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篮下我为王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看到了什么?

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看到了什么?

 热门推荐:
    “拉奇,你对约翰·沃尔说了什么?”

    “探讨了一些哲学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

    多好笑啊?一个花边新闻不断的家伙,与一个从小就有盗窃纪录的污点球员在季后赛讨论哲学问题?

    骗人也不是这么骗的。

    记者明显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他们不接受这个说法。

    “你在上半场结束的时候对全场观众说要在下半场零封华盛顿的禁区得分,这是为什么?”

    李幸宛如自看智障一样看着那个记者:“为了赢啊。”

    那个记者要抓狂了:“难道你不是为了给自己增加压力或者找到比赛的乐趣什么的...”

    李幸愈发觉得这个记者的脑壳有问题:“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做了什么让你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这...”

    李幸延续了在新闻发布会上怼天怼地的一贯作风。

    由于他的存在,猛龙队的新闻发布会总是有很多人观看。

    之后,斯奈德随同李幸一起离开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拉奇,你为什么那么说?”斯奈德问道。

    李幸没听明白,他今晚说了很多的话,斯奈德问的是哪个?

    “教练,您指的是?”

    “上半场结束前说的那些话。”

    斯奈德说:“我看得出来,你上半场已经全身心地投入了比赛,你没有偷懒,但你依然那么说了,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如果他们在你的防守下打进了呢?”

    “他们会士气大振。”

    李幸说。

    “是的,他们会士气大振,既然你知道会有这个后果,为什么还要冒险说出那句话。”

    李幸的答案和对记者说的一样:“为了赢。”

    “仅此而已吗?”

    斯奈德的眼睛好像可以洞彻李幸的内心,他似乎挺到了李幸的心声。

    “拉奇,我们认识多久了?”

    两人走到了一个自助售货机边上。

    “坐一会儿吧。”斯奈德说。

    李幸坐了下来。

    斯奈德从口袋里掏出几枚硬币,说:“你知道为什么我每次总是比你更晚回到更衣室吗?”

    “我一直都想问,但没机会。”李幸笑道。

    “很久以前,我还是个球员,我在老K教练手下打球,有一场比赛,我们打输了,我打得很烂,我很自责。”

    “他把我带到了和这个自助售货机差不多的售货机面前,帮我买了瓶水,他让我喝点东西,然后反省今晚的比赛。”

    斯奈德投了两个硬币,买了两瓶水:“于是我养成了习惯,无论胜败,我都会来自助售货机这里买一瓶饮料,坐下来回想比赛。”

    “你知道我这些年,我考虑的最多的问题是什么吗?”

    “是什么?”

    李幸从斯奈德的手上接过了运动饮料。

    “我总是在想,拉奇今晚要怎么打?拉奇今晚的状态如何?他认真了吗?”

    “过去的许多年,你少有认真的时候,你总是带着懒散的态度打比赛,但我们一直在赢球,我没法对你说什么。”

    “现在你回来了,你好像变了个人,每场比赛都拼尽全力,我想,你已经变了。”

    “希望你别介意我这么说,”斯奈德道,“那场车祸让你变成了一个更好的球员。”

    李幸握着手中的运动饮料,不知为何,这番话令他想起了奥德里奇。

    “这与我今晚说的话,有什么关系吗?”

    李幸问道。

    “当然有,我突然理解你为什么那么做了。”

    斯奈德说:“你是球队的主心骨,你的防守是所有人的安定剂,当约翰·沃尔连续在你的防守下得分,你的危机意识告诉你,如果你不能阻止他,这场比赛会很艰难,而你已经出尽全力,你要怎么做才能把他防住?”

    “你需要逼迫自己做一些事,所以你说了那些话。”

    “这样你就无路可退了。”

    斯奈德问道:“拉奇,我说得对吗?”

    “教练,我没你说得那么好,我就是想赢而已。”

    李幸手里拿着还没喝完的运动饮料:“谢谢你请我喝水。”

    李幸没有承认。

    斯奈德不意外,要是李幸大大方方承认了,他反倒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

    如果猜对了,他怎么可能这么痛快?

    也许连他都没意识到自己那么做是为什么,但这番话,一定能让他想到什么。

    李幸回到了更衣室,身边的队友纷纷向他表示祝贺。

    复出之后的第一场季后赛,李幸全场28分17篮板7助攻12封盖带队获胜。

    “拉奇,今晚你打得真好,要不要去圣玛格丽庆祝一下?”

    巴尼亚尼提议。

    “好耶!”

    “去去去!我们都去!”

    “去那干什么?”李幸戏谑地问,“看你跳楼吗?”

    “哈哈哈哈~~~”

    这件事过去了那么多年,现在提起来依然很好笑。

    有些球迷根本不知道场上的巴尼亚尼是什么样的,但他们看到巴尼亚尼,就一定会想到这是一个从二楼跳下去只扭伤了腰的奇男子。

    “拉奇,我恨你!今晚的派对你包圆了!”

    巴尼亚尼抚摸着胸口泪眼朦胧地说:“你伤透了我的心!”

    “别恶心,我才不跟你们瞎胡闹呢。”

    李幸拿起毛巾挂在身上:“我要回去铲屎了。”

    “你这个狗奴才真是没救了!”巴尼亚尼悲愤地说。

    李幸都没反驳呢,德罗赞竟然跳出来了:“不许你这么说!”

    忽然,更衣室进入了一种奇怪的气氛。

    没人说话。

    所有人都看着德罗赞,巴尼亚尼瞪着眼,好像斗鸡一样。

    德罗赞上次跳出来吵架是什么时候?

    大家都已经忘了。

    巴尼亚尼一边看德罗赞,一边对身边的布罗格登说:“菜鸟,请你闭上眼睛。”

    “为什么?”布罗格登问道。

    “你难道不相信我吗?你觉得我会害你?”

    “我相信你!”

    “那还问什么?”

    可怜的布罗格登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闭上了眼睛,就像一只小奶狗放心地对主人亮出肚皮,那是它身上最脆弱的部位。

    巴尼亚尼伸出手,在布罗格登腰部以上的位置狠狠一掐。

    “啊啊啊啊~~~~~”

    得亏外面没记者,不然还以为猛龙队的更衣室出了什么大乱子。

    “你干什么?”

    布罗格登敢怒不敢言。

    “是真的,我没在做梦!”

    巴尼亚尼激动地对众人说:“伙计们,德玛尔跟我吵架了!”

    “你不要打岔,你对养狗的有成见吗?什么叫狗奴才?我才是主人!”

    德罗赞对巴尼亚尼说。

    “你也养狗?”

    巴尼亚尼不知道这事。

    “不要转移话题!”

    德罗赞气得腮帮鼓鼓的,韦德看了会流泪。

    比起李幸为了铲屎不参加派对,德罗赞终于做出了抑郁症患者不会做的事情更重要。

    巴尼亚尼一手放在布罗格登的脑袋后面:“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我道歉,我和我的小老弟一起给你们道歉了!”

    我又没有说什么?为什么我要道歉?

    “我....我...”

    “你什么你!赶紧给人家低头道歉!”

    布罗格登的内心充满愤慨,这他妈算什么事啊?

    “算了,德玛尔,别理他。”

    李幸身上拖着一丝不挂,披着浴巾说:“祝你们玩的开心,我去洗澡了,不用等我。”

    “我要回家了,索尔在等我。”

    德罗赞说。

    “你不洗澡吗?”卡尔德隆问道。

    “回家洗,索尔在等我。”

    说着,德罗赞收拾好东西,匆匆走出了更衣室。

    “等等,教练还没做赛后总结呢,不等等教练吗?”布罗格登问道。

    巴尼亚尼道:“赛后总结就是个屁,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走吧。”

    意大利人话刚说完,猛地看见斯奈德正站在门口。

    如无意外,他对赛后总结的评论,应该尽数落入了斯奈德的耳中。

    “教练,我举报!”

    这个时候不卖队友,到时候都要留下来听斯奈德念经了。

    牺牲巴尼亚尼一人,解放其他所有人,怎么看都是一笔稳赚不亏的买卖啊。

    “我都听到了。”

    斯奈德走了进来,身上的气场就像大BOSS一样,镇住了屋内的每一个人。

    “我没什么要说的,安德里亚留下,其他的都散了吧。”

    斯奈德说。

    巴尼亚尼看着其他人一一离开更衣室,眼中闪着过了一丝泪水。

    演技在这一刻成为了他的救命法宝。

    “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下来吗?”斯奈德问道。

    “教练,我错了。”巴尼亚尼低头。

    斯奈德四下看了看:“这样吧,你把更衣室打扫干净,我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真的吗?”巴尼亚尼眼睛一亮。

    斯奈德一愣:“难道你觉得这些不足以弥补你犯下的罪孽?”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我觉得也是...”

    斯奈德点头道:“这样吧,顺便再把淋浴间清洗一下,我会统治管理部,让他们不必派清洁工过来,今天的卫生就交给你了,明天早上训练不要迟到。”

    “早上训练?不都是下午训练的吗?”

    “我要看看你们有没有按时回家休息,回去我就发短信通知其他人。”

    李幸洗完了澡,哼着小调走出来。

    然后他看见了努力清理更衣室的巴尼亚尼。

    他的世界观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打击。

    “我他妈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