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某美漫的神级强化师 > 99.酒吧里的入职

99.酒吧里的入职

 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玛格丽特修女酒吧!”

    南森三人一进场就闻到了各类刺鼻的劣质雪茄,它连带汗臭、酒精和荷尔蒙混合成一种复杂的气息,就像是午后的海鲜市场一样。

    “嗨,韦德又见到你了,话说你的这身衣服看起来逊爆了,我感觉还是变态假面的内裤着装更适合你。”

    “加西亚,如果你下次再这么说,我一定会尝试把内裤套在你的头上,让你闻一闻生命精华逸散的壮烈味道。”死侍对着一个壮男说道。

    那人也不气,只是笑着捧着他手中的一大杯啤酒,酒水肆意,然后对着死侍虚空干杯。

    “哦呦,还有这么嫩的小兄弟来到这个雇佣兵酒吧啊,是要发布雇佣任务吗?

    可以来找姐姐啊,我给你打八折优惠,还附带着免费让你爽上天一次,小兄弟要不要来试试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对着南森说道。

    南森腼腆的笑着,十足的像是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学生,好像他来到这个地方也只是为了猎奇。

    但死侍却悄悄的对着那个女人说,“你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这个人发狂起来,能轻松的屠戮掉整个酒吧所有人,不过可能要除了我。”

    尽管死侍这样说,但是并没有人相信他,也没有人因此而害怕南森,反而是有几位女性雇佣兵已经高举着酒杯,对着南森娇笑着敬酒,媚眼连连。

    死侍看着南森如此的受着这里女人的欢迎,不免小声的嘟囔着:“不就是年轻了点,帅了点吗?”

    “韦德你可别这样说,年轻就是资本,帅气也是种天赋啊!

    像你如今长的就像是一个牛油果在干着另一个牛油果,简直可以去拍恐怖片,还省下来化妆费。

    话题转回来,你们如今想要喝点什么吗?”一个酒吧店长类的人在吧台后出声问道。

    死侍无力的一声叹息,直接趴在了吧台上,南森这时点单,“我们要三杯吹喇叭!”

    “呵,你还真是位有趣的朋友,今天这两杯酒我请你们了,他的那杯要自己买单!”

    死侍顿时抗诉,“嗨兄弟,我认为我们还应该算是基友,有着浓浓基情的那种。”

    当酒送上来的时候,海德先生一干而尽,他的女儿找到了,却十足的是个悲剧。

    南森识趣的又替他要了一杯,口中问道:“海德先生,你又想过下一步的打算吗?”

    南森准备要开始拉人了,海德先生可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外科医生,还是个才华横溢的药物研究专家,研究所里如今正缺少这种人才。

    “并没有,其实我早都不想给弗朗西斯干了,但是他告诉我,他有渠道可以打探到我女儿的消息,所以我算是被束缚在了那里。

    一直到这个混小子出面杀光了那里的所有人,随后你和黛西来到,我才算是真正的解脱。”海德先生口中说道。

    随即,他又喝下了一杯苦酒,南森估计他再这样喝下去,就要开始哭诉着他妻离女不认的中年悲苦了。

    “别喝了,我给你介绍份工作,正经工作,在一个基因类药物的研究所。”南森口中说道。

    海德先生听到后,抬起头看着南森,“待遇怎样?有什么福利保障吗?税后年薪起码不能下于一百万吧。”

    南森面容抽搐的看着海德先生,这位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人家史登博士和布鲁斯·班纳还没有和他谈待遇呢。

    看到南森的表情,海德先生喝着酒补充说道,“我毕竟亏欠了女儿那么多,想要多补偿补偿她。

    况且我如果想要去找她妈妈,自然也会需要钱,并且等她出嫁了,我还想给她买房子、买车子,让她过上良好的生活以此来弥补我对她的亏欠。”

    南森听到他这样说也算是明白了,直接大手一挥表示道:“这些都不是事,只要你配合着团队完成目前的这个项目,那一切都会有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海德先生反问道,他可不傻。

    面对着这位言词凿凿的海德先生,南森只能承认,“因为,我是她的男朋友,这个理由够了吧。”

    他听完之后看着南森,一脸认真的说道:“那黛西可真不会找男朋友,你小子肯定还有别的女生喜欢。”

    听到前一句南森就想要翻脸了,但听到后一句却感觉又怂了。

    这时,海德先生豪爽的把空了的酒杯往地上一摔,“我干了。”

    他自己也明白,打动女儿,让她原谅一个沾满鲜血的父亲估摸着是不可能了,但是可以从侧面入手,先搞定她的男朋友再说。

    这时死侍的那位基友面无表情的说道,“损坏酒杯,罚款五十,概不赊账,我这个酒吧如今归女王大人了。

    女王大人不想有烂账,貌似说是想要置办一个无比庞大的正经产业送给她的心上人,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个怎样的混蛋?”

    南森看着旁边的海德先生,讪讪的附和着,“那个男的一定是个大混蛋。”

    死侍听着南森和海德先生已经谈完了,在旁边探头问道:“请问你们研究所还缺人不?我可以表演杂耍。”

    南森笑眯眯的看着他,“研究所上还缺一位活体的实验者,你要参加吗?”

    南森本以为这样可以吓到死侍,毕竟他的异能的拥有可谓是饱受折磨,但死侍却反而兴趣更盛,“管吃管住吗?能治好我的脸不?”

    他说完把面罩全部卸了下来,十足的像是一颗毁了容的牛油果。

    南森默默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对于愿意为了科学而勇于献身的勇士,他向来佩服。

    死侍回应的给南森抛了一个媚眼,顿时把南森给恶心半天。

    “南森你可不是一般人,你可是这个世界的······哦不,不能再说了,用你们东方人的话来说,可谓是天机不可泄露。”死侍说着,却突然打断了自己的话语,捂住了嘴。

    不过大家对于他的神经病也习惯了,没有什么惊讶的。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去杀一波人,海德先生,你能告诉我那个狗杂种的地址吗?”死侍问道。

    海德先生表示无所谓,口中说出了一串地址。

    随即,死侍直接对着他正在调酒的基友说道,“兄弟,我需要武器,很多很多的武器!”

    他基友抬头诧异的看着死侍,“你知道的,我这里是一家正规的酒吧。”

    “哦兄弟,你别闹了,我要去杀人,找那个狗杂种报仇,顺便拯救下正在被迫害的可怜同胞们,他活着都算是浪费空气。”

    “好吧。”他的基友对着死侍永远有着无限的迁就,可惜死侍依旧是爱着女人。

    五分钟后,吧台上已经堆满了武器放在一个大包里,保守估计有着五十公斤开外的重量。

    “好吧南森,我们走去杀人吧,我可以入职你的研究所,但是你要帮我弄死弗朗西斯,他妈的这些武器可真重。”死侍对着南森说道,这就是他的入职条件。

    对于这个条件,南森想不到拒绝的理由,点头同意。

    而这时海德先生却表示了不愿意去,“我不想再去手沾鲜血了,如今只想去积极的投入工作,忘记一切。”

    南森看着他脸上的认真,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嘿嘿,如你所愿,我想史登博士会满足你的这个想法的。”

    莫名的,海德先生感觉自己的这个要求好像很蠢,就像是送入了虎口的一只小绵羊,还浑然不觉。