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西游土地爷 > 第133章 斗法斗智,满腔愧疚【求收藏,求票票】

第133章 斗法斗智,满腔愧疚【求收藏,求票票】

 热门推荐:
    一柱香之后!

    “桀桀,你千不该,万不该给我恢复元气的时间,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奴天,奴人!”

    黄鼠狼精在凡间装神弄鬼,自称黄大仙,就是因为其天生神念强大,突破化神期,转化成妖识之后,它的妖识更是得天独厚。

    如今黄鼠狼精使出妖法正是稀少的神识攻击类法术,只见其凭空凝聚出一道古老的符祿,那符祿散发着妖异的暗红色光芒,径直向着叶雪城的眉心射去。

    这一招禁忌妖法,不到万不得已时候,黄鼠狼精根本不愿意使用,因为它害怕被人族大能发现,这是一尊实力堪比大罗金仙的古妖的传承,当年那古妖凭着此神通,竟然拥有大罗金仙初期的人族奴仆。

    这对人族来说,绝对是耻辱,所以那古妖死了,被准圣大能偷袭至死。

    可以说,为了杀它,当初明明是在妖庭统治下的人族,都有些不顾一切的疯狂味道。

    可见奴天的厉害之处,奴天,奴地,奴人,到最后更是无所不奴,众生皆可奴役!

    黄鼠狼精兴奋的望着叶雪城,这小小练气士的炼体功法很强大,虽然暴露了奴天,但是也不是没有收获。

    暗红色的符祿射向叶雪城的眉心,让叶雪城根本来不及反应,接触到他眉心的刹那,一闪即逝,直接冲向了他的紫府识海。

    叶雪城大惊失色,没想到这黄鼠狼精如此难缠,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手,他现在唯一安心的就是,镇压紫府识海的三道剑意肯定不会任由那符祿肆意妄为。

    果然,那道暗红色的符祿刚刚进入叶雪城的识海,就仿佛闯入龙潭虎穴一般,刹那间剑意如网,将其绞杀成了碎片,化作了奇特的透明能量,被叶雪城的魂魄欢快的吸收了。

    顿时,叶雪城明白,这道符祿竟然是能够直接攻击灵魂的法术,着实歹毒至极,幸好他也不是普通练气士,底牌更加坚挺。

    不能任由这黄鼠狼精施威下去了,叶雪城顿时不愿意在浪费时间了,准备全力出手,诛杀这该千刀万剐的妖怪。

    黯然!

    只见叶雪城手捏剑指,本命宝剑紫宝刹那间化作一道紫芒,从他的指尖一闪即逝,向着那黄鼠狼精轰杀而去。

    黄鼠狼精没想到叶雪城一个小小的地仙,能够破去他的奴天,妖法被破,他的妖魂也受到了轻微的反噬,刹那间七窍流血,头晕目眩,有些站立不稳。

    接着,黄鼠狼精只看到一点紫芒迅速在眼前放大,本命飞剑的攻击速度何其快,比神通法术更加迅速,这也是剑修强大的缘由之一。

    每一个孕育出本命宝剑的剑修,都拥有越级战斗的能力,大半原因就是其本命宝剑的攻伐,没有本命宝剑的剑修,不能够当作真正的剑修或剑仙。

    叶雪城的本命宝剑紫宝携带着强大的五段剑势,意境中的寒意,雪花都是致命攻伐。

    当紫宝穿透那黄鼠狼精眉心的刹那,那黄鼠狼精早已被一片片,千刀万剐,只留下空荡荡骨头架。

    就在此时,叶雪城的天煞鬼眼竟然看到一缕妖魂,从那黄鼠狼精的骨髓中遁了出来,一闪即逝遁入了大地当中。

    不得不说,那黄鼠狼精得天独厚,修行【奴天】之后,更是难缠无比,若不是被三灾废去了大半修为,就凭叶雪城,根本就不是其对手。

    就算是被叶雪城击杀,竟然还保留下了部分元神魂魄,想要逃遁,若不是叶雪城鬼眼天成,发现了那黄鼠狼精的后手,还真被它跑了。

    “桀桀,该死的小子,任你手段众多,也不会想到,大仙我早已用【奴天】中的【分神裂魂】之术,留下了后路,你等着,等大仙我的奴天大成之日,第一个就拿你开刀。

    当然,前提是你小子能够一直活下去,边半路死了!”

    黄鼠狼精遁入阴阳界之后,顿时松了口气,对于叶雪城这个将它逼成如此下场的小子,简直就是恨之入骨。

    “你以为你能逃的掉!”

    这时叶雪城那不含任何情感的声音,在阴阳路上回荡。

    “小子,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永远也别想找到你那美人妻子的下落,对了,还有你的儿子,你想要知道他们的下落,就用心魔发誓,放我一马。”

    黄鼠狼精这次真的慌了,立刻无与伦比的翻出一些“砝码”,想要给它带来活命的机会。

    不可否认,黄鼠狼精的话,确实打动了叶雪城,没有人能知道,蕙娘与叶不凡在他的心里,位置有多重。

    本来已经万念俱灰的叶雪城,听到那黄鼠狼精话后,立刻冷冷的道。

    “发下心魔毒誓,如果你所说的话有半点虚假,那么永远都停留在地仙境界,只有这样,我才信你,不要试图耍什么花样,我的耐心有限。”

    那黄鼠狼精能够感觉到叶雪城那毫不掩饰的杀意,赶紧发下心魔毒誓,然后,小心翼翼的对叶雪城道。

    “现在该你发誓了,只要你答应放我一马,我就将她们的消息告诉你。”

    就在此时,叶雪城缓缓的举手道:“今日这黄鼠狼精如果将蕙娘与叶不凡的真实消息告诉于我,我叶雪城再次以心魔立誓,我叶雪城定不会击杀于它,否则永生永世豆不能突破地仙境界。”

    “好了,你现在放心了吧,快说吧!”叶雪城咬牙切齿的道,显得非常不甘心。

    “桀桀,好说,好说,你的儿子那个小不点,我没有杀它,只不过十在它体内留下一丝妖气,以你的手段,现在赶回去,一定能够救下他。”

    “至于你那美丽的妻子,说实话,本大仙真的很喜欢她……”

    然后黄鼠狼精将蕙娘如何对待叶不凡的事情说了一遍,说的时候,甚至得意的看向叶雪城的脸色,他其实很想看到叶雪城愤怒,可惜的是,让他失望了,叶雪城的情绪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接着,黄鼠狼精将蕙娘走火入魔,堕入魔道,蜕变成为低等魔头的食品小心翼翼的说了出来。其实,他很害怕叶雪城突然发疯,不顾一切将它击杀。

    任它黄鼠狼精聪明,也不会明白人类的复杂情感,它只是觉得人类都是疯子,尤其是那个叫蕙娘的女人,以及这个小子。

    如果是它,早已不顾一切将它这个仇敌斩杀,哪里还会顾忌那么多,真是蠢到了极点。不过,如此正好,要不然本大仙今日可就死定了。

    叶雪城耐心听完黄鼠狼精的叙述之后,深深地体会到了蕙娘一个小小金丹期练气士,当时的无奈,愧疚,痛苦,以及绝望。

    面对儿子可能被那黄鼠狼精一口吞食的威胁,她做的已经够好,最起码给小不凡留下了一线生机。

    蕙娘走火入魔了,叶雪城不知道,入魔之后,会怎么样,但是他却是知道,魔道就是所有正道修行者的公敌,一旦被正道修士发现,那就是群追猛打的结局。

    叶雪城没时间与这黄鼠狼精耗下去了,他从来没有放过这黄鼠狼精,它一个妖族,再怎么聪明,哪里会明白文字游戏的奥妙,不杀他,不代表会放它走。

    叶雪城手一伸,后天灵宝紫金红葫芦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揭开瓶塞,在那黄鼠狼精惊慌尖叫的臭骂,威胁声中,将它收了进去。

    不出意外,这黄鼠狼精以后只能在紫金红葫芦中度日了,留待蕙娘亲手击杀它,叶雪城发誓不能杀它,不代表其他人也不行。

    叶雪城可以想像,这黄鼠狼精肯定是成为了蕙娘的心魔,如果不杀她,恐怕蕙娘的修行之路,终究会受到影响。

    黄鼠狼精进入紫金红葫芦的灵宝空间之后,立刻就有五道紫金色的瞬间,将它给囚禁了起来,等待着死亡之日的到来。

    “蕙娘,不凡,等我,千万不要出事!”

    叶雪城唤出通往阳世间的界门,迈步走了进去,心里默默祈祷道。

    两天之后!

    “为什么没有?蕙娘,你们都跑到哪里去了”

    叶雪城仿佛孤狼一般,发出绝望的嘶吼声,他寻遍了方圆千里,都没有找到蕙娘的踪迹,他返回了一趟巩州城,也没有发现叶不凡。

    其间,叶雪城甚至进入紫金红葫芦的灵宝空间,折磨了一番那黄鼠狼精的元神魂魄,从它嘴中撬出,唯一有用的消息就是,雷公电母来过巩州城。

    叶雪城只能寄托于叶不凡杰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或许他被雷公电母给带走了。

    化身魔头的蕙娘仿佛凭空消失一般,叶雪城寻到附近的小妖,精怪,都没有见过她。

    这一刻,叶雪城绝望到了极点,他很难相信,谁会愿意收留一个魔头,哪怕是魔道之人出现,也不会对一个小小的魔头感兴趣。

    毕竟,魔道讲究的是弱幼强食,这方面比妖族都残忍,像蕙娘这样走火入魔,意识混乱,只知道杀戳的疯子,落到魔道修士手中,下场会很凄惨,可能会被炼制成魔傀。

    “蕙娘,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叶雪城眺望着落实的余晖,天大地大,一时间不知道该去何方。

    巩州城百里之外的两界山上,叶雪城身穿黑色长袍,白发如雪,背影是那么的孤独,似乎看一眼,就会惹人感同身受,悲从心来,有晶莹的雪花围绕着他飞舞……

    “夫君,你穿白色衣袍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是吗?那么这辈子我只穿给你一个人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