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关键问题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关键问题

 热门推荐:
    “劳米,我来自瑞典。”女孩儿答道,舔了舔嘴唇。

    见对方还有些不安,张恒从口袋里掏了支香烟递给她,后者道了声谢,直到将烟放在嘴唇边她才想起来一个问题,又警惕道,“您……您怎么知道我抽烟的。”

    “这是很简单的问题吧,虽然你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抽,但是你的牙齿偏黄,还有衣服上也有被烟灰烫出的小洞。”张恒道,不过说到这里他自己先顿了顿,他发现自己大概是和福尔摩斯同居的比较久了,现在说话的方式也越来越像后者。

    当然另一边福尔摩斯也被他影响,现在练起了攀岩,顺便还向张恒请教了格斗的身法问题。

    劳米的惊叹声将张恒的思绪又拉了回来,“哦,您是做什么的,这份观察力也太敏锐了。”

    “侦探。”张恒道,“实际上我这次来也是为了调查柏妮丝的意外死亡,哦,还有之前的两人。”

    “您是侦探?”劳米像是松了口气,“难怪您会出现在那里,可是我听酒馆的男人说,警方不是已经锁定了嫌疑人了,他们都说那个恶魔的好日子到头了。”

    张恒对此倒是不方便发表什么评论,这其实一直都是苏格兰场惯用的做法,先放出一些含含糊糊的场面话稳住局面,因为如果不这么说那么面对的来自民众的压力会更大,但是实际上调查究竟进行到了那一步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因此张恒也只能道,“我只是帮忙出一份力,在凶手真正落网前,我劝你们还是注意安全的比较好。”

    劳米对此倒是不以为意,“这段时间不单做这一行的姑娘们人心惶惶,客人也少了很多,大家都对那家伙恨的牙痒痒,现在我能拉到客人就不容易了,哪还有空管这么多,当然要是人人都像您这么大方,我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张恒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选择换了个话题,“三个受害者,你都认识吗?”

    劳米迟疑了下,“就像我说的伎女也是有伎女的地盘,第一个和第三个人跟我都不熟,倒是第二个人,我和她住的比较近,有时候会遇到。”

    “艾德娜?”张恒从脑海里快速检索出了和第二个受害者有关的资料,“关于她你都知道些什么?”

    劳米想了想,“我听说她交了一个印度男友,在玻璃厂上班,不过他对艾德娜并不好,经常酗酒,而且一喝醉就会动手打艾德娜。”

    张恒扬了扬眉毛,这是一条新的线索,警方那边倒是也查到了艾德娜的男友身上,但是并不知道后者的暴力倾向,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曾爆发过冲突,不过艾德娜的男友是开膛手杰克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警方的功课做得不错,艾德娜死亡当晚杰克正在酒馆里和人拼酒,目击证人有十几个。

    但是这是一个好兆头,看来他之前接触伎女这一群体的决定的确可以为他带来帮助,于是张恒继续道。

    “还有其他信息吗?”

    劳米摇头,“我和艾德娜其实不算太熟,对她的了解也有限,实际上这一行就是这样,大家平时都自顾不暇,也没空搭理别人家的闲事,哦,对了,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我听说艾德娜在遇到现在这个男友前还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不过被她给送回老家了。”

    “哦?”张恒这一次真的来了兴趣。

    后世曾经有人总结过白教堂连环杀人案中受害者之间的共同点,除了她们都是伎女外,绝大多数人都有中到重度的酗酒问题,都有同居人,并且育有过子女。

    而在张恒现在所经历的三起凶杀案中,受害者的名字和年龄虽然有一定的变化,但是酗酒的特征和拥有同居人的特征还在,只有育有子女这一点,第二个受害者不同。

    不过现在劳米提供的信息倒是又补上了这一环。

    张恒如今已经可以确定,开膛手杰克挑选目标并不只是在看下手的难易程度,他在狩猎时的确是遵守着某一套严格的准则,或者至少说在前期的作案中,他的目标都是经过精心选择的,至于后期被警察逼到一定程度后他可能会放宽一定的标准。

    那么问题来了,他是怎么得到和目标有关的信息的呢?

    就如劳米所言,即便是在伎女之间也是存在着地盘划分的,不同地盘的伎女也并不算熟悉,而恰恰开膛手杰克作案的区域并不小,更何况第二个受害者艾德娜有孩子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或是只停留在传言的阶段。

    伎女即便是在鱼龙混杂的东区也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存在,生活在这里的男人需要她们的服务,但是没人关心她们身体之外的东西,即便你每晚都见到她们,但是对她们的生活状况,家庭健康,人际关系依旧一无所知。

    如果有男性刻意的搜集过这些信息,很难会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苏格兰场的那些警官们虽然在能力上不如福尔摩斯,但是勤奋上却是不差,他们查的足够仔细,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是不可能不被他们发现的。

    有意思。

    张恒意识到如果自己能解开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么距离找到开膛手杰克可能也就不远了。

    看张恒停下了脚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旁的劳米有些忐忑,开口道,“抱歉,我嘴比较笨,也没有什么朋友,是不是没能帮上什么忙?”

    “不,你做的很好了,到吃饭的地方了吗,你先吃晚饭吧,之后我们不聊凶杀案,聊聊你每天的日常生活吧。”

    “我的日常生活?”劳米愣了愣,她做这一行这么久,遇到过的要求千奇百怪,但是唯独没有人被人问过这个最普通的问题,不过随后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一抹恍然大悟的神色,“哦,你是想听我和别的客人……”

    “不不不,只是你的兴趣爱好,每天会去的地方,见的人之类的事情,我不需要其中的细节。”张恒解释道,他只是想通过劳米了解伎女这一群体的生活状态,从而找出开膛手杰克选取猎物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