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班师回朝之日

第四百三十七章 班师回朝之日

 热门推荐:
    马车滚滚而过,即便是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一路所过之处,几乎随处可见那些欢欣的百姓高呼着楚毅之名。

    足可见此番楚毅真的是一战而天下惊。

    这些百姓可是不管楚毅是不是内侍之身,尤其是这些曾经感受过鞑靼异族的威胁的百姓,他们对于楚毅所取得的战功那是真的无比的钦佩。

    楚毅一战而破鞑靼,覆灭鞑靼二十万精锐,并且生擒活捉了达延汗这等草原之上的枭雄。

    这就好比一国之主被生擒活捉,可想而知楚毅此番所造成的轰动到底有多么的巨大。

    “封王?”

    一座府邸之中,身为礼部侍郎的方元里不禁睁大了眼睛,连忙满是惊愕之色,实在是天子欲封楚毅为王的消息传来,文武百官皆是为之震惊。

    此番楚毅所立下的功勋的确是百年所罕见,天子朱厚照要厚赏楚毅也在情理之中,关键朱厚照竟然要封楚毅为王,这便让这些官员有些接受不了了。

    方元里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仆从道:“你究竟是从何处听来的谣言,简直是荒谬至极,我大明自开国以来,自太祖之后就再也没有封赏过异姓王,他楚毅纵然是功高,可是也不可能封王啊!”

    那名仆从不禁急道:“老爷,小人并没有听错,如今城中已经传开了,据说是那几位大人自宫中出来之后,从几位大人口中传出来的,这么大的事情,要不是真的话,恐怕也不可能传的如此之快吧。”

    深吸一口气,方元里反正是不大相信,不过方元里心中也有些担心,他们礼部素日里在朝廷六部当中存在感实在是天低了。

    然而此番不管楚毅是否封王,那么必然是绕不开礼部。

    毕竟到时候天子赏赐楚毅,必然是要由他们礼部来操办,所以说礼部绝对是绕不开的一个部门。

    “待老夫前去见陈鼎阁老,老夫就不信天子会答应这般荒唐的事情。”

    京城之中官员众多,许多官员嘴上虽然不说,可是其心中未尝不是对楚毅有什么意见。

    楚毅所造之杀戮太盛,无形之中便结下了许多的仇敌,这些人迫于楚毅之淫威,平日里自然是不敢有什么举动。

    但是这一次传出天子要封楚毅为王的消息之后,这些人似乎是有聚集在一起,推波助澜的意思。

    一座府邸之中,几名得到了消息聚集在一起的官员此刻正在书房之中密议。

    这几人在朝中算不得高官却也不是无名之辈,官职不大不小,却是不可或缺,如今几人聚在一起,只听得其中一人捋着胡须道:“诸位,消息差不多可以确定了,陛下的确有封楚毅为王的意思,我等的机会来了!”

    一名官员看了那官员一眼道:“柳大人所言甚是,此番天子封楚毅为王,正是我等的大好机会。”

    一袭青衫,捋着胡须的官员眼中流露出几分异样的神采道:“欲针对楚毅,必然要离间天子同楚毅之间的关系,我等不可能正面针对楚毅,所以此番楚毅封王正是我等的机会,所以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将楚毅高高捧起,务必要请天子敕封楚毅为王!”

    一位官员眼中满是笃定之色道:“今日天子有多么的信重楚毅,那么他日便有多么的痛恨楚毅,楚毅权势越盛,地位越高,那么天子同楚毅翻脸的那一日也就越近!”

    这些心中对楚毅怀有怨念的官员通过各种渠道相互联系,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将楚毅推上王位。

    同样也有一些上了楚毅这么一艘大船的官员身上烙印上了楚毅的印痕,他们能够有今日,皆是因为楚毅的缘故,如果说没有了楚毅的庇护的话,他们只怕也不可能有今日之权势地位。

    正因为如此,这些官员才一个个的在闻知了消息之后满是惊骇之色。

    这些官员自然知晓楚毅封王的危害之所在,所以一些依附于楚毅的官员心急之下便奔着焦芳府邸而来。

    焦芳府邸之中,这会儿已经不是第一波人到来了,短短不到半天时间,足足有数波官员进入焦芳府邸。

    焦芳府邸之中,偌大的客厅内,十几名官员一个个的面带忧色,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对于对方前来焦芳府邸的目的自然是心知肚明。

    焦芳走进客厅之中,一众官员连忙起身相迎冲着焦芳见礼。

    焦芳示意众人落座,一手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热茶缓缓道:“诸位,今日前来见老夫,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一位官员起身向着焦芳道:“焦阁老,吾等此番前来的目的就算是不说,想来阁老也该心知肚明才对。”

    边上一位官员深吸一口求道:“京中传闻,陛下欲封大总管为王,吾等不知这消息究竟是真还是假,特意前来见焦阁老,还请焦阁老为吾等解惑!”

    做为楚毅一系的代表性人物,焦芳可以说是一众人的主心骨,此番京中传出楚毅封王,如此重大的事情,这些依附于楚毅的官员却是再上心不过了。

    十几名官员目光齐齐的落在焦芳身上,只见焦芳将手中茶杯缓缓放下,目光扫过一众人,心中一叹。

    这些人显然是意识到楚毅封王的害处,所以说才前来求见于他,本来依着他的意思的话,如同众人一般,是不赞同封楚毅为王的,然而天子很明显注意已定,他所能够做的也就是顺从天子的旨意,将对楚毅的影响以及危害减小到最低。

    只听得焦芳缓缓开口道:“陛下主意已定,将会于大总管班师回朝之日,敕封大总管为王!”

    一名官员几乎是本能的道:“糊涂,阁老糊涂啊,陛下不知其中利害关系,难道阁老也不清楚吗?”

    这名官员在朝中也算得上是高官重臣了,所以说即便是当着焦芳的面说出这般的话来,焦芳也不至于会责怪对方。

    焦芳脸上露出几分苦笑看着这位老者道:“安然公所言甚是,可惜陛下主意已定,老夫实在是劝之不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声叹息。

    就连焦芳都劝阻不了天子,显然朱厚照已经拿定了主意。

    看着一众人神色不振的模样,焦芳深吸一口气道:“诸位其实大可不必担心,大总管封王的确是会对大总管造成极大的隐患,但是说句不敬,大总管乃是内侍,内侍为王,王爵传承,起于大总管,止于大总管,陛下英明,性情宽宏,我等能够想到封王的危害,难道陛下就想不到吗?”

    听得焦芳这么说,不少人皆是一愣,脸上露出几分恍然之色。

    说实话,这些人差不多忘了楚毅的出身,甚至大家都没有将楚毅当做一介阉人。

    想一想楚毅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又有哪一样是阉人所能够做到的,更何况是平定宁王之乱,一战覆灭鞑靼数十万大军,生擒达延汗这等羞杀天下英雄的战功。

    如果说焦芳不提的话,他们差不多都忘了楚毅本身是一名内侍了。

    不少人脸上露出了释然之色,他们所担心的无非就是楚毅功高震主,如今被封王,他日若然再立下什么功勋,天子赏无可赏,只怕就是祸事了。

    往往到了功高震主,赏无可赏的时候,那就是撕破面皮,行改朝换代之事的时候了,不是臣死便是主亡。

    然而楚毅身为阉人,本身没有什么后人,自然也就不存在改朝换代什么的,只要楚毅不会对朱厚照的帝位构成什么威胁,那么依着朱厚照的性情,君臣相得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将一众人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焦芳道:“诸位,陛下既然欲敕封大总管为王,我等即劝不得,倒不如想一想如何进行一番弥补,纵然是大总管被封王,我们也要将其危害降低到最低。”

    楚毅虽不在京师,但是京师却因其而陷入到一片沸腾当中。

    宣府城中,距离鞑靼十几万大军被擒已然过去了近十天之久,这些时日当中,宣府城同样是一片的沸腾景象,不过近十天过去,就算是当初再怎么的兴奋,如今整个宣府城也都恢复了平静。

    府衙之中,楚毅看着下方一众官员,其中以五边总督杨一清为首,下方则是宣府官员乃至军中将领。

    看着这些人,楚毅则是看向了杨一清道:“杨总督,不知我等何日可以启程回返京师?”

    楚毅早已经将所有的军政交给杨一清来处理,所以说他只等杨一清的结果。

    涉及近二十万大军,又涉及十几万的俘虏,再加上宣府城的大小事情,这要是换做一般的官员的话,恐怕早就被这么繁忙的政务乃至军务给逼疯了,但是杨一清却是处理如此之多的事务丝毫不显得慌乱。

    杨一清有出将入相之才学,所以说楚毅将这么多的事情交给杨一清来办理,丝毫不担心杨一清处置不了。

    只听得杨一清向着楚毅拱手一礼道:“回大总管话,一切皆以齐备,只等大总管一声令下,我等便可启程,回返京师!”

    谁都知道此番他们立下了如此之大的功勋,一旦回京的话,那么朝廷和天子必然会对他们进行嘉奖。

    在场不少在大战当中立下了功勋的将领闻言脸上皆是忍不住的露出兴奋之色。

    他们在这宣府当中可是呆的有些厌倦了,一个个心中迫不及待的想要回返京师,只等天子封赏。

    楚毅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目光扫过一众人,只听得楚毅道:“既然如此,吾等明日即刻出发,回返京师!”

    “谨遵大总管之命!”

    近二十万大军加上十几万的鞑靼俘虏,浩浩荡荡数十万之中的队伍直奔着京城方向而去。

    数十万人马连绵十几里远,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根本就看不到尽头,当先前行的大军先锋人马已经抵达十几里外的时候,在后方的大军根本就是刚刚出城而已。

    如此之多的人马赶路,速度自然是非常之缓慢,依照这般的速度的话,怕是要近一个月之久才能够抵达京师。

    虽然说这速度非常之慢,可是就算是想要提速也提不上来,实在是大军当中有近十万之中的鞑靼俘虏在内。

    十几万的鞑靼俘虏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杨一清更是调派了足足五万大军负责看押鞑靼俘虏。

    官道之上烟尘滚滚,所过之处一片的烟尘,一辆并不算太过招人注意的马车吱吱呀呀缓缓前行。

    如果说不知道的话,绝对不敢相信,楚毅便在这么一辆马车当中随军前行。

    马车之中,楚毅端坐,手中捧着一卷典籍正看的入神,很快就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马车之旁停下。

    “大总管,东厂有消息传来!”

    楚毅稳稳的坐在那里,头也不抬,神色平静道:“有何消息?”

    就见岳不群自怀中取出一封信函递给马车门口处的林平之,然后由林平之交给了楚毅。

    楚毅只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这信函正是焦芳派人由东厂的渠道送来,所以说东厂的渠道非常之快,不然这密函也不会这么快就到了楚毅手中。

    楚毅将信函的内容看完,嘴角挂着几分笑意。

    坐在楚毅对面的则是神色淡然的杨一清,杨一清对于楚毅手中信函很是好奇、惊讶,不过杨一清就算是再怎么好奇也不至于会开口主动询问。

    不过就在杨一清心中猜的的同时,楚毅却是将那信函转交给了杨一清,杨一清不由一愣,不过反应过来之后,杨一清深吸一口气将那信函自楚毅手中结果,目光落在信函之上,当即便忍不住一声惊呼道:“陛下……陛下他竟然要封大总管为王!”

    难怪杨一清会这么的震惊,显然就算是杨一清这等堪称人杰的存在心底也都下意识的排斥异姓封王,否则的话杨一清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倒是楚毅显得非常之平静,仿佛焦芳信函之中所提及的封王之事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一样。

    【药丸,困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