒得试探什么,有疑问,便问出来。

    军师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位置,在他的怀中,有一封信。

    他轻轻叹息,微笑道“很多事情,我不能说。而且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真相。”

    这个回答很直接,却很模糊。

    李天澜不动声色,依旧平静道“轮回宫到底想做什么?”

    他有很多想问的问题,但最终却问了军师肯定会知道的一个。

    “我不能说。”

    军师看着李天澜,斗篷下看不到他的表情,可他的语气很诚恳“殿下,这是我们轮回宫内部的事情。而您现在是叹息城的少城主。”

    李天澜顿时沉默下来。

    “所以,我和你们轮回,再无关系?”

    良久,李天澜才继续问道。

    军师犹豫了下,伸手入怀,轻声道“殿下,轮回如今已经全面退出中洲。”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继续道“这是老板让我交给您的。”

    秦微白的昏迷跟李天澜的死亡相隔不远。

    所以这封信,只会是写在之前。

    这封信在他怀中已经太久。

    李天澜接过了信封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洁白的纸张。

    纸上字迹清秀却稍显凌乱。

    没有称呼,没有落款,只有简单清晰的一句话。

    “愿你的余生海阔天空,扶摇直上,你的未来,与我再无关联。”

    再无关联。

    李天澜内心猛地一疼,就像是鲜活跳动的心脏上骤然多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疤,剧痛而酸涩,不甘而不舍。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窗外的光透过车窗照映在纸上,泛着一种绝望的惨白。

    李天澜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句话。

    新生之后,他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但却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在失去。

    李鸿河已经走入绝路。

    他即将失去从小到大在自己内心可以支撑着一切的支柱。

    同时也失去了与她有关的未来。

    李天澜将信纸折叠起来。

    很慢很慢。

    他面无表情的将信纸放进自己的口袋,看了军师一眼。

    “谢谢。”

    他说了一句,语气很深也很重。

    军师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信上的内容,但却已经预感到这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李天澜不再说话,他靠在身后的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军师看着李天澜,继续保持着沉默。

    他是轮回在中洲的持刀人,可如今剑未出鞘,刀又如何敢暴露锋芒?

    海上的日出最是壮丽。

    海上的残阳最是凄美。

    夕阳西下。

    秦微白静静坐在海边,遥望着深海中的夕阳,眼神迷惘。

    从漫长的昏迷中苏醒,她精致完美的脸庞略显消瘦,精神似乎也有些恍惚。

    一身蓝色的鱼尾长裙轻柔的贴在她身上,她双手抱着蜷缩起来的双腿,安静的看着视线尽头的夕阳与大海,就像是一条上了岸后又渴望回到海洋的美人鱼,茫然而娇弱。

    燃火一动不动的站在秦微白身后。

    她的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果篮。

    果篮里放着秦微白平日里爱吃的水果,零食以及清水,可整整一下午,这些东西却一样都没被动过。

    燃火的眼中有些担忧。

    老板从醒来到现在,除了问了一下时间之外,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她似乎是在出神,又像是在回忆什么,这种状态下的老板仿佛排斥着整个世界,她的忧伤与喜悦,跟整个世界都毫无关联。

    燃火愈发不喜欢李天澜。

    长岛决战,燃火认可李天澜的做法,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因为一切的变化,都是在老板遇到李天澜开始的。

    她从高高在上的女神,迅速的,心甘情愿的变成了一个小女人。

    她不在纯粹,有了悲喜,有了哀怒。

    燃火不理解这样的情绪。

    人生若能一直平静该多好?

    燃火抬头看着四周。

    此地是个岛屿,四周都是深海,风平浪静之时,四面到处都是安详柔和的仿若要到天荒地老的海浪声,这里就是轮回宫的总部,最能让他们每个人心平气和的地方。

    可燃火的内心却有些乱。

    夕阳逐渐下沉。

    海风渐起。

    燃火犹豫着,想要劝老板回去,最少也应该换一身衣服,可是她却不敢上前打扰。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

    燃火掏出手机看了看号码,微微挑眉,再不犹豫,直接朝着秦微白走了过去。

    “老板,军师的电话。”

    燃火轻声道,她知道秦微白一直在等这个电话。

    秦微白伸手拿过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却没开口。

    “老板。”

    电话那头,军师平静道“无为大师走了,他要我转告您一句话。”

    秦微白听着军师转告的那句话,她晶莹璀璨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伤感,随即开口道“天澜怎样?”

    “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军师语气谨慎的回答道。

    “信呢?”

    秦微白继续问道。

    “给他了。”

    军师说道。

    秦微白不再说话,她悄悄用力捏住了手机,细嫩的指节有些发白。

    军师沉默了一会,才低声道“他说谢谢。”

    四周的浪潮声似乎大了起来。

    潮起潮落。

    秦微白默默的挂断了电话,轻轻咬了咬红唇。

    “燃火。”

    她喊了一声,幽幽道“他生气了呢。”

    燃火没有说话。

    “也是,他是那么骄傲的男人,我却给他写了那封信,他一定觉得我不够听话,不够乖巧,他真的生气了。”

    秦微白看着远方的海面,轻轻的笑着,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下来,那么美,那么忧伤,又那么倔强。

    “但总比让他恨我要好。”

    秦微白想起在长岛第七日的夜晚。

    想起了她在李天澜怀中看到的星空。

    星空璀璨。

    秦微白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她的心脏在抽搐,很疼,可她的眼神却一点一点的变得冷静,变得清明。

    “我不懂。”

    燃火的声音很轻,可眼神中却闪烁着愤怒的火苗。

    那是对李天澜的愤怒。

    “你自然不会懂。”

    秦微白摇了摇头,擦了擦眼泪,在这座岛上,她似乎显得格外柔弱。

    “我不懂李天澜。也不懂老板。”

    燃火的情绪没有丝毫起伏,静静的说道“我跟在老板身边很久,但却一直都不明白老板想要什么。”

    “我啊”

    残阳的余晖下,秦微白轻轻笑了起来,如诗如画。

    她抬头看着天空。

    万里无云的天空蔚蓝而纯净,残阳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将天空渲染的绚烂而唯美。

    光芒从很高的苍穹上落下来,明净透亮,没有阴影。

    秦微白静静的看着,就像是在看着李天澜。

    满眼深情。

    深情是一种力量。

    极端而疯狂。

    燃火不会懂。

    或许所有人都不会懂。

    她想要的,其实很简单。

    她只想用她这一生,给她最爱的男人一片没有阴影的天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