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五百五十九章 都是朕的错!【2更】

第五百五十九章 都是朕的错!【2更】

 热门推荐:
    【前一章末尾出现错误,已经修改,看到错误版本的请刷新一下就好。】

    面对突然发狂的谷大用,雨化田神色不变,只是看着扑来的谷大用,身形一晃,探手向着谷大用抓了过去,同时雨化田神色郑重道:“咱家的一切皆是陛下所赐,谷总管实在是太令陛下失望了!”

    “你这叛徒,咱家要你死!”

    谷大用修行葵花宝典,一身修为放眼江湖之上的话,差不多可以媲美二流顶尖好手了,这般的修为也不能说差了,可是谷大用身为天子近侍,修炼葵花宝典根本就不怎么用心,加之在武学上面的资质平平,所以修行数十年,也不过这般修为。

    当然谷大用身为大内总管,高高在上,却也用不到他出手应敌,一身修为甚至还荒废了不少。

    相比谷大用荣华富贵加身,无心于习武,雨化田却是不然。

    身为西厂督主,雨化田想要坐稳督主之位,自然要能够压制得住下面的手下,同时还要防备来自于江湖之上的那些刺客的刺杀,但凡是实力稍微差一点,说不得什么时候脑袋便被人给摘了去。

    雨化田一身修为哪怕是放眼江湖之上,那也是顶尖的存在,一流好手当中,能够胜的过雨化田者,只怕是不超过一手之数。

    可想而知,谷大用飞扑而来,试图将雨化田斩杀当场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罢了,谷大用便被雨化田三下两下击倒在地。

    最重要的是雨化田下手可是没有容情,直接废了谷大用的丹田之气,甚至还以葵花真气震断了谷大用的双腿脚筋。

    双腿脚筋被震断,谷大用的双腿便彻底的被废,此刻趴在地上,只能靠着双臂支撑身体,一头花白的头发蓬乱,嘴角流淌着鲜血,别提多么的狼狈了。

    站在御阶之上,被钱宁、曹少钦护在身后的朱厚照看着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的谷大用,眼中不禁闪过几分不忍之色。

    轻叹一声,朱厚照缓缓的向着谷大用走了过来。

    曹少钦见状不禁神色一变低声道:“陛下,当心谷大用他……”

    朱厚照微微摇了摇头,看了曹少钦一眼道:“谷大伴对朕忠心耿耿,他是不会伤害朕的。”

    好歹也是十几年的情分,就如同谷大用了解朱厚照的性情一般,朱厚照也一样了解谷大用。

    谷大用能力平平,可是却能够为朱厚照所倚重,还不是因为谷大用对天子忠心耿耿吗。

    可以说谷大用的忠心,朱厚照绝对不会怀疑,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楚毅辞官之后,朱厚照才会将司礼监总管之位交给谷大用。

    谷大用贪财、谷大用志大才疏,乃至于谷大用同楚毅有嫌隙,这些朱厚照都知道,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朝堂之上人才济济,内阁之中诸位阁老皆有辅国治世之才,治国理政之事根本就不用谷大用费心。

    将谷大用提拔为司礼监总管,那是朱厚照对谷大用的一众赏赐,同样也是希望忠心的谷大用能够对内阁形成一定的制衡。

    按说这一切都是朱厚照所规划好,并且所期望的,但是朱厚照只怕是做梦都想不到,谷大用竟然是这般的烂泥扶不上墙。

    在朱厚照看来,哪怕是谷大用有楚毅十分之一的能力的话,那么在司礼监总管的位子上便足可以圆满的完成他的期望了。

    然而朱厚照还是高看了谷大用了,谷大用莫说是有楚毅十分之一的能力,他要是有楚毅百分之一的能力,也不会落得今天这般的下场了。

    行至谷大用近前,朱厚照看着谷大用道:“谷大伴,是朕害了你啊!”

    朱厚照之所以这么说,却是因为在朱厚照看来,若非是他将谷大用提拔为司礼监总管,赋予了谷大用偌大的权势的话,谷大用也不可能会一步一步的滑向深渊。

    谷大用惨白的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抬起头来看着天子,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怨恨之色,只是满脸的惭愧道:“陛下,奴婢……奴婢让您失望了!”

    说完这些,谷大用冲着钱宁道:“钱宁,带咱家走!”

    朱厚照看谷大用这般模样不禁张了张嘴,最后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冲着钱宁微微点了点头。

    钱宁上前,一把将谷大用给提了起来,然后冲着天子一礼,转身离去。

    长出一口气,朱厚照神色一正,冲着曹少钦道:“曹少钦,朕命你联合雨化田,东西两厂联合查抄谷大用府邸!”

    御书房之中静悄悄的,那些侍奉在外的内侍虽然说没有看到御书房当中的情形,但是也将御书房之中所发生的事情听的清清楚楚。

    当看到钱宁提着狼狈无比的谷大用走出的时候,这些内侍禁不住心中震撼不已。

    高高在上,可以说得上是大内第一人的谷大用竟然就这么的倒下了,如果说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话,只怕是没有人敢相信。

    侍奉在一旁的内侍偷偷的向着御书房当中看去,只见天子静静的坐在那里,给人一种生人勿近之感。

    傻子都知道这个时候朱厚照的心情肯定不好。

    谷大用同朱厚照之间的情分,大内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天子处置了谷大用,要说天子心中好受的话,至少他们这些侍奉天子的内侍是不信的。

    可是这会儿却是没有一个人敢进入御书房当中去。

    一道身影静静的走在大内之中,按说除了寥寥无几的几人之外,任何人在大内行走都会受到阻拦的。

    然而这一道身影所过之处,但凡是看到的,无论是宫中巡视的禁卫,又或者是内侍、宫女皆是肃然立于一旁,面露尊崇之色看着对方的身影。

    御书房之前,一道身影缓缓而来,天子所在,可以说方位甚密,就算是先天级别的存在都别想接近天子。

    可是这一道身影却是行到了御书房之前,而那几名侍奉在御书房门口处的内侍一个个的睁大了眼睛,带着惊喜之色看着对方颤声道:“大……大总管,殿下!”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楚毅。

    楚毅冲着那几名近侍微微点了点头,迈步向着御书房当中走了过去。

    眼看着楚毅进入御书房,那几名内侍皆是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对视一眼,一颗心落了下去。

    楚毅来了,那么他们便不用担心天子了。

    走进御书房当中,楚毅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那里的朱厚照。

    朱厚照坐在那里,看得出这会儿朱厚照的心情很是不好,如这般的情形,当初刘瑾身死之时,朱厚照也曾这般。

    “陛下!”

    行至近前,楚毅向着朱厚照一礼。

    听到楚毅的声音,朱厚照陡然之间惊醒过来,回首向着楚毅看了过来,当看到楚毅的时候,朱厚照眼中闪过几分既惊喜之色。

    楚毅闭关不出,几乎是不问世事,哪怕是天子也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见过楚毅了。

    如今刚刚亲自下旨拿下了谷大用这么一个心腹,朱厚照心情正失落,陡然见到楚毅,朱厚照几乎本能的起身看着楚毅道:“大伴,你怎么来了!”

    楚毅上前拉着朱厚照坐下,然后倒了一杯茶水递给朱厚照道:“臣知道陛下这会儿心情肯定不好,所以特来陪陛下坐一坐!”

    听楚毅这么说,接过茶水的朱厚照心中一暖,微微一叹,看着楚毅,脸上带着几分自责道:“怪朕,都怪朕啊,若非是朕提拔谷大伴为司礼监总管,他也不至于走到这般的地步。”

    朱厚照这般反应楚毅丝毫不觉得惊讶,如果说朱厚照在拿下了谷大用之后没有丝毫反应的话,那才是怪事。

    “陛下何须自责,正所谓各人有各人的造化,陛下对谷大用厚爱有加,然则谷大用却是辜负了陛下的一番厚望,看其行事,实为可气、可恼又可恨!家国天下,公则公,私则私、陛下身系万民之福祉,一言一行当三思而后行,万不可意气用事,因私废公,还望陛下能够谨记谷大用的教训……”

    这般的话怕是也只有楚毅敢这么同朱厚照说,就算是焦芳、王守仁这些内阁阁老,也断然不敢这么直白的同天子说话。

    甚至可以说,如果换做其他心怀稍微狭隘一些的天子,敢这么教训于他,只怕当场就要被拖出去砍了脑袋了。

    朱厚照非但是没有着恼,反而是一脸惭愧之色的向着楚毅道:“朕错了,却是让大伴你见笑了。”

    说着朱厚照神色一正道:“朕向大伴保证,谷大用之事绝对不会重演。”

    楚毅微微一笑道:“陛下能够这么想,臣便可以安心了,陛下乃是有为之君,他日定可超宗越祖,名传千古,为一代之明君。”

    听得楚毅这么说,朱厚照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朕才发现大伴离朝不过几个月时间,朝堂之上便是一片乌烟瘴气,不若大伴再回朝堂,他日你我君臣,流芳百世,青史留名。”

    朱厚照一脸期待的看着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