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品猎魔师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乱风闪电驹

第三百四十六章 乱风闪电驹

 热门推荐:
    血雨挡不住猎魔兽,但能对他造成部分伤害,突然出现个时空门圈住血云,鹰鸽狼三将同时出手,三个光圈分别从三个人的臂上飞出,光圈重叠,核心地带出现一个时空,随着时空门的消失,血云失落在陌生空域。

    鹰鸽狼三将只用一招解了困局,这个摆渡人见状急忙逃跑,暴怒的猎魔兽几个箭步就挡在他身前。

    樊离出手,一柄明晃晃的弯刀从花篮里飞起在半空,透出的亮光,如同半个弯月般皎洁,只见寒光一闪摆渡人的人头落地。

    踏夜认识此物“寒潭敛月”不知什么时候樊离从顿珠那得到了寒潭敛月,摆渡人闪躲,可这没有,一棵大树和他的人头一起落地。

    寒潭敛月原是落霞城座马国王的兵刃,可见也是个神兵利器。

    庞大的猎魔兽匍匐在地,让埃克曲瓦和樊离跳下去,这俩人看到踏夜跑了过来,魂兽看见悄然失踪。

    “什么鬼东西?”

    魂兽怪异的模样显然吓住了埃克曲瓦。

    “一只魔兽。”踏夜平静地说道。

    聊起了他们共同关心的话题,才知道碎叶城的先头部队已到了冰雪大陆,指挥官就是启大人,在埃克曲瓦的嘴里这人还是古伯,启大人和上古妖魔决斗的事情,除了踏夜他们这几个人和灵法部的几位大人,没人知道这事。

    看到踏夜出现在这,樊离感到好奇,埃克曲瓦知道一点,因为他曾经潜伏在飞翼上,可现在为什么看不到?

    埃克曲瓦问道:“其他人呢?”

    “在一个空间里度假!”他也不想对埃克曲瓦隐瞒太多的事情。

    “空间法宝!”埃克曲瓦发出一声惊呼,随即看到一个九层塔,踏夜拿起来让他看,这人想说什么,这时鹰鸽狼三将中的一人打岔道:“你俩随我们走,不能留在此地。”

    埃克曲瓦知道这几个人肩负着特殊使命,他留下会成为累赘,樊离猜踏夜在执行特殊任务,所以也不多问。

    鹰鸽狼三将说出的话就是命令,他俩身为青年训练营的学员已经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埃克曲瓦和樊离能指挥庞大的猎魔兽,否则三将是不会带他俩来这的,尤其埃克曲瓦实力低微也没有神兵相助。

    埃克曲瓦无奈,上次藏进飞翼里已经违反军纪,这次不听命令肯定会受惩罚,只有暂时和踏夜告别。

    庞大的猎魔兽扬长而去,肯定惊世骇俗,但现在非常时期,顾不上那么多。这猎魔兽实力强悍,速度惊人,一个纵跃就是半里,只需几个纵跃就看不到这兽的影子,大树在他的脚下就像茅草,森林就像草原。

    猎魔兽的速度快过飞翼,往回跑迎接启大人的先头部队。

    突然想起什么,走过去看那个死去的摆渡人,这个摆渡人是魔障森林最后的诅咒,炼器里的妖血不算诅咒,是一个大人物路过时留给这人的终极手段,摆渡人把他看成最后的诅咒。摆渡人身上有储物空间,里面有几件一二级的地宝,三四级的更多,这摆渡人打劫到不少宝物,最邪门的还是这个炼器。

    调动自己的精神力把这些都送进巨灵塔,踏夜都不愿意接触这样的邪物。

    不知道牛爷他们知道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在外一路奔波,牛爷却领着几个人在牧马图中舒服。

    没有感觉到不公平,这次来日落山他肩负着重要使命,别人都是在协助。

    因为诅咒破解,魔障森林的阴兵作鸟兽状散去,回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魔障已除,这片森林也不能再称为魔障。

    独自前行,突然听到有声音叫他。

    一个小船,船头点着一盏小灯,和摆渡人类似的一个小船,他吃了一惊,怎么有两个摆渡船?两个摆渡人?

    “是你除掉了森林的魔障,我可以送你一程。”这个摆渡人说道。

    隐居在冰山中的那位老者说过,摆渡人跟他有交情。

    之前,踏夜想不明白,老者并非邪恶,怎么会和邪恶的摆渡人有交情,现在恍然魔障森林有两个摆渡人,和老者有交情的是面前这个摆渡人。

    有点怀疑这个人的身份,但踏夜还是上了这艘小船,这个摆渡人的外形和前一个,有点相像。

    这个摆渡人说道:“我是真正的摆渡人,很早前就在这。十几年前冥族大军从这通过,从那时起魔障森林就出现一个和我一样的摆渡人,因诅咒而生邪恶的摆渡人,我们之间较量过几次,从没见他施展过这么邪恶的法术,想起来有点惭愧。”

    有点怀疑,这人能和邪恶的摆渡人斗上几个回合,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我没有斗过他,但我的小船是个高等级的地宝,速度远快过邪恶摆渡人的小船,。”

    注意到这人的小船速度够快,看来没有说谎,以这样的速度邪恶摆渡人的小船根本追不上。

    “什么时候开始在这的?”

    在这摆渡可能挣不了多少钱,踏夜注意到要很多天才会有过路客出现,除非打劫。

    “很早就在这了,其实摆渡就是个伪装,我真正的身份是震旦人的情报员,来自遥远的碎叶城。”

    听到这话恍然,冥族人有奸细混入震旦人的城池,同样也有人在为震旦人工作。

    魔障森林千座永冻山就是分界线,冥族人攻破卧雪城,很快撤离,是因为南边的易洛魁人是震旦人的盟友,西边也有几个震旦人的部落,跨过古溱海则有更多震旦人的城镇,碎叶,星澜,都是震旦人的大城,不会坐视不管,迟早有远征军出现,就像几百年前卧雪城派军远征碎叶城一样。

    和这个摆渡人有亲近感,能在魔障森林躲过诅咒,这人十分了得。

    五天才能走出魔障森林,这小船的速度不亚于飞殿,只是构造不同,容量有限,只能容纳几个人。

    要是让一支几百人的军队藏在巨灵塔内,可做到奇兵的效果,牧马图容纳的士兵应该更多,就在踏夜突发奇想的时候。

    万里之遥,远征军的启大人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十艘飞翼上的士兵,只剩下百余守卫,和几十个铁傀儡,上万人的军队就此消失,只见到骑着狂飙马疾驰的启大人。

    这马绝非凡品,是普通狂飙马块头的数倍,身体矫健成流线型,奔跑起来像黑色的闪电,比飞翼快一倍,这就是传说中的乱风闪电驹。

    这意味着启大人很快就能和庞大的猎魔兽汇合,离踏夜还十分遥远。

    这小船的速度也不慢。

    之前见过跑得最快的妖兽是青云的那只桑给巴尔豹,后来是飞殿,能和飞殿媲美的是庞大的猎魔兽和这个只能载几个人的小船,他不知道,有一只妖兽正用比飞翼快一倍的速度向这奔跑,就似一道黑色的闪电在雪原中蹿动。

    魔障森林不像原来那么幽暗、恐怖,希望和生命重新回归,听到小鸟嘁嘁喳喳的叫声,摆渡人的心情很好。

    “感到震旦人反攻的时刻到了,你可能肩负着什么使命。”摆渡人说道。

    “和你的任务差不多吧!”看着恢复了美丽的森林,踏夜话中有话地说道。

    “能出现山一样高耸的猎魔兽,就是个预兆,震旦人要有大动作。这个猎魔兽至少有五级后期妖兽的实力,之前只有冰雪大妖有这个实力。”摆渡人说道。

    听到这个人,踏夜好奇地问道:“你见过冰雪大妖?”

    “见过几次,有偷渡客要求我把他们送过千座永冻山,一次有几个冥族奸细想从我手里抢夺这艘小船,这次发生了激烈的打斗,关键时刻冰雪大妖出现,施展暴风把几个冥族奸细卷到空蒙山,那次是我和冰雪大妖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冰雪大妖脸面像白熊,但他的言行举止像人,智商超过普通人。”

    摆渡人和冰洞中遇到的那个老者的说法相似,既然摆渡人不止一次到千座永冻山进行摆渡,结识冰洞内的那位老者,见过冰雪大妖就不足为奇。

    “能带你到更远的地方,只要我这个小船还能前行,带你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这个摆渡人说道。

    听到这句话踏夜有点小感动,一个陌生人能说这句话,表明他的立场很坚定,这让踏夜有兴趣了解更多。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从遥远的大陆跑到这里?”

    “没有必要再对你保密,很早以前我就是碎叶城的一名情报人员,不属于六营,因为我来自核心的中央龙城。”

    听到这句话踏夜笑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黑衣人。

    “是不是以前经常穿一身黑衣服,有的时候还戴一顶黑色的大檐帽?”

    这句话让摆渡人受到了一点惊吓,因为龙城的秘密是不对外公开的,能知道这个细节,这人不是冥族的重要人物就是同样也来自龙城。

    冥族奸细基本可以排除。

    “你也为这个组织服务过?”摆渡人只能说到这一步。

    踏夜的表情比较微妙,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因为还没有更多的了解这个人,所以还保留一点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