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惩罚

第二百二十一章 惩罚

 热门推荐:
    柯文纳斯血族所在的庄园之中,克莱恩脸色不善地匆匆来到长老休眠的大殿之中。

    不久之前,发生了一件小事,但是却引起了克莱恩的戒备之心。

    负责看守长老休眠地的那名守卫,被瑟琳娜以卡恩的名字调走,但是随后却得知卡恩从来都没有找过他。

    回到自己的岗位之后,这名守卫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因此也没有将这件事上报给克莱恩。

    直到一段时间之后,布莱恩巧合之下得知了这件事,心中莫名有种不好的感觉,赶紧来到这里,他想要知道自己的不安究竟是来自哪里。

    长老休眠的大殿之中,依然是永恒的寂静,至少他没有看到什么异常。

    就在克莱恩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大殿尽头的那个房间中,却忽然传出了什么声音,克莱恩皱了皱眉走向那里,“是谁在那里!”

    “是什么事那么吵!”

    一个威严的声音蓦然从那个房间中传出,这个声音,让克莱恩瞬间如坠冰窖。即便是间隔了一百年的时间,但是克莱恩依然不会忘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可是,他不是应该还在沉眠之中吗!?

    阴影之中,一个皮肤青灰色的高大身影缓缓从阴影之中走出,似乎是因为沉睡的太长的时间,他的动作依然有些不协调。

    在他的身体上,连接着大量的输液管,血液沿着输液管进入维克多的身体之中。

    只不过维克多已经休眠了太长的时间了,以至于输入的大量的血液仍然还没有让他恢复到正常的模样。

    而在维克多的身后,是一个高挑冷艳的声音,那是一张让克莱恩所渴望得到的完美面容,但是,此时在这样的地方看到瑟琳娜,克莱恩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

    瑟琳娜一言不发,跟随在维克多的身后,她的手中抬着一个衣架一般的金属工具,那上面挂着大量的血袋,通过输液管和维克多的身体连接在一起。此时这些血袋中,有一些已经被吸收一空。

    一种事态忽然失去控制的感觉萦绕在克莱恩的心头,为了那一切,他已经做了太多的准备了,付出了太多的心血,甚至于和那些狼人合作,就是为了获取更加超然的权利,而不是现在的这种看似高高在上,但是长老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剥夺他的一切!

    可是,维克多长久以来在克莱恩心中所树立起的绝对权威真的是太过强烈了,在维克多沉眠的时候,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全力肆意妄为,但那都是建立在维克多正在沉眠的前提之上的。

    维克多的提前苏醒远远超出了他的计划,跟随在维克多身边太长岁月的他最清楚,这个威严的老人究竟有着怎样可怕的手腕与力量,这种源自内心的恐惧,让克莱恩下意识的就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谦卑而恭敬的单膝跪在冰冷的地上,克莱恩垂首恭敬地说道:“我的主人。”

    对于其他血族这样的姿态,维克多早已经习以为常,甚至都没有正视下面的克莱恩,缓步来到一座石质的座椅前方坐下。

    瑟琳娜从维克多的身后离开,来到下方克莱恩的身旁,同样恭敬地单膝跪下,“我的主人。”

    维克多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站起来,视线在克莱恩身上停留了一瞬,最后落在了瑟琳娜的身上,“瑟琳娜,我的孩子。”

    “我们之间有很多话要说,但不是现在”,维克多冷冷的说道,随后看向克莱恩,道:“瑟琳娜让我看到了很多的麻烦事,这个地方越来越软弱与堕落了,或许我应该留个其他人处理我的事务!”

    维克多忽然止住了话语,剧烈的喘息起来,瑟琳娜血液中那混乱的记忆,让维克多的大脑被动地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你现在需要休息,我的主人。”克莱恩赶紧关心地说道。

    冷哼一声,维克多怒视了一眼瑟琳娜,道:“我已经休息够了!”

    “克莱恩,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召唤马库斯!”

    克莱恩看了下不远处马库斯所沉眠的所在,小心地说道:“但他仍然在沉眠,主人。”

    维克多忽然愣住了,疑惑的看着克莱恩。

    顶着来自维克多的压力,克莱恩不敢去和维克多对视,低头说道:“艾米莉亚和议会成员很快就会到达,来唤醒马库斯。”

    “不是你,我的主人,你已经提前一个世纪苏醒了。”

    维克多几乎以为他是听错了,这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但是,就算是如何的荒谬,这也已经成为了一个事实。他能够清楚的意识到,克莱恩并没有欺骗自己!

    愤怒让维克多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整个大殿中的沉默的氛围让克莱恩感到恐惧,好一会之后,他终于再次听到了维克多的声音,“克莱恩,你先下去吧,我需要和瑟琳娜单独待一。!”

    克莱恩离开大殿之中,维克多的怒意渐渐消失不见,脸上重归平静。

    “过来点,我的孩子。”

    瑟琳娜来到维克多近前,微微低头真诚的说道:“没有你我就迷失了方向,我的主人。”

    “克莱恩不停地纠缠着我。”

    丝毫不像是刚刚还大发雷霆的状态,维克多就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忍不住笑了起来,缓声对瑟琳娜说道:“这是书里最古老的故事,他渴望得到他不能拥有的东西。”

    说罢,维克多的声音转冷,“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唤醒我,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瑟琳娜说道:“就在不久前,我发现了关于狼人的一件事情,我怀疑他们正在计划着什么针对血族的阴谋,而且,我认为狼人首领卢西恩还活着!”

    维克多皱了皱眉,“你为什会以为卢西恩还活着?”

    瑟琳娜马上回答道:“我给了你所需的全部证据。”

    “破碎的想法和影像,没有别的了!那正是为什么要召唤长老来完成,你没有具备必要的技能,你给我看的记忆都是混乱的,你对时间根本就没有意识!”

    “但我确实已经见到了卢西恩,请你相信我!”瑟琳娜急促的说道。

    但是维克多丝毫没有因为瑟琳娜的辩解而动容,起身看着她,道:“惯例从来都没被打破过,一次都没有,十四个世纪都没有!”

    “一个清醒,两个沉眠,就是这样!这是马库斯的时代,不是我的!”

    “可是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所有人都处在危险之中,那个迈克尔很可能是关键,但是他却被人带走了。”瑟琳娜看着维克多,眼中流露这明显的不甘与委屈,“求你,请让我去调查清楚吧。”

    “我会让克莱恩去搜集证据,如果有的话。”维克多冷冷地说道。

    “为什么你相信克莱恩而躲过相信我!?”维克多冰冷的回答让瑟琳娜更加痛苦。

    “那是因为你现在已经不够清醒!我爱你,就像是爱自己的女儿一样,但你现在已经让我没有选择。这些规矩的存在已经有其合理的理由,而且这也是我们活这么久的唯一理由。”

    “你连一点仁慈也得不到!等艾米莉亚来了,长老会将开会决定你的命运!”

    “你破坏了这个惯例,破坏了这个盟约!你应该受到惩罚!”

    “克莱恩!”

    听到维克多的召唤,克莱恩赶忙来到大殿中,“我的主人。”

    维克多轻轻闭上眼睛,低语道:“把瑟琳娜带下去,在艾米莉亚到来之前,我不希望她去任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