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四十六章:缓和关系

第四十六章:缓和关系

 热门推荐:
    章英看见摩托车上这些零件,简直比看见几何数学题还让她云里雾里。

    尤其是姜九陵拆开了车头位置,排查车头线路接口时,她的头更晕了。

    等姜九陵开始拆发动机外壳,在报纸上把零件一个一个放置整齐时,章英连话都不敢多问几句,生怕打扰到姜九陵。

    发动机被姜九陵整拆了下来,里面机油放出来是粘稠的黑色,很明显超出更换时间很久。

    带着劳保手套的姜九陵,用笔记下摩托车机油一瓶。

    检查了空滤,又把空滤也加上。

    在姜九陵把刚加满的油箱里汽油也给放出来时,章英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这汽油难道也要换嘛,昨天我们才把它加满……”

    “汽油我有用。”姜九陵用一个塑料盆接了小半盆汽油,倒入一些从五金店买的洗手粉,接着把那些表面已经乌黑一片的发动机零件都丢了进去。

    瞧见章英杵在那里没事做,姜九陵丢给她一副手套,让她用毛刷轻轻刷洗零件表面污垢。

    “为什么不用水洗,用汽油多浪费啊。”章英看着盆里清澈汽油片刻就变得比墨汁还黑后,有些心疼问道。

    “章姐……你不说话我不会拿你当哑巴的。”姜九陵正举着火花塞在灯光下细细观察。

    “你在看什么?”

    “火花塞。”

    “火花塞……是什么?”章英觉得自己变成了院子里原来的那头红猪,笨的什么都不知道。

    但她又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章英坐在小板凳上,一边用毛刷刷着零件,一边不停用余光打量着姜九陵。后者举着一个她看不懂的小零件,在灯光下做思考状。

    灯光下,姜九陵抿着嘴唇思考的样子,让章英不由多看了几眼。她觉得姜九陵认真样子,好像还蛮好看的。

    一个能正常打火的火花塞,不一定是好火花塞。

    眼前这个火花塞已经黑了三分之一,积碳情况都蔓延到了陶瓷外壳上。

    这说明发动机存在很重的燃烧不充分现象,靠近灯光仔细观察,还能看见积碳表面有一层像粉末的东西,用手擦拭,这些粉末全部附着到了手上,似乎带着粘性。

    这说明发动机在工作时还存在烧机油现象,正常情况下,火花塞的打火点工作一段时间后应该是黄褐色,类似铁锈那种。

    把火花塞也加入到需要更换的配件列表,姜九陵找出一个空白的本子,开始对发动机最重要的气缸零部件,进行绘图编号。

    这是台45匹马力、四缸十六气门摩托车发动机,它的复杂程度远超普通摩托车发动机。

    姜九陵只拆过汽车发动机,所以在拆卸气缸前,要先对上面零件进行绘图编号,以免最后忘记安装步骤。

    对机械工程系的大学毕业生来说,机械绘图制图是基本功,如果不会,那就是上课没带耳朵。

    因为只是给零件绘图编号,所以姜九陵只用到了直尺和圆规,有个基础形状就行,不需去考虑绘图的各种参数。

    用铅笔把第一个图形画出来时候,一旁的章英看姜九陵眼神,就像在看一头稀有的金属种。

    这家伙除了不能打,好像什么都会啊!

    ……

    翌日。

    姜九陵把挖掘机模型带到了学校科技楼,并且从仓库里找到了一些学生们上化学课做实验用的材料。

    有弱碱和乳化剂,还有纯度很高的酒精。

    姜九陵准备弄一些回去调配简易的洗涤剂,来洗掉发动机内部的积碳和油泥。

    穿越前姜九陵就喜欢自己动手给汽车做养护,处理积碳不算陌生。不过那时候都是用的成品发动机清洗剂,现在没有这种东西,只能自己动手。

    严格来说处理积碳的技术难度并不大,只要细心就行。把这些东西调好参入汽油,再把零件投放进去密封浸泡一段时间,弱碱和乳化剂就会溶解掉零件上顽固的积碳和油泥。

    不可以用刷子擦拭,以防有尘埃颗粒磨损气缸。

    这些化学材料放在那里不用也是浪费,姜九陵和贺老师说拿点回去洗零件时候,他连头都不抬。

    中午放学,姜九陵把那些材料放回家后,就骑着自行车一路来到围棋巷。

    之前一直忙的没有时间来探望赵妃子,现在有时间当然要过来看看。

    姜九陵没买磁带,而是带了几斤水果。敲门时开门的是那位许阿姨,她看见是姜九陵,就客客气气把姜九陵迎了进来。

    家主赵希虽然不在家,但他交代过,如果是姜九陵过来,就把他迎进来,想留想走都随他便。

    “阿姨,赵妃子呢?”

    “还在楼上,我老劝她让她下来晒晒太阳,可她就是不听。”许阿姨有些无可奈何道:“你瞧瞧她脸色白的跟瓷碗一样。”

    “小姑娘家家,就是抹不开面子。”

    “你看街上那些老头老太,好多眼睛花到连天黑天亮都分不清的,人家还不是该干嘛干嘛。”

    “你有机会,可要多劝劝她。”

    姜九陵自然满口答应。

    拎着水果上二楼,姜九陵原本以为赵妃子在房间里听歌。没想刚走出楼梯,就看见客厅沙发里蜷着一道瘦弱的身影。

    赵妃子正在“看”电视。

    用看或许并不恰当,她抱着个毛毯坐在沙发上,侧着头正在聆听电视里的声音。

    电视声音很小,姜九陵的脚步也很轻,但赵妃子还是听出了脚步声音不属于许阿姨。

    赵妃子有些紧张的回过头,“谁……谁?”

    “是我。”

    赵妃子当然能听出这是姜九陵的声音,她的紧张情绪跟着放松下来,有些不情愿道:“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来。”

    “不欢迎”与上次“永远不要来”之间拒绝的意味,可差了不止一层。

    “好的,我一会儿就走。”姜九陵并不急于缓解两人关系,他站在客厅边缘,温和道:“我带了些香蕉和橘子,你若不喜欢的话可以留给许阿姨吃。”

    赵妃子扭过头,抱了抱怀中毛毯,没有说话。

    不知为什么,她现在说不出“你永远不要来”这句话。

    赵妃子想逃避现实,但逃避得了现实,却无法逃避身边亲近的人。

    对于父亲,赵妃子当然没有想过逃避。父亲请来照顾她的许阿姨,经过一段时间抗拒后,赵妃子也默认了下来。毕竟父亲需要工作,不能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她之前让姜九陵永远别来,一方面不想让曾经的好友看见自己现在样子。

    另一方面,当然是生气在自己住院的那两个月,他和孙小虎一次面都没露过,像个鹌鹑一样不知道躲在哪里。

    伤人的话已经说过,姜九陵现在又三番五次过来看她,赵妃子不忍心再说出伤人的话。

    不想姜九陵见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可这家伙已经来了几趟,赵妃子也麻木了。

    来就来了吧,不理他。

    只是你干嘛带水果过来,带好听的磁带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